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55章 市长泡汤——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听到谷云峰没头没脑的话,侯卫东一愣:“云峰,怎么了,谁告诉你我要走?”
“侯书记,外面都已经传开了,说你要去岭西任市长,是真的吗?”
侯卫东没有想到消息传的如此之快。
在省委还没有定论的情况下,即使面对手下爱将,他也不能将此事彻底说开,这是组织原则,更是官场无数惨痛教训的启发。
一名干部的提拔,以干部选拔任用条例的颁布为分界线,按时间划分,之前是一种模式,之后又是另一种模式。
早期的模式,程序简单,不公开不透明,无论是作为条条的部门,还是作为块块的省市县,多数是一把手点头,组织部考察,常委会通过,这就算万事大吉了。
但是,任用条例颁布以后,情况有了很大的不同。虽然一把手仍然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但是干部选拔程序复杂了,透明度高了,社会关注度和影响力大大增强。
对于如今的提拔对象本人来说,即使书记点头、组织考察、常委通过,甚至公示七天也没问题,但是只要没有真正地在新岗位上班,一切都有可能。
曾经有无数干部对此刻骨铭心。以为书记点头就十拿九稳了,但是最悲惨的,拿着任命文件在履新的路上出了问题,当然,不是《让子弹飞》里半路被害的县太爷,而是最后的几分钟内,提拔对象换了人。
就像当年的老领导祝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赴任副市长,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省委党校的学习通知,所谓世事难料,官场才是真正变幻莫测啊。
此刻,侯卫东说话就有了些原则的味:“云峰,此事确有这个意向,但是目前并无最终意见,再说,这已经超出了省委职权的范畴。”
谷云峰叹了口气:“昨天晚上春平来电话问我,我还说了他一顿,原来不是空穴来风啊。怪不得两会上朱建国书记那样讲,别的代表团不知道,咱们茂云可清楚,人人都说有朱书记赏识,侯书记要进步了这是肯定的,哪里想到这么快。”
侯卫东一瞪眼:“云峰,你不要跟着他们人云亦云,瞎起哄!这两件事没有任何关系,走也好不走也好,都是组织行为,和个人没有关系,你是县委书记,要带头讲原则守纪律,把工作抓好!”
说到工作,侯卫东接着问道:“合同鉴定有进展吗?”
“侯书记,为了保险,我们请了国内权威机构进行鉴定,时间长了些,不过结果也出来了。”
“什么情况?”
谷云峰把鉴定报告递给侯卫东,道:“鉴定结果,合同所用纸张和字体痕迹在两年至四年之间,也就是说,四年之内,如果整体更换,都是合法的。”
侯卫东皱皱眉头,谷云峰有些无奈地道:“侯书记,您是2005年初来茂云的吧?我们过来得更晚,也就是说,在咱们来之前,这份合同就有可能被整体调了包,如果是那样,我们只有认可了。”
侯卫东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自言自语道:“两年到四年,照此推算,应该是祝焱到省里之前,或者我任茂云书记不久,有人做了手脚。”
他进一步推断:“老领导到省里之前,茂云是段宜勇任市长,那时茂云力求图稳,一心增加GDP,无缘无故撤换合同,没有动机。我主政前后,刘刚、杜勇先后离奇死亡,加上我有些动作过大,触动了部分人的利益,更让他们感到了危险,所以才有了狸猫换太子这一出。”
“他们这一手,看似聪明,实则此地无银三百两,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谷云峰毕竟历练得少,道:“侯书记,现在看来,确实是有人做了手脚,不过,有一个问题我始终想不明白,一个亿,即使对于庆达集团这样的大公司来说,也不是小数,如果单纯为了一个采矿权的问题,完全可以将责任推到县里,这是双方自愿签订的合同,何必又要更换?”
