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65章 李晶的秘密(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张木山和李晶进入茂云以来,精工集团矿产主要集中在西陆,而庆达基团不仅在西陆投资,还把触角伸到了东湘金矿,此事李晶倒也清楚。
祝焱面临升迁的关键时刻,恰恰也是污染最严重的时期,记者段穿林采写了报道,张木山让儿子张杰假借醉酒,故意挑起事端,将段穿林打伤。
段穿林一意孤行,张木山假惺惺找到时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的侯卫东,请他出面制止侯卫东。之后张木山假意安排拘留儿子,而涂仁杰却找个几个小金矿老板将段穿林再次打伤。不得已,祝焱从侯卫东口中得知段穿林的女朋友在省歌舞团,且歌舞团举步维艰,在茂岭高速已经竣工的情况下,又硬生生搞了“茂东高速公路启动大会”,邀请省歌舞团到茂云演出。
最后,祝焱亲自出面宴请段穿林吃饭,又严令关闭东湘小金矿,终于,在祝焱、侯卫东、女朋友李颖、甚至父亲段衡山,多重压力下,段穿林终于放弃了曝光东湘的计划。
可以说,涂仁杰早就是张木山的座上宾,生意上李晶与张木山联系密切,因此,也和涂仁杰异常熟悉。
西陆采矿权的问题,李晶自然清楚,也知道这终究经不起推敲,因此,张木山提出来按三七开补偿一个亿时,李晶没有犹豫。而张木山和涂仁杰在东湘的运作,除了开发青龙山公园,李晶对其它事情并不知情。
按照她的想法,一次性补偿换来永久的平安,这是可以接受的事情,谁做生意都想赚钱,但是太出格的事情不能做,这是李晶的原则。可是她哪里知道,凭空拿出七千万,张木山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接受,唯有冒险开发东湘,才能弥补经济损失。
涂仁杰和张木山对视一眼,知道火候已到,涂仁杰轻咳一声,慢条斯理道:“李总,李小妹,不要着急嘛!朱老大视察已经完事,集团又有老吴顶着,咱们叙叙旧,说说话,何必如此着急?”
张木山也道:“李总,中午接风耽误了,晚上无论如何也要补上,咱们多少年交情,总得让老哥把意思表达出来吧?”
李晶很委婉地拒绝:“真不好意思,我晚上有约,这次回来,我要住几天,明天我来安排,如何?”
晚上接风洗尘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事,见李晶果然拒绝,涂仁杰眼珠转了转,依然慢悠悠地道:“李总,咱们什么交情?吃饭之类的都是小事,下午有个情况需要你和木山出出面。”
李晶问道:“什么事?”
涂仁杰继续卖关子:“我们是多年的好朋友,好朋友就要讲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钱一起赚,我姓涂的没有多大本事,这个道理倒是懂的。”
李晶不明白涂仁杰的意思:“涂主任,有话请直说。”
涂仁杰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是这样,东湘青龙山那里,我让他们把矿含量降了些,也没有别的意思,木山老总开发森林公园,投入不少,总得想办法补偿一点,他搞了一段时间,感觉还不错。”
李晶有点返过味来,暗道:“我猜的果然没错,这家伙说是含量降了一点,哼,何止一点,不把口袋撑破是不会罢手的。”
涂仁杰又道:“我刚才说了,有钱大家一起赚,你和木山向来亲密合作,我的意思,精工也要进入青龙山,所以,下午辛苦李总到东湘去一下,过去办办手续。”
李晶想了想,委婉地道:“感谢两位大哥想着小妹,情意领了,精工现在几个摊子都敞着口,确实没有精力再折腾,而且,高速垫资巨大,公司周转也有些困难。”
涂仁杰摇了摇头,道:“李总过谦了吧?一个标段高速路怎么会把精工压倒,小妹的实力,别人不清楚,我和木山还是略知一二。”
张木山呵呵笑道:“小妹的实力绝不在愚兄之下,我们之间还用遮遮挡挡啊。”
此时,李晶已经彻底看清了二人的意图,就是要拖她入伙。如果是以前,她会毫不犹豫,但是现在,本身就对侯卫东隐瞒了西陆的事,再加上东湘,一旦让侯卫东知道,那还得了?
她再次表明了心迹:“我非常感动,两位大哥看得起小妹,不枉咱们这些年朋友一场。只是我在国外多,孩子又小,实在是顾不过来。”
涂仁杰脸上的肌肉动了一下,五官似笑非笑,说话开始带点骨头:“青龙山那边,完全不需要李总单独安排人手,有木山的人在那里就够了,投入也不需要太多,如果李总还是推辞,我只能理解为是不想做这单生意了。”
张木山还是唱红脸:“李总,还犹豫什么,这些年庆达和精工合作惯了,没有精工在东湘,我这心里也不踏实呢。”
没想到李晶依然很坚决:“改天我专门设宴,给两位大哥赔罪,至于东湘这边,恕小妹实难从命。”
涂仁杰脸上有些转红,将茶杯端起来又放下,最后还是端起来喝了一大口,道:“李总,你我都是聪明人,给你说实话吧,东湘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国土局长以及矿管科的人已经在森林公园等着你和木山,就是签个小协议而已。”
李晶的脾气也上来了:“我要是不去呢?”
涂仁杰终于露出了本相,有些恶狠狠地道:“这不是我和木山的安排,你看着办吧。”
李晶瞬间明白了,一切早已定局,涂仁杰不过是传声筒而已,她无奈地点了头。
在目前的局面下,精工集团进军东湘,尽管是静悄悄地进行,李晶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说轻了,侯卫东一定会非常不快;说重了,这就是重磅炸弹的导火索,甚至有可能是一条不归之路。
茂云市委常委会议室,侯卫东刚刚结束了总结讲话。省委书记朱建国这次到茂云,尽管给予了充分肯定,也不是没有一点问题,况且,如何深入贯彻落实省委书记的一系列指示精神,都必须首先在常委这个层面统一思想。
除此之外,常委会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学习贯彻中央、国务院刚刚发出的,关于积极发展现代农业,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
刚刚回到办公室,楚飞快步走进来,道:“侯书记,省公安厅邓家春副厅长来过电话,说是有急事,下午想到茂云来。”
侯卫东一怔,暗道:“党代会结束到现在,不过十几天的时间,难道是老邓这家伙又有什么新进展了?”
他问楚飞:“下午什么安排?”
“下午原计划听取关于参加省两会准备情况的汇报,您看……”
“那这样吧,下午的会你通知人大那边,请刘刚主任听一听,你马上通知邓厅长,让他下午早一点过来。”
楚飞刚转身,侯卫东又道:“邓厅长从岭西出发以后,你把公安局王齐局长叫到这里来。”
“好的,侯书记。”
此时,已经到了午饭时间。这些天,为了迎接朱建国的视察,侯卫东几乎将中午和晚上的应酬都推了,难得的回了小招。
路上,楚飞已经告知了小招做好准备。
进了餐厅,看到几样饭菜可口诱人,侯卫东心中一动,对楚飞道:“你别走了,陪我一起吃吧,让韩明把杨秘书长接过来一起。”
楚飞跟着老板的活动不少,像这个范围还是第一次。
十多分钟,杨柳笑殷殷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韩明。
侯卫东招呼道:“今天虽然是在小招,但是我请大家,你们平时都围着我转,我先敬大家一杯。”
酒是啤酒,除了韩明,几人都干了。
官场中,因为利益相关,逐渐形成了各式各样的圈子,如果以私密性和牢固性划分,眼前四人绝对是排名靠前的圈子。
按目前干部待遇,乡镇领导最多有个办公室主任半明半暗地跟着;县级领导则多了专职秘书;地市级开始,多了秘书长,办公室主任反而退后了一步;省级以上,情况则大不相同。
省级主要领导,除了上述待遇,还要加配警卫员和生活秘书;至于再往上,就不便多说了。可以公开的是,最上层的,不是配备几个人的问题,而是每名领导分别成立办公室,主任一般是副部级。
侯卫东爱护手下,喜欢起用身边的人,这在茂云、沙州,甚至岭西都不是秘密,当然,这是体制的普遍规律,只不过,有的人掌握得比较隐晦,侯卫东敢于晾到桌面上。
他还有个习惯,司机都是干部身份,包括早期的王兵、在省政府期间的于飞跃,一直到现在的韩明,无一不是正式干部。
杨柳久浸官场,颇能抓住侯卫东的心思,听说这个范围吃饭,知道侯卫东不会无缘无故,肯定有什么事情刺激了他,过来的路上一直在琢磨:“老板肯定是有了动人的念头,当然不是自己,那么就是楚飞或者韩明。”
她回想了一下:“今天上午常委会重点是贯彻朱建国书记视察讲话,没有涉及到干部啊。”

