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67章 生日宴会(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晚上,侯卫东盛情招待了邓家春,回到房间以后,打了李晶电话:“李晶,调查的事有进展吗?”
李晶格格笑着,道:“卫东,我让人反复查了,当时酒店外确实有个清洁工睡着了,你怀疑的那个人,头一天晚上还在公司加班,然后他们出去喝酒,喝醉了就一起睡了,有人作证。”
侯卫东虽然仍旧有些不相信,但是他知道李晶在这件事上不敢马虎,见她说得又坚决,也就罢了。又问道:“晶,你这次回来,要待些日子吗?”
李晶就压低了声音,道:“我准备呆几天再走,不过时间也不长。孙猴子,我又想你了,晚上你还能来吗?”
茂云岭西的来回折腾,侯卫东一方面精力受不了,另外也确实有公务,道:“孙悟空的本事也就是三打白骨精,他是神仙我是人,你想累死我啊。”
其实李晶也就是撒撒娇,声音更加温柔了:“老公,知道你辛苦,休息休息吧,我把总部的家收拾好,过几天来这里。”
侯卫东答应着,暗想:“李晶许久回来一次,多陪陪她也是应该的,何况她是小丑丑们的妈妈。”
晚上,侯卫东罕见地有些失眠,黎明前才多少睡了一会,甚至早晨都是楚飞叫醒了他。
一晚上,他脑海里祝焱、张木山、李晶反复出现,东湘、西陆在眼前来回晃荡。偶尔睡着一会,也是噩梦不断,噩梦的最后居然是东湘老县委书记涂仁杰,只见他一改平时的沉默,面目狰狞,五官扭曲,恶狠狠地指着侯卫东大骂,奇怪的是,最后好像是李晶把老涂拉开了。
王齐的办事效率很高。第二天,政法委书记李俊拿着一份材料来找侯卫东。
“侯书记,公安局搞了作风建设年,效果不错,我想把这项活动推广一下,在政法系统都搞起来,请您指示。”
侯卫东不动声色,道:“作风建设,对政法系统尤其重要,此事我没有意见,你牵头就行了。”
他拿过材料,郑重地在领导批示栏画了圈,李俊满面春风地走了。
经过了一夜思考,侯卫东已经将眼前的局面基本理清楚。很显然,目前的情况与当年闻李截然不同,闻李背后直接连着血案,西陆东湘的核心是经济利益之争。
至于应对之策,表面上该有的动静还是要有,但是总体保持稳妥,是他的首要原则。
目前,合同的真伪已经不是问题,唯一让他有些困惑的是,老领导祝焱和此事的关系。当然,这种关系不外乎两种可能,一是直接授意,二是并不知情。或许,还有第三种可能,采矿权的问题终归是一枚炸弹,依祝焱的精于算计和谋略,他不会对此毫无防备,以他当时市委书记的高位,或许一句话、一个暗示,下边人就办妥了。
但是,侯卫东眼前时不时浮现曾经的一个场景,他还任市长时,一次到祝焱家里,偶遇张木山和李晶出来,侯卫东很奇怪李晶回国并没有第一个通知他,而目送张木山和李晶临走时,祝焱胸有成竹的笑容。
那个笑容,侯卫东太熟悉了,从他跟随祝焱做秘书开始,每当祝焱将一切谋定时,才会不经意间露出那样的笑容。
侯卫东思量再三,还是打了晏春平电话:“春平,东湘情况如何?”
晏春平正在基层调研,忙道:“侯书记,东湘目前还正常,有什么指示?”
这个时候,侯卫东也顾不上和他客气,直接命令道:“春平,给你一周时间,选几个得力的人员,将东湘登记的所有采矿公司秘密调查一遍,越详细越好,形成报告,直接给我。记住,一定要在秘密状态!”
