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51章 秘书惹事(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三个常委是谁呢,侯卫东开始在心中梳理现有的人员。
“纪委书记高祥林转人大,正常情况下,应该按照回避原则,从外地交流过来人选,但是目前已经没有了这种可能,那么就是从现任正厅级干部中提拔,最有可能的自然是纪委副书记,济道林?”
想到这里,侯卫东不禁乐了:“济道林是沙州学院的副院长,担任过沙州市纪委书记,现在是省纪委正厅级的副书记,虽然不是排在第一位,却是年龄资历最合适的一位,那么,他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他童心大发,拿起红色话机拨了济道林办公室,电话响了一声,他啪地一声又挂掉,暗道:“此时哪里是开玩笑的时候,如果最后济书记上不了这个台阶,我这个电话岂不是自讨苦吃?”
相比之下,常委副省长的人选就要简单多了。
可以肯定,新提拔的副省长不会直接进常委,那么,这个人选就是从现任产生,而目前三位副省长吴永忠、王淼森、李玲,前两位已经明确转到人大和政协,李玲又是女性,担任常委副省长,可以保证党委和政府班子中都有女性,她自然是常委副省长的不二人选。
最不好猜测的是这政法委书记。
原本第一人选应该是公安厅长升上来,但是省公安厅长戴凯已经超过提名界限,从现任政法委副书记提拔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如今的体制中,政法口的干部配备比较特殊。先不说公安局长多数由常委或者政府副职兼着,就是法院院长和检察院检察长,都是高配半格,连带着,公检法的副职也都提高了半格,只有政法委的副书记们原地不动。
侯卫东将目光转向法检两长,这两人都是副省级,年龄也合适,进常委的可能性更大,至于幸福会降临到其中哪位身上,他反而懒得想了。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将13个常委捋了一遍,侯卫东一边自嘲地咧嘴,一边暗自嘀咕:“妈的,老子又不是中织部长,何必费这个鸟神?”
虽然说了脏话,看到自己在纸上划拉得头头是道,还是很有些洋洋自得。
想到中织部,他忽然想起了宁玥。
“这个深不可测的女强人,现在应该坐在宽大无比的办公室里,正在意气风发地对着各省的换届方案指指点点吧?”
他再次抓起桌上的红色话机,想了想,还是摸起了随身的手机,拨了几个数字,随即又坚决地挂掉。
关起门来做了一把中织部长,他的思维有些亢奋,一时停不住,便起身在办公室里来回走了几趟,最后有些恶恨恨地道:“他奶奶的,这个敏感时期,害得老子电话也不能打!”
恰在此时,楚飞拿着手机走了进来:“侯书记,政府任秘书长来电话,说有事找您。”
侯卫东正想有个人说话,道:“让他打我办公室。”
随即,任林渡略带京味的声音传了过来:“侯书记,我是林渡。”
“林渡,几天没有动静了,看来政府的工作抓得挺紧啊。”侯卫东心情不错,说话很是轻松。
“侯书记,我能忙什么啊,政府这一大摊子,人手又少,每天团团转,温红警告我几次了,再这么下去,真不和我过了。”任林渡嘴里大诉苦水,话里话外却透着手头有权的得意。
兼任政府副秘书长以后,任林渡在茂云待的时间逐步比驻京办多了起来,他给侯卫东提出了想把老婆孩子也接到茂云的想法。侯卫东亲自出面,将温红调到了茂云档案局,工作轻松又不加班,有大把的时间照顾任林渡和上小学的儿子任小陶。
听到任林渡说话的口气,侯卫东故意将了他一军:“那好啊,告诉温红,休了你,我负责给她另选一个茂云帅哥。”
任林渡也笑了起来:“别别,侯书记,虽说家花没有野花香,可儿子还是自家的好,我还是老老实实为妙。”
儿子的话题无形之中触动了侯卫东。自己四个子女,三个儿子,现在却孑然一身在茂云打拼,如果论幸福指数,何尝比得过任林渡的天伦之乐?心中暗道:“做官到底为了什么?幸福的含义又是什么,真是需要好好想一想。”
感慨归感慨,还得回到现实,他不再开玩笑,道:“林渡,你找我何事?”