侯卫东冷笑道:“一开始,我也这样想过,但是后来反复思考,问题恐怕不这么简单。云峰,你和商人打交道不多,我与庆达等集团从益杨时就开始接触,对他们的本性十分了解。你以为他们会心甘情愿掏出一个亿?破财免灾,那是普通老百姓的心理,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只想着免灾,绝对不会想到破财,今天的一个亿,他们一定会用今后的十个亿、二十个亿换回来!”
谷云峰道:“侯书记,你分析的没错,但是现在,除了西陆,并没有其它的增长点啊,况且,西陆每年的净收益就摆在那里,这一个亿是抵不回来的啊。”
侯卫东点点头:“这也是我现在考虑的问题,他们的用意,首先是免灾,其次肯定会有后续的行动,那么,这个后续的行动到底在哪里呢?”
两个人分析了两天,想不出所以然,思路渐渐又回到眼前。
没有任何附带条件的一个亿的净收入,足以推动一个县的财政上大台阶,现在却变成了一块大大的鸡肋,如何处理这笔天上掉下的巨款,成了摆在侯卫东面前的一个现实的难题。
接受,就意味着承认合同的法律效力,也就不可能再对此事追究;不接受,那就必须要拿出铁的证据,推翻这个变味的合同,但是如此一来,事情就由经济纠纷变成了政治斗争。
当年在成津,下决心打掉方杰一伙,起因是张永泰的车祸;在沙州,历尽万难推行绢纺厂改制,是彻底看透了易中岭一伙的阴谋;到了茂云拿下闻李,是因为他们丧心病狂,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但是现在……。
更何况,现在省委随时可能研究自己的事情,如果一切顺利,用不了多久,自己将离开茂云。但是,眼前的事情到底该如何办?如果留给下一任,万一出现第二个茂东怎么办?云峰、春平等一干自己的爱将能否应付得了那种局面?
何去何从,侯卫东从未如此难以抉择。
谷云峰也一直在静静地等待自己最敬重领导的指示,“侯书记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血气方刚的小青年,虽然人骨子里的本性不易改变,但是此事毕竟牵涉面太广,无论他如何决策,我都应该服从,而且坚决贯彻好。”
看到侯卫东的脸色由平静到惊讶,由无奈到愤怒,最终又渐渐归于平静,谷云峰知道老板做出了决定。
果然,侯卫东稳稳地道:“云峰,鉴定结果已出,这代表法律效力,我们只能认可,在没有新的证据之前,其它的一切都只能是猜测。当然,如果事情有新的进展,市委绝不会袖手旁观,只要我在茂云待一天,绝不会姑息和手软!”
谷云峰有些失望,尤其是听到侯卫东最后一句话,等于变相承认了即将离开茂云,他苦笑道:“好的,侯书记,我知道了。”
望着一言不发走出办公室的谷云峰,侯卫东突然有些后悔,我的选择真的正确吗?