晏春平拿不准侯卫东的意思,还是答应着马上安排去了。
5月14日,后天就是省委书记朱建国的生日,自从大哥侯卫国离开茂云以后,侯卫东已经将这个日子牢牢的记在了心里,每天上班后,下意识地翻到日历牌。
随着日期的临近,侯卫东一直在琢磨找个什么理由到省委去,最好还能和朱建国见上面。
现在的问题是,虽然由蒙厚石牵头安排,以侯卫东市委书记身份,已经不能像当年任沙州副市长那样,再由蒙厚石来通知他。蒋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蒙厚石不会反对,但只能由他自己创造机会。
当然,市委书记想见省委书记,完全可以直接预约汇报工作,可是依侯卫东的个性,如果没有一点干货,那宁肯不去汇报。
侯卫东不禁想起自己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时,接到赵东电话,时任省委书记的钱国亮突然召见,他将自己关在办公室一中午,形成了三点看法,每个三点后面又有三个小点,三三一共九点。那一次不仅侯卫东紧张,就边当时的常务副省长周昌全都以为自己的工作出了问题。
在办公室转了几圈,没有想出什么好主意。下午上了班,随手拿起报纸来,突然想起过去一贯的做法,一拍脑袋,暗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我怎么忘了他!”
“是王总编吗?我是侯卫东,调研结束了吗?”
“是卫东书记,我今天下午刚刚回来,有何吩咐?”
省委书记这次视察就是四个市,侯卫东自然很清楚,唯一拿不准的,是第四天晚上能否回来。听王辉如此说,侯卫东放了心。
“王总编,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过去请老兄喝一杯。”
对于侯卫东的要求,王辉纵有100个心思想拒绝,却是一条也说不出口。侯卫东的脾气秉性,他实在是太了解了,他想办的事,千难万难也会想办法办成,否则,上青林的七千百姓也不会叫他侯疯子。
其实,跟随省委书记这一趟下来,王辉大开眼界。
过去他到地市,同样很受尊重,但是,那需要他在纷繁复杂的局势面前,准确做出正确的判断,还要替书记市长们总结出观点来。
和省委书记下去,完全变了样。耳边现成的都是省委书记的指示,他的任务只是将省委书记的指示和脑中的现实联系起来,有了骨头补充点血肉,对于这些常年泡新闻的专业记者来说,实在是太轻松了。
放下电话,侯卫东叫来楚飞:“通知杨秘书长和市委政研室曹主任过来一下。”
政研室的办公地点和市委办紧挨着,一会儿的功夫,杨柳和曹杰走了进来。
曹杰是市委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40多岁,矮矮胖胖,皮肤白净,侯卫东每次见到他,眼前总是浮现出青林镇副镇长晁胖子晁杰的身影,二人身材容貌极为相似,连姓名读音都类似,只是曹杰上海交大中文专业出身,写得一手好材料,除了为人略显生硬,倒也不失为中规中矩的政研室主任。
二人坐好后,侯卫东并未直接布置任务,而是随口问道:“曹主任,近期政研室在忙什么?”
看着眼前年轻英俊的市委书记,曹杰有些激动,规规矩矩地道:“侯书记,省委朱书记视察以后,近期我们主要是撰写连续的社论,如何贯彻落实朱书记视察茂云重要讲话精神,进一步推动茂云跨越发展。”
爬格子,一直是侯卫东的短板,虽然他跟随祝焱和周昌全以来,也尝试捉刀,总是感觉有劲使不出来,所以,在侯卫东的视野里,政研室的干部就始终入不了他的法眼,有了大任务,往往是通过市委办直接安排给政研室,他则极少将政研室主任直接叫到办公室来。
曹杰说的自然是茂云日报的社论,这些内容,侯卫东每天必看,很是熟悉,总体感觉质量还不错。
“曹主任,有个任务,尽快将茂云农村以及民生方面的措施、成效,包括存在的主要问题,下步打算等,抓紧形成材料,报给杨秘书长。”
曹杰飞快地在本子上记录着,一边琢磨侯卫东的意思,一边看杨柳。
杨柳明白曹杰的意思,担心吃不准,想让她进一步询问侯卫东。刚才听到侯卫东的安排,其实杨柳也有些意外,近期市委的中心工作是借省委书记视察,大力发展经济,现在突然提出来要这几方面的材料,她也搞不清楚。
但是,杨柳何等成熟老到,绝对不会让下属看出来这层意思,道:“请侯书记放心,我们一定尽快将材料准备出来,何时交给您?”
