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70章 生日宴会(4)——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只见房间内已经坐了不少人。
除了蒙厚石和意料中的杨森林以外,其余的都是女人,正中一位气质非凡的女性,自然是朱建国的夫人,另外就是大嫂蒋笑。
让侯卫东吃惊的是,自己的老婆张小佳不仅在场,还正在和两个气质不俗的女人谈笑风声,一个居然是组织部长陈曙光的老婆方红线,另一个女人,侯卫东却根本不认识。
看到方红线,侯卫东心里咯噔一下:“她怎么会来?这也意味着晚上的活动陈曙光也要参加,这就有些奇怪了,他是蒙豪放的秘书出身,尽管朱建国与蒙豪放关系不错,应该不至于到蒙厚石、杨森林这种程度吧?”
他又想到:“怪不得下午在陈曙光办公室,从头至尾,陈曙光没有一丝表示晚上坐坐的意思,原来是深藏不露,早已知道了晚上的活动。如果真是如此,那自己给谁汇报工作,他也应该一清二楚。都是老油条了,一般人还会点到为止,只字不提,全靠意会,这才是最高境界啊。”
当然,这只是瞬间的反应,他明面上依然气定神闲。
侯卫东率先冲着年长妇人过去,道:“刘阿姨好,祝朱书记生日快乐,全家幸福,我是茂云小侯,侯卫东。”
朱建国夫人是岭西大学教授出身,智商、能力,以及高官家庭的长期熏陶,一举一动透着高贵和威严,微笑道:“小侯做了市委书记,往我家跑的少了,老朱多次提起你,阿姨也很想你啊。”
这个层面的人张嘴说话,字字句句都包含着丰富的信息,杨森林不觉微微一怔。不过,他虽比侯卫东任书记晚,如今却是省会以外第一大市市委书记,今天又自认为是朱建国最亲近的人,自然把自己放到半个主人的地位。
他第一个站起来,道:“看看,这是谁来了?我们茂云的老大啊。”
侯卫东放下蛋糕,与杨森林握了手,又走到蒙厚石身旁,毕恭毕敬地道:“蒙,蒙叔好,我来晚了。”与蒙厚石多日不见,这一声蒙说虽然叫出了口,终觉有些生疏。
打过招呼,侯卫东转身对小佳道:“你怎么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小佳正要说话,杨森林抢过来,道:“卫东书记,你别介意,我是接了朱伯伯的命令,拉了小佳书记过来,故意不告诉你的。”接着,他一转身,对着一位女子道:“小胡,这就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茂云市委书记侯卫东,全省最年轻的正厅。”又对侯卫东道:“这是我家那位,小胡,胡静。”
侯卫东连忙道:“是嫂子啊,失敬失敬。”他和杨森林不可谓不熟悉,对其家人却从未接触过,此时才算正式地看了一眼杨森林夫人,却是一位个子不高、容貌端庄、五官精致的女人,除了略为丰满以外,竟和杨柳有几分神似,第一印象不错。
杨森林夫人嫣然一笑,道:“常听森林说起侯书记,对您佩服得很,您是老书记,多关照森林啊。”说话语音平和,态度不卑不亢,竟是极有水平。
侯卫东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为老书记,一时有些不适应,小佳在一旁笑道:“胡姐,杨书记年轻有为,加上你这大军官内助,他才是前途无量啊。”
胡静一身便装,仔细观察,果然有些军人气质。
蒙厚石看着眼前一干子侄辈精英,笑容慈祥起来,道:“卫东,森林,还有曙光,你们现在各自主政一方,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再过几年,放眼岭西,舍我其谁?”
他又指指几个女人,道:“小佳,红线,胡师长,还有笑笑,你们巾帼不让须眉,也不差啊,哈哈,只有我老头子闲云野鹤,被时代抛弃喽。”
侯卫东暗道:“杨森林的夫人也就40冒头,居然是现役师长,这不太可能吧?”