党代会结束的第二天,中央批复了岭西换届结果,这也就意味着,朱建国、乔志民终于可以开创属于自己的时代了。
4月7日,朱建国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研究部署近期重点工作,明确各常委分工,同时研究岭西市班子建议人选,祝焱已经免去了组织部长职务,只能以省委常委的身份参加会议。
前面两项议程,近期重点工作自不必说,常委们的分工也像秃子头上的虱子,在那里明摆着,自然一致通过。
研究第三项议程时,由于陈曙光初任组织部长,便由常务副部长丁原汇报了岭西市班子的初步人选。
丁原的身份现在也有些微妙,方案中,他的下一个职务已经不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而是岭西市委副书记,但是没办法,这次还只能由他来汇报。
对于岭西市党委、政府的副职人选和人大政协的调整,常委们一致表示了同意。副省级的省会城市,除了四大班子一把手是副省级,其余副职都是正厅级,虽然也需要上边批准,但毕竟省里可以说了算。
但是,议到市长人选时,却出现了不同意见。
直到省委常委会召开的两天前,祝焱才和朱建国汇报了自己的想法,听说推荐侯卫东作为岭西市长人选,朱建国略微有些吃惊。
朱建国现在是省委书记,做省长时,他欣赏侯卫东抓经济的锐气,对于茂云一跃进全省前四,今年进而进前三,包括增速全省第一,充满了期待,更加上他知道朱小勇的经历和背景,本来就担心他跨步太大一时顶不上来,有心让侯卫东再顶几年。
可是面对老祝的提议,他也不好反对,毕竟和郑少良竞争时,祝焱多少吃了点亏,自己事先也给了承诺,会尽力尊重他提出的市长人选,可是这个人选,不偏不倚,恰恰是侯卫东,他确实没有料到。
常委会上,率先发难的是新任省委副书记郑少良。
当丁原的话音刚落,郑少良轻咳了一声,出人意料地道:“朱书记,乔省长,各位常委,我谈谈看法。”
众常委都抬起头来看着郑少良,朱建国也放下了手中的笔。他的本意是先让祝焱说说推荐理由,然后再讨论,即使讨论,也不应该由省委副书记先发言,谁都知道,书记、省长、省委副书记,三个大佬中,任何一个人的意见都有可能左右讨论的走向。
但是,郑少良毕竟是省委副书记,他张了嘴,总不能让他再闭上。
“老郑,你说吧。”
“我个人认为,侯卫东同志综合素质不错,特别是年轻,有冲劲,这几年茂云发展迅速,充分证明了他的能力。但是,他毕竟太年轻,今年才37岁,担任正厅两年多,如果是调整到大市再锻炼一下,我绝对没有意见,但是现在到省会来,先不说上不上级别的问题,依我对他的了解,单就省会与省直的关系处理,可能就不会太顺畅,所以,我认为侯卫东任岭西市长不合适。”
郑少良说出此话,其实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老领导汪书记交待的秘密任务到现在也没有头绪,而这个刺头在茂云一天,完成任务的难度便增加一分,从内心讲,他恨不得侯卫东马上离开茂云。
但是,阶段斗争历来如此,凡是敌人赞成的,我们都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一律同意。这个人选是对手祝焱提出来的,他几乎是下意识一般,咬牙表示了反对。
省委副书记发了话,一干常委们一下子没了动静,除了朱建国和祝焱,谁也不知道郑少良到底代表了哪一方的意见。
祝焱心中冷笑几声,暗道:“姓郑的,你不要欺人太甚!仗着上边有人,硬做了副书记也就罢了,现在还要跳出来,以为我不清楚?你这里醉翁之意不在酒,根本不是对侯卫东有意见,矛头还是冲老子呢。”
心里虽然是一通臭骂,毕竟是这个级别的干部,不可能在常委会上露出个人情绪,他也咳了一声,道:“朱书记,乔省长,郑书记说得很有道理。组织上把岭西市交给我,深感责任重大,之前,为了市长人选,我反复而慎重地进行了思考,也考虑了多个人选,总体认为,侯卫东同志最合适。”
朱建国知道祝焱和郑少良之间的关节,但是毕竟是祝焱推荐了侯卫东,他有意往同意的方向上引:“老祝,说说你的理由。”
祝焱沉稳地道:“第一,侯卫东同志从乡镇开始,一步步扎扎实实,无论在哪个岗位上,都做出了突出的成绩,我想在座的不少同志都应该对此有所了解,对侯卫东同志本人有的也很熟悉,从工作能力上,绝对可以放心。”
