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53章 风波再起——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当天下午,大会进行分团预选,主要是三项内容。一是省委委员人选,二是省纪委委员人选,三是出席17大代表人选,而且,三项人选都有一定的差额比例。
按照惯例,省委将事先确定准备差额落选的人员,在一定范围内与代表团团长进行沟通,但是,直到现在,侯卫东没有得到一点消息。
预选开始以前,侯卫东将张宏叫过来,道;“张部长,差额人选省委组织部那边有没有动静?”
张宏也在为这事发愁,他初任组织部长,虽然过去在组织部门工作,但是毕竟不是一把手,从今天上午开始,已经有不少代表询问关于差额人选的问题,他确实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侯书记,我这边也没有消息,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上边有暗示,也不好直接去问,就是问,也不会有人答复你。”
“嗯,我知道了,如果一直没有动静,你给各小组秘书交待一下,下午的预选不要轻易发表任何有倾向性的意见,一切尊重代表的意愿。”
果然,一直到了正式预选,仍然没有传达任何指向性的消息。
晚上,按照议程,将召开主席团第五次会议,进入会场坐下以后,侯卫东从面前的材料中,看到了需要在主席团会议上通过的正式候选人名单。他看了两遍,觉得与事先估计的大同小异,一干新进常委的人员姓名都在里面,但是,当看到省纪委委员候选人名单时,突然发现了刘兵的名字。
侯卫东愣了一下,暗道:“刘兵现在也是市委书记,是省委委员确定无疑,但是在省纪委委员里出现了他的名字,这非同寻常。”
他进一步查看名单,省纪委委员中没有了济道林的名字,却出现在省委委员候选人中。“济道林虽然是正厅级别,毕竟不是部门一把手,按理最多出现在省委候补委员中,但是,他现在出现在省委委员中,预示着他要上来,而且肯定不是纪委书记。看来,我原来的估计有误。”回想起前几天差点给济道林打电话,他不禁暗自有些后怕。
第五天全天,各代表团分组审议正式候选人名单。
朱小勇拿到名单后,心情有些激动。其实,他作为一市之长,理所当然地进入省委委员行列,这个消息昨天晚上主席团会议结束以后就知道了,但是,他毕竟是首次进入到这个层面,看到名单上赫然印着的朱小勇三个字,依然抑制不了心头的激动,心脏“扑腾扑腾”跳了一会,逐渐平静下来,暗道:“我真是没有用,一个省委委员的虚名就搞成这样,以后如何成大器?”
第六天,也是党代会的最后一天,上午要先进行省委委员、候补委员的选举,然后进行纪委选举,而下午,要召开新一届岭西省委一次全会,选举省委书记、副书记和常委。
五天的所有铺垫,党代会能否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圆满的大会,关键就看上午的选举结果。
侯卫东年轻潇洒,气质又好,他既是茂云代表团长,又是大会主席团成员,本身就在主席台就坐,于是被推举为主席台1号票箱监票人。
按照规定,正式选举前,主席台以及台下所有票箱的监票人都要身着正装,佩带好监票人佩条,在会场一侧的计票室大厅集合,然后鱼贯进入会场,到各指定票箱先投票,然后监督代表投票。
计票大厅内又分为两个区域,一是各票箱使用的计票区,二是戒备森严的汇总区。
进入大厅,侯卫东吃惊地发现了一位中年女子一身正装、正襟危坐在汇总区,气度非凡、雍容华贵。
正是刚刚离开岭西的宁玥。
看到宁玥,侯卫东有些吃惊,下意识地快步走过去,伸出双手,道:“宁书记,不,宁部长,你怎么……”
宁玥微笑着站起身,目光如水银般射过来,道:“好帅的监票人!卫东书记亲自出马,岭西换届一定圆满成功!”