侯卫东恢复了常态,任林渡自然不敢怠慢:“侯书记,我明天提前一天到会,看看市委这边需要安排几个房间?”
侯卫东大惑不解,脑子快速转了一圈,问道:“林渡,你好像不是党代表吧,明天你去做什么?还有,什么几个房间,会议不是都安排好了么?”
任林渡继续笑着道:“朱市长让我联系岭西宾馆,给上会的市长秘书们留好房间,我想,既然要统一安排住宿,干脆市委这边一起,也省了杨柳再麻烦。”
侯卫东脸色瞬间阴了下来,声音带了威严:“谁同意的带秘书上会?两会一共几天时间,抛开费用不说,带个秘书成何体统?嗯?!”
任林渡还想解释:“侯书记,带秘书上会,这是历来的习惯,省里如此,咱们开两会也是如此。”
侯卫东抓大事惯了,过去还真没有注意过这个细节,影影绰绰间,似乎茂云换届时,的确见过市里和县里不少秘书,就连楚飞,也一直跟着自己,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
但是现在,也不知什么原因,他非常强烈的感觉到,秘书不能上会。
“林渡,不管过去如何,这次绝对不行!从我开始,一个都不许带!”
任林渡还在喋喋不休地想说服侯卫东:“侯书记,我已经通知会议宾馆留了房间,再说,和其它地市也联系过,他们甚至连秘书房间都分配好了。”
侯卫东斩钉截铁:“林渡,你不要再说了,此事我和朱市长商量。”
他抓起电话打给了朱小勇:“小勇兄,有个事沟通一下,历来两会期间秘书们都跟着,我的意见,今年茂云改变一下吧,先从这次党代会开始。”
朱小勇同样一愣,暗道:“侯卫东大事不抓,亲自管起了屁大的小事,几个秘书跟几天,有什么了不起?”
他有些不以为然:“侯书记,会议期间,议程复杂,材料也多,秘书能解决不少问题,要不咱们定个允许带秘书的范围?”朱小勇其实想耍个小聪明,市委这边,只有侯卫东和副书记杜正东配备专职秘书,而政府这边,所有副市长清一色地有秘书,下一步人大政协换届,市长们基本要倾巢出动。
侯卫东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官僚主义是大忌,小勇兄,我希望从咱俩开始做起,如果确实忙不过来,可以考虑给会务组多派两个人,几天也就过去了。”
市委书记如此说,朱小勇就只有服从的份了。
放下电话,他咬牙道:“是那个不长眼的家伙给侯卫东汇报了此事?杨柳也就罢了,如果是任林渡,哼,我饶不了你!”
侯卫东仍然觉得不放心,他干脆把杨柳叫过来。
“秘书长,你马上和任林渡联系一下,以市委政府两办的名义发个紧急通知,这次省党代会,严格禁止领导干部带秘书上会,违反者,先调整秘书,领导干部回来后内部通报!”
杨柳虽然不比任林渡聪明,却比他稳重得多,她也想到了按惯例秘书上会的安排问题,只是侯卫东没有发话,她就一直憋在心里。听了侯卫东的要求,又看了他的表情,杨柳暗道:“侯卫东真是个性十足,如果不是原来对他有所了解,又给他当过办公室主任,我肯定也主动把此事提出来了。”
答应着正在向外走,侯卫东又叫住杨柳:“另外,你联系一下市政局,准备好几部中巴车,通知上同时注明,茂云代表团统一乘车,严禁任何党代表和人大代表自带小车!”
