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66章 西陆东湘——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王齐很快赶过来,进门后,既平静又沉稳,这一点,侯卫东很是欣赏。
实际上,当初将王齐从省委政法委挖过来,就是看中了他的稳重大气,这是邓家春身上不具备的东西,而如今的茂云,恰恰需要一个王齐这样的公安局长,保持足够的稳定,关键时候不掉链子,这就够了。
王齐的工作也确实没有辜负侯卫东的期望,一个时期以来,将茂云公安局上上下下打理得井井有条,虽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大成绩,方方面面却没有任何不良的反应,就连政法委书记李俊都挑不出毛病,这一点,侯卫东很是放心,就是平时,也很少见他到市委、市政府来回跑动,底调而不跑调,这不是哪个干部都能做到的事情。
“王局长,这段时间辛苦了,茂云公安现在局面不错,这一点,市委很满意。”
“侯书记,都是市委支持,您领导有方,再上邓厅长奠定的底子,目前,公安队伍稳定,工作运转如意,具备接手任何突发事件的能力,请市委随时交待任务。”
侯卫东道:“先别忙着领任务,最近公安在抓什么?”
“侯书记,是这样,为了保持茂云公安的稳定,我们前段时间重点抓了公安内部作风建设,今年市局开展了作风建设年活动,目前集中整治已经基本结束,下一步针对存在的问题,准备适当调整县区公安班子。”
“那很好嘛,公安局的经验很好,我建议,可以书面的方式报政法委,力争将作风建设年引申到政法口,全面提升政法干部素质。”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王齐知道,今天市委书记召见,绝对不是简单地肯定公安局的工作,一个作风建设年活动,也不可能是老大关注的焦点。
果然,侯卫东发话了:“王齐同志,今天来,还要一件需要商量。”
“请书记下指示。”
“也不是什么指示,西陆的情况我给你交待过,总体保持稳定,密切关注进展,这是当初市委定的调子。”侯卫东简单通报了前段邓家春摸到的情况,以及西陆一个亿的难题。
王齐本身省公安厅出身,虽然和出入境管理局林宪贵不是很熟悉,也还有一定了解,而且,他过去面对的都是大案子,敏锐性和视野和邓家春不同。
“侯书记,李建林的案子,当时我在政法委也听说过,我的看法可能和邓厅长有些不一样。”
侯卫东很感兴趣,鼓励王齐继续说。
“对于省一级公安厅来说,李建林虽是正厅,毕竟是人大主任,不是党政主要领导,这事可能从茂云的角度看,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从省厅的角度看,并没有太多的人关注,何况还有省委组织部的出国政审批件,从程序上看,林宪贵并没有大的问题。除非有新的铁的证据,证据这一连串的背后有文章。”
侯卫东点点头,王齐接着道:“倒是西陆这一个亿,我觉得不是什么好现象,背后一定有重大的阴谋,处理不好,一定会影响到西陆今后的发展,进而波及到茂云的稳定,这是我作为一个公安局长所不能容忍的。”
侯卫东若有所思,正要发话,楚飞开了门,邓家春和谷云峰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几人都是侯卫东的铁杆部队,寒暄几句,迅速坐了下来。
楚飞当然知道这几位的份量,分别泡了青林茶厂的新茶,就要退出去。侯卫东道:“小楚不要走,你负责记录一下。”
楚飞激动的不行。
邓家春率先道:“侯书记,我今天过来,是给你承认错误的。”
侯卫东呵呵道:“老邓,你现在是省厅领导,此话可差亦。”
邓家春看了一眼周围众人,从沙发上站起来,手里拿出一个笔记本,红着脸道:“侯书记,这是当年搜查时发现的,一直存放在我那里,我违反了纪律,请求侯书记批评。”
侯卫东哦了一声,道:“老邓,你我什么交情,不存在这些,我先看看。”