“第二,岭西是省会,俗话说京官难做,的确有许多突出棘手的问题和矛盾需要处理,客观上需要一个能力强的同志来担当。对岭西市来说,上可以直接和国家部委打交道,下面临兄弟地市的追赶,中间还要协调省直方方面面,如果只有兢兢业业和任劳任怨,岭西的局面终究打不开。”
“第三,这次省党代会上,不知各位常委注意了没有,地市14个代表团,只有茂云市一家两不带,而且集体乘车来回,我想,这不是侯卫东同志作秀,他没有先知先觉的本领,之所以能做到这一步,关键是严格执行会前省两办的通知精神,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自觉地同省委保持一致,我想,这是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尤其是省会,更需要一名政治上强的同志的理由。”
祝焱的话掷地有声,郑玉楼、济道林等不少常委已经开始频频点头。
郑少良正要反驳,坐在侧面的新任纪委书记刘兵发了话:“祝部长说的三条,很有道理,我都赞同。从纪委的角度上看,我只是想说一个问题,省会的发展,到底是把保持稳定放在第一位,还是把发展经济放在首位?我个人的意见,应该是在首先保持稳定的前提下,保持经济的一定增长,没有了省会的稳定,也就没有了全省的稳定,这一点,我想提醒大家注意。”
在座的常委,包括朱建国和乔志民,都没有想到一个新任的,几乎是排在最末的常委,会在这时候插话,而且说出这样一番话,只有郑少良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祝焱猛地一下反应过来:“刘兵做过沙州市长,他在沙州时期,一开始我把侯卫东放到了益杨县新管会,后来昌全书记临走以前,让侯卫东做了成津县委书记,而刘兵每次与周昌全争斗,从未占过上风,包括周昌全走了以后,朱民生接了书记,刘兵自然对周系人马存有意见,现在抓住机会开始发作了。”
对于刘兵这次上位省委常委,一开始祝焱和侯卫东的猜想一样,认为是朱建国做了工作,而朱建国与侯卫东千丝万缕,正常情况下,刘兵不应该对侯卫东发难,现在看来,刘兵的上位或许另有原因。
祝焱又准备发言,朱建国悄悄冲他示意,扭头对乔志民道:“乔省长,你对侯卫东这个人选感觉如何?”
众人唇枪舌战的同时,乔志民其实一直在琢磨如何发表自己的意见。说实话,他对侯卫东没有偏见,甚至多少还有些好感,这当然得益于宁玥背后的吹风,另外,他一向看不起郑少良,包括当初郑少良提议李俊解决茂云常委时,他就明确表示了不同意见,按理说,他这次应该责无旁贷地站在祝焱一边,实质上,也就是站在朱建国的立场。
但是,心态决定行为,乔志民已经不是副书记,而是一省省长,身份发生了变化,心态也随之改变,作为二把手,理应与一把手一致,但是作为省政府的老大,他不能让众常委看出来,这个省长是省委书记的附庸,更何况,他根基深厚,潜力巨大,前途更加光明,包括头上的代字,在没有去掉以前,他不能树敌,包括真正的敌人在内。
“朱书记,老郑、老祝和几位同志的意见都有道理,我想,作为省会,是全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经济发展固然重要,保持稳定也是前提,至于侯卫东同志,他确实能力出众,胜任岭西市长没有问题。但是,茂云目前正是上坡的关键时期,现在不宜大动,我的意见,不妨再给他一年时间,各方面理顺以后,我们再用起来就是了。”
乔志民明面上是和稀泥,实质上是否定了侯卫东的市长资格,祝焱知道自己的份量终究高不过乔志民和郑少良,心里长叹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目前这个局面,朱建国肯定不会拍板,他不至于为了我的面子,与新省长产生分歧。”
所谓当局者迷,以祝焱如此老到的官场高手,这次也只猜对了一半。
朱建国正因为太欣赏侯卫东,内心并不十分愿意把他放到政府系统,用好了固然可以带动省会发展,但是一旦有个闪失,自己少个心腹不说,等于拱手给乔志民送了一个强援。而在党委口上,进退流转,闪转腾挪,一切都跑不出省委书记的手心。
果然,朱建国发了话:“侯卫东是个好同志,这是同志们一致认可的意见,鉴于省会的特殊性,请曙光部长会后再筛选一下,尽快提出新的人选,争取及早确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