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25章 爱之深(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汽车时代,人的话动半径增大了,人与人、地与地的距离缩小了。

当李晶得知侯卫东巳经醒了,便离开青林山,到达镇政府之时,侯卫东还坐在一旁揉着额头。

“傻瓜,谁让你喝这么多酒,吃一辫广柑。”

李晶进入场镇以后,特地停了车,给侯卫东买了几个广柑,进了办公室,她也没有把自己当外人,选了一个最红的广柑削好。

“李总,不远千里来到小镇,有什么事吗?

李晶的化着淡妆,衣着与权湖时相比,要朴素许多,也更加职业化,她抛了一个媚眼,道:“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我是专门来看侯镇长的,谁知看到一个醉猫。”她翘着一根手指,捂着嘴,吃吃地笑着。

侯卫东当然不会相她的话,无话找话道:“中午喝得太多了,现在头感觉要炸开一样。”

李晶劝道:“工作是单位的,身体才是自己的,为了工作,用不着这样使劲喝酒,你现在年轻,身体还能扛得住,到老了就晓得历害。”

侯卫东笑道:“李总,你还比我小,在大哥面前,说话这么老气横秋。”论年龄,两人相差不多,侯卫东知道女人喜欢说自己年轻,就充起了大哥。

李晶明知是假,还是很受用,笑道:“我都是老太婆了,还在我面前充大哥。”

两人说笑了几句,李晶开始进入主题,道:“趁你睡觉的时机,我到上青林的几个石场去走了一圈,狗背弯石场管理得最好,你还真有一套。”她其实对上青林石场己有了解,这一圈,增加了直观印象。

侯卫东直接了当地问:“沙州道路工程公司是我们的大客户,你们有什么具体要求?李总直接说,我们好有谁备。”

“高速公路马上就要开工了,到时碎石用量极大,我担心上青林石场的碎石不够。”

侯卫东对于上青林石场已经很有信心了,道:“放心吧,上青林有五个大石场,加足马力开工,应该没有问题,我们供应过沙益路和益吴路的益杨段,有足够的经验。”

李晶坐直了身体,用公事公办的神情道:“岭西公路是跨省高速,路段长,碎石量极大,沙州道路工程公司中标段有九十五公里,其中有四十公里不在沙州市境内,也就是说,汉原地区的火凤山,也是重要的碎石供应地,火凤山和青林山实质上是一个山系,石质相差不多,都是公路所需要的优质石材。”

这番话,明显是话中哨话,侯卫东立刻就有了警惕。

李晶随即转换了换题,脸色笑容又重新绽放,道:“侯镇,今天我约了朱局,一起吃顿晚饭。”听说吃饭,侯卫东愁眉苦脸地道:“今天晚上我绝对不能喝酒了,现在闻到酒味就要反胃。”李晶再抛一个媚眼,道:“放心,我可是温柔似水,不会灌你的酒。”

侯卫东就跟着李晶前往益杨县城,小车速度极快,到了益杨宾馆,座在副驾驶的李晶下了车,由于颠簸一个多小时,侯卫东酒劲上涌,脸色极为苍白,下车之时,就用手撑着小车,晃了几晃。

李晶就伸手过来,搀着侯卫东的手臂,道:“有没有问题,上去喝点牛奶,胃就好受一些。”

两人就如亲热的特情侣.挽着手进了宾馆。

在宾馆前厅的花丛中,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中年人,他手里提着一个包,包里安置着一台高档摄像机,已经将侯卫东和李晶亲密的姿态一丝不漏地照了下来。

等到侯、李两人上了楼,黑衣中年人和照相的年轻女子就回到一辆黑色桑塔纳之上。

“麻总,你真神了,怎么想到他们要到益杨宾馆来。”

麻贵就是黑衣中年人,他是岭西省的一位地下私家侦探,主要业务是帮着哪些痴男怨女们捉奸,当然,他们不是当场捉拿,而是用高档摄像机将奸情固定下来。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有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麻贵的亚务也就越来越红火,前一段时间,一位出手阔绰的陌生人找到了他,给他交待了盯住益杨县青林镇副镇长侯卫东的任务,并告诉他们,可以盯住沙州道路工程公可的李晶,并给了一张权湖房卡,称随时可以入驻七号楼。

麻贵在业界享越良好的声誉,接到这一个大单以后,进行了精心按排,派了手下最得力的业务员跟住李晶,又派了一个貌不惊人却耐心极好的老家伙盯住侯卫东。

他们运气极好,只盯了六天,就发现李晶前往了青林镇,麻贵算准了李晶一定还要回来,就在入城口守株待兔.见到李晶的车就紧紧尾随,终于在益杨宾馆门口,搞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麻贵兴致极高,道:“我以前当过公安,那时可没有现在的先进仪器,全*蹲点守候,有时我们一守就是十天半月,这事是小菜一碟。”他向助手传授着经验,道:“客户给我们的资料,肯定有其道理,所以,只要盯住他们两个狗男女,一切就OK了。”

