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73章 秘书人选(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话说当晚的生日宴会结束以后,侯卫东夫妻各奔东西,其余几家也是各有心事。
从陈曙光的角度说,他和朱建国的确没有过多的私交。给蒙豪放做秘书时,与时任省委副书记的朱建国打交道不可谓不多,但也只能说工作上配合不错。不过,靠着长期在省委书记身边的积淀,虽然几年副省长更多的是政府的工作,对于组织部长的岗位,他并不陌生。
减少副书记职数以后,组织部长的岗位显得异常重要,没有了分管干部的副书记,干部问题组织部长直接面对书记,他当然清楚自己在省委书记朱建国手上的份量。
岭西的局面,朱建国将止于此任,而省长乔志民却潜力无限,蒸蒸日上。从这个角度说,至少目前一个时期,他并不担心朱建国与乔志民之间的配合,但是,两个大佬,一个为了自己退休后的保障,一个为了日后掌权的顺利,在用人肯定会有一番博弈,这是显而易见的事。
因此,陈曙光本意并不想太明显地表现出亲近哪一方,包括今天晚上的饭局,也是朱建国秘书周林打了电话。
对于饭桌上的几个人物,陈曙光自然也有自己的认识和理解。
在他看来,杨森林未来的风头未必就能盖过侯卫东,所谓水至清则无鱼,杨森林与朱建国的关系太近、太直接,如果没有过硬的政绩,这反而会成为一种羁绊,让朱建国在杨森林的使用问题上患得患失。遗憾的是,朱建国对此很清楚,而杨森林似乎却过于依赖这层关系。
至于侯卫东,这家伙方方面面都能扯上线,只要自己不出问题,上来是早晚的事。
对于和亲密的伙伴朱小勇之间的把握,多少和朱建国与杨森林的关系有些类似,扶持他上位市委书记恐怕不是什么难事,再往上,省委书记的秘书和女婿,恐怕甘蔗没有两头甜了。
杨森林夫妇回到家,两口子靠在床头,也是一番品头论足。
杨森林率先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老婆,今年的生日宴,与往年味道很不同啊。”
胡静与杨森林的结合,其实挺偶然。
她是部队高干出身,父亲在担任西南军区副司令员以前,曾经多年担任岭西省军区司令员,对岭西有极深的感情。胡静军校毕业以后,自然安排进了岭西省军区工作,那时朱建国刚到省里做了组织部长,每年年底拥军走访,自然和胡副司令员熟悉,说起女儿的终身,朱建国灵机一动,介绍了还在沙州市政府锻炼的杨森林,胡副司令员大为满意,这门闲事居然成了。
这胡静生在军营,长在军营,从记事起,看到和认识的都是“两毛”以上的军官,虽然本人品行极为端正,眼界也变得越来越高。杨森林在基层锻炼期间,包括做了市长,她极少出席丈夫的公务场合,这些地方上的处级和副厅级干部,也入不了她的视线。
对于打扑克、打麻将之类的俗事,胡静绝不参与。
听到杨森林的话,胡静淡淡地道:“有什么不同?不就是朱伯伯过个生日么?”
“我指的不是这个,连续几年了,范围都挺小,今年朱伯伯做了省委书记,范围稍大些也能理解,但是今年的范围也太大了些吧?”在胡静面前,杨森林一向比较小心,倒不是怕老婆,而是老婆的见识实在是比他要高明。
胡静往上拉了拉被角,道:“不就是多了张小佳和陈曙光一家吗?有什么大惊小怪。张小佳如今也是副厅干部,朱伯伯叫上张小佳,目的不是让他们夫妻团圆,而是让张小佳以后配合好你的工作,至于陈曙光一家,肯定也是朱伯伯主动叫上的,他现在在省里权威并不是很高,这你都不懂么?”
