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69章 生日宴会(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陈曙光率先发话:“卫东书记,来办事?”
侯卫东也不矫情,道:“有点事情,不过现在是去找你,你看,我按的是10楼。”
陈曙光哈哈笑着,道:“走,到我办公室。”
到省委组织部,侯卫东并不陌生。祝焱任组织部长时,侯卫东多次汇报工作,不过那时,他每一次来组织部,从来也没有因为工作的原因,而纯粹是看望老领导。实实在在地讲,侯卫东在省委组织部没有多少熟人,更没有眼线,曾经的部下杜兵下去转了一圈,回到省纪委做了处长,祝焱自不必说,另一个熟悉的朋友,常务副部长丁原也随祝焱到岭西市任了市委副书记。
可以说,这是祝焱离开省委组织部以后,侯卫东第一次再到十楼。
其实,到了市委书记这个层面,与省委组织部长因公很少接触,尽管双方级别差了半格,但就干部的升迁来说,市委书记的力度却不比省委组织部长差多少。这其中,关键问题是,市委书记可以给省委书记直接推荐干部,而省委组织部长在关键岗位干部的使用上,只有执行的份儿。
从这个角度上讲,市委书记来访,即使没有私人关系,作为省委组织部长也不敢怠慢。
当然,对于侯卫东和陈曙光来说,除了工作关系,还有一定的私人感情基础,尽管这个基础还谈不上多么牢固。
但是陈曙光与一般意义上的组织部长又不同,他本身省委书记秘书出身,眼界极高,从未在基层吃过苦,在省委机关一溜烟到了副厅,仅仅在交通厅长岗位上简单过渡了一下,一出手就是清江的副省长,转身回来就是省委常委,在官场也算是一朵奇葩了。
当然,这样的升迁也是有利有弊,对于一名副省级的官员来说,缺少基层历练,总是一种缺憾。
但是,从陈曙光的角度看侯卫东,却带着深深的欣赏甚至是佩服,这个与自己成长经历几乎完全相反的家伙,不能不说也是一个奇迹。想当初,第一次见面时还是一个小小的沙州农机水电局长,现在却是雄居一方的市委书记,还差一点上位省会的市长。相较于好朋友朱小勇来说,二人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
陈曙光用的还是原来祝焱的办公室,只不过摆设和物品上了不止一个档次,侯卫东一瞥之间,即发现了这一点,暗道:“对物质的追求,陈曙光要比祝焱强烈得多,今后和他交往,必须要注意这一点,至少,沙州印象餐馆之类的,绝对不能请陈曙光过去。”
到了省委组织部长办公室,就不能再等着对方开口了,侯卫东有些郑重地道:“陈部长,你的接风酒我一直欠着,何时给个机会?”
陈曙光并未坐在办公桌后,而是和侯卫东面对面坐在沙发上,这个分寸拿捏得还是很准,看到侯卫东的表情,他笑着道:“卫东书记,我们是老朋友,哪里讲究这个,茂云经验不少,开完两会,我准备下去跑跑。”
侯卫东认真地邀请:“那好啊,欢迎陈部长第一站到茂云检查指导工作!”
陈曙光连连摆手,“侯大书记,你饶了我吧,朱书记第一站去了茂云,十几个市委书记眼珠子现在还红着哪,我再第一个去茂云,他们还不吃了我?”
侯卫东半开玩笑道:“谁敢对省委组织部长不敬,不想混了?回头我让张宏专程来请你。”
陈曙光从包里拿出一摞材料,翻了翻,拿出茂云的汇报,道:“侯书记,你还别说,就两会准备情况来看,还真是你们茂云比较充分。”
侯卫东曾经看过这些材料,心里有数,嘴上却道:“两会是全省政治生活的大事,谁也不敢马虎,茂云也只是认真贯彻了陈部长的指示,没有什么可炫耀的。”
陈曙光初任组织部长,一方面情况不是很熟,同时还不算太老到,这个时候稍微有些突出,便很容易留下好印象,因此,对于茂云出色的准备工作,他还是有些赞不绝口:“张宏在会上原原本本地转达了你的指示,部里几个领导都很认可。”
听陈曙光说起省委组织部几个副部长,侯卫东瞬间想起已经到岭西市任职的常务副部长丁原,也同时想起了邓家春说过的,当年审批李建林出国的事情,他顺着陈曙光的话头,问了一句:“丁部长也是老领导了,这次到岭西市任副书记,组织部出干部啊,现在是哪位部长接他啊?”
陈曙光反应也很快:“常务是要上正厅的,目前几个副部长能力资历都不错,谁接班我可说了不算,那得省委常委会定。”
他巧妙地回答了侯卫东,顺势将话题转到侯卫东身上:“卫东书记,两会以后地市肯定微调,你不会是来找朱书记要官吧?”
嘴里和陈曙光打着哈哈,侯卫东暗道:“陈曙光有多年省委书记秘书底子,说话果然滴水不漏,做组织部长是块好料。”
说话间,二人手机同时响起来,陈曙光拿起手机,侯卫东却拿着手机开到外间。
侯卫东这边,是省委书记秘书周林的电话:“侯书记,朱书记马上回到办公室,请抓紧过来吧。”
陈曙光那边,却是老婆方红线的电话:“老公,晚上我非参加不可吗?我约了人打麻将的。”
“你开什么玩笑?什么麻将能比这事更重要?晚上必须参加,而且要非常正式,还不能空手。”
方红线无奈地道:“你做了这组织部长,还不如副省长来的轻闲,好吧,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二人再度站在一起时,都有些微笑。
侯卫东告辞,道:“陈部长,不好意思,我有个小事,要先走一会了。”
陈曙光也不挽留,在这座大楼里,对地市发号施令的人和部门不少,但是能直接接见市委书记的人却没有几个,仅有的不外乎省委书记、副书记和他自己,既然侯卫东很坚决地从自己这里走,他当然明白要去见谁,因此,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握着手道:“小佳书记在铁州干得不错,几位领导对她评价都很高,红线多次要吵着打麻将,还要到铁州去看她呢。”
侯卫东顺水推舟,道:“让嫂子挂念了,小佳也是赶上了机会,不然她那两下子怎么会撑起这么重要的岗位,倒是嫂子水平能力出众,该做行长了吧?”
