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27章 爱之深(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小佳忙前忙后,好不容易将接待工作完成,等到大部分进了沙州宾馆,她才松了一口气,来到沙州宾馆大厅,正取出手机准备跟侯卫东联络,步高快步走了过来。

步高是沙州建筑行业的代表,由于是正式的会议,他就穿得颇为正式,一身藏青色的西服,胸口还有一抹白色,成熟又有风度,他对小佳作了一个邀请手势,道:“小佳,你今天忙前忙后,肯定也累了,我请你喝杯茶。”

步高对小佳的追求一直是明目张胆,他从来没有掩饰自己的心意,他最初带着五分征服欲,还有着意气用事的念头,后来却渐渐地真心爱上了小佳。爱情是艺术,不是科学,许多时候是没有道理可讲,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曲折故事,也才会流行千年而不衰。

喝着茶,随意聊了一会沙州的房地产,又聊了聊新月楼三期工程,新月楼是由步高一手打造的,在这次岭西省的建筑高端会议上,新月楼被当作了沙州市新式楼盘的代表,步高深深为之自豪,谈起新楼盘,更是眉飞色舞。

小佳亦听得津津有味。

步高充满自信地谈完楼盘,眼珠一转,将话题拉入了预定的程序,他无比真诚地道:“小佳,我真的就没有一点机会?我的要求不高,只需给我小小的机会,你一定会看到完全不同地步高。推开每一扇窗都会有不同的风景,我希望你能轻轻推一推我这一扇窗。”

小佳是小资女子,这一点,步高已经摸得清楚,因此,他精心选择了进攻的语言,符合小资情调的语言。

小佳然一笑,打起了太极推手。道:“步总,这话太酸了,我们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新月楼的售后服务一流,达到了沿海发达城市的水平,让我们沙州人开了眼界。现在名声大,许多朋友都来问明我楼盘的情况,三期什么时候办预售,你也提前露点风声,我有好多朋友都想买新月楼地房子。”

步高紧紧盯着小佳,“小佳,你不要打岔,回答我,我究竟哪点不如侯卫东。”

步高是高干子弟,毕业于复旦大学。事业有成,风度翩翩。他自认为,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侯卫东哪个乡巴佬都远远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小佳固执地坚守着琼瑶一般的爱情,让步高觉得好笑、气恼又略带着欣赏。

商场如战场,情场同样也是,面对着屡攻不小的堡垒,步高也就剑走偏锋,麻贵就是他的第一把刀子。

小佳道:“步总。你是优秀的企业家,肯定能找到比我优秀十倍地女孩子。我在这里提前祝福你。”

“侯卫东真的很爱你吗?”步高含有深意地问道,他要一步一步将小佳引向预备好的圈套之中。

小佳是建委办公室副主任,虽然长期与各位建筑老板打交道,但是并没有深入其中,对竞争的残酷性还没有真正深切的认识,也就对这些成功人士的心性与手段缺乏深切的了解,此时,她喝着淡淡味道的龙井茶,完全没有觉察到步高的圈套,骄傲地道:“那是当然。”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你们两人各距一地,你真的很信任他吗,要知道,不偷腥地男人很少,包括我,以前也喜欢拈花惹草。”

小佳从来没有怀疑过侯卫东的忠诚,肯定地道:“如果说十个男人九个偷腥,他就是唯一不会地。”

步高见小佳已经完全落入毂中,便从西服的内衣口袋取出了一个信封,他扬了扬,道:“我首先承认,没有遇到你之前,我曾经结交过三、四个女友,我也曾经沾花惹草,并不是纯洁地小男孩,这事我也要说清楚。”

小佳反问道:“你的事情,我为什么要知道得清楚?”

步高把封信推到小佳面前,道:“自从遇到了你,近两年来,我可是守身如玉,再也没有

去乱来,我发誓,为了我们的爱情,我绝对做一个纯洁的男人。”

这一番话,是攻击小资女子的破心剑,步高用过数次,屡用不爽。

“里面的东西,虽然不太地道,可是为了悍卫爱情,我宁愿做山贼,做强盗。”

以前步高总是文质彬彬地发起爱情攻势,这样直接、野性、赤裸的话还是第一次说,小佳微嗔道:“步总,你说些什么,谢谢你的好茶,我准备走了,侯卫东还有家里等我。”

步高指着信封道:“小佳,再给我五分钟,这个信封里装着有趣地东西,你一定要看一看。”

里面是一组照片,正是麻贵的精心制作地证据链条:一个漂亮的陌生女子搀扶着侯卫东走进益杨宾馆,又一同出来,再一起上了小车,开进了一个山庄,第二天,两人一起在平台上用餐,照片连贯而富有逻辑性,让人一目了然。虽然有部分照片是摄像机转制而成,但是效果不是不错。

笑容慢慢凝固在脸上,小佳头脑一片轰响,守候着、维护着的爱情之塔似乎轰然倒地,连砖头落地的声音都是那么的清晰,她使劲较着嘴唇,一股锥心之痛刺向心肺之间,过了好一会,小佳这才清醒了过来,她内心脆弱,脸上却是一幅强硬的表情,冷冷地道:“步总,这是什么意思?”

