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60章 省委书记调研(5)——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反应过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侯卫东已经隐约猜出了小佳早晨打电话的意思,他赶紧陪笑脸:“老婆,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省委朱书记到茂云视察,你来电话时正好车队刚到。”
听到如此情况,张小佳这才释然,还是说了句:“老公生日快乐。”
和老婆对话,侯卫东轻松了许多,道:“这几天忙都忙死了,哪里顾得上什么生日,再说,眼看就要40了,再过生日就真老了。”
小佳是很小资的女人,对这些纪念日一向很在乎,听了侯卫东的话,她笑道:“老公,你也太伤感了吧,你才37岁,离40还远着呢,等你真过40大寿时,我给你安排一场盛大的庆祝宴会。”
侯卫东不愿意在这事过多纠缠,道:“老婆,还有其他事情吗,我想休息一下,下午还要陪朱书记到县里。”
小佳有些不高兴,道:“老公,你过生日,我没有陪你,多说几句话你就不愿意啊,是不是你不爱我了?”
侯卫东道:“说哪里话,这和爱不爱你有什么关系?”
小佳依然不依不饶:“就是,我感觉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对了,今天朱书记都看了哪些点?”
听小佳问到这个,侯卫东颇有些踌躇。小佳在茂云工作过,对茂云的大项目和主要看点并不陌生,况且,等朱建国离开茂云以后,电视台还要报新闻,一定会有朱建国视察环云高速的镜头,李晶的出现无可避免,如果此时对小佳隐瞒,一旦看到报道,反而容易引起怀疑,以她纪委书记的身份,看新闻看报纸这是必修课。
他咬了咬牙,将上午的过程大致说了下。
果然,张小佳的注意力一下就转到了环云高速,“我在财政局时知道,三标段是沙道司中的标,老总是那个狐狸精李晶吧?”
侯卫东提高了嗓门:“小佳,说话注意些,什么狐狸精?你什么意思?”
张小佳对李晶数度怀疑,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在她心里既对此事高度警惕,又担心侯卫东真的有问题,所以并没有就李晶过于深究,听到侯卫东的口气,她并不服气:“侯卫东,岭西这么多大的路企,为什么偏偏沙道司中标,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么?”
为了这事,侯卫东当初已经给杜正东发过大火,但是这件事,他的确经得起任何人的怀疑,听到小佳抓住不放,他的火气更大了:“小佳同志,你现在也是相当一级干部了,对铁州的招投标程序也应该了解,如果你对此有什么疑问,完全可以公对公地到茂云来调查,如果在这件事上我侯卫东曾经打个半个字的招呼,随你怎么处置!”
见侯卫东真的生气了,小佳反而有些示弱:“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听到这个女人的名字就烦,算了,你的破事我也管不了,你好自为之吧。总之我还是那句话,你如果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别忘了我发的誓,到时候我说到做到。”
经过小佳电话里一通闹腾,侯卫东没有了午休的心情,他躺在床上,越想越烦躁,刚刚迷糊了十分钟,杨柳过来把他叫醒了。
“侯书记,现在是一点半,东湘楚书记和晏县长已经到了。”
侯卫东赶紧爬起来,到卫生间抹了一把脸,来到小招大厅,楚休宏和晏春平已经在等候。几人寒暄几句,郑玉楼陪着朱建国走了出来。
经过简短的午休,朱建国精神恢复得不错,听到侯卫东的介绍,他笑着道:“一个是老周的秘书,一个是你的秘书,卫东,你搭班子的手法,比我当年还要勇猛,我记得,这个小晏是你后来调整到东湘的吧?”
朱建国也曾经做过县委书记,市委书记,后来一步上了省委组织部长,然后是副书记、省长,最后到了省委书记,如果论成长轨迹,他的经历可以称作官场中的教科书。
调整晏春平,是侯卫东为了降低涂仁杰对东湘的控制,采取的即兴之作。东湘经济缓慢的真正原因,现在还没有明朗,至少,目前还不宜给省委书记知道。
他换了个角度回答朱建国:“朱书记,小晏做西陆副县长时,主抓矿山,成绩不错。东湘和西陆,资源相似,所以把他调过来。”
朱建国点点头,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能干成事是最高标准,今后省委用人,也是这个原则!”
