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54章 微妙局势——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道:“别给我戴高帽子,你的脾气我还不知道,没有大事你哪会在这个时候来找我,快说,这个出入境管理局长怎么回事?”
邓家春小声道:“李建林的儿子李晓勇在岭西市环保局工作,儿媳妇林兰也在岭西市工作,这个林宪贵,恰恰是林兰的亲叔叔。”
侯卫东有些不解:“那又怎么了?”
邓家春道:“机场派出所的所长是我警校的校友,我悄悄地通过他查了当时的记录,据他回忆,当年是林宪贵亲自到机场,找了机场负责人,又出具了领导干部因私出国批件,李建林这才得以顺利出境。”
侯卫东“哦”了一声,问道:“还有什么情况?”
“我了解了一下,对李建林这样正厅级别的干部办理因私出国,要有三方面的同意,一是必须省厅厅长签字,二是必须由省委组织部分管部长签字,三是省纪委要出具廉政材料。”
侯卫东意识到了问题的复杂性,他不敢打断邓家春的思路,只是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当时,省厅陈雨录已经出事,由常务副厅长老段主持工作,我搞来了当年公安厅打给组织部申请的复印件,的确是老段签字,后来老段退了休,现在的戴凯厅长,当时正是接了他做常务。”
说着,邓家春递过来一份材料,上面清清楚楚地签着段庆舟的大名,能把如此机密的东西搞出来,侯卫东很佩服邓家春鼓捣这些的本事。
“关于省纪委的廉政材料,我也看到了,是以第一案件室名义出具的,没有批准人,所以没有复印。”
侯卫东冷静地道:“还有呢?”
“再就是省委组织部的审批了,那里我不认识人,也不好插手,因为祝书记做部长,我只是侧面问了一下,分管部长应该是丁原丁部长。”
侯卫东回想了一下,当时丁原还不是常务副部长,但是恰恰是分管干部的副部长,他倒吸一口凉气,暗道:“这个老邓,闻李案和西陆案是两回事,搞来搞去,怎么还和省委组织部扯上了。”
他脸上不动声色,道:“老邓,真难为你了,在如此环境下,居然摸到了这些情况。”
邓家春嘿嘿笑了几声:“关键是戴厅长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也知道,省厅的网络和监控十分发达,多亏老戴故意不管不问,否则,我哪里也去不了,只能老老实实上班。”
侯卫东感慨道:“戴凯老哥这是年龄到了,否则他应该再上一步。”
邓家春又道:“不仅如此,岭西市公安局,就是你大哥卫国那里,有时候案子拿不准,老戴也会悄悄叫我过去分析分析案情。对了,卫国是越来越能干了,老戴已经几次动了念头想挖他,市里不同意啊。”
侯卫东心中一动:“如果我真的去了岭西市,大哥确实需要回避,能进省厅,自然是最理想了。”
家里人的事侯卫东不好多说什么,他转了话题:“老邓,根据你刚才说的,这件事情怎么看?”
邓家春在茂云时,对于此案突然断头就耿耿于怀,这也是他到了省厅依然不弃不离的主要原因。
如今又接触到案子,他似乎恢复了公安局长的煞气:“侯书记,很显然,林宪贵既然亲自到了机场,那么他对李建林的行踪就应该很清楚,顺着这条线索摸下去,很有可能把李建林引渡回来。”
侯卫东一咧嘴,心道:“我靠,好你个邓家春,把李建林引渡回来,引渡回来又有个鸟用?这案子现在除了你之外,想动的人没几个,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口浪尖上逼吗?”
这些话无法说出口,侯卫东感叹道:“好啊老邓,到了省厅还挂着茂云,我非常感谢老哥!只是现在省党代会刚结束,西陆又闹着鬼,再加上这一出,怕是茂云又不安生了。”
邓家春不解:“侯书记,西陆闹什么鬼?不是就那样了吗?”
侯卫东便将一个亿的来龙去脉说了。
听到这个情况,邓家春心里却一惊:“闻天强当年交待了两个笔记本,一个给了侯卫东,我偷偷存了西陆国房局长刘刚的笔记本,我看过多次,上面有合同签订的整个过程,如果交给侯卫东,事情就会真相大白,但是那样,我手里就没有任何东西了。”
交还是不交,邓家春在激烈的斗争。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选择了先看看再说。
晚上的聚餐,简单而隆重。席间,朱建国率一众新常委轮番给各代表团敬了酒,走到茂云代表团的区域时,朱建国笑着道:“来,给侯卫东换上大杯,他是海量,小杯只能润润口。”
郑玉楼亲自端了一杯酒过来,侯卫东连忙接了,朱建国举高了杯子,大声道:“预祝茂云在卫东、小勇两位同志领导下,今年再上新台阶,大家都干了,侯卫东,你带头!”
