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84章 捞人(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程脸上一片酱红,舌头也在口里打转,道:“木总,道,主,侯总,是第一次见面,你也要碰一大杯。”

酒席开始以后,侯卫东见姬程语言最丰富,还时不时撩拨李晶几句,便起了擒贼先擒王的心思,逮着一个机会,在李晶的助阵之一,与姬程碰了红酒杯满满一杯,足有二两之多。

侯卫东在青林镇是经过长期酒精考验的,耐酒性闻名于青林镇,秦大江、粟明等大酒量者都不茅台酒度数非常高,档次比益杨红高出何止一筹,劣质高度白酒尚且不怕,这种酱香型的好酒更没有问题。

他气定神闲地放下酒杯,姬程则一点一点由清醒变成两眼赤红。

姬程撩拨李晶,不过是男人对于漂亮女人的欲望,此时李晶带来了一个相貌不错、气度不凡的副总侯卫东过来,姬程也就放弃了猎艳之心,天下美女何其多亦,他身边从来不缺美女,所以他虽有色心,却从来不强人所难。

张木山年龄最大,酒量也不错,他见姬程喝了一杯酒就已经出现醉态,对身边的美女道:“小文,给姬处拿一杯果汁过来,拿西瓜汁吧。”

小文俏生生地答应了一声,站起身时,又惹得侯卫东眼前一亮,经过专业训练的舞蹈演员,身材窈窕,线条极美,似乎没有一丝赘肉,而胸部、臀部却又很小巧地凸了出来。

为什么世上许多人绞尽脑汁要当官,要发财,因为当官发财以后,就能够拥有香车美女,享受这些人间极品。侯卫东冷不丁地想到了杨凤。暗道:“这女人和女人之间,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又想到,“把小文压在身上,肯定是极舒服的一件事。”

思想正在极尽龌龊之事,张木山端起酒杯道:“侯总是青年才俊,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在车间当工人。”侯卫东是第一次踏入这个地方,有心留下豪爽的印象,也就来者不拒,道:“我敬张总一杯。以后请你要多提携。”张木山客气道:“侯总客气了,何谈提携,共同发展。”

两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张木山似乎随意问道:“听晶晶说,侯总在负责上青林的石场?”侯卫东反问道:“张总知道上青林?”

“当然,不仅知道,今年我还去过两年。我们庆达公司想上一条水泥生产线,年产在3040万吨,水泥厂+|.这两年交通搞得好,上青林石质最适合生产水泥,如果条件合适,庆达公司有意到上青林开厂。”

侯卫东伸出手,道:“欢迎张总,你下次要到上青林去。一定给我打电话,如果张总喜欢打猎,我请你去打山鸡。”张木山惊奇地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打猎?”

“张总有阳刚之气,应该是军人出身。”

张木山笑道:“小伙子很有眼光。我当了二十地工程兵,到地方上就搞了这个庆达公司。”

小文拿着西瓜汁,送到姬程手上,姬程顺势握了握小文的手,卷着舌头道:“小文,我一个人孤苦伶仃,你也给我介绍一个女朋友。”小文知道张木山的眼镜盯着自己,连忙抽出手来,凑在他耳边轻声道:“姬科想找情人就明说,我们不需要爱情。只要钞票,我还有几个好姐妹,就看你肯不肯出血。”

姬程没有想到小文这么直接。饶有趣味地看了小文一眼,笑道:“改天我单独与你联系。”

卫律和吴勇两人也一直在低声说话。

吴勇是实权派人物,不论是国营大企业的厅级厂长,还是财产雄厚的私营企业老总,见了他都是客客气气,所以一般人他是瞧不上的,在今天这一群人中,他对卫律最客气,因为有一个公安系统的铁哥们,可以解决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

对姬程则有几分无可奈何,每次喝了酒,堂堂地省政府处长就露出纨绔子弟的性格,总要惹些麻烦,让人头痛,不过这家伙活动能力极强,倒不可小觑;

对于实力雄厚的张木山,他是保持着真诚地合作关系;

