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71章 秘书人选(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敬完了蒙厚石,侯卫东和张小佳刚刚回到座位上,陈曙光和方红线却主动走了过来,慌得他俩赶紧转身站了起来。
“陈部长,失礼失礼,这杯我敬你和嫂子。”
陈曙光面带微笑,道:“卫东,我们是老感情,你我之间还用讲究这些?”
两家人碰了杯,小佳和方红线熟悉,二女已经是嘻嘻哈哈快搂在一起,只听到“几点在哪里,都有谁,不见不散”之类的悄悄话。
有了下午给朱建国的汇报,侯卫东对任林渡的事有了底,酒局之上再次面对陈曙光,他便直接将此事说破:“陈部长,茂云南部新区主任一直由常务副市长李云兼着,下一步我想把政府秘书长调过去。”
陈曙光连提拔对象的姓名也不问,很痛快地道:“卫东,你看中的人,我放心。等省委定下来调整时,你让张宏报上来就行。”二人又碰了一杯,陈曙光又道:“小勇这阵子如何?抽时间咱们三个弟兄也要聚聚。”
侯卫东道:“小勇市长这阵子很拼命,几个大项目同时在开工,够他忙活的。”
原以为陈曙光还要多说几句,没想到他却没有再顺着朱小勇的话题往下说,“卫东老弟,不为副省级的岭西市长所动,这一点着实让人佩服啊。”
这个问题,侯卫东早已放下,道:“哪里是我看不上,具体原因老兄比我清楚啊。”
陈曙光喝了酒,说话便直接了许多,笑道:“你的脾气我还不清楚?当年为了粟明俊的市委常委,你还三番五次做工作,如果你真想上位岭西市长,就绝对不会只把工作做到祝书记那里为止。”
二人对视一眼,都是心知肚明,哈哈一笑,回到各自座位。
刚坐下,朱建国秘书周林走了过来,脸上洋溢着笑容,道:“侯书记,张书记,小周敬两位领导。”
从陈曙光、赵东到周林,侯卫东从政以来已经见过三位省委书记秘书,三人的风格却是各不相同。陈曙光视野开阔、大气灵活,赵东思维缜密,表面随和,内心却有一股犟劲儿,而这位周林,没有明显的棱角和毛病,不显山不露水,也算得上是一个角儿。
在省委书记秘书面前,侯卫东的视角早已从仰视变成了平视,甚至是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握着周林的手,道:“周秘书,马上就是周主任了,提前祝贺啊,有机会到茂云,我一定舍命陪好老弟。”
这本身就是大哥对兄弟的口气了,周林很受用的同时,也没忘了自己的身份:“侯书记,张书记,两位都是我的领导,借您吉言,多谢了。茂云前几个月经济增幅一骑绝尘,铁州纪委连出经验,朱书记满意得很哪。”
三人也就喝了一杯。
看看时间差不多,蒙厚石与朱建国对视了一眼,端杯站起来作了总结,众人一杯同心酒,饭局也就结束了。出了静园,自然是先送朱建国一家和蒙厚石,又送走陈曙光夫妇和杨森林夫妇,等热闹散去,静园门口则只剩下侯卫东一家和蒋笑。
蒋笑对这位比自己年龄大的小叔子一直心存感激,便挽着小佳的胳膊,不停地道:“小佳,走,到我家去坐坐。”
张小佳好不容易从铁州回来一次,除了夫妻很想晚上亲热一番,另外还约了方红线打麻将,但是蒋笑毕竟是大嫂,也不好太拂她的面子,便眼巴巴地看着侯卫东。
侯卫东正要说话,却见蒋笑拿起手机,拨了几个号码,用命令的口气道:“你在家吗?赶快收拾一下,我和卫东、小佳一会儿到家。”显然,她是在给侯卫国发号施令。
蒋笑如此坚决,二人便不好再坚持,小佳悄悄给方红线发了短信,晚到一会儿。
到了大哥家里,虽然房间不大,却也还算温馨。侯卫国正在笨手笨脚地准备茶具,侄子已经睡觉,蒋笑嗔道:“就知道你的案子,别的啥也不会干,晚上你也不去,害得朱伯伯还专门问起你。”
侯卫国憨厚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又摸出茶叶,边冲热水边道:“我是刑警出身,不办案子办什么,有你代表去了还不行吗?”