所谓当局者迷,杨森林小事清楚,大事有时糊涂,这一点,胡静已经多次表示过不满。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丈夫,从心底深处,胡静是绝对维护杨森林的前程,包括在外人面前,胡静绝不说丈夫的一句不是,处处维护杨森林的形象,这也是她的修养所在。
杨森林陪着小心道:“我也想到了这一层,只是感觉一下这么多人参加,有些不适应。”
胡静多少有些生气,道:“森林,不是我说你,这方面你真是小肚鸡肠,你那点小心思,多用到正地方行不行?不就是几个和你职务差不多的干部吗?不就是感觉他们争了你的宠吗?省委书记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杨森林讨个没趣,不再说话。
张小佳与方红线的麻将局,没有摆到家里,而将战场放到了一个专业的棋牌室。
来到约定的地点,小佳乐了,此处原来离自己在岭西的房子非常近,而且两人约好就是回这个家休息,无论几点打完麻将,回家很方便,也省了侯卫东的车子来回跑。
她和侯卫东目前在岭西有三套房产,一套是小两口自行购置的,另两套是刘光芬生病期间,分别以刘光芬和陈庆蓉的名义,在省人民医院附近购买的。当然,还有一套她不知道的岭西小屋。
今晚的麻友中,除了小佳和方红线,另两位却是方红线在省银监会的朋友。
方红线过去在省人民银行工作,本身就是公务员身份,这次随陈曙光荣归故里,回来到了省银监会工作,目前也是一名处级干部。
四人都是这个行当的老手,本身层次又高,出手都是不凡,虽然彩头不小,由于都是高手,输赢也算差不多,张小佳算来赢面还略大一些。
打了几圈,一个牌友突然家中有事,说是回去处理一下再回来,牌局也就进入中场休息,小佳和方红线聊了一会,想起自己的家也在附近,就想回去一趟。
晚上的饭局中,朱建国提到的精工集团一事,小佳仍然没有忘记,就想回家问问侯卫东。
几分钟的时间回了家,侯卫东却不在,小佳很奇怪,暗道:“分手的时候,就说直接回家,没说要出去啊。”
她并没有想其它,以为侯卫东又和陈曙光出去活动,就拿起家里的固定电话,拨了侯卫东手机:“老公,你怎么没回来啊,在哪儿呢?”
电话的另一端,侯卫东确实有些紧张,看到自己家中的固定电话号码,他瞬间有了主意,便尽量屏住呼吸,用朦胧的口吻道:“我在家啊,你做什么,刚睡着被你吵醒。”
小佳反问道:“什么在家,没看到我用家里的电话吗?”
“我在省医院这边。”
小佳又问:“不是说好了回咱们家,你怎么跑到老人家里去了?”
省人民医院的两处房产,因为两边老人并不常住,也没有装固定电话,侯卫东心里有底,有些生气地道:“小佳,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在街上走了走,觉得离这边近,就过来了,刚睡着被你吵醒,我明天还有工作,你打麻将还有理了,搞什么嘛!”
