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50章 变味合同——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在副省级岭西市长的重磅诱惑面前,侯卫东第一时间表明了态度:“能为老领导服务是我的荣幸,只要您召唤,我绝对没有二话!”
祝焱却呵呵笑道:“卫东,不要急着表态,以你的聪明和悟性,应该明白我刚才的意思吧?”
这个时候,侯卫东也就没有矫情:“如果我估计不错,老领导是要兼任岭西市委书记吧?”
“没错卫东,前段时间,省委征求了我的意见,同时也给中央提过建议,交流到外地任职,但是我成长在岭西,对这里有感情,还是选择了岭西市。”祝焱有些深沉地道。
虽然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了这个情况,但是亲口从祝焱嘴里证实,侯卫东还是有些感慨:“想当初宁玥下来任沙州市委副书记时,祝焱已是省委常委,现在宁玥窜到中织部副部长,祝焱反而落了个接任宁玥的下场,官场的残酷与无奈,恐怕料事如神的诸葛亮也想不到吧?”
祝焱自然清楚侯卫东的心思,道:“我已经做了一届组织部长,再继续下去,只会犯经验主义的错误,也没什么滋味,与其如此,还不如扎扎实实为岭西700万人民做点事。”
省委组织部长与省会市委书记,同为省委常委,细细算起来,各有千秋。
组织部长的长处在于掌管全省的官帽子,虽然也是位高权重,毕竟是一条线的工作,同时又受制于省委书记、省长,甚至包括省委副书记,依祝焱的性格,屈居于竞争对手之下,那样的日子一天也过不下去。
省会市委书记岗位,看似离开了省委领导核心,实则大权在握,舞台广阔,唯一不足的,不似组织部长那样显赫而已,但是两权相比,似乎省会书记岗位比组织部长还要略胜一筹。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年龄合适,省会书记的职位就更有诱惑力,因为从这个职位可以一步上位落后省份的省长,这是组织部长岗位无法比拟的,但是对于祝焱来说,年龄已经没有优势,岭西市委书记,已经是他为官的终点了。
侯卫东心道:“这样的安排,虽然无奈,对于祝焱来说,也算是可以接受的结果。但是,我现在是正厅,如果过去任市长,那是中管干部,别说祝焱,就是省委也只有建议权,这事谁来操作?”
思绪正在天上飘来飘去,祝焱道:“省委谈话时,给了我一点特权,岭西班子主要领导可以由我提出建议。如果你有意,省委会去做中央的工作,你过来把政府这一摊担起来,我放心。”
侯卫东心头再次一阵狂跳。
自己才任正厅两年多,如果上了这一步,就是全省最年轻的副省级干部,到了这个层面,就像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一样,以后的发展将会跳出岭西,面向全国,进入一个崭新的天地。
“但是……”
侯卫东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为什么突然强烈地冒出来这两个字,“但是,自己是祝焱的秘书出身,离开他已经多年,中间又经历了茂云的风风雨雨,现在再和祝部长搭班子,会顺利吗?或者说,我会快乐吗?”
祝焱看出了侯卫东的迟疑,道:“岭西班子配备还有一段时间,你不要着急决定,我给你时间,充分考虑。”
其实,省委和祝焱交底以后,关于岭西市长的人选,祝焱有两个,第一个并不是侯卫东。
祝焱眼里,第一人选是现任省长助理、省财政厅长蒋玉楼。
蒋玉楼资深财政厅出身,下到铁州先后担任了市长和市委书记,又回到财政厅做了一把手,这次是摆明了要任副省长。虽然岭西市长只是副省级,但是依蒋玉楼的人脉,即使这次上位副省长,即极有可能在这个岗位终止仕途,如果先任岭西市长,则有可能接任市委书记,从而解决省委常委,祝焱相信,以蒋玉楼的官场历练,他不会看不清楚这一点,也一定会同意到岭西任职。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蒋玉楼早年曾经是祝焱父亲的老部下,多年来,两家关系交好,相互知根知底,配合上不会有问题,更何况,蒋玉楼心性内敛,虽然也做地市书记,但是他任何情况下也不会在背后捅娄子。
一个听话的市长,永远是市委书记的首选。
侯卫东是祝焱的第二人选。
作为组织部长,祝焱对岭西市的情况十分了解。多年以来,岭西一直是熊大伟以市长身份主持工作,虽然后来也任了书记,但是很快就被宁玥取代。
现在的岭西市,虽然各项经济指标还能说得过去,但是棚户区的改造、工业的没落、交通的拥挤、三次产业比例严重失调等深层次的矛盾,历年累计的黑洞和窟窿,无论熊大伟和宁玥,都没有触及。
况且,岭西市今后几年还要承办全运会、园博会和国家艺术节等几件大事,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有一个能干事的市长,那祝焱将会省心得多。
论能力水平,侯卫东的综合素质绝对在蒋玉楼之上,但是这家伙的个性太强,继承了周昌全身上太多的秉性,加上省会城市的特殊性,与省里打起交道来,难免不出问题。
