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63章 暗箭难防(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反应很快,他聪明地偷换了概念:“老婆,我在看晚间新闻,你看了吗?”
果然,张小佳理所当然地认为侯卫东在茂云的宿舍,略微松了口气,嘴里却故意道:“我才不看呢,换了衣服就不是狐狸精了?”此话恰恰暴露,她也收看了新闻。
侯卫东故意轻松地道:“老婆,这个问题白天我已经给你说过了,怎么还想不通?”
张小佳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也不再否认,气呼呼地道:“侯卫东,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吧?不是你安排,省委书记会专门去接见一个企业经理?”
见小佳一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侯卫东反而放了心,道:“老婆大人,你应该懂政治吧?省委书记下来视察,行程安排我哪里能动得了?环云高速你也知道,这是茂云的大项目,必然要请朱书记视察。”
小佳哼了一声:“我不管你政治不政治,这个女人我看到就烦,你也少和她打交道,我心里不舒服。”
侯卫东清楚,这个问题不彻底捅开,小佳以后还会再提,他干脆将中午的事情也摊了牌:“我和企业打不打交道,在某种程度上,说了也不算,中午朱书记还把步高和李晶叫过去吃饭,你说我能回避吗?”
小佳这时已经有些不太理智,听到这个消息,更来气了:“好啊,侯卫东,中午你们居然还一起吃饭,她一个小老板,有什么资格和省委书记一起吃饭?”
说话的功夫,卫生间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显然是李晶在洗澡或者故意为之。
听了小佳的话,侯卫东笑了起来:“小佳,你不要再这样了好不好,省委书记不提出来,谁敢动这样的念头?再说,中午吃饭大哥也在场,不信你也可以问他。”
听到侯卫国也在场,小佳略微有些冷静下来,她知道大哥一向作风正派,在这些事上立场很坚定,心里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但是嘴上并不承认:“我才不去问大哥,你要做坏事,大哥又怎么知道?反正一点,以后再让我知道你和这个狐狸精有来往,我绝对不愿意。”
侯卫东耿直劲头也上来了:“来往不来往,我说了不算,要看工作需要!”
说完,二人几乎同时愤愤地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侯卫东有些冷静,知道小佳短期不会再纠缠,长出一口气的同时,不禁暗骂自己:“对小佳,我实在是亏欠太多了,如果说早期的段英还可以原谅,但是后期的李晶、郭兰,特别是郭兰,完全是自己的主动行为,真到了暴露的那一天,不必等着小佳发怒,我会主动承认,而且心甘情愿地承担任何惩罚和后果。”
正想着,电话又震动起来,侯卫东一看,还是小佳。
“老公,我刚才急了些,别在意啊,对了,再次祝你生日快乐。”小佳的情绪也平静了许多。
侯卫东道:“生日不生日的,我对这些本来也不在乎。”
“那怎么行,本来我准备回去陪你,这边有事走不开,看电视又都是你和狐狸精的镜头,我能不生气吗?”
“我是市委书记,很多时候,我没有权利选择见谁不见谁,你要理解。”
小佳不再回答,却想起了另一件事,道:“对了,白天妈妈来电话,问我晚上回不回去。”
侯卫东一愣:“母亲怎么突然给小佳打了电话?”
他想了一会,似乎有些明白:“怪不得李晶知道了我的生日,本来了解我生日的人就不多,就是小佳、郭兰、杨柳几个人,她不可能找她们了解,李晶和母亲挺对脾气,一定是问了母亲,母亲又担心我和李晶在一起,所以才给小佳打了电话。”
胡乱想着,侯卫东突然意识到,卫生间里早已没了动静,李晶也没有出来,被小佳质问了半天,侯卫东的思维也有些多疑,他突然想到,李晶的这次回国,明面上是为了迎接省委书记视察,可是有两点和以往大不相同。
一是从下午到晚上,这么长的时间,两个孩子又没有带回来,李晶到底做了什么,而且,从刚才进房间的情况看,之前她并没有来过,也就是说,下午到晚上见面之前这段时间,她既不在公司也不在酒店,那么她到底去了哪里。
二是从不关注生日纪念日的李晶,为什么突然对此来了兴趣。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侯卫东突然想到这句话,随后,他也被自己自然而然冒出的念头吓了一跳。
再说台海大酒店外的刘坤,终于想到了通知张小佳的办法以后,拿起手机却非常失望。他并没有张小佳的手机号码,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他坐在酒店一侧的阴影中,苦思冥想了半天,又把手机翻了几遍,想找到和张小佳有联系的人。
一开始,他想到了段英,很快就放弃了,别说他现在也没有段英的联系方式,就是说,估计她也不会将张小佳的联系方式告诉他。
又想到给父亲打个电话,老爷子已经退休多年,估计也没戏。
来回翻动手机里的通讯录,很快他将目光锁定在姐姐刘莉身上,暗道:“姐姐一向待自己还算不薄,姐夫季海洋又做了沙州人大副主任,一向与侯卫东交好,说不定她那里能找到。”
打了刘莉电话,却始终在关机状态,刘坤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十点半,估计姐姐一家早就休息,他再次暗暗骂道:“妈的,关键时候,怎么找不到一个能帮忙的人,真是天不助我!”
