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57章 省委书记调研(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省委书记要来调研,可是,留给茂云的准备时间只有不过四天的时间。
侯卫东回想了一下,过早的情况他不清楚,至少从2005年自己到茂云以来,只有时任省委书记的钱国亮到过茂云一次,参观了打黑成果展,而朱建国自从任省长以来,似乎从未到过茂云。
那么如何把这次的调研准备工作做好,就是当前的第一要事了。
侯卫东看看时间,道:“杨柳,你亲自打电话,将朱市长和杜书记请到市委小会议室来,一并叫上政府任秘书长。”他通知任林渡的意思很明显,时间紧张,不必再通过二传了,政府秘书长直接听会,便于协调各项准备工作。
几分钟以后,杨柳跑回来:“侯书记,几位领导都通知到了,任林渡在南部新区,正在往回赶。”
政府秘书长到南部新区办事,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侯卫东也不以为然。
十多分钟后,市委小会议室,侯卫东已经将主要的任务对几个大员进行了交待,任林渡还没有回来。
虽然不是省长前来检查工作,朱小勇也知道,对于市长来说,省委书记的调研同样重要,政府的工作即使出不了彩,漏子是肯定不能有的。
几天以前,市长办公会刚刚专题研究了乙烯配套项目,按照原计划,将于5月下旬举行盛大的竣工仪式,听到朱建国要来的消息,朱小勇的第一反应就是:“能不能安排南部新区抓紧准备一下,将竣工仪式提前安排到11日那天举行?”
不过,南浦改造的教训提醒他,这个想法不宜马上提出来,因为侯卫东多次就工程项目问题发表意见,坚决反对不看实际、不顾工期,搞什么献礼工程的做法。
他先委婉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接待朱书记调研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时间只有短短一天,又要看点又要听汇报,我的意见,参观点不宜安排太多,县区最多看看西陆,城区看看重点项目,时间也就差不多了。”朱小勇心里打了个小算盘,城区重点项目就那么几个,其中重中之重的就是乙烯项目,侯卫东同意他的方案,就无法反对视察乙烯项目。
侯卫东当然清楚乙烯项目的进展情况,他对朱小勇的意见不置可否,转头问杜正东:“老杜,你的意见呢?”
杜正东也在一直琢磨接待方案,同时他考虑更多的是侯卫东内心真实的想法,新任省委书记调研的第一站就安排了茂云,这本身就说明了一切,依侯卫东的个性,恐怕他早已成竹在胸,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他试探着道:“侯书记,我的意见和朱市长有些类似,参观点宜精不宜多,另外,朱建国毕竟是省委书记,工业项目不宜看得太多,民生方面也要适当考虑。”杜正东的话其实表示了对朱小勇看法的不同,西陆虽然是茂云经济的大头,但是到西陆,不外乎看矿企,加上市区的乙烯项目,等于围绕工业看了一圈。
侯卫东当然清楚二人的心思,暗道:“小勇有想法,这倒可以理解,但是这个时候不站在大局上看问题,不能算是合格的市长。”
其实,对于朱建国的调研,侯卫东倒是比较坦然,你的工作就放在那里,来看也好,不来看也好,经济发展、改善民生,必须有过硬的数据和实在的东西证明,没有这些,到时候谁也帮不了你。
二人发言的同时,他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框框,道:“朱市长和杜书记的意见我基本赞同。现在时间紧迫,也不容过多研究,这样,市区重点看南浦新村和环云高速,农村重点看基层党支部书记医疗改革,另外,我的意见,这次不请朱书记到西陆去,重点看东湘县。”
朱小勇有些着急,乙烯项目虽然是侯卫东引进来,但是具体落实都是政府的事,如果省委书记来一次茂云而不看乙烯项目,他朱小勇在调研过程中恐怕就会沦落到第三、第四的角色。
“侯书记,我的意思,乙烯项目还是要看,不仅要看,最好能请朱书记参加竣工庆祝仪式,亲自剪彩。”
侯卫东问道:“朱市长,乙烯项目不是下旬才能竣工么?”
