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58章 省委书记调研(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朱小勇马不停蹄地在城区跑,侯卫东当天下午带着杨柳和楚飞,直接去了东湘县。
侯卫东决定请朱建国视察东湘县而不是经济更发达的西陆县,有几个方面的考虑。
一是西陆近期有一个亿的事情如梗在喉,他感觉不踏实;二,东湘是茂云今年经济上台阶的主要增长点;三,东湘和翠山两县是首批全县覆盖的农村支部书记医疗保险地区,朱建国对此很感兴趣;四,东湘与沙州成津县接壤,从东湘直接去沙州很方便。
好在东湘的班子调整以后,县委书记楚休宏和晏春平,一个是周昌全的秘书,一个是自己的秘书,两个人都令他比较放心,况且,晏春平到东湘以后,没有任何犹豫地很快将爱人春天调到东湘,一头扎进东湘,得到了方方面面的好评。
来到东湘,楚、晏二人早已恭候多时。对此二人,侯卫东没有丝毫客气,干脆利索地将要求讲了,二人也信誓旦旦地保证,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侯卫东很是放心。
看看时间还早,晏春平心思活泛,道:“侯书记,你难得来一趟,工作也交待完了,我和休宏书记一定会不折不扣地严格落实好,否则,我提着乌纱帽去见你。现在还有时间,请你和秘书长到我们青龙山森林公园看看如何,绝对不比上青林差。”
晏春平知道侯卫东的七寸在哪里,一般情况下,在如此紧急而重要的任务面前,他绝对不可能有心思游山玩水,但是如果有什么事和上青林牵涉上了,侯卫东一定会动心。
果然,听到上青林三个字,侯卫东眉毛一挑,笑道:“我曾经陪客人来过青龙山,也知道这是木山老总开发的,不过,铁州的四A风景区都比不了上青林,这青龙山开发以后还能比上青林要好?”
楚休宏也道:“侯书记,我刚来时也是这么想,后来来过几次以后,感觉确实不一般,很震撼。”
楚休宏向来稳重,听他这么说,侯卫东有些动心,道:“杨秘书长,那咱们就去看看?”
楚、晏二人喜不自禁,连杨柳也悄悄冲晏春平做了刮鼻子的动作。
青龙山森林公园座落于东湘县城以东的大山之中,背后就是沙州的成津县,横向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即使沿着公路绕过去,也不超过50公里。同成津一样,这里也是矿藏十分丰富的地区,以盛产磷矿出名。
对磷矿的事情,侯卫东早在益杨担任新管会主任时便听大哥侯卫国说过,当时他带着祝焱的女儿祝梅去修笔记本电脑,在街上突遇一部汽车爆炸,正是那一声爆炸声,让侯卫东发现了祝梅残存的听力,这才有了以后的美国治疗和祝梅的康复。
而大哥侯卫国告诉他,爆炸恰恰是因为煤矿行情走低、磷矿行情一路走高,而导致的磷矿老板互相厮杀。
等到他以县委副书记的身份到了成津以后,更是因为打掉方杰和李东方一伙矿霸,对成津和东湘盛产磷矿一事种下了深深的印象。
走在路上,晏春平就一直在自豪地介绍:“侯书记,你说也怪了,这大山连成一片,两侧都是磷矿,唯独中间这一带磷含量极低,风景又好,所以几年前老涂就引来了投资商,承建了这处森林公园,去年才刚刚建成,立即成了县里居民周末和节假日休闲的好去处。”
晏春平一脸自豪,侯卫东却听出了问题,暗道:“不对啊,我到茂云以后才陪张木山和李晶去的青龙山,那时候张木山表示要开发,可是听春平的意思,这个项目早就开始了,而且是东湘老涂所为,那时老领导祝焱在位。”
侯卫东有些被人耍的感觉,“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等于是人家早就挖好了一个大坑,张木山后来给我说要开发,不过是戏弄一下三岁孩童。”
“可是,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看侯卫东有些沉思,楚休宏道:“侯书记,这处公园每个月的客流量都在增加,为财政也添了不小的收入。”
侯卫东清醒过来,“那就先看看吧。”
进入公园,看着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公园内熙熙攘攘的人流,特别是几处挂着牌子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侯卫东高兴起来,道:“别有洞天,没想到啊,木山老兄把青龙山搞得变了大样,休宏,春平,如果时间来得及,我请朱书记也过来看一看。”
楚、晏二人自然大喜过望。
转了半个小时,已经向森林深处走了几公里,忽然,一阵重型汽车的轰鸣声刺耳地传了过来,顺着一条专用公路,快速地驶了过去。
侯卫东皱皱眉,问道:“这里怎么会有重型货车?”
晏春平笑道:“侯书记,这个情况我清楚,这一大片深山连在一起,虽说这一带矿藏非常稀少,但总不是一点没有,这是公园投资方为了弥补建设成本,在县里划定的区域内适当进行开采,这一点,当初合同上也有规定,县里是认可的。”
侯卫东觉得不对,道;“休宏,春平,这不符合常理吧?无论从保持公园的特色,还是从经济的角度,都不应该这样做,如果是为了弥补投资亏欠,东湘矿藏如此丰富,另外选一个相对近便的地方开采,不是更加节省成本么?”