胡静接过话头,道:“蒙叔叔,我是现役不假,哪里是什么师长,不过是个高工而已。”
侯卫东明白过来,杨森林夫人肯定是部队的技术干部。
茂云军分区政委老梁是市委常委,二人关系不错,每年都有部分团职干部,转业前高套成技术级,提高工资标准。但是不管怎么说,一个年轻女人,在部队上混到副师待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部队现行体制中,干部可以从两个渠道向上走。
一是行政模式,从排长连长营长,到团长师长军长,分别对应地方的办事员科员科级,和处级厅级省级。
二是技术模式,从最低的14级开始对应排长,13、12对应连级,11、10对应营级,9、8对应团级,7、6对应师级,而5、4则对应军级,当然,还可以再往上,一直到技术1级,那在全军也属凤毛麟角了。
如,中科院院士,获得国家科技奖的军人孙家栋,现在就是专业技术一级。空政老艺术家阎肃,则为技术一级,文职特级,工资级别和上将相当。
众人正在说话的功夫,房门开处,朱建国精神矍铄地走了进来,身后赫然便是陈曙光以及提着包的周林。
主角到场,这生日宴就有了灵魂。
酒过三巡,朱建国端了一杯酒,道:“今天承蒙各位有心了,我和老刘敬各位一杯,老蒙,你少喝,让这些小字辈全干了。”
众人干了杯,朱建国又道:“今天有几个生面孔,我要重点介绍一下。”
他指了指陈曙光夫妇,道:“曙光这次回岭西任职,我很高兴。蒙书记专门给我打电话,让我当自己孩子,你任职这段时间,组织部各项工作井井有条,省委很满意。用不了几年,”他的手在几人面前画了个圈,“用不了几年,你们都要主政一方,承担组织赋予的更重使命。所以,干部问题交给你,我放心。”
陈曙光反应很快,用手悄悄扯了一下方红线,举杯站起来道:“谢谢朱书记信任,我和红线敬您和刘阿姨一杯,祝您身体健康!”
朱建国呷了一小口,手又指向了张小佳,道:“小佳同志是铁州干部的保护伞,这段时间你们狠抓干部预警机制的做法,刘兵同志把材料转过来了,很不错嘛!”
当年,侯卫东第一次见到省委书记蒙豪放以后,张小佳曾经吃惊而自豪了好几天,如今,她作为地市班子成员,与现任省委书记一起吃饭,已是挥洒自如。
她的姿态得体而大方,说话也从容不迫:“朱书记,铁州做法完全是杨书记的思路,我们只是抓好落实。创新意识不强,这是我的缺点,为此,侯卫东多次批评我。”
张小佳的话,至少表达出三层意思:一,铁州纪委的确做出了一些成绩;二,成绩的取得,功劳主要是杨森林;三,适时引出了自己的老公,让省委书记借机肯定老公。
侯卫东当然明白老婆的心意,顺势端起酒杯,道:“朱书记,谢谢您对我和小佳的关心,我俩敬您和刘阿姨一杯。”
朱建国依然是呷了一小口,脸上的笑容却更加慈祥了,望着依然站立的侯卫东和张小佳,道:“卫东,记住我下午给你说过的话,保持稳定,发展经济,建好新农村,这不仅是我的要求,也是省委对茂云的期望。”
侯卫东这才点头坐下。
个人想法变为省委决策,只有省委书记才有这个权力,而朱建国的第一句话,更是向众人表明,下午,省委书记接见了侯卫东。
听到朱建国的话,在场诸人多多少少有些吃惊。陈曙光下午与侯卫东见了面,算是证实了自己的判断。杨森林却莫名生出此许醋意,侯卫东如此强劲的势头,让他时时刻刻感到巨大的压力。倒是沙州师爷蒙厚石,不时用手抚摸略带胡须的下巴,微微点头的同时又保持着清醒:“侯卫东算是出道了,这阵子连续几个风头出来,赚足了人气,下步该适当收敛一些才好,等一会敬酒时要提醒一下他。”
朱建国却意犹未尽,又道:“卫东,不管怎么说,茂云是二产大市,在项目上绝对不能放松,要多发展像步步高和精工集团这样的民族企业,为岭西发展做更大贡献,否则,我这个省委书记向上也交不了差哟。”
听到精工集团几个字,张小佳不由看了侯卫东一眼,见他目不转睛地聆听朱建国讲话,虽然心里又泛起些酸意,可是这样的场合,她也没有办法发作。
侯卫东自然也听到了朱建国的话,对于张小佳瞥过来的眼神,他看得清清楚楚,却竭力表现出异常镇静的模样,心里暗道:“看来被省委书记盯上也是一把双刃剑,这时不常地挂在嘴边,未必是什么好事。”
朱建国这时转向了蒋笑,道:“笑笑,不是让你两口子都来吗?怎么还是你自己?”