侯卫东不好直接表扬大哥,小佳却很认真地道:“大哥,你也是半个官场人,如今像你这样,能如此洒脱的人,实在少之又少,搞不好,你越不想当官,帽子偏要落到你头上。”
侯卫国便冲侯卫东瞪眼:“小三,不是你又在朱书记面前乱讲了吧?”
侯卫东这才发了话,不由还竖起了大拇指:“领导干部做决策,风格有两类,一是举重若轻,二是举轻苦重;想成为领导的人也有两类风格,一是大智若愚,二是大愚若智。依我看,大哥,你是真正的大智若愚,你做事的风格,我就是想帮你说话也用不着,朱书记欣赏着呢。”
侯卫国这才有些认了真,道:“岭西市的情况我才刚刚算熟悉过来,莫不是又要离开吧?我们这些人,活干得多,命运却掌握在你们这些官员手里,不管去哪儿,反正有一条,我不离开公安。”
侯卫东半开玩笑:“大哥,如今你的身价已经超过了我,以后到底做什么,还真不好说。”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随即皱着眉头道:“大哥,你也太小气了吧,拿什么茶叶招待我,味道也太差了吧?”侯卫东是喝茶的大行家,长期专喝上青林的明前茶,对于大哥家里不明产地又放了几个月的茶叶,实在是有些咽不下去。
蒋笑在一旁道:“卫东,你别生气,我俩都不懂茶叶,尤其你大哥,还算爸爸一样,夏天喜欢拿大碗喝茶。”
侯卫东显出颇为内行的样子,指着茶叶道:“我这人,不吸烟,不贪财,唯独对茶叶情有独钟,每年上青林的老朋友都会给我捎来不少,也怪我,早该给大哥大嫂带些过来,呵呵。”
两家人近年来除了逢年过节,平时聚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而蒋笑之所以坚持让侯卫东两口子到家来坐坐,主要的原因还是要感谢侯卫东,同时她在出入境管理局工作,接触办理出国的人很多,悄悄托朋友给张小佳捎了一个包回来。
张小佳这些年始终在上层活动,接触的也是吴英、蒙宁、方红线等人,尽管大牌奢侈品见了不少,但是看到这款迪奥的玫红精致小包,还是爱不释手,两个女人很快叽叽喳喳围着包包的话题说个不停。
侯卫东心里一动,抽个机会,问道:“大嫂,省厅出入境管理局长林宪贵你熟悉吧?”
蒋笑道:“当然熟悉了,你怎么突然问起他?”
“没事,曾经有人说起过他,此人什么性格特点,为人如何?”侯卫东故意漫不经心。
“林局长平时到岭西市的时候也不多,倒是因为工作原因,有些接触。人挺威严的,据说他在省里方方面面关系挺多,路子很广,当然这些都是局里人平时的议论,具体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蒋笑的话基本证实了邓家春描述的意思,本来,按照朱建国的指示,茂云要保持稳定,侯卫东也是如此打算。但是,依他的脾气,有了问题必须要搞清楚,至于动不动人,只要占了主动,一切就有了退路。
四人正在说笑,小佳的手机想起来,她当然知道这是方红线在催,也不接,道:“大哥大嫂,我和卫东还有些事情,先走一步了,大嫂,谢谢你的包,我好喜欢。”
蒋笑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就不再挽留二人。
出了门,楚飞和韩明还在等候,侯卫东知道小佳今晚的麻将局,主动道:“是不是和方红线约好了?”
