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72章 秘书人选(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这一次,李晶老老实实地在精工集团顶楼的家里。
回国几天以来,公司业务繁忙自不必多说,单就东湘一事就让她很伤脑筋。依李晶的性格,绝不会屈服于任何人,可是涂仁杰、张木山时时打着那个人的旗号,她又无法证实,而这个人却掌握着她和侯卫东的秘密,为了爱人的前程,她不得不屈服。
由于这个缘故,这几天心情便一直郁郁寡欢,晚上和儿子通个电话,视频聊上一阵,就很想睡觉。
正睡得迷迷糊糊时,一阵手机铃声把她吵醒,看到是侯卫东的电话,瞬间清醒过来,也不顾身上穿得极少,一下坐起来,惊喜地道:“猴子,我在集团,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事吗?”
侯卫东知道,小佳与方红线一伙资深麻友,这一次聚在一起,不打个昏天地暗是结束不了的,一咬牙,道:“我在岭西,现在想过去。”
李晶像一只小狗一样,几乎是嗷地一声,道:“臭猴子,快来!”
听到李晶如此反应,侯卫东没有犹豫,打了出租直奔精工集团。
离精工集团大门还有几百米距离,侯卫东远远看到了路边的红色宝马,车灯闪了闪,侯卫东迅速上了车,李晶妩媚的笑脸如鲜花般呈现在眼前。
侯卫东看了一眼,李晶只穿着一件睡裙,凭感觉,她上身绝对没有穿内衣,启动汽车的刹那,侯卫东甚至看到了衣缝中雪白的胸脯。
汽车刚接近总部,大门就徐徐打开,一个生面孔的保安满脸堆笑,将汽车迎了进来,随手关好了大门。
宝马在院里绕了一圈,停在了集团楼后,未等熄火,李晶蛇一般缠过来,嘴唇死死地堵住了侯卫东,全然不顾半敞开的前胸和掀起的睡裙下沿。侯卫东一只手自然地扶住李晶大腿根,居然连内裤也没穿,手掌所触之处,已然湿淋淋一片。
“孙猴子,我爱死你了。”好半天,李晶才腾出嘴来说了一句。
侯卫东也早已斗志昂扬,道:“白骨精,你不会又没收拾家吧?”
李晶白了侯卫东一眼,道:“臭猴子,就那一次,让你赶上了,走,上楼!”
二人下了车,侯卫东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大门,李晶一只手裹着睡裙,另一只手里的遥控器嗤地一声,墙壁上一扇暗门应声而开,穿过一条小走廊,赫然便是直通楼顶的电梯。
侯卫东有些奇怪:“以前好像不是这么走啊?”
李晶道:“我让他们临时开的,腾出两间办公室改了走廊,正好直通电梯。”
李晶说的轻描淡写,侯卫东回头看了看,工程量并不小,不过对于精工这样的专业公司,倒也不算什么难事。
而实际上,李晶亲自给吴兴彬下了死命令,“一天之内,必须干完,早晨开工,晚上我要从这里回家!”
她自然清楚,侯卫东说不定哪天要过年,绝不能让刘坤的事情发生第二次。果然,暗门刚修好一天,侯卫东就来了电话。
进了电梯,李晶再次偎了过来,道:“猴子,为了安全,我让人修了这道暗门,这下你放心了吧。”
侯卫东确实佩服李晶在这方面的能力,道:“你这白骨精,隐藏可够深的,恐怕真孙悟空在世,也发现不了。”
李晶格格笑着,道:“什么真的假的,我心里只有一个猴子,你就是我的克星。”
二人进了屋,李晶转身张开双臂,像个孩子一样,一下扑到侯卫东怀里。
侯卫东正要说话,李晶一下用手堵住侯卫东的嘴,道:“什么都不要说,你从哪里来,和谁在一起,我都不管,现在你在我身边,就够了。猴子,快要我!”