这就是省委书记的特权,有感而发,由点到面,个人意志上升到省委决策。决策的结果,或是促进经济发展,或是一批干部受益,当然,也有人因此停滞不前,甚至丢了乌纱帽。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众人鱼贯进入各自汽车,向东湘驶去。
东湘堂堂六十万人口,经济数据少得可怜,矿山迟迟开发不动,下午的调研就显得有些平淡,只是看到基层党支部书记的医疗保障全覆盖时,朱建国才渐渐有了些笑容。
经过中午张小佳的电话,侯卫东心情也受到了很大影响,尽管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却也没有在现场刻意地向朱建国介绍更多,好在前几天到东湘时安排给楚、晏二人的任务,已经顺利将材料报了上来,侯卫东心里有些底,也不以为意。
下午四点,在东湘县委会议室里,召开了茂云工作汇报会。汇报了面上的情况以后,侯卫东将自己这段时间深入思考的东西谈了出来。
“朱书记,这一次没有请各位领导视察矿产发达的西陆县,我有几点考虑。”
没有安排看西陆,不仅茂云的头头们有些不理解,连朱建国也知道西陆是茂云财政的半边天,听了侯卫东的话,他开始有了兴趣。
“西陆对茂云财政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包括去年茂云财政有所突破,西陆做了大贡献,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西陆的发展已经基本达到了极限,茂云想再有大的突破,必须寻找和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侯卫东掷地有声:“而东湘,就是茂云经济上新台阶的发动机。朱书记,我这里刚刚完成了一份调查,仅仅从现有探明的储藏量来看,东湘已经接近西陆的90%,而且开采难度更小,交通更加便利,见效也更快……当然,我们一定会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保持绿色开发,确保可持续发展,如果一切顺利,不出两年,东湘的经济总量就将接近西陆,茂云经济再上台阶,把握非常大。”
朱建国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随着侯卫东将茂云今年其他工作的预期目标全盘托出以后,连素来冷静温和、少有动情的省委政研室主任史照贤都有些豪情满怀。
省委书记朱建国作了最后总结,对茂云近年来取得成绩给予了充分肯定,同时也寄语茂云党政班子,要借助党代会和马上要召开的全省两会东风,改革开放的步子要迈得更大一些,要敢于摒弃旧有观念束缚,要敢于接受新生事物,在集中精力发展经济的同时也要兼顾社会事业的发展,要将三农工作尤其是解决农民增收问题提升到党委政府日常工作中的重要地位上来,切实做到工农并重,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同步增收。
五点半,会议室里朱建国的重要讲话已经接近尾声,沙州市长赵东和成津县委书记朱兵准时前来迎接,杨柳热情地将众人安排到另一间会客室等候。
等朱建国一行从会议室里出来,赵东一眼发现了朱建国的神态,暗道:“看来茂云视察很顺利啊,否则朱建国一行不会如此轻松,也不知侯卫东这家伙用了什么招数,居然能让朱建国第一个视察茂云。”
和朱建国一行见过面,赵东握着侯卫东的手,道:“侯书记,茂云经验今后就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了,什么时候请侯书记到沙州传经送宝啊?”
赵东是老朋友,侯卫东也不说客套话:“赵市长,沙州是我的老家,我这几把刷子,都是从沙州学了带过来的,要说经验,沙州才是真正的发源地啊,抽个时间,我和朱市长专程登门去讨教。”
这都是官场上的套路,众人也就嘻嘻哈哈。
侯卫东专门和成津县委书记朱兵见了面,二人问了好,如老朋友一般,很是投机。
当年,侯卫东还在青林镇苦苦挣扎的时候,朱兵已经是手握大权的益杨交通局副局长,侯卫东火箭般地升了上来,朱兵反而到了他手下,做了成津的副县长,后来几经辗转,终于坐上了县委书记位置,两人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
朱建国一行的车队终于在无数人挥手中离开了茂云境内,只留下一堆心情各异的官员们。

就像是突然卸下了一块沉若千钧的巨石,无论是侯卫东还是朱小勇都觉得这一次总算是圆满过关。
而茂云怎样来利用这一次视察的契机,从各方面来推动经济发展,侯卫东也是踌躇满志。
壮丽的画卷已经在自己面前展现开来,浸润了足够多墨汁的狼毫也放在了自己手中,怎样谱写渲染,那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晚上,一干人并未理会楚、宴二人的盛情邀请,而是直接返回了茂云。
之所以坚持返回,侯卫东还有一个私心,以他对李晶的了解,虽然白天二人没有机会说话,晚上她一定不会沉寂无声的。
进了茂云城,时间六点多,杨柳问道:“侯书记,劳累了几天了,到小招简单吃点饭,送你回宿舍吧。”
侯卫东道:“你们回去吧,我到市委,有些事处理一下。”他看了一眼楚飞,又道:“小楚,把工作手机给我,你也回去吧。”
杨柳无奈,迅速给市委值班室打了电话作了交待,下车时,她悄悄地道:“侯书记,生日快乐。”
侯卫东有些感动,道:“谢谢杨柳,我记得,当年在益杨新管会时,你还送了我一只银狗,到现在我一直保存着,这么多年,几乎每年都收到你的生日祝福,谢谢你。”
此刻,二人有些脱离了上下级关系,杨柳的眼圈甚至有些红润,道:“侯书记,千万不要这样说,感谢两个字,已经无法表达我对您的敬意和感激了,从新管会开始,到农机水电局还想着我没有房子,再到把我送到宁书记那里,包括现在,感谢这两字,实在是份量太轻了。”
侯卫东也有些受到感染,握了杨柳的手,道:“秘书长同志,你现在不是益杨新管会的办公室主任,而是堂堂的茂云市委常委,副厅级干部,以前那些事,不要总挂在心上。我们同在一个班子共事,除了组织安排和工作需要,更多的是一个缘分,相互关照,相互提醒就够了。”
说到相互提醒,杨柳突然想起来郑玉楼的交待,道:“侯书记,今晚岭西电视台晚间新闻将要播出朱书记视察的消息,请您注意收看。”
侯卫东道:“我知道了,另外,你将此消息也通知一下其他领导和相关部门。”
回到办公室,侯卫东迅速将专用手机拿出来,开机后,手机短信铃声果然像小鸟般叫了起来,果然有两条。一条是郭兰的生日祝福短信:“路遥百里,难断相思。人虽不至,心向往之。我思念着你,天天在一起;我深爱着你,默默在心底;我祝福着你:生日快乐!”
紧跟着郭兰短信的,是李晶风格完全相反的短信:“孙猴子,白骨精晚上在岭西老窝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