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75章 财政闹心——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楚飞和铁瑞青没见过面,加上时间未到,他并未将面前年轻漂亮的女子与铁瑞青联系起来,听到铁瑞青自报家门,他才热情地让座、倒茶,道:“是铁处长,侯书记办公室里还有客人,请你在这里稍等。”
来不及琢磨侯卫东和铁瑞青的关系,楚飞却被眼前女子的美丽与气质震住了。他的女朋友方芳,本也是一位职场女性,气质容貌也算上佳,可是与铁瑞青比起来,更多了世俗的练达与成熟,而眼前的女子,却是从骨子里透着山泉般的清纯,清纯得让人无法产生一一丝一毫邪恶的念头。
其实,楚飞不知道,当年,他的前任的前任杜兵和他一样,同时见到铁瑞青、蒋明隽、晏紫坐在一桌之时,三女不仅漂亮得让人眼昏,杜兵甚至都不敢直视。
接近4点,侯卫东办公室的门打开了,杨柳出来送客人,一眼看到了落落大方的铁瑞青,暗道:“好漂亮清纯的姑娘!”嘴里问道:“你是铁瑞青同志吧?跟我进来。”
走进里屋,侯卫东已经笑着站了起来,铁瑞青略显羞涩地道:“侯老师,您找我有事?”
侯卫东给杨柳和铁瑞青相互作了介绍,道:“瑞青,先别着急,咱们坐下慢慢谈。”
一番随意的交流之后,很快进入了正题,杨柳不动声色地道:“小铁处长,我问你个问题,假如你跟着局长在外活动,突然接到公务电话,而此时环境很嘈杂,根本听不清楚,你会怎么做?”
铁瑞青此时仍有些云里雾里,两位领导如此正式和自己谈话,实在想不通是要做什么,可是面前是她最尊重的人,也只好一直有问必答,听到杨柳的话,她不假思索地道:“那就抓紧找个安静的地方听呗,总不能耽误了工作啊。”
杨柳点点头,又道:“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们局要召开一个重要的会议,假如会议通知由你来下,结果会前5分钟,你突然发现还未通知某个部门负责人,而这个人平时和你关系比较差,你非常不愿意直接和他联系,而他的助手的电话又无人接听,这时候你会怎么办?”
铁瑞青沉吟了一下,道:“一般情况下,我不会犯这种错误,假如真是忘了通知,既然电话打不通,如果离得比较近,我会直接跑过去一趟,如果比较远的话,我可能会想办法让邻近的处室通知一下,毕竟会议重要,其它都是次要的。”
看似简单的两个问题,却是杨柳做秘书多年的积淀,也是她认为作为一名合格的秘书,第一反应是否最正确合理的主要标准。
两个问题都可以有多种回答,也无所谓对与错,但是所有的回答中,最贴切的恰恰是铁瑞青表达的意思,有如此的第一反应,杨柳很肯定地对侯卫东悄悄点了点头。
以杨柳比较挑剔的眼光,能够基本认可铁瑞青的表现,侯卫东便说出了真实的目的。当然,他只说了要为一位女性领导服务,而且不在岭西。
没想到,铁瑞青居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吃惊,道:“除了担心做不好,我没有意见,侯老师说行就行。”
杨柳暗道:“我这老板还真是厉害,这位姑娘虽已成家,但是对老板的那种信任,简直是没有任何疑虑和保留,是粉丝确定无疑了,恐怕和自己一样,也对老板怀有深深的抱恩之心吧。”
侯卫东很满意铁瑞青的表现,道:“杨秘书长,一会儿你带瑞青到你办公室,再详细交待一下,晚上安排车送回岭西。瑞青,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要去单位上班了,其他的事情我来协调,你只需要做通家里的工作。另外,此事暂时保密。如果一切顺利,恐怕这几天就要出发,由杨秘书长负责去送你。”