楚休宏是秘书出身,对经济不在行,听到侯卫东的疑问,一时不知如何解答,晏春平道:“侯书记,这个情况我倒是没有想过,听您这么一说,是有点不合常理。”
侯卫东严肃起来:“反常就意味着可能有问题,休宏,春平,我把东湘交给你们,也等于把茂云经济的发动机交给了你们,西陆出了太多的事,我不想在东湘这边重演,回去以后,你们务必要落实清楚,把结果报给杨秘书长,另外,这次朱书记来,先不要安排参观森林公园。”
二人没想到突然出现这么个情况,又被侯卫东训了一顿,回去的路上也就不敢再多说话。
星期二上午,茂云召开了市委常委扩大会议,有关部门和区县领导参加,专题研究省委书记朱建国视察的接待方案。
侯卫东率先介绍了情况:“同志们,接省委办公厅通知,朱建国书记将于11日到我市调研,时间一天。昨天,我和朱市长、杜书记已经简单交流了大体思路,杜书记整理了初步方案,已经得到了省委办公厅的批准,下面,请杜书记重点谈谈。”
杜正东清了清嗓子,道:“根据省委办公厅通知,朱书记一行共七人,除了司机,还有郑玉楼秘书长,省委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史照贤,秘书周林,岭西电视台新闻中心主任聂燕,岭西日报副总编王辉,车辆是一辆丰田考斯特,车号岭O-00011,另有一辆开道警车,不挂警排警灯,车内包括司机一共四人,有省交警总队交通处长刘毅,岭西市公安局副局长侯卫国,还有一名武警特警。”
侯卫东一愣:“省委书记出行,交警刑警特警都出动,这没有什么,正常情况下,应该是省厅派人,怎么大哥跟了来?”
杜正东似乎看出了侯卫东的疑虑,很老道地补充了一句:“原本是安排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派一名同志,但几个合适的人员都在外地办案,省厅推荐了市局侯局长过来。”
他说话平和沉稳,既没有再次点出侯卫国的名字,更没有说出他和侯卫东的关系,说话时,甚至根本不看侯卫东,至于在座的谁能明白其中的玄机,那就看个人的悟性了。
茂云公安局长王齐也参加了会议,他和李俊同时反应过来:“侯卫国是侯卫东的大哥,侯家这是怎么了,省委书记视察弟弟的领地,哥哥居然是省委书记的保镖之一。”
只不过,王齐是由衷的佩服,李俊则是嫉妒罢了。
前些天,听说郑少良否了侯卫东的副省级,李俊为此百思不得其解,反而埋怨了郑少良半天,费了好大口舌,李俊才弄懂了郑少良当时的心境,不由使起了小性子:“侯卫东在茂云一手遮天,有机会还不请他离开,如果最后我完不成你们的任务,到时候可不能把屎盆子扣我头上!”
杜正东接着通报了朱建国的行程:“朱书记一行11日早晨七点左右从岭西直接过来,建议侯书记和朱市长到茂云地界迎接,然后走环云高速一标段到达市区。第一站是南部新区乙烯配套工程,朱书记将参加剪彩仪式,九点开始,九点20分结束,请李云市长做好相关准备。九点40分到达第二站南浦城中村改造小区,请崔道元书记和景伟区长准备好,景区长负责介绍。10点30分,到达第三站环云高速二三标段施工现场,请甘霖市长会同建委、交通和施工单位负责人各自准备。11点30分回市区,稍事休息,12点在市委小招用工作餐,请杨柳秘书长安排好。”
“中午休息就在小招贵宾楼,其中朱书记和郑秘书长是套间,其余各位领导和相关人员,包括司机,一律安排单间。”
“下午两点,从小招出发,大约三点到东湘县,请楚休宏书记和晏春平县长两点以前直接到小招。到东湘以后,先就近调研几个村党支部书记医疗保险事宜,然后简单视察主要磷矿,然后在县委招待所听取茂云工作汇报,由侯书记主讲。大约五点半,从东湘直接到沙州成津县,届时沙州赵东市长、成津县委书记朱兵将到东湘来迎接。”
杜正东的一长串话里包含了太多的信息,以至于他说话时没有一人抬头插话,会议室里只有刷刷的记录声。
这也是官场一个有趣的现象。无论哪一级开会,当主持人宣布,下面请某某作重要讲话,全场人员总会不约而同地拿起笔来。又或者召开一个座谈会,主要领导即使说了,只是随便讲讲不用记录,可是如果谁真的只听不记,那他的苦日子也就快来了。领导张嘴都是指示,你连指示都不记录,谁会相信你去落实?
最后,侯卫东严肃地作了总结:“同志们,党代会以后,我们一直强调各项工作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什么是中心,什么是大局,是重中之重,在这一个星期,省委朱书记的视察就是,其他一切工作都需要让位于这项工作。”
“对于刚才杜书记的安排,我没有意见,希望全市各有关单位和部门,按照各自分工,切实抓好落实。在这里,我只想强调一点,哪个环节、哪个单位出了问题,捅了篓子,我要承担责任,具体责任部门也脱不了干系!”