没有办法,只有苦等了。他无所事事,便翻看刚才的照片,看了一遍,他大失所望。
一是由于晚上的原因,又不能开闪光灯,所有的照片都暗得厉害,甚至有的就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又看了一会,他更加失望的是,所有照片中,居然没有一张是侯卫东和李晶的合影,而且绝大多数照片还是背影。
刘坤懊丧的一塌糊涂,“对付已经是市委书记的侯卫东,这些玩意根本没有用。”
可是就这么放弃,他又心有不甘,“反正这对狗男女早晚要出来,我就在这里死等!”
酒店停车场旁边,是茂密的绿植和几个小喷泉,喷泉的外沿一直深到绿植的背后。借着微弱的灯光,刘坤选了一个能够看到酒店大厅的角度,坐在地上,靠着喷泉外沿,眼睛努力地睁着。
1008房间内,李晶其实很快洗完澡,她有意拖延时间,留给侯卫东和张小佳通电话,尽管她绝对没有破坏侯卫东婚姻的念头,可是一墙之隔的卫生间,却挡不住外面断断续续的声音。
她歪着头听了一会,果然听到两人通话的核心就是自己,心头不由一阵烦躁,眼泪也流了下来。好不容易听到侯卫东打完电话,她走回房间,一言不发地和衣躺在了床上。
侯卫东自然看到了李晶的表情,有心安慰几句,一时不知从何说起,气氛有些异样。
想到心中的疑虑,尽管知道李晶肯定为下午和晚上的事情编好了理由,侯卫东还是决定试探一下,他搂了搂李晶,道:“下午跑到哪里去了,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下午的事情是万万不能让侯卫东知道一丝一毫的。
在东湘,过程其实很简单,精工只需简单投入,便可轻松获得不菲的收益,可是签字的瞬间,李晶却如吃了苍蝇般恶心。
知道这个问题躲不过,她故意一副轻松的样子,道:“也没有什么事,生意上有点小麻烦,已经处理完了。”
她也知道这种理由根本不可能让侯卫东相信,可是别无办法。
侯卫东无奈,咧嘴笑了笑,道:“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但是真有困难的话,我希望能帮上你。”
李晶心里一阵苦笑,眼泪差点再次流出来。她心一横,使开女人性子,翻身骑到侯卫东身上,道:“臭猴子,别想三想四了,总之我做的事情绝对不会害你,快,快,我还想要!”
侯卫东打起精神,再展雄风,完事后,李晶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在侯卫东怀里很快睡着了。
早晨五点半,侯卫东醒过来,他推了推李晶,道:“我要回茂云,你继续睡吧。”
三度放纵,早已耗尽了所有的体力,李晶懒懒的,一动也不想动,呢喃着:“你走吧,我再睡会。”
侯卫东快速地穿衣洗漱,下楼走出大厅,天已经开始放亮,门外已经有出租车在候活儿,他拉开车门钻了进去,路过喷泉的瞬间,无意识地回了下头,恍惚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像在眼前一闪,虽然看样子是睡着了,正因为仰着头,一撮小胡子却非常刺眼:“这不是三标段那个人么?不是精工招聘的办公室人员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出租车已经驶出停车场,冲到中心大街,侯卫东没有犹豫,打了李晶手机。
“李晶,李晶,快醒醒,快!”
“怎么了?我再睡会儿。”
“不要再睡了,有重要的事情,快起来!”