朱小勇回答:“是这样,上周政府专题研究了这个问题,又责成李云副市长近期加快了工程进度,将竣工仪式提前十天左右,没什么大问题。”
话音刚落,任林渡一脸焦急,敲门走了进来。
朱小勇顺势一指任林渡,道:“林渡回来了?抓紧坐下。侯书记,这段时间林渡一直在南部新区协助李云市长主抓乙烯项目,能否提前几天竣工,他最了解情况。”他边说,边用眼睛示意任林渡。
任林渡这些天对乙烯项目摸得门儿清,他并没有听到前面侯卫东与朱小勇的对话,听到市长发问,便很认真地道:“近期朱市长对乙烯项目抓得很紧,我和李市长天天在一起,从目前的情况看,提前几天可以办到。”
朱小勇冲任林渡赞赏地点了点头。
侯卫东对任林渡比较信任,听他如此说,便拍了板:“好,既然如此,那就调整一下,请朱书记先参加剪彩,然后再去看南浦小区和环云高速。另外,今天下午,我和朱市长分头,先到各点上看一遍,就请朱市长看看城区的部分,我去东湘。”
会议结束以后,杨柳先将大致安排传真给了省委办公厅,杜正东则负责起草具体方案,准备在常委会上汇报。
回到办公室,杜正东第一件事就是给常务副市长李云沟通,说了大致安排,道:“李市长,刚才侯书记和朱市长已经同意,乙烯项目提前竣工,同时在11日上午安排剪彩仪式,朱建国书记亲自参加。”
李云大吃一惊:“杜书记,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事先不知道?本来事情就多,突然提前这么多天,哪里能准备出来?”
杜正东道:“侯书记已经定了此事,我们只能落实好,你再想想办法,我的意见,仪式不要长,要隆重而简短,把意思体现出来就行了,最多半个小时,朱书记还要看其它点。”
李云长期待在南部新区,对此类事情接触不少,他有些担心:“杜书记,不是我不执行侯书记的决定,如果仅仅是搞个剪彩仪式,那没有什么,我是害怕朱书记突然提出来到车间看,那就麻烦了,根本准备不好。”
杜正东不敢擅自作主,又请示侯卫东:“侯书记,李云市长不太同意。”同时将李云的担心说了一遍。
侯卫东本来挺烦这类的活动,可是刚才已经决定了,大致安排也发给了省委办公厅,不能再随意更改,详细问了南部新区情况,毅然道:“老杜,那就再缩短时间,将仪式从乙烯项目驻地搬到南部新区管委会大楼举行,剪彩结束,直接去下一个参观点。”
杜正东这才放了心。
大事当前,朱小勇不敢怠慢,下午一上班,便带了副秘书长胥明堂先去了环云高速指挥部。
环云高速招标时一共分了三段,前两个标段由胡铭南中标,第三标段却由精工集团下属的沙道司意外获得。为了此事,当年侯卫东还大发雷霆。
按照侯卫东招标前的交待,要坚决排除本土施工单位,面向国内一流施工水准公司,包括时任常务副省长秦路的招呼都没顾及,可是招标的结果大大出乎意料,李晶的沙道司竟然黑马腾空中了第三标段。尽管发了火,但是一切手续齐备,程序过程无懈可击,侯卫东也只能认可。
后来,李晶将西陆的矿业全部转给了庆达集团,而精工集团在岭西的其它业务,则照常进行,精工集团的日常工作由副总吴兴彬主持,环云高速第三标段作为重点工程,朱兴彬一直靠在茂云。
朱小勇来到高速指挥部,建委、交通的头头,以及吴兴彬早已在此等候。
过去朱小勇是组织部长,对于政府的事了解不多,任了市长以后,才开始对茂云几大工程的来龙去脉作了一番功课。第一标段竣工时,看到侯卫东对胡铭南的态度,知道这个人物他不好惹,他的关注点便放到如何对付好胡铭南那里,对第三标段只种下了沙道司的概念,并没有和李晶的精工集团联系起来。
详细询问了一二标段进度以后,朱小勇还算满意,等指挥部的人介绍第三标段吴兴彬是副总时,他的火气有些上涌:“老吴是副总?你们老总呢?”
李晶虽然人在国外,但是和吴兴彬却时刻保持着联系,对于哪一类事情如何处理,哪一级干部如何应对,反复进行过交待,看到市长的脸色不好,吴兴彬沉稳地道:“朱市长,我们李总恰好在国外,她对省领导这次视察很重视,专门打电话给我进行了交待,请市长放心,我们沙道司享有良好的声誉,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掉链子!”
朱小勇嘿嘿一笑:“政府的工作需要务实,企业的事情更是来不得半点马虎,这个时候老总不在,出了问题你能担得起吗?”
吴兴彬一愣:“这个……,我马上给李总汇报。”
朱小勇不耐烦地道:“这个那个什么?汇报什么,让你们老总马上赶回来,朱书记视察时必须在场,否则,以后不要进茂云做工程了!”