出了侯卫东办公室,杨柳难得一见地冲楚飞吐了吐舌头。
安排了这件事,侯卫东原本意气风发的心情受到了影响,一直在眼前晃悠的各色人选的影子也淡了许多。
接下来的两天,西陆方面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25日上午,到了省两会报到的时间。
一大早,张小佳打来电话:“老公,两会要开六天,衣服带齐了没有?”
侯卫东道:“老婆,现在天气还比较冷,也不用带太多吧?多带几件随身的衣服就行了。”
小佳道:“行啊,你是大书记,配着专职秘书,缺什么让秘书随时买就行了,小女子就不行了,出门几件事,一样想不到,到时候就麻烦了。”
侯卫东笑道:“呵呵,老婆大人,这次我改革了,茂云不带一个秘书、不带一部小车上会,到时候缺了什么,我就去找你。”
张小佳也是省党代表,只是她属于铁州代表团,两口子都清楚,虽然同住在一个宾馆,会议期间,并没有太多接触的机会。
“啊?你不带楚飞吗?我们这边领导的秘书可是都跟着,老公,你何必作这样的规定?”
侯卫东有些不耐烦,道:“好了,别啰嗦了,别人是别人,反正我们茂云今年是两不带,我已经下了死命令,该集合了,有什么事会上再说吧。”
张小佳撅了嘴,“哼,侯卫东,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人家好心好意问问你,你还不耐烦了,到时候少了东西可别来找我。”
有了茂云两办的通知,市委市政府两家大院里忽然热闹了起来,不到九点,陆陆续续已经有不少代表过来集合。杨柳给党代表中的市委领导专门安排了一部小巴,一会儿的功夫,常委们一脸轻松地下了楼。
侯卫东和杜正东一起走了出来,杜正东道:“侯书记,不带小车,不带秘书,你决策正确,早该如此啊。”
楚飞还是习惯地提了侯卫东的公文包,走到车前,正想抢先一步将公文包放到车上,侯卫东一把接过来,道:“秘书不上会,这是市委的决定,从我开始严格执行,这几天,你一方面要应付好正常的工作,另外,要多注意搜集一下面上的情况,有事随时和我联系。”
楚飞有些不习惯,给侯卫东做秘书以来,还从来没有离开侯卫东如此长的时间,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也是体制使然。领导的秘书,位置重要,身份特殊,但是离开了领导,那就既没有什么神秘,也没有什么特殊。这就如同鱼水关系,干部离开了群众,失去了存活的源头,秘书离开了领导,又何尝不是如此?
政府这边,情况则要复杂得多。
不仅出席两会的几个市长都配备了秘书,包括人大的几位主任也是由秘书陪伴惯了。等秘书们将一干领导安排好,汽车启动时,车下送行的人群中,秘书竟占了十之八九。
三部中巴在高速入口会合后,浩浩荡荡向岭西驶去。
来到岭西宾馆大门,不料门岗伸手将侯卫东乘坐的第一辆小巴拦住:“请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杨柳是党代表,她自然也坐在这辆车里,见状连忙下了车,同时掏出了证件。
门卫反复查看,确定无疑后,一边热情地开门放行,一边道:“杨领导,今天好几个地市来报到了,都是一串小车,茂云集体过来,还是第一家。”
进了宾馆一楼大厅,早有茂云会务组的人过来。
按照侯卫东的要求,杨柳和任林渡已经提前做足了功课,会务组由原来的四个人增加到六个人,而且事先领取了相关物品,分发到代表房间,整个报到过程也就十分顺利。
按照议程,十点钟,大会召开了各代表团临时召集人和副省级以上党员领导干部会议,会后,各代表团又分别召开了建团会议,茂云各位代表一致推举侯卫东为团长,朱小勇为副团长。下午,大会召开了全体代表参加的预备会议,随后,朱建国亲自主持召开了主席团第一次会议。