侯卫东这下反应过来:“欢迎宁部长到岭西检查指导换届工作。”
宁玥笑出声来:“哈哈,卫东书记,几天不见,说话见外了啊。”
按照事先分工,为了回避,本来应该是干部二局局长姜博礼到岭西督导,由于前一个省选举出了小问题,宁玥只好昨天晚上紧急赶回岭西。
短短几天时间,宁玥从省委常委一跃成为中织部副部长,此刻又是换届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饶是她历来见惯了大场面,仍有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昨天晚上,朱建国、乔志民、郑少良等一应岭西大佬极尽地方之宜,让宁玥着实喝了几杯酒,回到宾馆最豪华的套间,她本想和侯卫东联系,但是看到省委在她房间对面房间专门安排了一男一女两位服务人员,大门敞开,眼睛一刻不动地盯着,也只好作罢。
即使此刻,岭西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丁原,以及干部二处处长也在寸步不离地陪着宁玥,片刻间,又有其他票箱的监票人过来和宁玥打招呼。
知道此处不是说话之地,宁玥低声道:“卫东,会后晚走一步,说几句话。”
这些天,市长的诱惑,秘书的闹事,人选的反复,一连串的疑问不少,此时居然意外碰到宁玥,侯卫东自然求之不得。
尽管投票的过程略显漫长,由于采取了电子计票,不到两个小时,选举程序已经走完,播音员用标准的普通话宣读了当选人员名单。
果然,济道林和刘兵同时当选省委委员。
十点半,开始纪委选举。纪委选举和省委的选举有所不同,纪委将直接选举委员、常委和书记、副书记。
半个多小时,选举结果公布,不出所料,刘兵当选省纪委书记。
侯卫东看着结果,有些发愣:“刘兵也算是半路杀出来的奇兵,原以为老院长济道林能够主政省纪委,这下可好,以刘兵的性格,以后全省的干部别想得安宁了。”
对曾经的沙州市长刘兵,侯卫东说不上什么感觉,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和刘兵不是一路人。
刘兵从省里下来到沙州任市长时,侯卫东还是小小的益杨新管会正科级主任。
那时的刘兵在侯卫东眼里,风度翩翩,意气风发不说,那是堂堂一市之长,简直高不可攀。直到他给周昌全做了秘书,刘兵才逐渐褪去神秘感,了解也多了起来。
他清楚地记得,刘兵当年重用马有财,排挤杨森林,直到偶然得知杨森林背后站着朱建国,这才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侯卫东印象最深刻的尚不是这些。
刘兵任市长期间,和周昌全数次斗法,没有一次占得上风,不仅如此,周昌全凭借高超的手腕,让刘兵无计可施,每一次都是干吃哑巴亏,有口说不出。
上午选举结束以后,侯卫东有意识地放慢脚步,刚刚走出会场,一眼看到了宁玥在车里向他招手,上了车,却发现车里并没有司机,两人都坐在后排,一时没有说话。
“宁部长,一切都好么?”还是侯卫东率先说话。
“我挺好的,和地方上相比,就是事情头绪多了,尤其是这段时间,已经跑了几个省,岭西换完届,明天还有最后一个,我们这个片区就全部结束了,你怎么样?”
侯卫东知道宁玥时间紧张,便放下其他事情,只说了祝焱的邀请。
宁玥本身岭西市委书记出身,对岭西的情况了如指掌,她沉吟了一会,道:“岭西的班子因为也是中织部批准,目前省里还没有报上来,但是老祝去岭西,这个情况我是知道的,按照我的估计,他应该首选蒋玉楼做市长,现在换成你,这个我倒是没有料到。”
听到蒋玉楼的名字,侯卫东一振,暗道:“高手就是高手,宁玥一语中的,我只想着为什么祝焱找我,却一直没想到他绝对不会只有我一个人选。蒋玉楼,嘿嘿,这才是祝焱的铁杆。”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不对吧,蒋玉楼做过地市市长和书记,现在又是省长助理之一,他的目标应该是副省长啊。”
宁玥扫了侯卫东一眼,脸上闪过一丝微笑,道:“卫东,这个情况可能你不了解,罢了,我告诉你吧,但你一定要保密,我清楚地记得,省里报上来的政府换届方案中,蒋玉楼已经是副省长人选。”
侯卫东有些吃惊,自言自语般道:“我还没有向祝部长明确表态同意,蒋玉楼却作为副省长人选报了上去,难道老领导就不怕我不答应?那岭西市长岂不是落到空里?”
宁玥笑出声来:“卫东,这没有什么,很显然,你不是老祝的唯一人选,你答应,他肯定高兴,你若不答应,他也不是没有退路,老祝这是玩双保险,你上来,蒋玉楼就老老实实地做他的副省长,你如有变化,蒋玉楼完全可以副省长兼省会市长,这在外省已有先例。”
侯卫东晃然大悟:“老领导就是老领导,真是老到啊,做事滴水不漏,长袖善舞的本领可谓发挥到了极致啊。”
得知了竞争对手是实力不弱于自己的蒋玉楼,更看透了祝焱背后做的文章,尽管有郭兰的提醒,侯卫东反而激起了斗志。
从发配到上青林开始,一直到现在,越是困难的,越是不可能的,越是具有挑战性的活儿,侯卫东就越是感兴趣,这似乎是人生旅程中通过征服获得的一种极大快感,这种心理快感远远过了生理快感。
侯卫东有些信誓旦旦:“宁部长,如果是这样,我倒真想去岭西,一方面是提前进了副省级,更重要的,我想通过省会这个舞台,证明我的才能绝对不在蒋玉楼之下!”