铁瑞青很坚决地道:“请侯老师和杨秘书长放心,我一定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
杨柳和铁瑞青走后,侯卫东打了宁玥手机,简单汇报了情况,并将铁瑞青简历传真了过去。
宁玥却是没有过多的询问,很简短地说了句:“你选的人我放心,如果方便,后天就过来吧。”
得知了宁玥的态度,侯卫东直接和省银监局局长周鹏程通了电话。当年,侯卫东兼任省金融办主任期间,和周鹏程多有接触,临时抽调一个干部,理由自然多得是,周鹏程也乐得满口答应。
5月底,省两会开始。
等一切程序走完,最后一天,人大开始正式选举。有了党代会的圆满成功,人大的选举自然也是一帆风顺。
省委书记朱建国兼任了省人大主任,原人大主任宁缺改任第一副主任、正省级不变,乔志民则去掉了头上的代字,顺利当选岭西省省长。
潘辰栋当选常务副省长,李玲当选常委副省长,这是政府中除了省长以外,在党委班子中交叉任职的两位,也是今后省长乔志民最得力的两位干将。留任的还有一位副省长任同法,他的侄子任晓路是祝梅的丈夫,祝焱的乘龙快婿。而新当选的三位副省长,一位是原茂云市长、省长助理鲁军,另一位是党外副省长,新任岭西市长蒋玉楼居然真的玩了双保险,省会市长又加了副省长,至此,岭西省政府一正六副的格局形成了。
对于朱建国兼任省人大主任这样的安排,是源于中央的一项决策。
根据一项调查结果,当前,在发挥人大作用方面,最大的问题就是“权力失灵”。从理论上讲,人大执掌着国家最大最高的权力,“一府两院”不过是执行机构。但事实上却并不是这么回事,甚至反让人有一种倒过来的感觉。这里除了人大自身“不作为”因素外,更大的困扰是“难作为”。按照中央要求,“各级党委加强对人大工作的领导,最为重要的一条,就是正确处理加强党的领导与发挥人大作用的关系。”按照这个思路,省、市、县各级,除了在上级党委兼职的书记以外,同级党委书记原则上都要兼任人大主任。
倒是省两会前,曾宪刚匆匆给侯卫东来了个电话:“疯子,我弄了个省政协委员,这次也要去开会,到时候我去房间找你耍。”
侯卫东对此倒没有意外。几年前,曾宪刚就已经是岭西一个区的政协委员,他本人对此倒是无所谓,只是老婆宋致成颇为在意,背后花了钱,做了不少工作,终于进了省政协。昔日上青林一个普通的石匠、小山村村委会主任,经过黑白两道十多年的拼杀,从此也算进入了现代岭西的精英阶层。
侯卫东知道,省两会以后不久,省直厅级干部的调整就要开始,任林渡解决南部新区主任一事,由于已经和朱建国、陈曙光沟通过,应该不成问题,倒是应该抓紧和省委组织部沟通,把考察程序走完,争取和省直调整一并进行。
没想到的是,刚刚让张宏和陈曙光沟通好,考察组还没有到来,茂云却有人提出了异议。
更没料到的是,来找侯卫东的,是常务副市长李云。
“侯书记,我是你的老部下,对你的决策,我都是坚决贯彻执行,可是这任林渡,我认为可以再缓一缓。”
李云就任常务副市长以后,成为侯卫东的铁杆部下,并非他是没心没肺的人,而是副市长的身份决定了他必须服从于市委书记的强力权威之下,无论他这个副市长多么牛气十足,在市委书记面前那都得收敛起来。就那话,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就得给我卧着。
也正因为如此,侯卫东对李云给予了绝对信任,他分管的工作,没有极其特殊情况,侯卫东绝不过问。在任林渡的问题上,朱小勇虽然表示稍快了些,还是同意提拔,而任林渡这段时间一直靠在南部新区,却没有得到李云的认可,这反而让侯卫东很感兴趣。
“哦?李市长,别人有意见也就罢了,你有想法,我真没想到,说说看?”