突然,她想起下班前楚飞的汇报,下午省厅邓家春副厅长要来,那么一定和这事有关了,如果真是这样,侯卫东要动的人就是韩明了,因为韩明刑警出身,关系也挂在公安局。

杨柳的确聪明,侯卫东确实在考验韩明。
见韩明一直喝水,侯卫东冷不丁说道:“小韩有些酒量吧?”

楚飞插了话:“侯书记,这家伙酒量大着哪,有时候我俩喝酒,每次都是他把我灌醉。”
韩明身高接近一米八,英武帅气,遇到紧急情况时干脆利索,此时面对楚飞的调侃,却有些腼腆。
一听侯卫东将话题扯到韩明身上,杨柳基本证实了自己的判断。尽管她不清楚侯卫东要如何使用韩明,但是肯定是好事,这绝对错不了。韩明作为侯卫东的司机,整天也在杨柳眼皮底下晃悠,对这个帅气的小伙子,杨柳也很是喜欢。
她开始为韩明作铺垫:“小韩,你是哪一年跟了侯书记?”
韩明规规矩矩地道:“杨秘书长,我是04年从沙州刑大过来。”
杨柳又问道:“好像你的关系还在市局吧?现在是正科还是副科?”
韩明脸色微微一红,道:“秘书长,我现在是副科,不过,能为侯书记服务,是我一生的荣幸,我对这些不在乎。”
杨柳转向侯卫东,道:“侯书记,小韩和小楚年龄差不多,小楚都是正科了,把小韩也解决了吧,我给王齐局长打个招呼,不行的话,把关系转到市委办来。”
侯卫东摆摆手,道:“关系转不转不要紧,在哪里都一样,关键是工作要出色。”
杨柳心里更加有数,暗道:“起用韩明这是确定无疑了,不出公安局,就说明要在公安系统解决,如果仅仅是明确个正科级,这事恐怕王齐自己就能办了,看今天的局面,恐怕不是这么简单,搞不好侯书记要换司机,这事我得早作准备才好。”
下午上班以后时间不长,楚飞走了进来:“侯书记,邓厅长已经从岭西出发了,王齐局长马上就到。”
侯卫东很满意,楚飞正要离开,侯卫东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道:“通知一下西陆谷云峰书记,让他抓紧赶过来。”
楚飞也很机灵,邓家春、王齐、谷云峰,很显然,事情的核心在西陆,肯定是西陆那里又出问题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