宁玥笑了:“卫东,我过去也是长期在岭西省工作,到部里参加了几次会议,短短几天又转了几个省以后,我深深地感到,副省这个坎,对一个干部来说,有多么的困难。你不知道,有的厅级干部,为了这个副省,要动用多大的力量,甚至是连吃奶的劲头都用上,还不一定能成功。”
“从这个角度上说,你到岭西也不错,岭西的情况,虽然有些问题,但是毕竟靠着省里近便,取得支持也方便,而且,到了这个层面,可以直接面对国家部委,如果工作扎实,岭西市的发展将一日千里。”
侯卫东点点头:“宁部长,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此话果真不假,谢谢你。”
宁玥顺手拍了拍侯卫东,道:“卫东,咱们认识的时候,你已经是沙州副市长,屈指一算,五年一晃过去了,这中间,你经历了朱民生时期的不愉快,到省政府副秘书长位置上过渡了一下,虽然你后期的进步非常迅速,也早已超出了一般人的步伐,但是,要想成点大事,先把级别上来,总归不是坏事。”
侯卫东再次衷心地表示了感谢。
宁玥又道:“如果此事能定下来,估计岭西省委很快就会报到部里,你放心,我会第一个举手同意的,如果有不同意见,我也可以帮你协调,祝心想事成?”
二人就在车里郑重地握了手。
得到了宁玥的肯定,侯卫东踏实下来,一旦下定了决心,他没有迟疑,午饭后便去了祝焱的房间。
“祝部长,我决定了,跟您去岭西市。”
侯卫东明确表示了态度,祝焱很是高兴,临走以前,两人在门口,四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摇了又摇,许久才分开。
刚刚回到房间,杨柳跟了过来:“侯书记,有个事请示一下。刚才几个代表请假,说有事想尽快回去,准备调小车过来,你看是否可以?”
侯卫东问道:“下午还有什么议程?”
“下午就你和朱市长参加会议,其他代表整理东西,新班子选出来以后,和全体代表合影,五点钟举行简单的宴会,然后各自解散。”
侯卫东笑道:“杨柳同志,你不会是三年怕草绳吧?这些事你看着安排就是了。”
杨柳还是坚持道:“侯书记,请假的事我想从严掌握,党代会五年一届,不合影总是遗憾。”
侯卫东点点头,表示认可。
下午的选举只用了半个小时后,宁玥就拿到了计票结果,她仔细看了一遍,暗自松了口气,还好,部里批复的13名常委顺利当选。
选举结果公布以后,侯卫东也在端详岭西最高层的决策者们,副省长李玲进入常委,省纪委副书记济道林也一步跨入常委行列,根据职位空缺情况,他连选择的余地也没有了,只能出任省委政法委书记。侯卫东原来预测的法检两长中会有一人上位政法委书记的可能,现在肯定泡汤了。
他快速地比对前后的变化,暗道:“我还是太年轻了,一意想着顺理成章或者按资历和工作性质来安排人选,现在看来,关键是要进入副省级,至于以后的分工是否对口,那都是小儿科的事情了。”
由此,他得出一个体会。“看来以后茂云班子再调整时,自己也不能过多地考虑工作对口的问题,应该首先考虑干部自身的条件。”
想到这里,他又笑了,“我这是怎么了,已经答应了老领导去岭西市,用不了多久我这书记就要免了,怎么还是张口闭口茂云。”
伴随着会场上雷鸣般连绵不断的掌声,岭西省党代会圆满闭幕。
照完相回到自己的房间,正在整理东西的时候,侯卫东的电话响起来。由于秘书楚飞没有上会,工作手机只能由侯卫东自己带着,多数时间他都打在静音上,直到今天晚上,他才恢复了铃声。
楚飞平时很仔细,电话上都存了机主姓名,侯卫东一看,乐了。
“老邓!你好啊,老伙计,好久不见,怎么今天想起来给我电话?”
打来电话的正是岭西省公安厅副厅长邓家春。
邓家春做了公安厅副厅长以后,由于郑少良的直接干预,只是分工一些杂七杂八的事项,并没有参与重大案件的侦破工作,他也落得轻闲一段时间,加上官至这个级别,又没有多少监督,时间上很是自由。
“侯书记,这些天我一直在看电视和新闻,知道你在两会上,也不敢打扰,今天结束了,我现在在岭西宾馆门口,能否见个面?”
侯卫东了解邓家春的作风,如果没有事,他是不会这样说话的,尤其是离会前的最后一天。“那好,老邓,五点聚餐,现在还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你到我房间来吧。”
邓家春是公安厅副厅长,出入岭西宾馆如入无人之境,一会儿的功夫,敲门声响起来。
侯卫东打开门,一把将邓家春拉进屋,迎面在肩膀上擂了一下:“老伙计,你可好啊。”
二人同时哈哈大笑。
叙了旧,邓家春一如当年的干脆利索:“侯书记,我有事汇报。”
侯卫东道:“老邓,你现在是省领导,怎么还说汇报?要说汇报也应该我向你汇报啊。”
邓家春脸色沉了下来:“侯书记,还是茂云的事情,我只能向你汇报。”
“你请讲。”
“侯书记,是这样,我到了省厅以后,没什么紧急的事情,后来逐渐人头也熟了,慢慢地,我了解了一些情况。”
侯卫东一怔:“不会是和闻李有关吧?”
邓家春挠了挠头:“侯书记真是料事如神,当年李建林莫名其妙地出境,咱们虽然怀疑,但是一直查不出原因来,这段时间,我悄悄地查了查,发现省厅出入境管理局长林宪贵和此事有莫大关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