李晶终于睁开眼:“卫东,出什么事了?”
听侯卫东说了情况,李晶瞬间清醒过来,道:“老公,是这事啊,你放心回茂云吧,交给我来处理,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到精工集团玩这种把戏!”
侯卫东又叮嘱道:“酒店订房是你登记的吗?为了保险,你到总台处理一下。”除了年轻时到岭西办事,他是以自己的名字订房,后来有了秘书,侯卫东便极少亲自办理这类事情,包括他与郭兰数度外出,订房都是用晏春平的证件,这方面他经验很丰富。
李晶吃吃笑道:“猴子,你把我想的也太没水平了吧,我亲自订房,吴兴彬就该走人了,你放心吧,一切有我。”
知道李晶对付这些事的手腕,绝对不比他在官场上杀伐决断的作风差,侯卫东很是放心地回了茂云。
李晶起床以后,戴了墨镜,很是坦然地到了楼下停车场,按照侯卫东说的地点,找了几圈,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她本想再打个电话问问,又想到已经夸了海口,只好作罢,反正一会儿上了班,问问吴兴彬,情况就清楚了。
在酒店吃了早餐,等到上班时间,她打了出租,回到精工集团。一晚上数次满足,李晶显得更加妩媚娇艳,加上戴了墨镜,从出租车上下来时,惊得门口的保安张大了嘴巴。
看到保安的样子,李晶突然心里一动。
“你叫什么名字?以前不是你吧?”李晶冷冷地看着保安。
精工集团用人极是讲究,虽然李晶经常在国外飞来飞去,对集团的控制却始终很严,她专门交待过,凡是进入集团的人,都要先进行严格的岗前培训,自然,公司上下所有员工,对于美女老总的形象都是牢牢印在心里。

知道这位老总不好惹,保安忐忑地答道:“李总早。我叫田猛,来了两个月了。”
“哦,昨天晚上是你值班吗?”
“是的,李总,有什么吩咐?”
“昨天晚上我进来放车前后,公司里有人来加班吗?”李晶秀眉一瞪,接着又加了一句,“老实讲,敢说一句假话,立即走人,并且全岭西的公司谁也不敢再用你!”
这保安田猛正是昨晚值班的门卫,这段时间以来,公司新来的黎士申已经先后给过他两条骄子香烟,中间二人还出去吃过一次地摊,昨晚的事到底说与不说,他实在拿不定主意。
见保安有些犹豫,李晶走过来,拿起值班室电话:“总办,马上结算保安田猛的工资!”其实,她并未按下号码。
保安哪里还敢再犹豫,恨不得给李晶跪下,弯腰点头,连声道:“李总,千万别开除我,我都告诉你。”
听说是这个新来的黎士申,李晶一时还真对不上号,但是此事涉及她和侯卫东的隐私,这是最大的秘密,她脸上不动声色,扭头上了办公楼。
从总经理办公室敞开的办公区域路过时,他特意扫了一眼,并未发现侯卫东描述的那个人,沉静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没有两分钟,吴兴彬敲门后点头哈腰地走了进来。
这是李晶的死规定,只要她在公司,每天早晨上班后,五分钟内,副总必须进来汇报一天的安排,晚一分钟都不行。
“李总,今天一共有三件事情……”
“先不要说工作。”李晶打断了吴兴彬的话,顺手将墨镜摘下来,尽管吴兴彬跟了她许多年,今天,老总艳丽的容貌还是惊得他不由退后了一小步。
“李总请吩咐。”
“你先坐下吧。”吴兴彬有些受宠若惊,这是从未有过的待遇,每次给这个美女老总汇报,不挨训就是万幸了。
“昨天问过你的,这个黎士申到底怎么回事?”
吴兴彬有些摸不着头脑,道:“就是我昨天汇报的那些情况啊,怎么了,李总,出什么事了?”
李晶此事反而平静下来,道:“也没有什么,现在公司正是用人的时候,但是用人也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这个黎士申来公司前的情况,你了解一下,要绝对保密!”
与自己的位置相比,一个黎士申又算得了什么,吴兴彬自然满口答应。
依李晶的性格,原本将这个黎士申开除了事,甚至找人教训他一顿也未尝不可。但是,上楼的过程中,她改了主意。
导致她改变想法的原因,是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