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68章 生日宴会(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王总编,不瞒你说,建设一支落实新农村政策的干部队伍,茂云早就开始了探索,首批干部还是老领导祝焱书记在时选派的,去年茂云选派了第二批100名挂职干部,绝大多数到村任职,今年我们选派的第三批干部已经在村里工作了一段时间。”
王辉突然想起来,的确有这么回事,当时他听说此事后,专程安排段英采写了长篇报道,发在省报头版,时任省委书记的钱国亮作了指示,后来经记者段穿林的内参,中央领导还作了专门批示。
“老弟,这个好!政策制定以后,干部是决定因素。茂云有如此深厚的农村挂职干部工作基础,这必将在新农村建设中发挥极大的作用,也是这篇文章的重要支撑点。”
得到了王辉的认可,侯卫东心里有了底,他又道:“王总编,此次撰文我不想采取以往的办法,在报纸上发表,而是想成稿后直接向朱书记汇报。”
十多年的历练,侯卫东已经是堂堂市委书记,这个时候,再靠从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引起领导注意,一则时效性差,二则与身份也不符了。
王辉自然明白这里面的道道,他沉吟了一下,道:“卫东,你的思路是对的,我能帮你做什么?总不至于让老哥我再给你从头写吧?”
侯卫东哈哈一笑,道:“当然,以老兄如今副总编的身份,我也用不起啊。这样,我让市委政研室先拿个初稿,你来加工润色如何?只不过,时间紧张,我让政研室连夜起草,明天一早交给你,争取下午给我,如何?”
王辉点点头,道:“那没问题。”
二人正要分手,王辉突然发了句感慨:“说实在的,老弟,如今我年龄不饶人了,如果是以前,我会完整地将稿子拿出来,这些年,确实有些力不从心了,再加上段英不在,新上来的几个还不入手,压力不小啊。”
听王辉说到段英,侯卫东很平静,也知道他陪朱建国去沙州视察,说不定和段英见了面,便道:“段英是老兄一手带起来的,听说如今在副市长岗位上干得如鱼得水,这是老兄的功劳啊。”
王辉很有成就感,道:“前两天到沙州,我抽空和段英见了面,她虽然没有全程参与朱书记视察,但是沙州报上来的文字素材,质量很高,一看就有段英修改的内容,她的手笔我熟悉得很。”
对于段英和侯卫东,王辉并没有过多的想法,虽然他和侯卫东接触不少,但是与侯卫东的家人并没有什么交集,唯一的一次,吃饭时碰上,他还把郭兰错认成张小佳。
那一次吃饭,侯卫东也在场,听到王辉的话,暗道:“这次也算万幸。朱建国和乔志民分了工,由乔志民到铁州调研,否则,王辉与真实的张小佳碰了面,难免不生出想法。”
其实,侯卫东鼓捣这样一篇稿子,也可以将任务完整明白地布置给茂云市委政研室,估计曹胖子也能写出一些模样。
而侯卫东考虑更多的是,王辉刚刚全程陪同了朱建国视察,对朱建国所到之处的发言,掌握得更全面。二来,能否得到省委书记的肯定还是未知数,侯卫东还不想太声张。
带着楚飞回到茂云,刚到十点,杨柳已经拿着材料在宿舍门外等候。
侯卫东很惊诧杨柳的办事效率,进屋后,他粗粗地翻看了一遍,整体思路居然和设想的基本吻合,他很是高兴,道:“秘书长辛苦了,材料总体不错,我晚上再修改一下就可以了,你把电子版给楚飞。”
杨柳如释重负,心情也轻松下来,道:“侯书记,政研室的同志还在办公室等候,这样,我带楚飞过去把电子版拷过来。”她见侯卫东喝了不少酒,先安排楚飞去泡了茶,又亲自到卫生间放好了洗澡的热水,随后二人出了门。
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侯卫东对杨柳的贴心很是满意,暗道:“当年益杨十名公招生中,多数奋战在官场,经过十多年的打拼,自己和杨柳一个正厅,一个副厅,应该是排名靠前了。”
想到杨柳,又想到同在茂云的公招生任林渡,“林渡工作也算敬业了,尤其是快嘴的毛病改了不少,如果有机会,应该考虑考虑他了。”
由于杨柳的把关,侯卫东只是在挂职干部的篇幅增加些内容,其它地方略作修改,一篇7000字左右的稿子也就成型了。
楚飞回来以后,侯卫东安排道:“你先把内容修改好,我给你个邮箱,你发过去。”
楚飞有随身携带笔记本电脑的习惯,平时特别喜欢随时记录心得,当即打开电脑,边修改,边悄悄另存了一份,以备闲来时仔细阅读,了解老板的思维动向。
说起来,对于秘书来说,这是违规的,但是由于科技的发达,人类进入了数码时代,文字、声音、图像,在电脑中都是一个个呆头呆脑的数字文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想当年,祝焱为了考察新任秘书侯卫东,还特意在笔记本上做了小手脚,许久以后,侯卫东才偶然得知此事,仍然大受刺激,当然,这种把戏现在已经很难再复制了。
第二天就是省委书记朱建国的生日,一大早,大哥侯卫国再次打来电话:“小三,你嫂子让我再提醒你一次,几天前蒙叔已经将静园那边安排好了,朱书记今天晚上正好也有时间,你可不要忘了。”
侯卫东有些温暖,道:“放心吧,大哥,谢谢你和大嫂,对了,这段时间忙,妈妈那里一直没有联系,你打过电话吗?”