李云虽是政府秘书长出身,经过南部新区主任和常务副市长岗位的锻炼,举手投足间,干练了许多,他坐在侯卫东办公桌的对面,扳着手指头,算账似的,道:“侯书记,你听我讲。”
“第一,上次朱书记来茂云,市委定了搞剪彩仪式,我无条件执行,但是你不知道,任林渡汇报的乙烯工程进度,并不准确,当时他才来南部新区几天,只是了解皮毛,剪彩仪式后,我们做了很大补救工作,乙烯才算投产,此事我曾经给杜书记提过反对意见。侯书记,你是最反对献礼工程的,不为别的,乙烯一年给财政几十个亿的贡献,一丝一毫也马虎不得啊。”
侯卫东点点头,表示认可李云的话。
李云接着道:“第二,乙烯投产以后,南部新区几个项目近期也要投产,这段时间,朱市长去了几次,一再督促加快进度,我有些想法,可是任林渡不仅不给朱市长说明情况,反而添油加醋。侯书记,把南部新区交给他,我不是很放心。”
侯卫东的眉头已经拧了几拧,任林渡在这方面的表现,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想到任林渡这些年的历程,暗道:“任林渡一路成长起来,几乎全是秘书岗位,包括信访办、驻京办在内,核心还是在领导周围打转,即便是一个乡镇,任林渡也没有主政过,这一点的确是他的短板。”
想到这里,他对李云道:“李市长,刚才你说的这些情况,有些我知道,有些我还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能在这个时候给我说这些,确实是从工作出发,从大局着想,这一点,我很欣赏。至于林渡的安排,省委已经基本同意,这无可更改,按照目前的局面,你还有什么其他建议?”
李云想了想,道:“侯书记,茂云这几年在你的治理下,各方面确实在发生大的改变,局面来之不易,作为您的老部下,我有责任尽自己的力量来维护,任秘书长人还是不错的,特长很突出,南部新区也需要这样一个组织协调能力强的人,我的意见,让任秘书长同时兼任南部新区所属柳泉街道办事处的党工委书记,这样责任重一些,对他有好处。”
南部新区是建在原来柳泉镇的驻地,划归南部新区以后,柳泉撤镇设办事处,主任书记都是高配了副处级,关键是,办事处还下辖了40多个行政村,这些村明面上是改了名称为社区,其实还是村的模式,由于居民全部是农民转过来,矛盾不少,是个标准的小社会。
侯卫东轻轻拍了拍桌子,道:“很好,就这么办,把柳泉办事处压给他,应该是很好的锻炼。”
李云走了以后,侯卫东曾经想单独和任林渡聊聊,后来一想,“这家伙也是在官场折腾了十多年,看到市委最终的安排,应该明白我的用意,如果连这一点也看不透,那只能说明还不够成熟。”
一周以后,省委组织部各路考察组陆续返回,朱建国终于开始了他上任省委书记以来的第一次微调干部,几个人选中,明显体现了朱系人马的痕迹,同时,也有了朱建国与乔志民博弈的结果。
其中,几个关键岗位上,原铁州市委副书记芶荣从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改任常务副部长,解决了正厅,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朱建国的铁杆,当年他把芶荣从铁州调上来,而钱国亮在任时,一直是平职安排芶荣,这次丁原离任后空出位置,终于将芶荣推了上来。
朱建国的秘书周林,顺利升任省委办公厅副主任,这是工作需要,也是和省委书记秘书配套的职位,通过自然没有阻力。
另一个关键岗位,省财政厅厅长由副厅长老年接任。对于这位年副厅长,侯卫东曾经打过交道,挺有官架子,本来在副厅长中排名末尾,没有根底。他并不是朱建国的人选,却正因为没有后台,而让乔志民故意提上来,也算是临时培植的嫡系吧。
茂云市政府秘书长任林渡,历经十多年的酸甜苦辣,终于也修成正果,成了副厅级干部。
公示期间,任林渡几次动了念头,想到侯卫东宿舍单独见个面,终觉有些太过势利。他当然明白,自己跟随侯卫东多年,从副处、正处到副厅,无一不是侯卫东运作的结果,尽管朱小勇也曾暗示过要给他解决,但是,上次党代会以后,朱小勇对他有意见,他是清楚的,只是他毕竟任着政府秘书长,对市长有意见也只能咽在肚里。
这中间,他倒是单独和杨柳见了面,二人也是一阵感慨。同一年的公招生,都是受益于同一个人的运作,尽管二人也都步入了厅级行列,可是从心里对侯卫东的佩服,还是无法用言语简单表达的。