这个时候,就是一杯毒药,恐怕也得高兴地喝下去,茂云各代表几乎都是一饮而尽。
朱建国和侯卫东离得很近,众人又倒酒的功夫,朱建国小声道:“侯卫东,晚上回去,一定注意大巴的安全哟。”
侯卫东心里腾地一下,“朱书记什么都知道,他在主席团会上是故意不提茂云。”又诚心诚意地回敬了一杯。
他又倒了一杯酒,率茂云众人回敬各位省领导,与陈曙光碰杯时,两人的手同时伸了出来,陈曙光握手的瞬间,食指在侯卫东手上使劲挠了一下,二人对视一笑,心领神会,同时干了。
倒是朱小勇从副陪位置上专门跑过来与陈曙光碰杯时,陈曙光只是礼貌地举了举杯,并没有伸手。
侯卫东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细节,暗道:“世事难料,此一时彼一时,当年朱小勇和陈曙光是铁哥们,两个男人在背后做了不少事,现在陈曙光地位发生了变化,不见得仍然把朱小勇当兄弟看。”又想到刚才朱建国的话,“朱书记说在我和小勇带领下,茂云今年再上台阶,这是官话还是真心话?难道祝焱还没有给他透露我的态度?是没有时间说,还是故意不急着说?”
虽然是简单的聚餐,但是十几个代表团,接近100桌,也是将金碧辉煌、硕大无比的一楼大厅塞得满满当当。
新的省委班子敬完酒,各代表团免不了回敬省领导,以及代表团之间互敬。沙州铁州茂东,侯卫东是非敬不可的。
敬到沙州团时,由于市委书记古中州是省委常委,必须坐到主桌,沙州就由赵东牵了头。
看到侯卫东率几个主要手下举杯走过来,赵东先站起来,挤了笑容,大声喊道:“沙州同志们全体端杯,一起敬我们沙州的骄傲,茂云侯卫东书记!”
侯卫东知道赵东心中不快,虽然秘书打牌和茂云两不带没有直接联系,毕竟在省委书记那里,印象天上地下,就呵呵笑着敬了酒。
干杯的瞬间,侯卫东余光扫过去,下意识地寻找副市长段英的身影,猛然意识到,段英是民主党派,怎么可能来参加党代会,不禁有些自嘲:“我的定力还是不够啊。”
来到铁州团,市委书记杨森林和市长钟旭东虽然已经端杯等候,杨森林的脸上和赵东却是鲜明的对比。也难怪,放眼岭西现任的市委书记,包括挂了省委常委的古中州在内,恐怕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杨森林的地位。省委书记的子侄,在某种程度上,还欠着上辈的人情,只要有一个机会,其他人恐怕连竞争的资格也没有。
侯卫东对此自然心中雪亮,但是他的骨子里从来就没有献媚套近乎这种概念,别说大家都是平级,就是当年他任着小小的沙州水电局长,面对市委副书记黄之堤为儿子打招呼要工程的要求,照样不理不睬。此刻,如果不是顾忌老婆张小佳在铁州,他甚至都不想主动过来敬酒。
在一片你好我好中,两家代表团也就礼节性地相互敬了酒。
当然,如此场合,侯卫东和张小佳不会愚蠢到联手敬酒,夫妻二人目光相对时,自然读懂了对方的心思。
最后来到茂东代表团的区域时,市委书记洪昂已是红光满面。
临秋末晚,洪昂奇迹般做了市委书记,他当然知道这是朱建国点了头,他更清楚的是,依照二人的年龄,五年后将会同时退休,连转人大政协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洪昂最后的五年,只存在一个问题,如何让朱建国满意。
刚才朱建国率领众常委过来敬酒,洪昂扎扎实实地喝了一大杯,朱建国也是连连点头。正沉浸在没让省委书记失望的喜悦中,侯卫东率茂云一干人马走了过来。
侯卫东边走边举起酒杯:“洪书记,卫东过来敬酒啦,祝茂东重现辉煌!”
这话洪昂很爱听。茂东曾经不是太落后,甚至在一产方面有些指标还排在全省前列。但是,一个胜宝集团,不仅差点葬送了市委书记蒙静宜的副省级,还让茂东的经济停滞了四五年。
洪昂曾经多次发誓:“一定要让茂东在自己任上起死回生,再创辉煌。”
侯卫东的话说到洪昂的心坎上,他咧开嘴笑着,带着一股狠劲道:“来,各位代表,借卫东书记吉言,我们回去发愤图强,我把丑话说到前面,也请卫东书记做个见证,三年,茂东三年一定要打翻身仗!”
