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61章 暗箭难防(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与小佳的情调、郭兰的浪漫、杨柳的细腻不同,李晶就如她的绰号一样,想爱就爱,想恨就恨,绝不拖泥带水。对于生日和纪念日之类,从不刻意记录,这反倒让侯卫东少了许多顾虑。

面对一温一火两条短信,侯卫东既感到无奈又难以取舍,他自嘲自己:“冲动是魔鬼,可是真到那时候,人人都选择做鬼,柳下惠本就不是凡人。”
他没有办法当晚赶去铁州乡下,但是去一趟岭西精工集团总部还是能够做到。“依郭兰的性子,如果我现在过去,她虽然也会高兴,但是过后担心会大于兴奋,李晶的脑子里没有这些概念,二女都做了母亲,算来还是李晶洒脱些。”
拿定主意,侯卫东先给郭兰回了短信,问了现状,等了半天,没有回信,估计是带孩子休息得早,他一横心,拿着手机便出了办公室。
下楼时,市委值班室里的一名干部看到侯卫东出来,一边站起来点头,一边迅速拨了电话。
出了市委办公楼,韩明的车已经发动着停到了门口。侯卫东一愣,问道:“小韩,不是让你们都回去休息吗?”
韩明也是正规警校毕业,分到沙州刑警大队后,被邓家春选来给侯卫东做了司机兼保镖,关系早已转到茂云公安局,近期公安局长王齐已经悄悄地给他解决了副科级,看到侯卫东下来,他麻利地开了车门,道:“侯书记,杨秘书长已经给我作了交待,让我务必等你,刚才值班室又给我打了电话。”
侯卫东处处感受到杨柳的细致周到,很有些感慨:“当初力排众议,让杨柳做了秘书长,实践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张宏无论如何做不到这一点。”
虽然韩明是嫡系,但是去会李晶,总不能让他跟着,按照他过去的做法,类似的事情,绝对不动用公车,此时他既感谢杨柳的服务,又看到韩明已经将车准备好,便改了主意:“这样吧,小韩,我还要去办个事,你把车给我,回家休息吧。”
韩明知道现在治安问题不大,也就放心地将车交给了侯卫东。
再次来到岭西精工集团总部,侯卫东有些感慨:“这个地方似乎已经有一年多甚至更长的时间没来了,以前每次来,李晶都给门卫提前交待好,同时启动专用电梯,不知道今天会如何。”
他在办公室里给郭兰回了短信,故意没有和李晶联系,抱定了主意直接过来。
奥迪车灯在精工集团大门处连闪了几次,大门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自动打开,而是出来一个穿着笔挺的保安,侯卫东放下车窗。
“你找谁?”
“我找一下你们李总。”
“不好意思,没有人给我交待,请问你贵姓,我给值班室报告一下,请稍等。”
侯卫东很是意外,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过了一点,依李晶做事的风格,给他发了短信,无论来不来,她都应该事先做好准备,像现在这种情况,绝对不应该出现。
“那就不要麻烦了,我改日再来,谢谢。”侯卫东钻进汽车,猛打方向,准备离开。
刚刚将车头转过来,两道笔直的灯线射过来,一辆红色宝马“吱”的一声堵到奥迪面前,随着清脆的高跟鞋落地声,李晶笑盈盈地下了车。
侯卫东坐在车里没有动,李晶也不客气,拉开车门进了副驾驶,人未坐稳,身体便侧了过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侯卫东,小声道:“生气啦?对不起啊。”
“我没有生气,只是你回来也不打个招呼,我赶过来又不见人,看来你比我还忙啊。”侯卫东嘴里说着,眼睛却敏锐地发现了李晶的急迫,很显然,她应该是急急地从外面赶了回来。
说话间,侯卫东肚子里不合时宜地传出一阵咕噜声,李晶格格笑着,道:“看来不仅你生气了,连肚子也反对了,不好意思啊,我下午处理了点急事,一直到现在,楼上的家里也没有准备什么,我请你到外面去吧,咱们先吃点东西,说说话。”
说到这种程度,侯卫东也就不好再板着脸了,便点了头。
李晶道:“把车子停到院里吧,我也不开车了,咱们打车去。”
听到李晶的建议,侯卫东瞬间想到一年多前被岳母撞见的一幕,他有些后悔开专车过来,道:“这样不合适吧?车子停到集团内,万一有加班的员工看见不好,再说,我今天走得急,开了公车。”
李晶不在意,一挺胸脯,道:“你也太小看我了吧?这是在精工集团,这里不安全,还有安全的地方吗?”说着,她就要下车通知保安开门。
侯卫东很坚决地拉住李晶:“小心驶得万年船,上次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小心一些总是没错,这样,你先下车,我将公车停到其它地方,你把车放到院里,打一辆出租,我在前面路口等你。”
李晶虽有些不情愿,还是按照侯卫东的吩咐做了。
等接上侯卫东,两人都坐在了后排,侯卫东一上车,李晶身子便偎了过来,一只手也紧紧抓住了侯卫东。她在车里指指点点,出租车很快来到了岭西酒吧一条街。
这几年岭西的夜生活一天一变,发达开放的程度让人吃惊,前些天楚飞曾经开玩笑地对侯卫东说,晚上和女朋友方芳看完电影,夜里12点多了,岭西城里居然有些堵车。
出租车停下来时,侯卫东看了一眼酒吧的招牌:塞纳风情。
侯卫东对这类餐厅向来不感冒,他到岭西,要么是沙州印象,要么是金星大酒店或者华裕国贸,甚至吃个地摊,但是进这种很小资的西餐厅,为数极少,而这却是李晶的强项。
“大书记,开开洋荤吧,我在国外待久了,更习惯吃西餐,你没意见吧?对了,这里的法式大餐正宗不正宗我没有领教过,水果沙拉甜美可口与否也不尽然,但是这里经典的俄式罗宋汤倒是相当鲜美。”
硬着头皮用晚餐,李晶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很纤巧的长条形丝绒盒子,眼里如喷火一般看着侯卫东:“祝孙猴子、我老公、丑丑爸爸生日快乐。”
侯卫东大感意外:“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
李晶脸上浮起一抹动人的红晕,保养得很好的肌肤仿佛冰凝玉色,乌黑的发丝下,小巧玲珑的秀耳上一枚水钻耳针半露出来,显得既时尚又高贵。
“你的生日又不保密,这还不容易?只是我从来没有给你过生日,不要生气才好,不打开看看吗?”