第二天上午九点,乔志民主持大会第一次全体会议,用标准的京味普通话宣布了岭西省党代会的开幕,朱建国代表省委作了工作报告,会上同时印发了省纪委工作报告。下午,岭西省人代会开幕,省人大主任宁缺主持了会议,乔志民则代表省政府作了工作报告。
从第二天下午一直到第三天,各代表团主要是讨论党代会和人代会报告,气氛虽然热烈,发言也很踊跃,可代表都清楚,这些不过是正常履行的程序,真正的热点还在后面。
第三天下午,朱建国到茂云代表团参加了分组讨论,对茂云各项工作再次给予充分肯定,同时要求茂云要乘省党代会的东风,再上新台阶。讨论结束以后,在郑玉楼的陪同下,慢步向房间走,秘书周林同时在后面跟着。
朱建国的秘书周林本来准备要提拔担任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结果恰好在这个时候,朱建国上位省委书记。对于就地提拔副厅还是先跟着到省委这边,朱建国征求周林意见的时候,周林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路过沙州代表团驻地,突然,一个房间内传来了分贝不小的嘈杂声。
朱建国皱了皱眉头,停下了脚步。郑玉楼和周林几步走过去,贴在门口听了听,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夹杂着一阵阵吆喝。周林推了下门,竟然开了。
郑玉楼走进房间,四个年轻人正在起劲地甩着扑克,显然是岭西流行的“诈金花”。他脸色一沉:“你们是做什么的?”
四个年轻人中,一个是沙州市长赵东的秘书钱永康,另一个是沙州市人大副主任钱宁的秘书,其余两个则是岭西市两位副市长的秘书。几个人中,除了钱永康对郑玉楼略有印象,其余并不认识郑玉楼,赵东的秘书钱永康认识周林,看到眼前的情景,钱永康下意识地将扑克牌放下,问道:“周秘书,有事吗?”
领导们在一起时,秘书们也经常凑在一起吃饭喝酒打牌,这已经习以为常,周林和钱永康的关系并不错,看到钱永康反应迟钝,周林很是上头,但是郑玉楼就在旁边,他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冲钱永康挤眉弄眼。
郑玉楼火气上头,厉声喝道:“谁允许你们在这里打牌?你们几个到底是什么人?”他指着赵东的秘书,“我是省委秘书长郑玉楼,你,跟我来一下。”
听到郑玉楼自报家门,几个秘书傻了眼。钱永康毕竟跟着赵东见过些世面,知道惹了麻烦,却不敢抗拒郑玉楼的命令,低着头跟在后面出了房间,抬头看到了门口的朱建国,更是大吃一惊。
他毕竟是市长秘书,过去跟着赵东到省政府去过多次,朱建国又刚刚由省长调整到了省委书记岗位,一见朱建国阴沉的脸,钱永康心道:“坏了,如果仅仅是被郑秘书长发现,此事还有回旋的余地,可是这位朱大爷在此,事情就麻烦了。”
一路冒着冷汗,跟着到了郑玉楼的房间。
周林过去安顿朱建国,郑玉楼问道:“说吧,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钱永康早已吓得深身哆嗦,结结巴巴地道:“郑,郑秘书长,我是沙州市政府的小钱,下午,下午没什么事,人大钱宁主任的秘书小贺叫我过来打牌,我,我就来了。秘,秘书长,我知道错了。”
郑玉楼问清了另外几个人的身份,转身到了朱建国房间。
等郑玉楼汇报了情况,朱建国倒没有立即说什么。他刚从省长上位省委书记,虽然也需要树立形象和权威,但是几个小秘书偷偷打打牌,还不值得他做什么文章,只是这严肃的党代会期间,秘书们占着房间不务正业,这不免让他有些生气,尽管他对这个赵东的跟屁虫小钱并没有什么坏印象。
朱建国随口问了句:“老郑,这些秘书都驻会吗?”他堂堂省长,现在又是省委书记,每次开会前,周林早已拿着公文包等在门口,这些秘书平时在哪里,他还真没注意过。