小佳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老公,没办法,红线姐约了好几次,今天又碰了面,我不去说不过去,今晚咱们住在岭西吧,我给杨书记说了,明天早晨搭他的车回铁州。”
二人在岭西有几套房,住宿实在不成问题,侯卫东也就答应了。
打发楚飞去找女朋友,又让韩明去送小佳,侯卫东一时不知去往何处,就动了和李晶联系的念头,刚打开专用手机准备联系,一条短信先飞了出来:“卫东,方便时请回电,宁玥。”
这个手机侯卫东平时并不经常开机,知道的人也极少,按说以宁玥现在的身份,红色保密机联系起来应该很方便,既然发到这个号上,肯定就是有私事。
侯卫东看看时间,是今天下午发的,又看了现在的时间,还不到十点,便直接给宁玥回了过去。
宁玥到中织部以后,省人民医院的老公还没有调来北京,一则夫妻二人关系一般,二来她的老公经常赴国外进修,调动的事并没有提上日程。而中织部办公厅却早早为这位强势的副部长准备好了一套三环以内的房子。
正在客厅泡脚、看电视的宁玥,被手机铃声吓了一跳,看到是侯卫东,接起来道:“卫东,你好大胆子啊,这么晚还敢打我手机,我到中织部这些天,晚上九点以后,还没有人敢给我打电话。”
“请宁部长恕罪。下午和晚上有事,没开手机,这才看到,我怕耽误事,所以就打了。”侯卫东并不想把晚上的活动内容透露出来。
宁玥却道:“你们男人除了喝酒就是喝酒,有时还喝迷糊酒。”
这话有些刺激了侯卫东,他想了想道:“今天晚上情况确实比较特殊,是朱书记过生日。”
听到这个理由,宁玥来了兴致,道:“方便说吗?都有哪些人参加,我帮你搞明白背后的故事。”
今天晚上,侯卫东的疑虑主要有两个,一是陈曙光的出席,二是杨森林爱人胡静的到场。听宁玥主动问起,侯卫东也不隐瞒,便说了经过。
宁玥沉吟了一会,道:“曙光的参加也在情理之中。老朱急于在常委中巩固权威,曙光是最具备团结条件,也是最容易拉拢的对象。”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胡静是西南军区副司令的女儿吧?老胡司令后来在北京退休,一直住在北京。”
侯卫东倒吸一口冷气。
目前国内只有七大军区,每个军区管辖着几个省的部队,其规格比地方的省级还要高。拿西南军区来说,掌管着岭西、岭南、川东、清江四省以及一个省级市的部队,副司令员可谓重权在握。
侯卫东有些疑惑,道:“杨森林有如此深的背景,怎么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宁玥如实答道:“这个情况我就不清楚了,只是听乔伯伯说过,他和胡司令也认识。”
“谢谢宁部长了,没及时回电话,请恕罪。对了,有什么吩咐,卫东愿效犬马之劳。”
“哼,看你回电话还算及时的份上,我也就不追究了。不过,如果是我的手下,几个小时不回,我这辈子也绝对不会再打他的电话,哼。”一前一后两个哼字,十足地显示了宁玥的霸气,看来这位女强人到了中织部,很快已是各方面风声水起。
侯卫东干脆顺着街道慢慢走了起来,随着宁玥的话,他也轻松下来:“宁部长,我现在可不是你管的干部,这一套我可不怕,呵呵。”
宁玥慢慢把脚从盆里抬起来,伸到沙发扶手上,这个姿势虽然不雅,却很舒服,她开心地笑了起来:“现在我管不了你的升迁,一句话却能决定你能否上来。你小子,等着吧,早晚有一天你得犯到我手里,到时候有你好看!”
侯卫东不敢再开玩笑,正色道:“宁部长,有何指示,请吩咐。”
宁玥这才道:“是有个半公半私的事情找你。我到了北京以后,部里提供了几个秘书人选,我悄悄考察了两个,都很不顺手,本想把杨柳调过来,可是她现在是副厅了,不好安排,我从岭西长大,从政以后只配了一个秘书,还是你推荐的,所以,这事你得负责到底。”
侯卫东明白了,宁玥这是还要从岭西选个秘书。他快速思考了一下,没有想到合适的人,还是很坚决地道:“请宁部长放心,既然领导如此看得起岭西,看得起我,如果连这事都办不好,这一辈子我也没资格让你管了。”
最后这句话,侯卫东内心的意思是说能否成为中管干部,但是,这话说出来时,多少带了些暧昧的味道,宁玥也倒没有特别讨厌的意思。
听到侯卫东的态度,宁玥还是挺高兴:“好吧,此事就交给你,一般情况下,部长们选秘书,还没有从外地选过,也正因为如此,我并没有通过公务电话和你联系,此事一定要保密,如果有合适的人选,要快;没有,也抓紧告诉我。”
“好的,宁部长,人选条件你什么要求?”
宁玥双脚已经晾干了,她干脆躺到沙发上,道:“人选条件你来把握就行,我用杨柳惯了,什么人都想按着杨柳的模式来,所以让我提条件更不好提,总之有几点,年轻,聪明,机灵,有没有官场经验无所谓,说不定没有更好,你知道我不愿意用循规蹈矩的人。”
放下电话,侯卫东脑子里便一直在岭西、茂云,沙州圈子寻找合适的人选。一时想不出所以然,干脆打了李晶电话:“你在岭西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