在两市代表的叫好声中,众人干了杯。
返回酒桌的途中,侯卫东意外发现了大厅一偶的媒体聚餐席位,岭西日报副总编王辉端坐中间,一批小辈的记者正在争先恐后献殷勤。
侯卫东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道:“王总编,老兄好啊。”
看到是侯卫东,王辉迅速推开身边的几个小年轻,站起来大声命令道:“来来来,你们几个,都把酒倒满,我给你们介绍一位重量级的领导。”
在座的媒体人除极个别以外,多数不认识侯卫东,看到一个年轻人走过来,虽然外貌气宇轩昂,估计不过是个基层代表,撑死天是个县长县委书记,几个时报记者还在那里嘻嘻哈哈。
王辉一拍桌子,瞪眼道:“你们还想不想混了,都给我站起来!知道他是谁?他是省委委员、茂云市委书记侯卫东!当年我们俩琢磨在头版发稿子的时候,你们还他妈的狗屁不懂呢!”
他这话其实还真是大差不差。这批上会的记者,多数二十郎当岁。他和侯卫东认识的时候是1997年,侯卫东以27岁的年龄任了正科级的益杨新管会主任,并且巧妙的和王辉打了一场埋伏,连老奸巨猾的王辉都被牵着鼻子走,自此益杨新管会变被动为主动,在全省大放异彩,一举步入发展快车道。
那个时候,眼前这些小不点多数还是初中生,可不都是毛孩子?
除了王辉,在座的还有资深记者刘瑞雪和杜成龙,当年,他们都是采访组的成员,如今二人已经分别担任了时政一部和二部的主任,对侯卫东的佩服也是与日俱增。
二人和侯卫东打了招呼,杜成龙道:“小弟小妹们,段市长,段英主任你们听说过吧?她以党外的身份,一举上位副厅,在报社期间,她最得意的稿子都是围绕侯书记展开,所以,牢牢记住面前这位领导吧,他随便点拨一下,你们将受用无穷!”
侯卫东三个字本来就是一张响亮的名片,加上王辉和杜成龙的一番话,众人迅速老实下来,有少数胆大的便索要侯卫东的联系方式。
侯卫东大气豪放,岂会和眼前这帮后生纠缠,不过,他心里还真有一个顾虑:“幸亏这批不知轻重的家伙现在还不知道他两不带的杰作,否则,还不把茂云轰得千疮百孔?虽然这事保不住密,但是过了这段时间,时过境迁,也就没有炒作的价值了。”
想到这里,他挥了挥手,举杯朗声说道:“各位朋友,我侯卫东向来喜欢和媒体交往,更欢迎媒体监督工作,如不嫌弃,我代表茂云市委市政府表个态,在座各位,可以随时到茂云,明查也好,暗访也好,发现问题我们一定虚心接受,我们目标一致,就是要乘党代会东风,用新变化、新面貌、新气象、新成就回报省委的期待!”
说完,他杯到酒干,在记者惊羡的目光中,潇洒地回到了茂云餐区。
望着侯卫东坚毅的背影,王辉暗自捉摸到:“侯卫东出口成章,好一个四新,这不是明天头版最好的题目吗?”
其实,王辉做到副总编,也已官至副厅。
仕途永无止境。很多副科级、副处级干部,退休前解决正科级、正处级就心满意足了,可是一旦到了副厅这个级别,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无论如何,退休前也要搞个正厅。
王辉不是圣人,他也免不了这个俗。
一直到回茂云的路上,虽然有了周昌全的淡化圈子论,侯卫东仍旧在反复回味这次党代会以及人选的种种变化。
“轰轰烈烈的党代会终于落下帷幕,各项人事安排都成定局,不出几天,岭西将在新一届省委的带领下,重新开始五年一届的轮回。”
“这次岭西班子大换血,表面上看,似乎是空降派占了上风,一个省长外加一个省委副书记,本地派中,朱建国靠着长期的积淀,终于上位省委书记。但是放眼观察班子中的骨干力量,竟然没有几个是朱建国的嫡系。乔志民不是,郑少良也不是,潘辰栋刚来,权当也不是。”“再扩大范围,陈曙光似乎也不是,济道林最多算半个,连秘书长郑玉楼都是钱国亮的人,这样算下来,能够称得上朱系人马的,最多是祝焱和李玲。包括宣传部长万峰,以及兼任沙州市委书记的古中州都是钱国亮提拔的人。”
侯卫东想到了刘兵:“差点忘了他,刘兵是从省委办公厅下到沙州任市长,当时朱建国是省委副书记,后来省委有意让刘兵去茂东收拾残局,不料刘兵却去了另一个市做书记,这次作为一个奇兵,出人意料地担任纪委书记,他应该是通过杨森林走了朱建国的路线,没错,肯定如此。”
换了个角度,侯卫东继续分析:“仔细分析人选,尤其是从长远看,这次换届,竟是蒙系人马潜力无穷。包括朱建国在内,祝焱,陈曙光,济道林,连带着,政府那边的蒋玉楼,竟是一串干将!”
回到茂云的第三天,侯卫东正在办公室欣赏岭西日报头版王辉的大作,《新班子新气象,新蓝图新跨越》,秘书楚飞将谷云峰领了进来,谷云峰一反平时的稳重,焦急地道:“侯书记,听说你要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