“朱书记,过去一直是这样,不过各地秘书的食宿费用,由各地自行解决,会议上不予补贴。”
朱建国沉吟了一下,又道;“这样,你安排一下,小周配合,让宾馆刘曼查一下,看看一共住了多少秘书。”
他是省委书记,心里记挂的是明天开始的酝酿候选人,以及今天晚上宴请中织部换届督导组,对于眼前这件小事,给郑玉楼交待完,很快也就忘记了。
从朱建国房间里出来,郑玉楼叫来周林:“小周,朱书记刚才明确要求,这个事情要进一步调查核实,这样,你辛苦一下,咱们两个分头,我去找刘曼,你发挥自己的优势,悄悄给各代表团会务组联系一下。”随后,他将调查的细节对周林作了详细安排。
晚上,在岭西宾馆贵宾厅,朱建国、乔志民宴请中织部督导组一行,郑玉楼陪同。

中央到岭西的换届督导组一共三个人,带队的是督导组组长、干部二局副局长郭浩天,成员分别是干部五处处长侯栋,综合处副处长纪立玉。
干部二局的职能,就是负责地方省级班子和副省级以上干部的选配管理,局里设了综合处和干部一二三四五六处,分别对应华东区、华南区、华北区、东北区、西南区、西北区所属各省。而干部五处就是负责西南五省市的主管处。
这次各省区市换届,事关下半年17大召开,中织部高度重视,专门成立了领导小组,部主要领导任组长,常务副部长凌义任第一副组长,刚刚从岭西省委调上来的副部长宁玥,被委以重任,协助凌义主抓这项工作,同时任第二副组长。
领导小组下设了办公室,而办公室自然设在干部二局,宁玥兼任了办公室主任,中织部部务委员、二局局长姜博礼担任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按照六个处的分工,分别成立了六个督导组,二局几个副局长和局级干部分别担任督导组长,各处长任副组长。
为了加强指导,督导组将各省市换届选举错开了时间,压茬进行。选举当天,部领导将分别到现场督导。
换届督导组,说轻了是代表中织部,说重了就是代表最高层。对于省级以下班子的换届,如果出点差错,还有闪转腾挪的余地,对于省级班子来说,一旦出问题,那就基本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终结,对于官场打拼了几十年的官员们来说,谁也不敢拿头上的乌纱帽来开玩笑。
也正因为如此,换届督导组每到一地,自然都是最高级的接待规格。
今晚的宴请,岭西方面除了上述几位主要领导,陪同的还有两位,一位自然是现任省委组织部长祝焱,而另一位却是准备接班的前省委书记秘书陈曙光。
对于陈曙光的回归,朱建国并无不同意见。当年,他是省委副书记,陈曙光是省委书记秘书,二人接触甚多,感情不浅。常委就那几个位置,你的人不去占领,就有可能被对立面占领,即使省委书记再特权,也不能总在常委会上靠权力而不是靠人格魄力服人。
朱建国的性格总体属于不温不火,但是骨子里有股韧劲儿,他在顶层没有特别的根基,在岭西一干几十年,走到这一步,既想干一番事业,又想总体保持稳定。他初任省委书记,自然不想在换届过程中捅什么篓子,换句话说,如果谁的行为对换届造成了不利的影响,那必将受到朱建国权限内最严厉的惩罚。对于下午几个小秘书打牌,他本不想太过声张,更不想让督导组知道此事。
酒宴开始以后,陈曙光是省委书记秘书出身,起点高,性子高傲,有些看不起督导组的几位成员,反倒是给朱建国、乔志民和祝焱敬了不少酒,朱建国倒是没有在乎,郑玉楼却不得不冲督导组的几位频频举杯。
宾主喝得正酣时,服务员过来悄悄对郑玉楼道:“秘书长,有人找您。”
郑玉楼出了房间,秘书周林和岭西宾馆老总刘曼快步走了过来,刘曼将一张单子递给郑玉楼:“秘书长,这是我们核实的情况。”
郑玉楼喝了不少酒,仔细看了两遍,有些吃惊:“有这么多?数字准确吗?”