未等走到床边,李晶的睡裙已经脱落,一番大战,她前胸红彤彤一片,双手死死抓住床单,久久不松开。
这一次,侯卫东似乎也耗尽了体力,二人并没有马上洗浴,李晶像只小猫一样,温顺地躺在侯卫东怀里。
过了一会,侯卫东道:“白骨精,你怎么这么厉害,我这孙猴子真要降不住你了。”
李晶身上的红润褪了些,脸贴着侯卫东的胸膛,道:“猴子,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爱你不够,在你面前,我是没有任何伪装的白骨精。”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刚才你想说什么,说吧。”
侯卫东想了想,也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想起宁玥的电话,道:“沙州原来的宁玥书记,你认识吧?”
李晶顺口道:“认识啊,她不是先到了岭西市,又去北京了吗?”
侯卫东便将选秘书一事说了。
李晶问道:“你现在有人选吗?什么条件?”
侯卫东摇了摇头,道:“宁部长看似没提什么条件,实则要求很高,关键是,给她选秘书,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李晶开起了玩笑:“臭猴子,你整天身边美女如云,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了?”
侯卫东在李晶背上轻轻拍了一下,道:“别胡说,就是因为平时接触的女性太少了,所以选不出来。考虑了几个,都不合适。”
李晶对此事倒是很感兴趣,歪着头问道:“说说看,都有谁,我帮你参谋参谋。”
刚才在来精工集团的路上,侯卫东已经将可能的人选过了一遍,他本不想给李晶说这些,如果是郭兰,他肯定主动要求郭兰一起选,李晶不在官场,看人的标准自然歪七歪八。
侯卫东道:“这个人选,人品要好,不能有负担,级别也不能太高,最高不能超过正处,当然,还要符合秘书的所有业务要求。”
“我从沙州到茂云,再到省里,甚至想到了益杨、成津,以及茂云的县区,竟然没有找到一个,哪怕有杨柳三分之一特点的女性。”
李晶见过杨柳,确实不一般,尤其在给女领导做秘书这件事上,岗位匹配度很高。
她继续问道:“你不是说找了几个吗?说说看。”
侯卫东道:“几个人中,我首先想到的是现任沙州岭西招商局副局长郑红梅,对了,有一次进山你应该见过,她做过沙州驻京办主任,宁部长了解她,关键是她在北京熟悉,这对宁部长应该有帮助。”
李晶却未置可否,“还有呢?”
“再就是我的前秘书晏春平的爱人春天,她从成津县委招待所服务员干起,经过交通学校学习,现在是省交通厅正式干部。”
李晶点点头,“这个人选有些靠谱。”
侯卫东叹口气,道:“可是她孩子太小,根本离不开。”
李晶很干脆地道:“那就算了,我带过孩子,知道孩子小时,母亲牵挂的那种滋味。”
侯卫东又道:“还有一个人选,沙州统战部的谷枝,这是个苦命的孩子,她原来在成津县委办,后来调到了沙州统战部,她的优点是比春天起点高,参加工作就在县委办。”
李晶又问了谷枝的年龄相貌,很郑重其事道:“这倒是个不错的人选。”
侯卫东刮了一下李晶的鼻子,笑道:“白骨精,你要搞清楚,这是给堂堂中织部副部长选秘书,可不是给董事长选,你这么正式做什么?”
侯卫东从来没有对李晶做过这样的动作,那一瞬间,李晶幸福得有些晕眩,而侯卫东却莫名有些伤感,只有对郭兰,他才会发自内心的做些爱人间的小动作。
李晶将身体向侯卫东靠了靠,道:“我对选秘书没有兴趣,可是能帮丑丑爸爸做点事,却是无限欢喜。”
侯卫东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又道:“说来,这个谷枝和你还有间接的渊源。”
李晶奇怪地问道:“我不认识这个什么谷枝啊。”
侯卫东解释道:“我在成津时,有一次祝梅要去大山里写生,从接待到陪同写生,一直到送走祝梅,都是这个谷枝负责,我很满意。”
曾经帮助过祝梅,让李晶对谷枝的印象分直线上升,她有些兴奋地道:“那就谷枝吧,我同意。”
这一次,侯卫东是自然地又刮了李晶鼻子,道:“你同意有啥子用,我还没说完呢。这个谷枝,后来和沙州市政府的刘坤谈朋友,两人结了婚又离了。”
李晶猛然一愣,冷冷地问道:“哪个刘坤?是黄子堤的秘书?”
