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40章 恶斗(5)——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过了会,侯卫东提着一包文件走出了会场,他给曾宪刚分别打了电话,得知秦大江家门的断掌事情,很是吃了一惊,立刻给镇长粟明说了此事。

粟明反应也很快,道:“这是好事,以前黑社会砸车,后果不大,最多是治安拘留,出现了断掌以后,性质就变了,由治安案件上升到刑事案件,这些流氓是自作孽,不可活。”

他马上给赵永胜打了电话,得知已经公安局的游局长通报了情况,便放下心来,道:“此事引起了游局长的重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对于粟明的看法,侯卫东没有反驳,他与黑娃接触过,有着感性的认识,他心道:黑娃就是在游局长眼皮上成长起来,现在游局长知道这件事,当真有用吗?

粟明有约会,就先走了。侯卫东带着疑问,回到了沙州学院的家中。

他快步走到了校门,一进校门,两边绿树高大笔直,树下都是常见的灌木,鸭脚木是院里面最多的灌木,毕业这两年,益杨风调雨顺,鸭脚木也长得很快,比侯卫东高出阵半个头来。

进入了绿树环绕的校园,侯卫东也就放慢了脚步,几个年轻的女学生嘻嘻哈哈地从他身边经过,这笑声并不大,却格外地清脆,似乎把他又带到了校园生活之中。

说来也怪,侯卫东93年毕业。现在也不过三年过,但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此时心境与在校时完全不同。虽然行走于熟悉的校园,他却再也没有当年读书时地感觉,所有景致,似乎都隔着一层玻璃,看得真切,却没有可以触及的真实感受。

到了西区小楼的时候,随着湖风,隐隐传来的钢琴声,这一阵钢琴声。让侯卫东的心情彻底平静下来,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就上了楼。

躲进小楼成一统,哪管春夏和秋冬,这是小楼教授们地真实写照,侯卫东进了这个小楼。很少见到楼上楼下的邻居,与郭兰也只是见过数次而已。

上了楼。将客厅里的大灯打开,又将电视机打开,屋里就有了光亮和声音,显得热闹起来,这一段时间,忙的事情多,与小佳的电话频率也在降低,他坐下来以后,就用座机给小佳打了一个电话。

小佳还是一幅不冷不热的态度。

“这个星期如果没有事。我就回沙州。”

“嗯,回来吧。”

“还在不高兴吗?”

“没有。”

上一次小佳随着柳副主任到吴海去,原本约好两人一起回家,顺便把婚事跟家里人讲一讲,没有料到,正准备动身之时,开区秦飞跃主任打电话过来,请他过去喝生日酒。

秦飞跃因犯错误被赶出了青林镇,却因祸得福,被派出筹建开区。开区是新生事情,谁也没有搞过。秦飞跃在沿海地区走了一大圈,回来就甩开膀子大干,将开区搞得风声水起,很得新来的县委祝焱书记器重。

这一次过生日,他只请了两桌人,人虽然少,却全是各局行的头头们,侯卫东是官职最小的一个,他觉得这是一个接交朋友地机会,也就去了。

当时,佳听说侯卫东有事来不了,心里就不太高兴,却也没有说什么,两人约定星期六到沙州见面。

曾宪刚原本准备和朱兵、侯卫东一起到成都,后来又因事取消了行程,当侯卫东与小佳约好之后,朱兵又打来电话,说成都之行仍然继续。侯卫东无奈之下,又跟着曾昭刚去了趟成都。

接连两次爽约,让小佳很不高兴了,电话里就耍起了小性子。

侯卫东在电话里装作很高兴的样子,道:“小佳,听说你要到市党校学习,肯定是要进步了,祝贺你。”

小佳还是“嗯”了一声,道:“没有意思。”www.guanchangbiji.info

侯卫东继续做思想工作,道:“你别生气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这个星期我一定回来,不回来是小狗,好老婆,你就原谅我吧。”

小 佳身为沙州建委办公室副主任,对于应酬之事她其实是理解的,此时,她的小性子也使得差不多了,幽幽地道:“老公,我就是想天天和你在一起,以前这种感觉还 不是特别强烈,最近这一段时间,也不知怎么搞的,看到别人一家人在院子里散步、玩耍的,我心里就难受,老公,这个星期一定要回来,我们两人还是去跑跑,争 取早一点调上来。”

“三年调回沙州”,是侯卫东给陈庆蓉地承诺,可是三年时间已经到了,侯卫东的想法却在慢慢地生着变化,在益杨这三年,他慢慢地开始融入到益杨县地官场,曾昭刚副县长、秦飞跃主任、朱兵局长都成了关系密切的好朋友,他在副镇长岗位上,只要不出错,往上走的机会很大。

可是,调入沙州城关镇,一切都要从头开始,想到这一点,侯卫东就对调动之事有些敷衍。

另外,在青林镇,碎石场和即将开业的条石场,将给他带来颇为丰厚的收益,如果调到沙州,摇控指挥,毕竟不如直接管理有效,更何况,现在许多事情都有变数,如兴平村条石场正在筹建中,还没有完全搞定,而上青林碎石场还面临着黑社会势的侵扰。

侯卫东的思绪就乱纷纷,剪不断,理还乱,难以下定离开的决心。

更为难的是,他不想回沙州地想法,还无法给小佳说,如果说了,对于一心想着团聚的小佳,不啻一个沉重打击。

难怪古人会叹息鱼和熊掌无法兼得。

侯卫

说党校的话题,道:“我也上过一期党校,后来听任,我们十个公招生只是陪衬,是县委赵书记特别申请的,真正的主角其实是那些后备干部,这一次调整班子,那一批后备干部就提拔了好几个。”