刘曼不敢怠慢:“秘书长,这些人员和房间都是各代表团事先预订好的,绝对没错,前台都有登记。”
单子上明明白白地写着,省直四个代表团和14个地市代表团中,包括省、市、县三级领导的秘书,共有351人驻会,占用标准房360间。不仅如此,刘曼的工作很细致,单子背面还分级别和代表团进行了统计,显然,数据来源比较可靠。
郑玉楼没心思关注各代表团的情况,他从大数字中看出了问题,道:“这些秘书,两个人住一间房也就罢了,351人怎么占用了360个标间?”
周林更熟悉这里面的道道,赶紧解释:“秘书长,正常情况下,秘书都是和司机一个房间,另外,还有少数主要领导的秘书,安排了单房。”
郑玉楼又问道:“那会议代表一共是多少房间?”
刘曼道:“这次党代会实到代表是845名,按规定,正厅以上干部都安排了单间,其余都是两人一间,一共是501间。”
郑玉楼有些傻眼了。
按照郑玉楼的想法,朱建国也就是随便问问而已,最多抽个机会,由他给各代表团长打个招呼,适当注意一下就算了,但是,秘书和司机的房间居然占到代表房间的70%多,如此庞大的一个群体和数字,他有些不敢自行处理了。
郑玉楼正在一筹莫展,偏在此时,综合处副处长纪立玉出来打电话,一眼看到了郑玉楼手中的单子,问道:“郑秘书长,何事?”
这次换届,督导组有两大任务,一是确保实现中央人事布局,这是最主要的任务。除此之外,还要收集各地换届的经验做法,通过《换届简报》,供最高层了解信息,同时各地相互借鉴。
侯栋和纪立玉两人分工也就各有侧重,侯栋作为干部五处处长,理所当然负责核心的选举工作,纪立玉作为综合处副处长,自然,他对换届过程中的风吹草动格外感兴趣。
督导大员询问,郑玉楼无可躲避,还算他多年秘书长磨练,反应比较迅速:“纪处长,是这样,历年以来,换届期间,除了正式代表,工作人员和服务人员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为了营造良好换届环境,朱书记指示做了个调查。”
精简人员,提高效率,求实创新,树立新风,恰恰是纪立玉每到一地重点关注的内容,郑玉楼的话让他眼前一亮:“郑秘书长,此事甚好,如果方便,饭后咱们详细谈谈。”
郑玉楼刚才是情急之下信口一说,哪里想到反而引起了督导大员的注意。他事先没有给朱建国汇报,担心进屋后露馅,便推起了太极:“纪处长,谢谢你对岭西工作的肯定,只是数据刚摸上来,还没有来得及给朱书记汇报,你看这样行不行,明天我去你房间专程汇报。”
纪立玉一边答应,一边随手看了看单子中的数据,由于关注点和郑玉楼不同,他不经意间看到了单子背面的数据,一眼便发现了问题:“郑秘书长,省直4个代表团没有秘书和司机这很正常,可是这茂云代表团为什么也没有秘书和司机呢?”
郑玉楼还没注意到这个情况,眼睛看着周林。周林调查过程中已经了解了这个情况,便如实答道:“纪处长,这个情况我们也是摸底时才知道,由于时间紧张,还没有来得及询问茂云代表团。”
纪立玉对此很感兴趣,道:“郑秘书长,那就麻烦你一并将这个情况落实一下。”郑玉楼自然连声答应。
饭后,郑玉楼拿着单子到了朱建国房间,简单说了情况,得知督导组无意中知道了此事,朱建国也不好说什么,他看着手中的单子,道:“老郑,你的意见?”