将笔记本仔细地翻了一遍,侯卫东心里已是雪亮,他不动声色地道:“老邓,我代表茂云市委感谢你,这个问题,前期我已安排云峰做了相应的调查,这个笔记本就是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我的判断而已,你不必有任何顾虑。”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非常吃惊:“如此重要的材料,邓家春居然敢私自收藏,胆子也确实大了些。虽然当时因为种种原因,闻李案暂时收手,但是作为公安局长,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这样,至少,不应该对我遮遮掩掩,早知如此,他的副厅长应该缓一缓才好。”
不过另外一想,他也就释然了:“邓家春当时一意查到底,在那个局面下,再查下去谁也无法预料结果如何,依他的性格,有些想法也是正常的。”
既然邓家春将笔记本交了出来,此事也就没有再保密的必要了,侯卫东将笔记本交给王齐和谷云峰传阅。
王齐老到,看完后一言不发;谷云峰尽管也比较稳重,但是和王齐相比,还是有些激动,道:“侯书记,如此看来,合同是假的确定无疑了,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确定了合同的真伪,一个亿反而不成问题了。
侯卫东道:“如果我估计不错,这一个亿一定也有人盯着,既然我们已经占了主动,那就不妨采取些行动,县里可以适当动用一部分,这样可以将对方的动静引出来。”
王齐对此看得更深,道:“侯书记,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同时采取行动,现在的关键,就是寻找他们利益的弥补点在哪里,这是下步行动的关键。”
侯卫东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些打算,道:“对于企业来讲,核心就是一个利益问题,弥补点也只能从工程上来打。现在茂云各项工程招标都很透明,这方面没有多少空子可钻,他们是做矿山起家的,那么很简单,这个弥补点只能还是在矿山方面。”
这个层面的会议,楚飞是没有资格发言和插话的,但是他时刻在侯卫东身边,对于侯卫东每天的行动、关注的焦点却了如指掌,思路也一直随着众人议论的焦点走,听到此处,他悄悄在本子上写了两个字:“东湘”,又画了一个圈,打了一个重重的问号。
侯卫东看到他在本上写写画画,突然问道:“小楚有什么心得啊?”
楚飞脸一红,看了一圈众领导,又看到侯卫东鼓励的眼神,道:“侯书记,各位领导,我有些想法,说起来请领导们指正。”
“我觉得,他们的利益弥补点应该在东湘。”
见几位领导都在认真听,他似乎受到了鼓励,又大胆道:“前段时间随侯书记几次去东湘,特别是参观青龙山公园时,对那一带如此低的矿含量就有些怀疑,我个人的看法,说不定这背后有什么故事。”
侯卫东赞许地道:“小楚分析得有道理。换一个角度看,为什么一个亿的问题现在冒出来?当然,合同上有相关的规定,但是现在已经证明合同是假的,那么这个时候冒出一个亿来,就很能说明问题。什么问题?就是新年市委、市政府明确提出了要大力东湘,把东湘建成第二个西陆,成为茂云经济腾飞的发动机。”
“这说明,东湘的开发,触到了他们的痛处,损害了他们的利益!”
久未说话的邓家春此时开了口:“侯书记,以我们过去的经验,他们一定在东湘做了充分的准备,织了一张网,对此,我们应该有相应的对策。”

他自己数次在侯卫东最关键的时刻挺身而出,更知道侯卫东做事一贯的作风,很容易地想到了这一点。
侯卫东点头,道:“老邓说的没错,休宏和春平到东湘以后,一直没有动干部,现在是时候了。”
听到侯卫东要拿东湘开刀,楚飞有些跃跃欲试,眼看着前任秘书们一个个翅膀硬起来,自己也是正科了,如果临危受命,到县里就能解决副县级,如果干得好,以后的发展将一片光明。
散了会,借着收拾办公室的功夫,楚飞大了胆子,道:“侯书记,我想到东湘去。”
侯卫东笑道:“怎么,给我做秘书做够了?”