小 佳的注意力终于被分散,她道:“这次还是女干部班,我都参加了一次,没有什么意思,建委还是男人的天下,特别是哪些学专业的骨干,在工作岗位磨几年,都有 好的展,我这种非专业的女同志,很难往上走。”小佳毕业之后走得很顺,但是到了办公室副主任的职位上,继续进步就有些难度了,因此也很有感慨。

她又道:“前天的岭西日报上有一则新闻,海山市成立了园林绿化局,是与建委平行的单位,如果沙州市组建园林局,看我能不能在园林局争取一个好职位。”

侯卫东有些惊异地道:“建委可是好单位,大家挤破脑袋都想进去,你怎么想到要走。”小佳声音有些疲倦,道:“建委的事情太复杂,干起累得很。”

小佳情绪颇为低落,侯卫东安慰了一阵,才稍稍好一点。

挂断电话,侯卫东就开始呆,心道:“看来小佳也有心事,我以前一直没有觉察,真是失职。”

想了一会小佳,他的思路又转到兴平石场,晏道理在兴平村确实有些威信,当他与李晶签下了以石头换桥的协议以后。就开了全村地动员会,河左岸的公路就开始动工了。

这条公路原本就在平地上,只要将田土调整好,公路线形很容易就拉了出来,侯卫东来开会之前。抽空去看一趟,几天是境,他已经顺着拉出来的线形,接近了河岸。

思路飘过了兴平条石场,句:“真***贪心不足蛇吞象。”

可是,这条讨厌的蛇已经缠了上来,上青林石场不得不接招。

正在胡思乱想中,传来一阵清晰地钢琴声。

小楼距离音乐系的琴房有一些距离。平时听到的都是断续隐约的琴声,而这一阵琴声,格外清晰,就如在耳边一样,琴声初期零落而断续,过了一会。便开始有连续的段落。

循着琴声,侯卫东站在了阳台上。

琴声是由隔壁房间传出来的。他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就听见郭兰高兴的声音:“爸爸,声色非常好,我喜欢。”郭教授道:“我和你妈早就想给你买琴了,只要喜欢就好。”郭兰声音中充满了喜悦,道:“爸、妈,这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隔壁一家人其乐融融,侯卫东似乎也被感染,他又听了一会琴声。才回到客厅里。

第二天,侯卫东继续开会。

上青林场镇,曾宪刚继续上路,十几个小伙子,提着清一色的木棍,坐着大货车后车厢里,隐蔽得很好。

货车不快不慢地向着三叉路开去,开到了益杨县城,一路无事,在城郊一个偏僻处。大家休息了一会,便掉转车头。朝三叉路口走去。

按照曾宪刚地说法,他们是采取小鬼子的战术巡查交通线。

刚过了三叉路,来到了一个比较大的转变,就听到一阵打骂声,坐在驾驶室的曾宪刚瞳孔一下就收紧了,回过头,通过车头后面的小窗子,道:“小声点,前面有情况。”

后面车箱一下就安静了下来,曾宪刚道:“大家不要慌,分为两队,包抄他们。”分组跳车、两面包抄,这是曾宪刚为了应付公路上的打斗,训练了十几次地战术动作。

货车刚转弯,就看到七、八个人,正在围攻一辆货车,司机已经被拉了下来,手臂流血,三个人手持着砍刀,将他逼到一旁。

一人提出一个菜油桶,将里面的液体朝车头上倒,司机在一旁大骂,“哪个敢烧车,老子就要跟谁拼命。”但是在三把锋利砍刀地逼迫之下,强壮的司机也不敢硬冲。

货车停下来之时,曾宪刚眼睁睁看着一个烟头被扔上了货车车头,一阵大火轰然而起,司机再也不顾砍刀的威胁,弯腰就去捡石头,还没有立起身,三把砍刀就劈头盖脸地砍了过来。

一时之间,鲜血迸流。

曾宪刚跳出车门的同时,坐在车厢后面的年轻人,全部吼叫着站了起来,他们从车厢左右飞身而下,就朝着烧车人冲了过去。

正在打砸抢的分子没有料到会突然杀出程咬金,他们也是惯常打架的角色,提着刀子,就准备迎战。曾宪刚这一边人多,左右两路,将杂皮们就围了起来,他们手中的棍棒比刀子要长,只听得一阵沉闷的响声,杂皮们就开始惨叫了起来。

曾宪刚脸上带着一道伤疤,还有一个黑色地眼罩,他看见这些带刀人,仿佛又看到了哪一个血腥的夜晚,眼中就开始喷出复仇的怒火,一个瘦高的流氓迎着曾宪刚冲了过来,他已被打了好几棍,见同伴都在四处逃窜,急眼之下,慌不择路,就朝着曾宪刚冲了过来。

曾宪刚手起棍落,迎着他的脑袋就敲了过去,瘦高个子想用刀子去格这一棍,不料这一棍势大力沉,刀子被打掉在地上,瘦高个子怪叫一声,向侧面冲过去,想逃跑,曾宪刚抡起棍子,对他的小腿就是一下,这一下打得十分的结实,那个瘦高个子惨叫一声,就扑倒在地上。官场笔记全集连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