步高微笑不语。

“步高,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高素质的人,谁知却使出这种手段,实在有损于你的身份。”

步高平静地道:“我不是伪君子,我是真小人,为了爱情,我会在不违反法律的情况之下,不择手段,西方有句名言,爱情是自私的,这很认同这句话。”

小佳道:“这组图片又能说明什么,我和侯卫东的关系与你无关,更不容你来挑拨,这种做法让人感到恶心,步总,你是成功的商人,希望你的内心就象新月楼一样漂亮,再见。”

看着小佳镇静地走出大厅,步高心道:“真他妈的具有挑战性,张小佳,就算你是生

要被我融化。”

走出了大厅,小佳的泪水就突然涌了出来,她用手背将泪水胡乱地揩掉,漫无目的地行走在沙州街道之上。

侯卫东吃完午饭以后,此就在新月楼的商店里买了些水果,准备晚上提到小佳父母家中。可是等到了五点,小佳还没有回家,侯卫东接连打了三个电话,通了,却无人接听,到第四个电话之时,电话却关机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情,难道还在开会?”侯卫东试着给建委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也是无人接听。

天黑以后,还是关机状态,侯卫东已经感觉到了一丝异常,他记起卧室抽屉里放着小佳的一个备用电话本,翻开以后,找到了小贾家里的电话。

“小贾,我是侯卫东,你们还在开会吗?”

小贾是建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前不久,他和小佳、侯卫东在一起吃过饭,是一个很阳光的大男孩,他惊奇地道:“我们中午就散会了,怎么,小佳姐没有回来,你给她打手机嘛。”

侯卫东尽量让语气平淡,道:“手机可能没有电了,打不通。”

小贾热情地道:“我去问问其他人?”

过了一会,小贾打电话过来,道:“侯哥,大家都不知道小佳姐到哪里去了,据说中午就没有见到人。”

挂断电话。侯卫东在屋里转了好几圈,想去找,却根本无处可寻,便只得在家里等着。

小佳其实就坐在城东地街心花园里,她手里握着那一组照片,已经反复看了好几次,这组照片明白无误地显示,侯卫东跟这个陌生漂亮女子有着极为亲密的接触。两人晚上一起离开益杨宾馆,早上又同时出现了楼台上。

两人干了什么,照片表达得一清二楚,这是对纯真爱情赤裸裸的背叛,想着自己对爱情的坚守,小佳禁不住就泪流满面。

当夜幕降临。街灯也亮了起来,吃过晚饭的人们抚老携幼,陆续走了家门,散步,购物,聊天,享受着一天中最惬意的休闲时光。

街道上人渐渐多了,音乐也响了起来,街道上人又渐渐少了,音乐也关掉了。不知不觉中,城市已经沉入了梦乡。

在新月楼的家中。侯卫东早就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晚饭时间,张远征打了电话过来。问他们两人到底什么回来吃晚饭,这就说明小佳并不在父母家中。

到了晚上八点钟,侯卫东实在忍不住了,来到了沙州建委,门卫正是小佳地直接下属,他很肯定地道:“张主任上午陪同客人出去以后,就没有回办公室。”

晚上十点,小佳将泪水揩干净。她慢慢地恢复了平静,将手中的照片一张又一张地撕碎。扔进了垃圾箱,这才站起身,慢慢向新月楼走去。

当开门声响起,侯卫东从客厅沙发上一跃而起,见到进屋的小佳,他黑着脸,责怪道:“你到哪里去了,无论再忙,也要抽空打一个电话回来。”他一边说话,一边伸手准备接过来小佳的手提包。

小佳冷冷地将侯卫东的手挡住,态度很坚决。

侯卫东感到了小佳拒绝的力度,这力度与平时不一样,绝对不是开玩笑,他意识到问题地严重,就不用责怪的语气,道:“小佳,出了什么事情?”

小佳不理他,见到餐桌上有饭菜,便一声不响地走了过去,拿起饭碗就开吃。

“唉,唉,饭菜都凉了,热一热再吃,小佳,你是怎么回事,有什么事情你就说,不要闷在心里。”侯卫东又道:“单位上的事情,何必这么认真,一幅不共戴天的样子。”

小佳仍然不理他,发狠式地对付着饭菜,接连吃了两大碗。

侯卫东心里的火就窜了起来,道:“你发什么神经,这么晚回家,还有理了,为什么关掉手机,开会之时可以用振动,散会以后应该打个电话回来。”

小佳吃得满嘴是油,她顺手扯了一张纸,将嘴巴擦干净,这才说了第一句话:“昨晚你在哪里?”

侯卫东顿时明白了,肯定是谁在小佳耳边说了“小”话,这才是小佳反常的主要原因,他反应很快,道:“昨晚是在汉湖。”

汉湖之名,小佳是知道的,她心道:“原来那个楼顶是汉湖的小楼。”

侯卫东见小佳仍然盯着自己,就解释道:“昨天中午,开了殡葬改革工作会,我是分管领导,被村干部灌醉了,晚上沙州道路工程工司的李晶请客,就在益杨宾馆吃饭,请了交通局的朱局长。”

“李晶是谁?”沙州道路工程公司是沙州一家大公司,小佳是知道地,听到沙道的名头,她已猜到可能与修建高速路有关,心情就放松了一些。

侯卫东解释道:“岭西省修高速度,沙州道路工程公司中了一个标段,李晶是公司地副总,她是来考察上青林石头的。”说到这里,侯卫东笑了起来,“原来小佳吃醋了,还是典型地飞醋。”

“李晶,妖精一样的女人。”

侯卫东很有耐心,道:“李晶是负责材料的老总,她和益杨交通局关系很好。”

“你在益杨宾馆吃饭,这没有什么,为什么又到了汉湖?还在汉湖住了一晚,和李晶一起住的吗,她长得真是漂亮。”

“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侯卫东见小佳的模样,苦笑道:“汉湖新开了一间温泉,我、交通局的李晶,还是梁经理,都在一起泡温泉,我酒得太多,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一早,在六号楼吃过早饭,就回了沙州。”

小佳不相信,道:“按常理来说,应该你们上青林石场去请李晶,为什么她巴巴地来请你,不符合事实,你们肯定有问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