“朱书记,党代会之前,省委省政府两家办公厅曾经发过通知,要求与会代表晚上驻会,按理说,秘书和司机没有必要跟着,可是,多少届了,过去历来秘书跟着,司机也跟了不少,这已经成了习惯,再加上各自承担费用,我们也不好阻止。”
郑玉楼只是摆出了事情的两面性,并没有提出自己的处理意见,而是将皮球又交给了朱建国。
朱建国心里隐约在酝酿一件事情,为了保险,他又吩咐郑玉楼:“老郑,你把这件事情搞得再详细些,比如,按级别怎么分,有多少,按代表团怎么分,各自有多少,争取今天晚上搞清楚。”
郑玉楼指着单子道:“朱书记,刘曼和周林已经将情况摸清了,附在单子的背面。14个地市代表团中,只有茂云没带秘书、没带司机,在会议上没有额外多订一间房。”
朱建国大感意外:“怎么回事?为什么?你马上找侯卫东核实一下,落实情况。”
郑玉楼刚跟了朱建国没几天,虽然朱建国做省长时接触也不少,但是对他的脾气性格尤其是细节方面并不十分了解,新书记这对件事情如此重视,他意识到有些麻烦。
他让周林拨通了侯卫东电话。
党代会开始以后,侯卫东是茂云代表团长,他的关注点一直在代表身上,自从预备会议和第一天的全体会议以后,除了组织好代表讨论两个报告,他专门强调:“会议期间,各位代表一律驻会,未经同意,不得擅自离开岭西宾馆在外就餐和住宿!”
尽管茂云代表中不乏知名企业家,不少人也已经接到了邀请,甚至包括部分党政干部也想在会议期间安排一些应酬,但是看到侯卫东严肃的表情,加上忌惮他杀伐决断的作风,也只有作罢。
闲暇的时间,除了翻看会议简报,注意岭西新闻,就是反复思考西陆合同一事,对于秘书打牌、督导组来临等,一概不知。这天晚上吃过晚饭后,他照例回到房间,洗漱完毕正在饶有兴致地看电视,突然接到了祝焱的电话。
“是卫东吗?方便的话到我房间来一趟。”
上次和侯卫东透露了自己的去向,特别是岭西市长一事以后,祝焱知道侯卫东不会轻易作出决定,但是会议期间,他仍想进一步动员说服侯卫东,接待完督导组,他看看时间尚早,便打了侯卫东电话。
“是祝部长,我马上到。”
会议期间,省委领导和代表们都住在一个宾馆,来往很是方便,侯卫东很快到了祝焱房间。
“卫东啊,会议期间茂云代表团情况如何?”祝焱并没有直截了当,而是拐了个小弯。
侯卫东当然清楚祝焱今天晚上召见自己的目的,但是祝焱如此询问,他也只能按规矩回答:“祝部长,茂云代表团全体到齐,几天来,讨论热烈,大家一致认为报告全面总结了过去五年岭西经济社会和各项事业的发展历程,实事求是地点出了存在的问题,对于今后五年的规划,鼓舞人心,催人奋进。”
祝焱点点头,又道:“那就好,对了,卫东,上次给你说的事,你考虑的如何?”
