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85章 捞人(4)——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群女人进来以后就嘻嘻哈哈,笑成了一片,她们果然训练的妙人,薄施粉黛,春青的体香被暗隐的香水所牵引,竟然将满屋的酒气压住了。

侯卫东只觉得飞进来一屋的花蝴蝶,弄得他眼花缭乱,他的眼光也忍不住在这些女人绝佳的身材上瞟来瞟去。

李晶在其耳边低声道:“把眼睛收回来,真拿你们这些臭男人没有办法。”

屋里已是一片热闹,姬程醉意蒙眬,站起来大声道:“老木,现在应该进行第三个回合了,否则浪费了今天良辰美景。”张木山就道:“走吧,转移阵地,到人间天堂去唱歌,不醉不归。”

人间天堂的设施在岭西数一数二,当然费用也是数一数二,年轻女子们便使劲拍手。

吴克宁原本也是美女,可是在一群青春无敌的靓女面前,她就显得黯然失色,她见惯了这种场面,知趣地与吴勇、张木山两人打了一个招呼,飘然离去。

侯卫东是初来者,又有女伴在身旁,这些个女子自然就没有他的份,他看了李晶一眼,道:“我们也走吧。”李晶点点头,道:“有女客在这里,他们玩得不自在,走吧,让他们去风流。”

离开了高渝号,李晶把手伸到了侯卫东身旁,关心地道:“今天你至少喝了一斤酒,不能开车了。”侯卫东也没有争辩,坐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车好,车技也好,皇冠车就如会轻功的侠客一般,在滨河公路上缓缓而行,缓行只是侯卫东的感受,其实车速也有四十码左右,皇冠车密封得好,音乐环绕在其间,是舒缓的英文歌曲。侯卫东在大学的英文课中听过这首曲子,应该是有名的《四兄弟》。

侯卫东偷瞟了李晶一眼,她全神贯注在开车,下巴尖尖的,很好看。

到了滨河路的一处观景台,李晶将车停了下来。道:“我们下去站一会。”侯卫东有着三分酒劲,跟着李晶来到了观景台。

一条大河安静地趟在了厚实地大地上,从观景台看下去,弯弯曲曲向东而去,沿岸璀璨的灯光倒映在河边,随着波浪轻轻地摇动。江风习习,将两人头发吹得乱动,此时无声胜有声。两人望着万年不变的长江水,很安静。

不是李晶首先打破了平静,道:“步高还在追求你的小佳。这可是你的强敌啊。”侯卫东原本沉浸在如画的风景之中,被李晶突兀之语猛然间拉回到现实中来,惊讶地道:“你怎么知道此事?”

“步高也是汉湖地常客,前一段时间他派人来找我的员工,准备弄一份你的黑材料,就是你与美女亲密接触的黑材料。”

侯卫东曾在汉湖与美女春风一度,如是这份材料真要被步高搞成了,自己与小佳的婚事可就真要完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拿到手没有?”侯卫东原本想稳重一些,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步高想思路很清晰,对此事也上了心,只是他运气不好,和你共浴的小青已经大学毕业,离开沙州到上海工作去了,在汉湖工作的人都是假名,只有我一人知道她们的真实姓名。她们离开之时,我给了一笔事先说好地遣散费,同时当面烧毁所签字据。”

李晶道:“他自然不会查到你的艳事,你大可放心。”

侯卫东暗自松了一口气,道:“幸好如此,否则我就完了。”他暗道:“李晶这个女人当真不简单,以后做事要小心些,免得给她握住什么把炳。”

李晶语气突然有些冷淡,“既然你和小佳的感情这样好,为什么还要这样?”

此时侯卫东就被剥光了衣服站在李晶身边。他并不喜欢李晶这种方式,更不喜欢这种感觉,脸上表情也就冷了,道:“这是我地私事情,与李薰无关吧。”

眺望着暗流涌动的江水,李晶半天不说话,眼晴似乎也潮湿起来,她幽幽地道:“对,这事和我没有一点关系。”

侯卫东觉得自己口气太硬了,换了一个话题,道:“步高这屌人,欺人太甚,他肆无忌惮地派人跟踪我很久了,拍了照片你和我的照片送给小佳,手段特别恶劣。”

李晶吃了一惊,道:“他拍了我的照片,怎么回事?”