听侯卫东如此说,又加上方红线的电话打过来,小佳也没多想,便匆忙说了句“对不起,老公”,返回了棋牌室。
精工集团顶楼,侯卫东一骨碌坐起来,道:“李晶,我得回去。”
李晶在旁边早已听明白了电话的内容,没等侯卫东说,此时已经将衣服穿得差不多,道:“卫东,你放心,我绝不会影响你的家庭,走吧,我送你。”
侯卫东歉然道:“晶,对不起。”
李晶道:“别说对不起,一切是我自愿,今晚你能来,我已经很满足了。”
话虽如此说,等把侯卫东送走,再回到床上躺下时,李晶的眼泪还是止不住流了下来。
侯卫东回到省人民医院附近的房子,简单做了些收拾,也不管时间,拿起手机给楚飞发了短信,便草草睡下了。
第二天早晨,侯卫东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起来锻炼身体,直到张小佳打完麻将回来,时间已经是八点多。
小佳仍想问问精工集团的事,看到侯卫东一身疲倦的样子时,冲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一个人在厨房默默地煮面条。
毕竟是昨天晚上做了亏心事,侯卫东起床后看到了小佳的背影,暗道:“论夫妻,小佳绝对比李晶和郭兰要强很多,这些年来,尽管怀疑这怀疑那,可是总体对我始终保持信任,也没有采取极端的行动,其实以我做的这些事,虽然也比较小心,漏洞却也不少,真要用心查,说不定早就暴发了战争。”
他一身健壮的肌肉,只穿了内裤,走到厨房,从背后抱住了小佳。
亲吻了脖颈,抚摸着前胸,小佳很快有了反应,道:“别闹好不好,面条要糊了。”
“糊就糊吧,一会儿我请你出去吃豆花。”
“那可不行,一会儿还要和杨书记会合,要坐他的车回铁州呢。”
侯卫东不依不饶:“那就不吃了,我先吃你。”
张小佳顺势关了火,道:“面条也差不多了。”说着,转过身来,主动亲吻侯卫东的身体,从上到下,一直到关键部位。
这个局面,让侯卫东瞬间想起了当年两人第一次见小佳父母的场景。那一次,陈庆蓉态度极其恶劣,小佳不管父母就在客厅,在自己的房间内,用手和嘴帮侯卫东解决了问题,从那以后,二人还极少再用这种方式。
侯卫东的反应越来越强烈,小佳的呼吸也加重起来。他一把将小佳转了180度,有些粗暴地脱了小佳的衣服,从后面开始了动作,二人竟也达到了极致。
打扫完战场,二人匆匆吃面条,侯卫东不想把给宁玥选秘书的事告诉张小佳,随口问道:“方红线有何变化?”
“没什么变化,哦,对了,她这次回来,没去省人行,去了省银监会。”
方红线本来就对物质很有追求,早在侯卫东担任沙州农机水电局长期间,就曾经插手过工程,在这个金融市场极其发达的年代,银监会的收入比人行不知高过多少倍,侯卫东倒也理解陈曙光的安排,不过听小佳说起银监会,侯卫东心里一动。
小佳看看表,道:“坏了,约好在高速入口和杨书记见面,来不及了。”
侯卫东一乐:“没问题,韩明在楼下等着呢,让他送你。”
小佳笑逐颜开,过来亲了一口,拎着包蹬蹬下了楼。
回到茂云,又是一天忙忙碌碌,到了晚上,李晶主动打来电话:“卫东,公司这边的事处理差不多了,我想回去,孩子在家我不放心。”
侯卫东知道李晶的性格,也不阻拦,只是嘱咐路上注意安全。
李晶又道:“卫东,昨天晚上你说的事,我突然想起一个人选。”
“谁?”
“祝梅。”
侯卫东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凭直觉,他感觉不太合适,道:“祝书记的女儿给宁部长做秘书,这……”
李晶道:“我平时和祝梅交流很多,她现在团省委,别看她过去的经历,其实她对从政并不反对,而且,目前做得很好。再说了,谁也没有规定领导的女儿不能做秘书吧?”
侯卫东也知道,祝梅的年龄、职务、性格、能力,的确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可是,他总感觉哪里不得劲,这不是来自祝焱反对还是同意,而是来自祝梅本身。
李晶却道出了侯卫东的心病:“我知道,你是担心祝梅知道咱们的事,以后会有麻烦,以我对祝梅的了解,应该不会的。”
话虽如此说,可侯卫东还是怪怪的感觉,也许是无法把那个聪慧的聋哑女孩和部长秘书画上等号?或者,另有一种力量在阻止?
侯卫东想不清楚。
见李晶挺坚决,侯卫东最后道:“那好吧,本来也要给宁部长至少推荐两人以上,祝梅就作为一个人选吧,另一个人选我再想想。不过,你与祝梅接触频繁,在没有确定之前,千万不要透露任何风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