侯卫东真没有在意是什么礼物,礼物不重要,重要的是李晶居然能打听到自己的生日,有这一份心意,足矣。
打开包装盒,侯卫东更加吃惊。精美的绒布中,静静地躺着两件金灿灿的小动物,一只猴子和可爱的卡通小狗,很显然,两件都是纯金,份量很重,李晶不不仅知道了侯卫东的生日,事先还做了充足的准备。
“怎么样,还喜欢吧?”李晶的眼神越来越迷离。
和李晶之间,尤其是经济上,早就超出几十、几百万的范畴,虽然眼前的物品价值不菲,侯卫东也倒不是特别在意。
“挺好的,谢谢。”
“跟我还说谢谢,看来还是不把我和孩子当亲人啊,也难怪,我马上四十岁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黄脸婆一词不知道是不是就从这里衍化出来的?”李晶伤感的搅动着手中咖啡勺,目光却如春水般融融。
侯卫东心中一阵微颤,李晶嘴里虽如此说,但在他看来,李晶的孤傲比起往日更甚,“晶,十年后我们如果还能坐在一起欢聚,我想你的形象也不会变化多少。”侯卫东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对方,顺口说了这么一句。
李晶的警惕性很高,瞬间听出了侯卫东话里的毛病,“卫东,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只有十年的情份了吗?十年以后你就不要我和孩子了?”
侯卫东意识到了自己的语病,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观察过,你是那种发育成熟比较早的女孩,但是青春期过后,你的变化就比较小了,可能你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其实你和十年前变化并不大。除了你自己的心理以及受心理影响下的服饰和日常语气、行为等等生了一些变化外,你的相貌和十年前无二,只是你的气质变得更沉静了一些。”
“那你觉得我现在与以前相比,你更喜欢那一种形象?”眼眸中闪过一抹晶莹,李晶歪着头调皮的问道。
“如果你不是老板,我更喜欢你打扮得青春大方一些,毕竟年轻会让人心情更愉悦。但现在你是多年老总了,举手投足都已经有了一份领导的味道,保持目前这种气质,也是很令人回味悠长。”
李晶抿嘴笑出声来:“老实交待,孙猴子,在我之后,除了你老婆,又和哪个女人有了交往?这些话你以前从来没有说过。”
侯卫东无奈地摇摇头,这个问题自己不干净,依他的性格,故意在这个问题上编一堆谎话,他又做不到,突然想起了白天的视察,道:“你怎么回事,不打招呼突然跑回来,我倒不是怕什么,而是心理没有一点儿准备。”
李晶知道自己这次做得不完美,解释道:“朱小勇事先跑到工地,对吴兴彬严厉斥责了一通,我本想悄悄回来,把事情安排好就不出面了,哪里知道你们突然改了视察路线,我没办法,只好换了工装,争取蒙混过关,没想到朱小勇还是把话说开了。”
侯卫东这才明白事情的经过,可是细细想起来,朱小勇的做法也不能说完全错误,他在省委书记面前本来露面说话的机会就不多,抓住机会多说几句,也有情可原。
估计李晶有了上次的教训,加上这次回来匆忙,肯定没有带孩子,侯卫东还是忍不住问道:“小丑丑们现在怎么样?”
两个儿子是李晶引以自豪的事情,也是她最大的成就,听侯卫东问起,她的满足之情溢于言表:“他们都很好。小丑丑刚过了生日,小小丑丑今年也要上学,你知道,我的文化低,有两个专职教师分别跟着他们,一切都好。”
“哦,那就好,李晶,在孩子的问题上,我实在愧对他们,更没有资格提什么要求。”
侯卫东心里算了一下,小丑丑应该八岁了,小小丑丑六岁多,而慧慧也快八岁,加上不满周岁的侯大力,侯卫东越想头越大。
李晶道:“卫东,这个问题咱们说过多次,我再最后说一遍,一切都是我自愿,不许你以后再这么想,否则我真不高兴啦。将来,我准备把他们培养成一文一武,一个做学问,一个接精工,做到500强。”
说到精工,侯卫东突然想起一事,问道:“我刚到工地时,有个人在指挥几个工人干活,身形特别熟悉,是谁?”
李晶哪里会在意这些,当然也不清楚是谁,她仔细问了问侯卫东当时的情况,接着打了吴兴彬电话:“老吴,最近管理上招聘新人了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