侯卫国道:“就你忙,难道我不忙吗?不过我是老大,不像你这么没心没肺,我打过电话了,妈妈一切都好,还让我和小英尽量少给你添乱,都是妈的孩子,偏心吧?”
亲哥俩之间的对话,洋溢着浓浓的骨肉深情,两人仿佛都扔掉了各自的身份。说到二姐侯小英,侯卫东问道:“二姐现在什么情况,好久没有联系了。”
侯卫国的声音突然有些严肃起来,道:“小英和何勇的生意是越来越大了,我听她说,现在他们的进出口业务量很大,产值几乎接近以前的沙州绢纺厂了,只是房地产业务做得不好,两块相抵,略有盈余吧。”
侯卫东知道二姐的脾气,两口子都是一个秉性,拼命赚钱,尤其是姐夫何勇,胆子大,善于打些政策的擦边球,更敢打着他的旗号,偏偏二姐也不反对,让侯卫东有时候很无奈。包括成立这个房地产公司,当初侯卫东并不同意,可还是拗不过二姐。
“大哥,你要提醒他们,一定要按政策来,光明正大做生意,否则,将来吃亏事小,真有事谁也不好话。”
“行了,小三,我会告诉他们的,就这样了,我还有案子。”
到了办公室刚坐下,组织部长张宏走了进来。“侯书记,下午省委组织部要召开调度会,这是我市参加省两会的准备情况汇报,请您审阅。”
省两会即将于下旬召开,虽然也要对政府和人大、政协换届,但是与党委班子换届比起来,份量显得轻了许多,更多的是走程序,所以前期准备工作一直由组织部和人大在筹备。
看了材料,一切都是按部就班,规规矩矩,没什么问题,侯卫东嘱咐道:“张部长,曙光部长刚来,这是他主持的第一项大活动,虽然程序多,但政策性强,不容马虎,茂云可以不出经验,但是绝不能出问题!”
张宏答应着,认真记录下市委书记的指示。
接近12点,岭西日报副总编王辉打来电话:“卫东老弟,稿子我看了,基础不错,我改了一遍,现在已经发回邮箱了。”
楚飞打开邮箱,将稿子下载以后,他顺手打开,一看题目,吓了一跳:“初稿的题目仅仅是茂云几项工作情况介绍,现在居然是关于茂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探索与思考,好大的题目,老板绝不是给一般领导汇报。”
快速地打印了一稿,送给侯卫东以后,他则趴在电脑上细细地看起来,内容翔实,分析到位,观点新颖,看着看着竟入了迷,直到侯卫东敲了下桌子,才从稿子中清醒过来。
他立即红了脸,道:“侯书记,不好意思,稿子太精彩了,您有什么吩咐?”
侯卫东不动声色:“我改了几个字,你添上去,再打印三份出来。”
楚飞噼里啪啦干起来的同时,侯卫东打了朱建国秘书周林电话:“周处长,我是茂云侯卫东,下午想给朱书记汇报工作,不知是否方便?”
