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64章 李晶的秘密(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话说邓家春上次在党代会和侯卫东分了手以后,虽然没有把刘刚的笔记本交出来,心里却一直不舒服。
他平时在省公安厅很是超然,但是对于官场的信息并不通畅。好在公安厅长戴凯挺看重他,从戴凯那里听说了侯卫东上位岭西市长失利的事情,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昨天晚上,他在家无事,也看到了岭西电视台的晚间新闻,看到新任省委书记朱建国对茂云的重视。今天早晨,又看到了岭西日报的长篇报道,特别是看到侯卫东要把东湘打造成第二个西陆的豪语时,心中大为震动。
“前前后后,我和侯卫东在一起也有六七年了,自己从一个派出所长,到县公安局长,副县,正县和副厅,每一步竟然都似乎有侯卫东运作的成分,可是说,没有侯卫东,自己仍然在做派出所长也未可知,现在我已经是堂堂省公安厅副厅长,为了自己的安稳,却死死抱着笔记本不放,于公于私,从良心上说不过去。”
打定了主意,邓家春毅然打了侯卫东电话,却是楚飞接了。
“是邓厅长吗?侯书记正在召开常委会,会后给您联系如何?”
“楚秘书,麻烦你转告侯书记一下,我有要事给他汇报,如果方便,我准备下午去茂云。”
“好的,邓厅长,我一定转告。”
话说李晶决定要回国以后,由于她常年在岭西和国外飞来飞去,对航班很是熟悉,便预定了11日凌晨抵达岭西的飞机。
出了机场,集团已经将李晶的专车红色宝马开到贵宾出口。在路上,她给侯卫东发了短信,约定晚上在总部家里见面。
抵达茂云,上午不仅见到了心上人,中午还有幸和省委书记共进了午餐,李晶挺高兴。下午回到岭西,她和庆达集团张木山取得了联系:“张总,不好意思,中午茂云有事,我现在刚回来,你们在哪?”
本来,张木山已经和李晶定好,上午视察结束后,在岭西为李晶接风,谁也没有料到省委书记突发奇想,一下打乱了他的计划。
“哦,李总,我在庆达招待所,你抓紧过来吧,咱们喝喝茶聊聊天,我和老涂已经吃过了,一直在等你。”张木山说的老涂,是原东湘县委书记,现任茂云人大副主任,号称“东湘老狐狸”的涂仁杰。
为了涂仁杰的职务安排问题,虽然明面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上,侯卫东与祝焱很不愉快,也促使侯卫东下决定将胥明堂调到市政府任了副秘书长,而将自己的心腹晏春平派去做了县长。
张木山、李晶与涂仁杰早就熟悉,尤其是张与涂已经是老交情了,这是相对秘密的事情。包括青龙山风景区的开发,几乎是张木山入驻茂云西陆矿业的同时,就已经开始了前期的筹划,这一点,老奸巨猾的张木山甚至连侯卫东都骗了一把。
李晶没有犹豫,也没有回精工集团,甚至都没来得及去集团订好的台海大酒店放行李,便匆匆赶往庆达集团。
当年,在庆达集团内部招待所小礼堂举办的酒会上,侯卫东偶遇财政厅副厅长蒋玉楼,还初识了胜宝集团董事局主席樊胜德。只是茂东事件之后,茂东落了个几年一蹶不振,而胜宝集团以及合资方庆达集团却几乎毫发未损。
几年过去,庆达招待所已经重新装修,奢华不亚于五星级酒店。
到了大门口,早有专人将李晶带到一个安静的包间,推开门,涂仁杰满面春风地迎了过来:“我们漂亮的李总,李小妹到了,接风宴耽误了,可是听说李总上午收获挺大啊。”
很显然,已经有人将朱建国上午的视察过程告诉了涂仁杰。
李晶也不客气,道:“谢谢涂主任和木山大哥,中午确实赶不回来,小女子失礼了。”
喝了口茶,涂仁杰率先道:“李总一路风尘,按说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但是有几个事情需要商量一下,没有办法,也只好让你辛苦了。”
李晶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涂仁杰接着道:“木山,西陆那边一直还没有动静吗?”
张木山摸了摸发福明显的肚皮,道:“是的,款子打过去以后,我安排专人一直关注着账户的动向,到目前为止,一个亿还在那里,一分未动,实在有些出乎意料。”
他看了一眼李晶,又道:“李总,我可是按照你的吩咐,对外一律封口,说精工在西陆的资产全部并入了庆达,这一个亿又只让你拿了三成,这次回来,如何感谢我啊?哈哈。”
李晶笑着端起了茶杯,道:“木山大哥,咱们是什么交情?小妹心里有数,我以茶代酒,一切都在酒里了,敬你一杯。”张木山呵呵笑着,一饮而尽。
这是李晶的秘密,也是一个无奈的选择。
当初偶遇陈庆蓉,明面上给侯卫东说已经将全部矿企处理给了张木山,而实际上,她并没有完全做到这一点,精工集团只是处理了少部分矿产,摘下了精工西陆矿业的牌子而已。
至于这里面的原因,一则有李晶作为商人无法拒绝利益诱惑的因素,二则有她无法抗拒的力量在阻止。包括前段时间张木山打着旗号给她联系,说是西陆那边有点情况,近期务必回来一趟,她这才借着朱建国的视察回来,这是她最隐密的事情,对侯卫东,则是抱定了决心,就是下地狱,也只字不提。
涂仁杰最终成功上位具有一定实权的人大副主任,心情不错,他脸色本就较白,加上秃顶,圆脸上放着油光,道:“两位老总,咱们之间再不要说客套话,现在的局面摆在眼前,今天咱们聚在一起,就是要商量个办法。”
张木山长期在国内,又始终混在上层,对官场的动静了如指掌:“涂主任,也没有什么嘛,西陆这边,我就不信他们能抗住这么大一笔的诱惑,现在唯一麻烦的,是东湘的事情。”
李晶有些迷惑,问道:“东湘怎么了?有青龙山森林公园在那里,能有什么事?”