对李晶带着几分欣赏,对吴克宁则要不由自主要怠慢三分,而侯卫东,不过是李晶的副总,没有纳入他的视线范围。

吴克宁过来敬酒的时候,吴勇仍然侧着头与卫律说话,假装没有听

克宁见惯了场面,也不尴尬,端着酒站在一旁,耐心

卫律就有些看不过去,道:“老吴,你妹妹在敬酒。”吴勇这才装作看见了吴克宁,举起酒杯,道:“吴总,不好意思,没有听见啊。”吴克宁上衣是低胸,她略弯着腰,丰满的胸脯就若隐若现地露了出来,她笑道:“吴处以后要多关照我们公司。”

“那是当然,顾客就是我们的上帝,没有你们这些企业家,我们早就跨台了。”

吴勇的酒杯里,只倒着一点垫底地酒,他正准备象征性地喝上一口,姬程在一旁红着脸不干了,道:“吴处,我和侯总都是喝的一大杯,你和吴总还是来一大杯,否则不公平。”姬程是省政府官员,并不需要贷款,也就不怵吴勇,反而由于工作关系,与吴勇的顶头上司还很熟悉,他就敢于伸张正义。

吴勇不断推脱,姬程反而更来劲,来到吴勇身边,亲自给吴勇的高脚杯倒满了酒,又给吴克宁倒了小半杯,然后虎视眈眈地在一旁守着。

在这个***里面,表面上俊男俏女,充满着浪漫与情调,其实这个***比别的***有更多的利益的纠葛,冲突与合作、斗争与微笑,同时存在于金碧辉煌中,其中的微妙的关系就如官场地潜规则一样,只有置身其中才能明白。

侯卫东是初次涉入这个***,很保守,他不主动敬酒,喝了两大杯酒以后,多数时间就默默地观看着这一群人的行为举止,他敏感地注意到了吴勇对吴克宁的怠慢,心道:“吴克宁是老总,张木山也是老总,凭着众人的态度,张木山地庆达公司实力肯定要强大得多。”他的活动范围一直局限在沙州以内,对于岭西的公司并不熟悉,但是从直觉上来看,他知道张木山与吴克宁不在一个层面上。

卫律举起酒杯,对侯卫东道:“卫国叫我大哥,你是卫国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他见侯卫东喝了两大杯酒,面不改色,神智清楚,便对一旁的服务员道:“把我们的酒杯加满。”

两人又是一饮而尽,姬程又转了过来,他原本准备开李晶的玩笑,却见侯卫东又与卫律干了一杯,浑如没事人一般,就不敢过来招惹李晶,又与小文开起了玩笑。

酒至中场,大家喝酒的速度也慢了,这一桌人,除了侯卫东连碰了五杯以外,接近喝了一斤酒以外,其他的人不过就是喝了二、三两酒。

张木山见侯卫东酒量奇大,举止颇有大将之风,对李晶和侯卫东道:“晶总,你说地事情我可以考虑,侯兄弟既然与上青林石场熟悉,就让他帮着我跑一段时间,争取把上青林水泥厂搞起来。”

侯卫东道:“这事好办,益杨县里正在大力招商引资,张总肯把资金投入到上青林,益杨县当然举双手欢迎,分管企业这一块是高县长,我回去先跟他说,只要县上同意立项,上青林上的杂事就交给我来办。”张木山伸出手,道:“合作愉快。”

李晶在一旁就乐开了花,她今天参加这次聚会,主要目的是为了张木山而来,庆达公司是建筑行业实力极强地公司,旗下的庆达桥梁公司与沙道司齐名,如果能从庆达桥司中分得一杯羹,精工集团也就彻底活了;次要目的是为了摆脱姬程的骚扰,姬程表面风流甚至胡来,但是毕竟是官员,做事也有分寸,果然,姬程见到李晶名花有主,也就不再来纠缠。

见圆满地达到预期效果,她不禁为自己的神机妙算感到开心,俗话说,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但是,最关键的还是拿钥匙的那一只手,张木山是锁,侯卫东是钥匙,李晶就是那一只手。

张木山的目的却是吴勇,由于基金会事件,银行一直在紧缩银根,能把吴勇搞定,等风声稍缓,他就能首先贷款出来,岭西高速是线状高速,目前开工的不到四分之一,他要为下一步的竞争做好充分准备。

小文接了两个电话,对姬程道:“姬处长,我把同寝室的好朋友又约了几个过来,她们都是清纯妹子,你可要有礼貌,别把人家吓着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