侯卫东道:“时间是紧了些,明天一早吧,当然,如果能在今天晚上拿出初稿,更好。”
杨柳没有犹豫,点点头,和曹杰一同离开了侯卫东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房间,杨柳快速查找近期中央和省出台的相关文件,突然看到前几天的常委会议纪要,在最后一行写着:“第二个议程,集体学习中央关于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意见”,顿时明白了侯卫东的用意,暗道:“所谓领先一步,棋高一着,中央文件刚刚下来,侯卫东就开始着手茂云这方面工作,这种超前意识真是令人佩服,看来自己也要加强这方面的锻炼。”
晚上,侯卫东和王辉照例在沙州印象餐馆见了面。
经过了多年的历练,王辉智慧大增,头发却更趋减少,甚至只有可怜的十几根,却顽强地保持着偏分的发型。
“侯书记,卫东老弟,这一次茂云可是光彩夺目啊。”
“王总编,说哪里话,茂云这点事,没有你妙笔生花,哪里值得一看啊。”
二人见面很是客气。
侯卫东的作风王辉很了解,想推进什么事,舆论先行,就道:“卫东老弟,这一次你又有什么新奇构思出来,说说吧。”
侯卫东道:“朱书记视察结束以后,我想结合贯彻朱书记指示精神,写点东西,就是内容一时拿不准,请老兄分析分析。”
眼前的侯卫东早就不是当年益杨新管会那个毛头小子,他说有些想法,肯定是琢磨了许多遍,王辉也不主动询问,静等侯卫东自己说出来。
“我想重点谈谈如何结合茂云实际,构建社会主义新农村。”
王辉大感意外,道:“老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朱书记重点肯定的茂云的工业项目,这可是二产的范畴啊,老弟你怎么一杆子捅到一产上来了?”
侯卫东喝了一口,道:“王总编,你说得没错,茂云经济今年的确要上新台阶,我们也具备了这个条件,但是,不知道你注意了没有,今年年初,中央下发了关于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文件以后,各地似乎并没有大的动作,据我了解,中央对此事看得很重。”
王辉在竭力回忆朱建国视察过程中,关于这方面的指示和信息,他随身还带着记录本,拿出来翻了翻,道:“好像在茂云视察结束时,朱书记简单谈了一点这个意思。”
“对,我的理解,朱书记应该对此事很关注,作为省委书记,他第一次下来,不可能表现的太明显,因为毕竟发展经济是第一位的,但是,他对新农村的关注绝对不亚于经济的发展,这是我的看法。”
王辉有些担心:“老弟,这个题目本身没有问题,只是有些超前。另外,这方面茂云还没有很好的经验,搞成夹生饭就不好了。”
侯卫东临来之前做了功课,道:“王总说得很有道理。新农村建设,是对农村进行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等方面的建设,最终实现把农村建设成为经济繁荣、设施完善、环境优美、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目标。”
“建设新农村,茂云尤其迫切。从茂云情况看,矿山发达,经济逐步好转,但是农村基础设施、污染问题,特别是文明和谐这方面,差距更大。”
王辉眼前一亮:“所以你在茂云推行了农村干部医疗保险?”
侯卫东微微一笑,道:“我哪里有未卜先知的本事,还是受上青林一位老友得病的启发,不过现在看,此事符合新农村要求,朱书记是肯定的。”
王辉也笑了:“卫东老弟,你不仅是猛将,还是福将,我随朱书记转了几个地市,到处都是GDP当道,这方面的工作茂云的确独此一家。”
王辉虽然是称赞茂云,侯卫东却听出了王辉话里另一层意思,左一句右一句随朱书记视察,显然,王辉对此引以为豪。
他暗道:“王辉多年副厅,虽然只是报社副厅级,毕竟也是正儿八经省管干部,现在被省委书记欣赏,下一步正式步入官场也未可知。以王辉的眼光和水平,足可以胜任省直或地市岗位。”
侯卫东的估计基本接近事实。
一路走下来,王辉扎实的文字功底,务实的工作作风,都给朱建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听王辉说起医疗保险,侯卫东又道:“目前茂云试点效果很好,很快将在全市农村推广,实现100%覆盖。”
他当然很清楚,仅有这部分内容文章还是太单薄,在这一点上,他和王辉想法很是一致。
“卫东老弟,我猜想,城中村改造和百姓安居工程,应该是第二部分内容吧,无三不成篇,那么第三部分内容是什么呢,按常理,说完工作最后可是要谈加强领导狠抓落实,落实需要人,茂云在这方面可有现成经验?”
侯卫东大为佩服,狠狠敬了王辉一杯,道:“老兄不愧报社第一支笔,条条扣着中心,句句抓住关键,实在是佩服!”心里却暗道:“王辉这副总编真的快成精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