张木山道:“李总,你在国外时间太长,有些情况不太了解,茂云已经在年初发出了号召,今年要大力开发东湘,打造第二个西陆,尤其是省委朱建国书记这次不去西陆,而是去东湘,这就很说明问题。”
涂仁杰接着道:“我在东湘时定下了规矩,为了保证东湘的蓝天白云,十年内只发展绿色行业,不对矿山进行大的开采,凡是年产值超过千万的矿企,一律不批准,依目前的情况看,这个规矩恐怕很快就会被打破。”
东湘是涂仁杰的老窝,这次换届,他不仅被调整出来,而且书记、县长同时换了人,他自己的一帮嫡系却仍在东湘战战兢兢,虽然目前还没有看出来楚休宏和晏春平要换人的意思,但那是早晚的事情。
当初,得知自己以政协副主席差额人选的身份报到省委组织部时,他在家里大声骂了娘:“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居然对老子如此动作,士可忍而孰不可忍,老子对茂云作了多大的贡献,你居然敢如此对我。”
骂归骂,有人在背后严厉地警告他,他也只能默不作声。

涂仁杰和张木山的矛头指向很明显,都是对着一个人--侯卫东,对于李晶来说,这是异常痛苦的事情。
这些年来,她无法回避的,是两个人。
一个是自己生意上的恩人,几乎是大部分财富来源的恩人;一个是自己感情上的亲人,不仅是生理上的依靠,更是两个儿子的父亲。
更难以让她抉择的是,恩人已经暗示过,在他那里没有秘密。包括她与张木山谈判收购资产时,张木山以有人不允许她出售所有矿产为由,她也只能默默地忍受。
李晶谨慎地选择着措词,道:“我觉得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啊,合同摆在那里,款子打过去了,我们是按照合同执行,法律上一清二楚,至于用不用那是他们的问题,咱们何必如此?”
张木山正要说话,涂仁杰用眼神制止了他,悠悠然对李晶道:“东湘磷矿金矿资源丰富,当然也包括青龙山一带,只是原来评估时,将青龙山区域的含量略微降低了一些。”
涂仁杰的话李晶自然不会相信。青龙山开发一事,李晶很清楚,包括允许适量开采,她也知道,但是仅限于此,听了涂仁杰的话,以李晶的冰雪聪明,她当即意识到:“老涂说的略微降低一些,绝对不是这么简单,恐怕指标降低的数值远远不是他说的那样。”
虽然想通了这个关节,可是对于涂仁杰和张木山如此警惕东湘的开发,依然有些不明白。
从涂仁杰和张木山的角度,对于眼前这个生意场上玩得风声水起的强势女人,也有着复杂的想法。
最初,祝焱入主茂云,特别是成为主要领导以后,张木山是靠着在益杨期间和祝焱结下的老友谊,而进入茂云矿山开发。对于李晶的强势进入,张木山有些始料不及。一开始,他曾经认为李晶与祝焱有特殊关系,但是,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一想法,对于其中的原因却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生意场上就是这么残酷,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一旦捆在一起,大家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别想破坏游戏规则,更别想脱离这个性命相连的链条。
正因为如此,当李晶提出低价转让精工集团在茂云的矿山时,尽管当时的庆达集团举步维艰,张木山却也不敢轻易答应,不仅如此,他还打着老大发了话的旗号,玩了一出双簧。
当然,对于李晶和侯卫东的关系,张木山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三人相互熟悉,已经足足有十年的时间,对于李晶与侯卫东这对金童玉女,不出事反而不正常,只是张木山生意顺当惯了,从不关注此类事情。
但是,生意场上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对手。
这些年来,张木山辉煌过,也因为决策失误吃过大亏,而李晶虽然折腾的不大,却一直顺风顺水,张木山为此也很嫉妒。
青龙山公园背后的故事,就是他抛开李晶,和涂仁杰密谋的杰作,这也是刚才老狐狸抢先说话的原因。
现在,侯卫东摁着西陆的一个亿不动,同时又强势要开发东湘,他们实实在在感到了危险。二人反复密谋的结果,一致认为破解危险的关键,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成为朋友有很多渠道,其中最简单快捷的,有两种办法,一是肝胆相照,真诚以待;二是一同下水,共穿一条裤子。很显然,对于张木山和涂仁杰来说,目前只有后一条路可走。
但是,李晶不是一般的女人,也不是小恩小惠就能摆平的人物,就像一条被钓上来又放生的老鱼,只有在利益足够大、危险足够小的情况下,她才有可能上钩。
放长线钓大鱼,不要急于把事情说破,这是涂仁杰对付李晶的策略。
见李晶并没有对东湘的话题感兴趣,涂、张开始漫无边际地聊起了岭西的花边趣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到了下午三点多,李晶有些着急。她已经给侯卫东发了短信,晚上心上人随时可能过来,而总部的家里未做任何准备,那怎么能行?
想到这里,李晶有些江湖地拱拱手,道:“涂主任,木山大哥,感谢盛情款待,我公司还有些事情,先走一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