“当然不是,我永远愿意为您服务,只是东湘现在是用人的时候,我很想下去干一番。”
“不错,小楚,你有这个想法,我很支持,只是目前东湘的局面,你还不宜下去,再跟我一段时间吧。”
东湘的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尤其是现在,省市刚换届不久,调整干部不宜动静过大,如何尽量不动声色地撤换东湘的人马,侯卫东一直在考虑妥善的办法。
他也曾想过通过组织

部来牵头办理,但是张宏的特殊身份,很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特别是,如果涉及到县级干部,还要通过常委会,那样更容易引起外界的猜疑。
侯卫东在办公室里开会,精工集团里,吴兴彬也回到了李晶办公室,正在汇报调查了解到的情况。
“李总,按照您的吩咐,我派了几个得力人手调查,这个黎士申,还,还挺狡猾。”吴兴彬说话有些吞吞吐吐。
李晶问道:“怎么了?”
“他在求职表上登记的简历,说以前自己开了小的工程公司,由于势单力薄,早已关闭,我们去看过,原来的办公地点已经换了其他公司。另外,李总,你也知道,咱们这样的公司招聘时并不牵涉到本人的家庭情况。”
吴兴彬啰里啰嗦,李晶有些不耐烦,道:“我不要过程,只要结果。”
“好的,李总,最后没办法,我安排人去了他临时的出租房,结果发现了这个。”吴兴彬眼睛骨碌转着,递过来一张纸,显然,这是复印件。
李晶接过来一看,心里一惊,眼前赫然是一封举报信,除了内容让她吃惊以外,举报信的末尾清清楚楚写着两个字:“刘坤”,正是前段时间刘坤向省纪委举报的内容,只不过当时老奸巨猾的高祥林给侯卫东说是匿名信,实际上,对一个市委书记的举报,如果真是匿名,省纪委书记怎么可能亲自召见谈话。
她是何等女人,在侯卫东面前极尽女人本性,但是在生意场上却是叱咤风云,硬朗的作风比侯卫东还要厉害。
看到刘坤的名字,李晶瞬间想起了当年沙州市长黄子堤的秘书。对于她这样的商人而言,官场的一切变动本就十分关注,何况当年如此重大的案子,况且,这个刘坤,早年与心上人同在青林镇共事,那么这一切就很容易解释了。
稍一思量,她已经拿定了主意,眼睛瞪着吴兴彬道:“老吴,你我在沙道司和精工有多少年了?”
曾经有一个时期,吴兴彬是李晶的领导,可是随着李晶的强势崛起,他早已心甘情愿把李晶当成了衣食父母,当然,能够被李晶相中而留在公司这么多年,吴兴彬也不是愚蠢之人,自从在这个黎士坤宿舍里发现这封举报信,交还是不交,他当时有些犹豫,不过,很快,他坚定地站到了李晶一方。
其实,对于自己这位美女老总与侯卫东的关系,集团里不是没有人议论,他吴兴彬也不是瞎子和聋子,只是对于企业人员来讲,有奶就是娘,高高的工资拿着,谁会傻到自己砸自己的饭碗?
吴兴彬认真地道:“李总,我们共事有10多年了,这些年,你对我的关照,我很感谢。”
李晶冷笑道:“咱们做企业,难免和政府打交道,总有人对此说三道四,真讨厌。”
吴兴彬很是明白李晶的意思,站直了身体,道:“李总,你放心,这是胡说八道,一派胡言。”他想了想,又道:“李总,当时就发现了这一份,我悄悄复印了一份,请您放心,绝对只复印了这一份。”
李晶脸上有了些许笑意,道:“老吴,我还能不相信你?”
吴兴彬来了兴致,道:“李总,这个黎士申像个苍蝇一样,我这就去打发了他。”
李晶一伸手,道:“别动他,让他在公司待着。”说着,悄声向吴兴彬作了一番交待,吴兴彬点头哈腰地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