二人从1993年谈起,一直谈到现在。杨柳的眼光很是毒辣,很快发现了两人成长的轨迹竟然非常相似,更关键的,都没有在一个地方或部门主政的经历,从这一点上,她倒是有些羡慕任林渡,道:“林渡,侯书记虽然也是秘书出身,但是从益杨开始,就主政新管会,后来更是做过县委书记、副市长,你我则是一直从事服务工作,现在你走向了正规,从这一点上说,你的发展才刚刚开始。”
在这一点上,任林渡却也有所认识,却有些不以为然:“杨柳,道理虽然如此,但是你我十多年,一直在领导身边,光看猪跑也能学会不少本事,我就不信做不好这南部新区主任。”
杨柳从益杨小小的新管会中,吸取的经验教训不少,道:“林渡,我可提醒你,千万不要大意,在领导身边和主政一方,完全是两个概念,南部新区是今年茂云经济的重要增长点,也是侯书记最看重的地方,稍有不慎,出了问题,你也知道侯卫东的脾气,到时候恐怕不好收场。”
任林渡虽然嘴上答应着,心里并没有特别在意。
随着任林渡的提拔,政府秘书长一职空了出来,加上之前一直由人大副主任郑良荣兼任的财政局长,和其他几个市直部门,侯卫东知道,这些也该解决了。
至于人选方面,很显然,没有特殊情况,政府秘书长可以让胥明堂接上,朱小勇对他也认可。但是,对于财政局长人选,虽然也是由政府分管,侯卫东却不想太放手,毕竟两个都是要害岗位,作为市委书记,拿出一个给市长还能解释,两个岗位都由市长说了算,显然不利于维护市委书记的权威。
侯卫东一直在琢磨:“谁能胜任财政局长呢?”
他两次做秘书,都和财政局长打交道很多,想了半天,突然想起来周昌全顺势让季海洋担任财政局长的做法,眼前一亮:“事实证明,老领导当时这步棋很妙,我何不效仿一下?”
当年,沙州财政局长孔正义被双规,为了避免市长刘兵安排自己的人,黄子堤揣摩周昌全的心态,提出了由益杨县长季海洋接任的建议,周昌全顺势采纳,在常委会上强势投票通过,从而将财政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侯卫东开始在现任县区长中寻找合适人选,南浦区长景伟的名字跃然纸上。
不错,景伟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由于年龄原因,他上位区委书记存在一定变数,通过财政局长的平台,解决副市级不是什么难事。更关键的是,他在处理琳达集团朱小琳的问题上,旗帜鲜明,由他掌控财政局,恰恰是对朱小勇最大的制约。
至于由谁来接任景伟,侯卫东的目光很快锁定了茂云市委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曹杰,这个曹胖子兢兢业业,也该下去锻炼锻炼了。
一切不出侯卫东所料,在随后召开的市委常委会上,人事问题进行得异常顺利,朱小勇为了确保胥明堂上位政府秘书长,不得不同意景伟的安排,加上侯卫东在政府一些非关键部门的安排上,适当照顾了朱小勇提出的人选,常委会开得从未有过的轻松。
倒是会后任林渡看到自己的任命中,又多了一个柳泉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职务,不禁暗道:“同是公招生,侯卫东自不必说,连杨柳也能有很强的预感,难道我真的落伍了吗?”
6月上旬,省委办公厅发来通知,省委书记朱建国要亲自率团赴欧洲招商,虽然成员以各地市市长为主,朱建国却坚持要亲自担任团长。不管怎么说,他做了省委书记,经济发展还是要摆到第一位,作为他这一任上第一次出国扫商,亲自出马也在情理之中,只是乔志民的风头恐怕要稍微向后一点了。
省委书记一去就是20多天,这段时间,没有极其特殊的情况,省里一般不会再召集市委书记开会,侯卫东思来想去,便想进一步搞清西陆东湘的情况,正要给晏春平打电话过问矿业调研的进展,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孟军却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侯书记,财政局出了点事情。”
三天以后,宁玥打回电话,这次却光明正大地用了红色话机:“卫东,小铁人不错,我很满意,已经由部里办公厅正式通知岭西省委组织部,按正常调动办理手续,多谢了。”
直到此时,侯卫东才大大地松了口气。就这样,一个大山深处走出来的女孩子,一夜之间成为了中织部副部长的秘书,今后的路,到底是阳光大道,还是充满曲折,恐怕只有岁月来检验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