朱小勇这是借朱建国视察拉大旗扯虎皮,吴兴彬长期做企业,虽然人也比较精明,终究敌不过朱小勇的气势,等到朱小勇一行离开,便接着打了李晶电话。
因陈庆蓉之事离开岭西后,李晶主要是在香港、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来回奔波,除了照顾两个孩子,便一味发展国外业务,弥补西陆资产的损失。
对于侯卫东,她在无限牵挂的同时,也知道侯卫东职务越高,二人夫妻的梦想越远,便一直狠了心尽量少联系。当然,情郎的状况、茂云乃至岭西的动向,她一直密切关注。
以李晶的性格,本不会对陈庆蓉一事太迁就,一来她深爱着侯卫东,二来两个儿子日渐长大,这是她最牵挂的头等大事,而一旦侯卫东有事,她自己倒无所谓,两个儿子也就没有了安宁,甚至,在她的内心深处,对于侯卫东再有其他女人都可以原谅,但是儿子出了任何问题,都是她无法容忍的事情。
李晶在国外期间,有三个人,准确地说,有两个半人和她联系密切。
一个自然是手下吴兴彬,他靠在环云高速,是茂云和岭西政治经济大局的主要信息来源。

有个特殊人物,姑且称作联系比较密切的半个人,是岭西步步高集团老总步高。
步高和李晶自汉湖认识,又先后在益杨新管会开发了楼盘,二人很是熟悉,自然也知道李晶中标环云高速的事情。偶然接管了南浦项目后,一次与李晶电话时,一时兴起,说了此事。
当初李晶气不过朱小琳仗着朱小勇的威风强势进入茂云房地产,也曾找了侯卫东,不料却遭到严辞拒绝。得知朱小琳黯然退出茂云,李晶大是欣慰。
还有一个重要的联系人,则是祝焱的女儿祝梅。
祝梅的爱人叫任晓路,和祝梅是岭西大学校友,毕业就进了省纪委工作,祝梅则在团省委上班。二人之所以毕业就进入省级机关,祝梅的原因自不必说,任晓路背后,也站着一位担任副省长的叔叔任同法。
当初,这门亲事之所以顺顺当当,一方面祝梅架不住任晓路的死缠烂打和疯狂进攻,另一方面也与祝焱的坚决点头密不可分。
门当户对外加政治需要,祝、任两家竟然没有一个人对这桩婚事挑出丝毫毛病。
对于情郎的重要助手朱小勇,李晶可谓了解很多,但是接触很少,甚至几未谋面。仅有的一次,是张木山到茂云东湘青龙山打猎,侯卫东牵头,朱小勇在场,后来张木山又安排原班人马吃了顿饭,大概仅此而已。
祝梅之于李晶,最初只是感激,随着国外治病几个月的朝夕相处,二人竟有了半母半女的情愫,及至祝梅年龄日大,看懂了大小丑丑和侯卫东的关系,更多的开始为李晶鸣不平。
祝梅虽然早年听力障碍,却掩盖不了官宦家庭的深刻影响。
爷爷老资格的重要部门正厅退休不说,单就一个官场打拼又始终在权力中心的父亲,足以影响她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尽管她并不向往仕途,却无法拒绝父亲一手操办的团省委,更欣然接受在省纪委工作的任晓路。
对于侯卫东,不可否认,她从最初的尊重,到逐渐的好奇,再到朦朦胧胧的少女情怀,直至了解了侯卫东和李晶的关系,那种感觉才逐渐冷却下来,但是,侯卫东的影子却直接影响了她心态的变化,由厌烦官场的争斗,到接受现实的一切,更兼有把侯卫东的印记寄托在任晓路身上。
祝梅在团省委学校部工作。团省委是火箭干部的摇篮,内设机构中,学校部和组织部更是摇篮中的摇篮。两年多一点的时间,祝梅已经是主任科员,甚至比侯卫东在青林镇跳票的速度还要快。
而任晓路却由于分在第一案件监察室,常年跟随着一帮老油条在外办案,几次竞争上岗,尽管笔试分数不低,都因为民主测评得票太差而夭折,至今仍是副主任科员。
团省委的工作虽然头绪繁多,却多是重虚不重实,志愿者也好、社会实践也好,搞个青年论坛,弄个启动仪式,布置下去,自有全省各级团组织虚虚实实地抓落实,团干部也乐得以此为政绩,火箭般提拔重用。
团系统虽然极少单独承办核心事项,但是党委政府重大活动却一项也少不了参与,因此这个部门也就拥有信息来源四通八达、高层动向及时快捷的优势。
白天上班,祝梅的特长无处发挥,收集信息便成了主要任务,而晚上,由于多数时间任晓路在外办案和应酬,大把的时间就用来和李晶通话和绘画。
祝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在意侯卫东的一切,但是她内心知道自己似乎对侯卫东有一种莫名的恋兄情结,侯卫东的任何事情她都想知道,都想了解,而每天和李晶说说侯卫东的情况,那心中的快活感让她自己都感到吃惊。
听了吴兴彬介绍的情况,到底回不回国,李晶很是犯难。
如果仅仅是为了朱小勇的装腔作势,她绝对不会买帐;但是一旦朱小勇再因此而为难吴兴彬,那么,心上人就有可能在省委书记面前出岔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