常委会终于结束以后,整个茂云市似乎都讲入了临战状态,无论是市委市府所有职能部门,迅速忙碌起来。
环卫系统开始有意识的加大街面清洁力度,市政部门对主要街道和沿线逐一进行检查,确保车队通过沿线和主要街道不能有破损残缺的市政设施,政法部门提前行动起来,摸排不稳定因素,公安部门也做好各种预案,确保安全保卫万无一失。
无论是侯卫东还是朱小勇,几乎是每天一个碰头会,召开分管领导和职能部门领导研究商量接待方案还没有什么缺漏,还有没有什么没有考虑周全的地方,哪些可能出现的意外还有没有忽略了的问题。
分管领导又带着职能部门到各个参观考察点逐一过一遍,看看有没有哪里还存在需要改进或者调整的问题,确保视察时能够既有看点又切合实际。其实大家都知道领导也是老练成精的角色,下边有些啥心里都是明镜一般,所以在这上边就得好生布置安排,让领导能有看的,能琢磨出其中大概,却又不能看得太深太真。
侯卫东清楚,朱建国不是个性很强的领导,但是花架子想要糊弄他肯定不行,担心下面人动小心思,10日下午又让市委办和政府办调度了一遍,这才放心。
11日早晨7点30分,侯卫东和朱小勇已经来到岭西和茂云交界处等候。得知朱建国没有带警车,侯卫东也坚决拒绝了公安局长王齐安排开道车的建议,但是,对于到地界迎接,不管省委书记高兴不高兴,这是无法省略和降低的礼节。即使今天过来迎接,二人也是合乘一部车过来。
五月的清晨,气温还略有些低,凉风吹来,凉意很浓。二人站在车旁,朱小勇紧扣了一下外套,道:“侯书记,真是佩服啊,党代会前你的一个两不带,当时我还不理解,现在看来,朱书记第一个调研地点选在茂云,就说明了一切啊。”
侯卫东道:“小勇兄,这恐怕关系不大吧,最主要的,还是政府提出的茂云今年要争全省经济增速第一打动了省委吧。”
说到这个,朱小勇有些得意:“侯书记,听说去年茂东的指标还在下滑,省里几个领导很不满意啊。”
侯卫东干脆地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就像电影《生死抉择》里边所说的那样,霓虹灯下有血泪,风光背后有凄凉啊。”他突然想起了前不久看过的电影里的台词。
朱小勇诧异地看了侯卫东一眼,很吃惊他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正交谈间,远处,一大一小两部车开过来,与此同时,侯卫东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侯书记,我是周林,我们马上到茂云了。”
“好的,周秘书,一路辛苦,我们已在前面等候。”
刚刚挂了周林的电话,手机再次响起来,侯卫东看也没看,直接按了拒接。
眨眼的功夫,一辆外观很普通的商务靠边停了车,侯卫国第一个跳下来,他并没有直接冲侯卫东过去,而是很老练地挥了挥手,道:“两位领导好,快去迎接朱书记吧。”
二人冲侯卫国招了招手,丰田考斯特也缓缓的在路边停下了,周林一探头,道:“请侯书记和朱市长上车来吧。”
由于随行人员很少,丰田考斯特上显得寥寥,朱建国坐在第一排,面前是一张略显大的长条桌,身后是郑玉楼、史照贤,王辉和电视台聂燕坐在了后排,侯朱二人与众人一一打了招呼,王辉是老朋友,握手时自然更加热情。
寒暄过后,朱建国不经意地看了外面一眼,没有发现警灯闪烁,心里很是满意。
随着朱建国一声“走吧”,这一次,韩明驾驶的侯卫东专车临时充当了开道车,考斯特在中,侯卫国所在的商务车则在最后护驾。在省级公路上跑了十多分钟,韩明一转向,车队上了已经开通的环云高速一标段。
朱建国不经意地说了句:“卫东,环云高速路况不错,这是哪里承建的?”
侯卫东没有多说,只汇报了承建的公司和胡铭南的名字,那一瞬间,他敏锐地发现,朱建国脸上的肌肉明显动了一下。侯卫东暗道:“胡铭南对外的身份就是企业老板,背后的故事鲜有人清楚,难道朱建国有所耳闻吗?”
还没从深思中反应过来,朱建国又道:“高速公路是现代经济发展的命脉,质量绝对要有保证,何时全线通车啊?”
这一次朱小勇抢过了话头,不仅汇报了预计的通车时间,还自以为是地介绍了三个标段的情况。
听到第三标段另有承包商,朱建国看了侯卫东一眼,道:“那就先去三标段看看,你们还安排了乙烯项目的剪彩仪式对吧,让那边稍微等一等。”
朱小勇头皮一麻,正好侯卫东有些恼怒的眼神也看过来,没有办法,省委书记发了话,一切行程就要围着他的指示来转,他连忙坐到后排开始电话联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