正常情况下,即使市委书记面见省委书记,也要提前几天预约,侯卫东当然清楚这个规矩,虽然昨天晚上拿到了政研室的初稿,心里毕竟没有底,直到王辉修改的稿子传过来,他才彻底放了心,趁着楚飞修改稿子的间隙,这才开始联系。
当然,前提是他已经有了底,得知朱建国出席晚上的生日宴会,下午在办公室的概率还是比较大。
果然,周林回了话:“朱书记下午要先出去一下,大概五点钟回办公室,朱书记让你准时过来,给你半个小时。”
侯卫东松了口气,道:“谢谢周秘书,何时喝你的喜酒,一定要告诉我。”
周林也知道自己的副厅用不了多长时间,面对这个党代会期间的另类市委书记,他清楚朱建国对他的欣赏,便实实在在地道:“谢谢侯书记关心,一有消息,我一定第一时间向您汇报。”
接下来周林的一句话,却让侯卫东有些汗颜:“侯书记,朱书记还让我告诉你,晚上不要安排活动,随他一起吃饭。”
放下电话,侯卫东当即有些脸红,暗道:“这些小把戏,在省委书记面前怎会过关?”又想到自己这几天的表现,心里很是后悔:“我还是过不了名利关,在上青林时见了县长马有财、市人大主任高志远激动,那还有情可原,现在为了省委书记一顿生日饭,还动这些心思,实在不应该。做到市委书记了,还不能堂堂正正,以后绝不能如此。”
可是省委书记已经发了话,不管以后如何,今天晚上是不能回避了。
又想到和王辉准备的材料,更加有些踌躇:“把戏已经被识破,耍把戏的道具还有何用?”琢磨了半天,还是把材料装到了包里。
放下了包袱,反而轻松了许多。又想起上午张宏的汇报:“干脆早过去一会,争取和陈曙光见一面。”
这一段时间以来,侯卫东一直在想着任林渡的事情,尽管朱小勇并没有正式提过任林渡的问题,但是他清楚,任林渡是自己同时代的公招生,又是他一手挖过来的人,朱小勇早晚会动任林渡,与其被动地等待,不如主动给他安置一个合适的位置,毕竟这些年任林渡成熟多了。
考虑来考虑去,眼下茂云也只有一个副厅级的南部新区主任可以安排,但是建委、经委等几个部门的一把手也在盯着这个位置。
本来,这样的岗位,组织部长基本可以拍板,但是,陈曙光回来以后,二人还没有私下见过面,倒是老婆张小佳和方红线通了几次电话,约好找机会逛街打麻将。
依侯卫东对陈曙光的了解,现在贸然提干部问题,恐怕不会有什么结果,只能见机行事。
下午,在去岭西的路上,听着四兄弟的音乐,想着楚飞私自拷贝文件的事,侯卫东便想敲打敲打他,不为别的,总有一天,楚飞也要离开自己,晏春平的小聪明差点害了他,这些毛病不能在楚飞身上重现。
他尽量保持语气的舒缓和正常,道:“小楚,把音乐关掉,还有小韩,我给你们讲个真实的事情。”
说完,侯卫东便把当年祝焱的考验说了一遍。
韩明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不停地点头,楚飞早已满脸通红,小声道:“侯书记,我知道错了。”
侯卫东也没有客气,道:“那你说说,错在哪里啊?”
楚飞低着头,道:“我不该私留文件备份,更不该未经允许,打开文件看。”
侯卫东语气严肃了些,道:“小楚,严格来说,你只说对了一半。”
“我是茂云市委书记,严格来说,我的一切都是秘密,当然,这是相对而言。你是我的秘书,情况又不同。对于这些普通文件材料,你有义务替我整理好,但是在没有得到许可以前,你无权私自拷贝。如果是密级文件,你连看的念头都不能有,明白吗?”
楚飞跟了侯卫东几年,还没有如此被训,早已紧张的不敢说话,只是和韩明一样不停点头。
侯卫东又道:“你聪明好学,又喜欢写点东西,这些都很好。将来无论做什么,我希望能保持这些好习惯,同时改掉小毛病,真正成熟起来。”
楚飞眼泪都想出来,道:“侯书记,我确实认识到错误了,请您放心,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
身边人,话说到,也就罢了。
4点,到了岭西。
侯卫东并没有急于去省委,而是去了岭西最好的蛋糕店,专门定做了一个精美的蛋糕,之后,才和朱建国秘书取得了联系,便准备到省委组织部。
省委书记过生日,总要准备点生日礼物,但是这个礼物却着实让侯卫东犯了难,如果单从经济角度,别说10万,就是30万、50万,侯卫东现在还能拿得出来,但是他从来也没有想过那样做,至于准备其它的礼物,实在是不好捉摸,准备一个蛋糕,也许就是最佳的选择了。
岭西省委办公楼接近20层,其中省委领导及办公厅在九楼,而组织部在十楼。侯卫东坐了电梯一路上行,路过九楼,电梯门却打开了,一个气宇轩昂的汉子走了进来,正是组织部长陈曙光。
“陈部长!”
“侯书记!”
两双手在电梯里握到了一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