助手道:“就这么简单?万一他们两人这十天半月不见面,我们就白费功夫。”麻贵撇了撇嘴,道:“偷腥的狗男女,就如干柴烈火,十天半月,无论如何都要见面,否则,就不是真正的偷腥。”

侯卫东进了餐厅以后,梁必发已经到了,随后,朱兵也到了餐厅,梁必发在外面做工程,很久没有回益杨,见到侯卫东,先来了一个熊抱,道:“狗日的疯子,怎么就成了副镇长,今天载们喝两杯。”

见到梁必发,侯卫东就只哨苦笑道:“梁兄,你在这里,我是月母子遇到了老情人,宁伤身体不伤感情。”

李晶听到侯卫东说粗话,笑得极为开心。

这一场酒,仍然是天昏地暗,说来奇怪,喝酒之前,侯卫东还头痛欲裂,喝着喝着,头不痛,胃不翻,又开始生龙话虎。

酒战结束,李晶提议:“权湖又打出了一口温泉,是由数百个喷气孔形成水坑,沸水从坑底冲出来,就好象一串串晶莹剔透的珍珠吐露,我们把这口温泉称为珍珠泉,今天请朱局、梁经理和侯镇尝光,试一试最新的温泉。”

朱兵推辞不去,李晶喝了酒,脸色微醇,格外艳丽,她娇滴滴的道:“曾县长今晚有应酬,他和我说好了,吃完饭也要过去。”

听说曾昭强也要去,朱兵就不好推辞,众人就一齐下楼。麻贵提着包,在益杨宾馆客厅里等着,将一行人全部摄了下来。

到了停车场,朱兵想跟梁必发说些事,就道:“梁经理坐我的车,侯镇还是座李总的车,你们两人好好谈心。”

侯卫东就和李晶一起上车。

又坐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权湖,几人都进了温泉,侯卫东被热水一泡,酒劲又上来了,迷迷糊糊就*着温泉壁睡着了。醒来之时,已是太阳当空,侯卫东想了半天,才想起昨天到了权湖。

他走出门,伸了伸懒腰,一位挂着对讲机的服务员就走了过来,道:“先生,李总请你过去吃早餐。”

早餐安排在6号楼,李晶换掉了职业装,穿了一套浅色的厚裙子,胸开得很低,细腻皮肤上,挂着一条细细的银色项链,性感而高贵,见侯卫东过来,便道:“昨天晚上,可不是我灌你的酒,不许赖在我的身上。”这句话有语病,侯卫东就故意笑了笑,李晶作势欲打,道:“不许乱想。”

早餐端上来,疲肉粥、咸鸭蛋、几个小包,两碟咸菜,很对侯卫东的胃口。

等到服务员下去了,李晶低声道:“侯镇,听说上青林石场成立了碎石协会,准备统一价格。”

这事正在筹备阶段,对外还保密,侯卫东就显得很惊奇,道:“李总,你的消息还真灵,你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说这话时,侯卫东心时有了警惕。

李晶一只手托着腮,早上的太阳照射在脸上,泛起象牙之色,格外有女人味,她淡淡一笑,道:“这是秘密。”

又道:“这一次修岭西高速路,碎石用量极大,一年之内,几个石场耍赚大钱,侯哥,我有一件事想求你。”

“不要客气,哨事尽管说。”

“我想投些钱,在上青林也开一个石场,我知道碎石协会将此事控制得紧,你是他们的头,帮我搞定这事。”

侯卫东笑道:“李总,开玩笑吧,你堂堂老总,看得起这点小钱。”

李晶叹息道:“我这个副总,看起来威风,实际上有苦自己知,付出这么多的心血,由于在公司没有股份,随时可能卷起铺盖走人,因此,必须要为将来打算,现在我手里还有点小权,可以为你们办些事情,有我为你说话,侯镇的石场将得到极大的优惠,最起码不会拖

帐。”

她又道:“汉原地区的碎石质量也不错,用谁的碎石,用多少,我有一定的发言权,你放心,这个石场,我也不准备长期开,嫌上这一笔,我就退出。”

“我相信我的眼光,知道侯哥不会出卖我,所以给你说知心话。”

侯卫东就开始沉吟,为了保护上青林碎石的价格,限制恶性竞争,侯卫东开始在山上筹备碎石协会,上青林三个村的支书、主任和文书,除了秦大江和曾宪刚以外,其他人都将在协会任职,每月领一份工费。

与此对应,村里将尽量不准外地人到上青林办企业。李晶一直筹划在上青林办石场,巳通过手段,将这些情况打听得一清二楚,所以,她找到了侯卫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