蒋笑不在官场,在心里将朱建国和蒙厚石真正看作长辈,在朱建国面前,她很是放松,笑嘻嘻地道:“朱伯伯,我那位心里除了案子,哪有我?我给他说了几次,他都说有案子确实走不开,还说他不喜欢喝酒,怕扫了您的兴。朱伯伯,我敬您一杯,也代表卫国了,祝您全家健康长寿。”
这一次,朱建国却是罕见地干了。
所谓无官一身清,又所谓当局者迷,此话果然不假。蒋笑一番随心所欲的话,不仅让在场众人大为佩服,连朱建国都觉得,这侯卫国还真是把好手。
除了秘书周林,朱建国几乎将众人点了一遍,杨森林明知朱建国是碍于自己的特殊身份,故意不点自己,脸上总是感觉有些挂不住。
总算朱建国又发了话,道:“森林,小胡,尤其是小胡,这些年支持森林工作,背后付出不少,是个好内助。”
杨森林终于抓住机会,与老婆胡静一起敬了一杯。
朱建国这一圈点评下来,自己心满意足,而在座众人也知道,再不互相敬几杯,恐怕酒局很快要结束了。就像约好了一样,酒桌上除了朱建国和夫人,其余诸位几乎是同时端起了酒杯指向了要敬酒的一方。
这一轮是陈曙光夫妇向蒙厚石敬酒,而侯卫东很知趣地向杨森林举起了杯子。
两口子走到杨森林身边,侯卫东道:“森林兄,这杯我敬你和嫂子,也感谢你对小佳的关照。”侯卫东并不多见地用了这个称呼,在这样的场合,却显得非常恰如其分。
杨森林和胡静也站了起来,杨森林脸色已是微红,笑着道:“那我也叫一声卫东老弟啦,多谢多谢,小佳同志工作上是把好手,绝对没有问题,铁州干部现在见了她,比见了我还尊敬哪。”
小佳的脸上一红,忙过去挽了胡静,悄悄道:“嫂子,一会儿咱们单独活动活动,你有时间吗?”
这样的场合,小佳的麻将瘾早已按捺不住,如果不是顾及今天的场合和自己现在的身份,恐怕早已大呼小叫了,此刻,有方红线和蒋笑在,便想拉着胡静一起打几圈。
没想到,胡静却连什么活动也不问,很平静地道:“小佳书记,谢谢美意,一会儿我确实有事,不好意思了。”
两家人喝了酒,侯卫东冲大嫂蒋笑和小佳使个眼色,走到蒙厚石面前,道:“蒙叔,我们三人,代表侯家全体,给您敬酒了。”
蒙厚石呵呵笑着,先与三人碰了杯,又转身面对侯卫东,小声道:“卫东,后生可畏啊,刚才听了朱书记的评价,茂云工作很得省委器重,不错。你的事我也听说了不少,朱书记刚才强调茂云工作要保持稳定,你个人遇事也一定要沉着,冲动是魔鬼,这是真理。”
侯卫东很感激,这一番话,不是当作自己人,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心里却暗道:“朱书记和蒙厚石都反复强调稳定,难道是听说了西陆东湘的事情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