二人再次哈哈一笑,分了手。
朱建国的办公室在九楼,这一次侯卫东没坐电梯,而是直接从楼梯走了下来,拐进楼道,周林已经在电梯口等候,看到侯卫东从楼上下来,周林虽然明白他去了哪里,却不清楚侯卫东和陈曙光的交情,暗道:“这个侯卫东真是个人物,陈曙光刚刚回到岭西,他就搭上了关系。”
想到这里,周林更加不敢怠慢:“侯书记,请跟我来。”
进了朱建国办公室,一看就知道朱建国是才参加了正式接待活动,虽然只是5月份,脱下外套后,白色短袖衬衣和领带都十分整洁,侯卫东到时,朱建国一边招呼入座,一边解开衬衣上端纽扣,取下了领带,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把领带紧紧系在脖子上的确不是个滋味。
“卫东,来来来,坐。”
侯卫东市委书记身份,加上此前自己的把戏已经被识破,他干脆说了实话:“朱书记生日快乐!晚上我要自罚三杯,给您谢罪。”
朱建国笑着道:“我这个年龄了,哪里有心思过生日,每年都是老蒙鼓捣这些事,我也不好推辞,你何罪之有啊?”
侯卫东脸上略微有些发红,道:“一来这些年您过生日时,没有蒙叔的指示,我不敢造次,二来,前几天您去茂云时,正好我过生日,就想着今年争取当面给您祝贺,所以选了今天汇报工作。”
他把话说开了,朱建国反而呵呵笑了,道:“嗯,卫东诚实,不错。不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下午找我,应该不会空手吧?”
侯卫东踏实下来,恢复了市委书记的风采,从包里将材料拿了出来,道:“不瞒书记说,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新农村建设的问题,有些心得,写了个东西,想请您审阅。”
朱建国平静地道:“哦?我看看。”说着接过材料,顺手戴上花镜,认真看了起来。
大约十多分钟,朱建国看完一遍,又将材料翻到其中一页,道:“不错,这篇东西有些内容,新农村建设的确是今年省委的重头戏之一,这次我和乔省长下去调研,事先也做过沟通,新农村建设如何搞,也是调研内容之一。”
侯卫东长出一口气,暗道:“材料主体内容没有偏差,这是最重要的,否则,那就是倒扣分了。”
“朱书记,建设新农村,茂云尤为迫切。”接着,他脱开稿子,将心中所思一五一十地给朱建国做了全面汇报。
朱建国不住地点头,道:“中央提出新农村建设问题,是高屋建瓴,是百年大计,这项工作岭西必须走在前面,省委已经责成有关部门起草具体实施意见,两会上,也要作为重要议题,提请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献计献策,至于茂云的情况,我看了以后,有些印象,但总的感觉,城乡差别还很大,任务还很艰巨,你们还要继续大胆地探索,积累经验,力争在局部县区取得突破。”
这就是省委书记关于这项工作的最新指示了,侯卫东自然记得非常牢固。
朱建国又道:“这项工作刚刚起步,涉及面又广,先不要急于造舆论,我的意见,茂云要沉下心,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大力推进新农村建设,当然,更要保持社会的稳定,没有稳定,新农村建设就失去了前提。”
侯卫东的心中瞬间想到了茂云东湘的局面,朱建国稳字当头的指示,更加促使他在处理东湘问题采取的态度和既定的几项原则。
“请朱书记放心,茂云一定会按照您的指示,把这项工作落实好。”
谈话进行到这个程度,似乎也该结束了,朱建国却有些随意地道:“卫东,你过来有一会儿了吧?”
在省委书记面前,一切隐瞒都是自讨苦吃,侯卫东老老实实地道:“朱书记,我刚才在陈部长那里坐了一会。”
朱建国点点头,道:“卫东,马上要召开两会了,党代会期间茂云做得很好,两会也要继续保持,虽然选举任务比党代会轻,但也不可掉以轻心,一旦两会人选与省委意图有变化,将直接影响后续的人事调整。”
侯卫东立即表态:“请朱书记放心,这一点茂云绝对没有问题。”
他想着陈曙光的话,又挂着任林渡的事情,就想着怎么样才能说出来,听到朱建国说到人事问题,便道:“朱书记,地市个别的位置省委有何考虑?”
朱建国哦了一声,问道:“地市班子都是刚刚换届完毕,省委确实没有调整的意思。”对于省委书记来说,一个开发区主任,确实入不了他的法眼。
侯卫东和盘托出了任林渡的情况:“朱书记,现任茂云市政府秘书长任林渡,和我是同一年的公招生,也是从基层干起,又在驻京办做过主任,各方面素质不错,现在正好协助常务副市长李云抓南部新区的工作,我想让他把这一块顶起来。”
朱建国视察时,参加乙烯工程剪彩仪式,对南部新区和任林渡有些印象,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特别的表示。而侯卫东却是闻弦歌而知雅意,这一声嗯,至少意味着省委书记没有特别反对的意见,而这,就足够了。
从朱建国办公室里出来,侯卫东并没有直接去静园,而是去蛋糕店取了蛋糕。进入静园,里面便传来女人开心的笑声,听声音,绝对不止两位,至少三位甚至更多。
推开门看到里面的人时,侯卫东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