侯卫东点点头。
李晶情绪突然失落下来,断然道:“不行!绝对不行!”
侯卫东反而有些奇怪,道:“刘坤是刘坤,谷枝是谷枝,两人品行天上地下,又离了婚,为什么不行?”
李晶意识到自己的冲动,道:“我觉得不合适,就算本人再优秀,可是传出来,宁部长秘书前夫,给大贪官做过秘书,总是不好听。”
李晶如绕口令一般说得如此准确,侯卫东大为佩服,道:“白骨精啊白骨精,你有一套啊。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部长秘书的前夫,曾经给大贪官做过秘书,更何况他自己还不干净。”
侯卫东对于刘坤的概念,还停留在岭西夜市那个穷困潦倒的印象上,而李晶对于这个假扮黎士申的刘坤,却完全是另外一番心情。与他沾边的任何人和事,她绝对不会容忍。
李晶问道:“就这些?还有吗?”
侯卫东无奈地道:“我能想到的,大概就这几个人了,其他的更不合适。”
其实,他心里还想到过几个人选,甚至想到了沙州商委酷似郭兰的武艺,以及省歌舞团的晏紫,终因感觉与理想的人选差别太大,直接放弃。
李晶最后也道:“就目前这几个人选,我认为都不合适,综合各方面条件,按说郑红梅应该还行。”
侯卫东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郑红梅唯一的问题是年龄略偏大。”
李晶白了侯卫东一眼,道:“怕不止这一个问题吧?”
“还有什么,你说?”
“她和朱小勇有一腿,这恐怕否认不了吧?她从驻京办回来,不回沙州安排,而是去了岭西,这也不正常吧?偏偏那时候岭西是宁玥做书记,没有宁玥的点头,谁能做主?况且,她从驻京办突然回来,这本身就不正常。”
侯卫东大为吃惊,道:“好你个李晶,我还真没发现,你有如此敏锐的观察能力,竟然说个八九不离十。”
李晶格格笑着,道:“这些年做生意,一方面是我自己注意保持和政府的关系,同时也很受张木山的影响,他对政府的事知道的更多,只是这些情况,过去没有和你交流过罢了。孙猴子,你想一想,自己的秘书作风上有问题,依宁玥的性格,能容忍吗?如果是你,你能接受吗?”
侯卫东想了想,恐怕自己也很难接受,除非这个秘书是后期出了问题,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有这样那样的毛病,那宁肯选一个能力稍差一些的,也不能因为秘书而导致风言风语。
两个人议论了半天,也没有什么结果。
侯卫东看看时间,已经接近午夜12点,在走与不走之间犹豫不定。上一次和郭兰一起过夜,虽然小佳那里没出问题,却由于关了手机,害得周昌全打了十几个电话,差一点耽误了第二天早晨的大事。这一次明知小佳她们要打通宵,可毕竟都在岭西,心里总觉得不是很踏实。
李晶看出了侯卫东的心思,她在这方面一向豁达,道:“你准备一下,回去吧,一会儿我送你。”
李晶如此说,侯卫东反而生出些歉意,他一横心,暗道:“除了小佳,今天晚上今天不会有什么紧急的公务,干脆就陪一陪李晶。”
他下了决定,道:“今晚我不走,明晨记得早一点叫我就行。”
李晶欢欣鼓舞。
两人洗漱完毕,刚刚回到床上,侯卫东的手机却响了,一看号码,却是岭西自己家里的座机电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