副省级的岭西市长,对于任何一个正厅级干部来说,都充满着巨大的诱惑,侯卫东也同样如此。如果不是几天前谷云峰的汇报,他已经基本下了决心。官场上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这是人所尽知的道理,何况,从省管干部一步到中管干部,这更是一个巨大的台阶,官场本就是一个金字塔,能够上到正厅级退休的干部已经少之又少,上到副省级这个层面,更是凤毛麟角。
但是,天下掉下的一个亿、突然变味的合同,在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也让他产生了不可抵挡的兴趣。“很显然,如果我这时候离开茂云,换了任何一个人过来担任市委书记,绝不会再关注此事,但是,这件事不仅关系到西陆的发展,更加关系到茂云今后几十年的走向,无论如何,让我这时候离开茂云,总是心有不甘。”
“但是,失去了这次机会,再谋求省级干部,也许就要等到五年以后,而五年后,自己年龄将超过40岁,失去了年龄优势,仕途无疑将会大打折扣,到底何去何从,真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思来想去,侯卫东仍然理不出头绪,心一横:“那就顺其自然,党代会以后,抓紧将西陆情况核实清楚,如果没有什么大问题,我再作决定。”
但是,这个理由只能埋在心里,听到祝焱的询问,侯卫东真诚地道:“祝部长,上次见面以后,我进行了反复思考,也有些矛盾。”
“首先,非常感谢老领导的赏识,卫东承蒙您抬爱,从此真正步入官场,这些年来,从您身上,我学到了许多,自己也受益良多。特别是现在,这个岗位摆在面前,如果说我不动心,那是假话。”
“但是,老领导,您也知道,我到茂云才两年多时间。目前,茂云局面刚刚稳定,今年市委市政府又定了力争财政增幅全省第一的目标,况且小勇刚刚任了市长,我又确实想扶他一阵子。”
祝焱道:“卫东,你长大了,也确实成熟了,面对这样的诱惑,心里不是想着自己的升迁,而是装着茂云的发展,从这一点上说,我没有看错你。如果你对此事表现的过于热心,我可能反而不去为你争取。”
停了停,祝焱又道:“当年,为了胜宝集团的事,你不惜和朱民生产生分歧,甚至由此被贬到农机水电局,也坚决抵制了胜宝集团不合理的条件,为沙州避免了一场灾难,尽管事后证明了你的正确,但当时如果没有巨大的勇气,没有一股对事业负责的态度,没有对百姓的浓厚感情,那是肯定做不到的。”
祝焱仍然意犹未尽:“也正是胜宝集团不顾群众的利益,事后才导致了茂东的被动,以至于后来省委让刘兵过去收拾残局,刘兵甚至不惜动用方方面面的关系,绝不到茂东任职,直到今天,茂东仍然没有从这件事中彻底恢复元气,教训深刻啊。”
刘兵的事后面侯卫东也听说了,以刘兵善于专权的秉性,宁肯从沙州交流出来,到另一个地市又任了市长,导致接任市委书记又晚了两年,而绝不去接手茂东的烂摊子,可见胜宝集团的后遗症之深。
侯卫东依然很谦虚:“老领导,事情已经过去了多年,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就是凭着一种直觉。”
祝焱笑了:“直觉?你现在的直觉如何?岭西市和茂东的大不一样啊。”
侯卫东道:“当然,岭西将来有您掌舵,各方面的发展肯定一日千里,从这个角度上说,我确实很愿意和您一起奋斗几年。”
“哦?这么说,你是答应了?”祝焱看着侯卫东。
侯卫东正要点头,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侯书记吧?我是省委办公厅周林。”
侯卫东不敢怠慢:“周处长,你好,我是侯卫东,请问朱书记有什么指示?”
“侯书记,不是朱书记找您,是郑秘书长有事,您现在方便的话,请到郑秘书长房间。”
省委书记秘书来电话,秘书长召见,两人自然不能再继续下去,侯卫东只好和祝焱告辞。路上,他暗自琢磨:“明天酝酿人选的事情下午已经专门作了强调,这么晚了,秘书长找我有什么事?”
和郑玉楼见了面,听了前前后后的经过,侯卫东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从下午到现在还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听到郑玉楼询问原因,他暗道:“真是奇怪了,上会前自己一时的兴起,没想到在会上成了另类,原因,哪里有什么原因?”
他也只好将当时的情况如实相告,郑玉楼意味深长地道:“卫东老弟,你真是福将啊,古人云无心插柳柳成荫,你这一手,恐怕不是成荫那么简单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