“还不是为了破坏我和小佳的关系。”侯卫东就把前一段时间的事情讲了一遍。

李晶先是吃惊,听到最后反而笑了起来,道:“难怪步高这一段时间有事无事总给我打电话,我们还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他口风紧,什么

透露,原来是这个目的。”

她又重复说了一句刚才的话,表情很愤怒地道:“你们都是些臭男人。”

侯卫东不语,表情紧绷绷的,没有理睬突发怨言地李晶。

李晶心里也转着心思:“侯卫东第一次到汉湖,他就和小青发生了关系,也不是什么好鸟,哎,经历了这么多事,就别幻想有什么人坐怀不乱,不过,柳下惠坐怀不乱,未必就是真男人。”

侯卫东没有想到李晶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又转移话题道:“张木山的庆达公司实力应该很强吧。”

李晶仍然沉浸在男女情感中,心中没来由有些伤感,答非所问地道:“步高是沙州的钻石王老五,为了李佳使了这么多手段,李佳肯定很优秀,我想见她,和她交朋友。”

侯卫东一脸苦相地摸着下巴道:“李晶,别添乱了,自从小佳见到我们俩人的合影以后,就开始吃醋了,我根本不敢说出我们的合作关系,怕她吃翻天醋。”他心道:“以后就算拼着被小佳责怪,也要讲清楚自己与李晶的关系,否则以后发展下去,将真的说不清楚了。”

李晶看到了许多男人地丑态,打定了主意不与臭男人结婚,但是她对性爱却并不抗拒,原本以为今天是一个浪漫的夜晚,谁知自己无意中说起了令人扫兴的话题,此时,在车上培养出来的浪漫气氛已破坏殆尽。

“卫东,你二姐从学习班放出来,到底需要多少钱,我马上要离开沙道司了,这恐怕是最后一次借职务之便帮你多要一些钱出来。”

“多谢了。”

“你是精工集团的大股东,帮你就是帮我,何必客气。”

两人不咸不淡地上了车,李晶又将音响打开,歌声再次回荡在车内,侯卫东酒喝得太急,吹了一会江风,渐渐开始头昏,他*在车背后,听着音乐,感到汽车发动的轻微抖动声,空中还飘着似乎很高档的香水味道。

这个味道他很熟悉,小佳也酷爱这个香水味道,据说很贵。

车行至伊顿宾馆,李晶推了推侯卫东,道:“到了,醒醒。”侯卫东睁开眼睛,看着***辉煌的宾馆大门,揉了揉眼睛,跟着下了车。

“今天赢了钱,我来请客吧,精工集团还没有利润,我还是尽量替集团节约。”侯卫东虽然精力不济,还是主动开起玩笑。

经地了观景台之聊天事件,两人的关系反而有些古怪。

李晶站在其旁边,等着侯卫东办手续,拿到了号牌,她就对服务员道:“给这位先生送些水果,如果有西瓜汁最好。”

两人就并排着上楼,在电梯里,李晶真诚地道:“张木山的庆达公司实力雄厚,我一直想搭他地关系,他表面热情,实际上拒人于千里之处,今天你和他投了缘,可以说是为精工集团搭上了一条大船,真要谢谢你。”

侯卫东见李晶突然变得客气,也学着她的口气道:“我是精工集团的人,做这些事情也是为了自己,再说张木山想来开水泥厂,投资肯定不小,这也算是为益杨做了贡献。”他感叹地道:“都说岭西公子圈历害,我不过在里面转了一圈,就得到了这么多有用的信息,以后要找机会再来。”

李晶见侯卫东走路有些飘浮,用手轻轻地扶了扶,就如贤淑的女友一般,“其实公子圈也很有好处,这也是一个信息汇集的***,许多事情不出***就可以解决,和西方的沙龙是一样的道理,当然,没有一定身份是进不了这个***的,我最初也是以沙道司副总的面子,才能与这些人接触。”

“你在官场上的身份是沙州市益杨县青林镇副镇长,若是以你这个身份要搭上姬程的线,恐怕是千难万难,姬程虽然是副处长,可是他的亲舅却是省委办公厅的副秘书长,研究室主任,如果你们两人关系弄对了,升官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侯卫东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说起来容易,真要把关系弄对,不知要费多少心思。”说到这时在,他心里暗中一动,“按说姬程也是一个好*山,李晶却对他不感兴趣,千方百计拉我来做挡箭牌,她肯定有另外的门道。”

这话,说到李晶的心坎上,踏入这个***所付出的心血和代价,只是她自已知道,闪电般想起往事,她的神色变得有些黯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