之所以把他列为第二人选,祝焱还考虑到茂云的后顾之忧。
闻李大案自不必多说,祝焱担忧的不是这个;倒是西陆的资产流失,才是他真正的心病,好在后来做了一些安排,除非有人一意孤行,一时半会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最近的一件事,却让祝焱把侯卫东放到了第一人选。
钱国亮和朱建国接见各地市书记市长结束后,虽然祝焱没在现场,但是各地市汇报的情况和两位大佬的点评,却很快传到祝焱耳中,正是侯卫东的四个亮点刺激了他,今天也就趁机给侯卫东挑明了自己的态度。
他很清楚侯卫东的性格,不做附庸,不甘人下,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心中有了想法,就要想方设法地实现。所以,他抛出了副省级这个诱饵,也听到了侯卫东的表态,但是欲速则不达,他故意给侯卫东留了充足地思考时间。
接下来两天的时间,侯卫东将工作全部安排给杜正东和杨柳,自己则关在办公室,苦苦思索祝焱的建议。
副省级的岭西市长,说话算数的茂云市委书记,就像两个相声演员一样,始终在眼前晃来晃去,驱之不走,赶之不去。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官场就如一棵吊满猴子的大树,往下看,全是笑脸;往上看,全是屁股;往左右看,全是耳目。越往上爬,看到的屁股越少,笑脸越多,如何在这棵树上占有自己的位置并不断往上爬,就看你的本事了。
关键是,如此方式上这个台阶,往上爬一格,侯卫东始终感觉并不舒服。
他几次拿起电话,想征求周昌全的意见,但是最终还是放下未打。“我已经不是周省长的跟屁虫了,前段时间几次和老领导通话,周省长也反复给了教诲,我必须要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不论结果如何,我要自己承受,不能把责任总推给别人,更不能总跟着别人的思维走。”
侯卫东大受煎熬的时候,省里和地市的几个头头却心态各异。
大获全胜的竟是省委政法委书记郑少良。在与祝焱的PK中,最终棋高一筹,顺利上位省委副书记,连带着,茂云李俊也蠢蠢欲动,在市委走廊里都能远远地听到她略微有些放荡的笑声。
茂东的洪昂也就罢了,本身人脉不广,年龄又摆在那里,干完一届转人大政协了事。倒是刚退下来的市委书记蒙静宜,不仅要解决省人大副主任,据说还要解决省人大党组副书记,倒是没有想到,不知道是不是又是姓汪的发了话。
最失意的自然是沙州赵东了,老领导钱国亮拍屁股走人,不仅没解决他的市委书记,本人也只是到部委任个差,赵东一生倚仗的大树阴凉越来越小了。
当然,也有得意的,如铁州杨森林和茂云朱小勇。
杨森林一跃登上岭西第二大市书记倒还在其次,关键是,朱建国的上位省委书记,给他留下了无限的上升空间,只要在铁州不出问题,或者不出大问题,想不升迁都难。
朱小勇更是悠闲轻松,甚至有些得意:“曙光回来了,而且看样子很有可能接任组织部长,以我和他的交情,绝对是哥们级,尽管这几年接触少了些,但毕竟有前些年垫的底子,况且,他给岳父担任秘书期间,好事坏事都办过,好像什么人说过,要想和哪个官员成为朋友,那就拉他下一次水,呵呵。”
其实,省委班子揭晓的当天,他就给陈曙光通了电话,尽管电话里陈曙光没有明确表示什么,也没有接受他发出的吃饭邀请,但是话里话外,陈曙光还是很够义气。
闲来无事,朱小勇让秘书田林把任林渡叫到办公室。
“任秘书长,省里两会之前,有什么急事?”
工作上,任林渡没有半点含糊:“朱市长,这几天省里市里都没有安排大会,没有什么议程,市长办公会近期也没有安排。”
“既然这样,你安排一下,我们选几个点,叫上胥明堂,下去看一看。”
任林渡认真请示:“没问题,朱市长,你看先到哪里?”
朱小勇看了一眼任林渡,道:“先去看看南部新区乙烯项目的配套,再去看看高速二期,最后看看南浦安居工程。”
其实,南浦安居工程面临全面竣工,这个项目由区里承建,地段内市直部门很多,水电暖煤气配套又都是市里统管,建设过程中,需要协调的问题很多,区长景伟为此给朱小勇汇报了几次,希望市政府能出面。
但是,南浦改造自从朱小琳被迫退出,朱小勇一听到南浦改造几个字,心里说不出的厌烦,作为市长,他又不能不管,便将南浦放到最后一站。
任林渡在笔记本上记好,又问:“朱市长,两会上还有什么吩咐?”
朱小勇想了想,正想说没什么事,看到秘书田林进来加水,顺口道:“你给岭西宾馆刘总打个电话,让他留出几个房间,最好是离市长们近一些,这样方便。”
金星大酒店是岭西市管理,岭西宾馆却是省委省政府招待酒店,省两会主要安排在岭西宾馆,政协会主要安排在金星大酒店。
任林渡长期在驻京办工作,和这些公办酒店的老总混得像哥们一样,他大包大揽地道:“朱市长,请尽管放心,我一定办好。”
侯卫东和朱小勇一静一动,各怀心事,各显神通,没曾想,不省心的西陆又出怪事。
按照侯卫东的指示,西陆县委书记秘密封存了庆达集团上缴的一个亿,苦思里面的关节到底在哪里。他做事稳重细致,苦思了几天,突然想到:“这么大的项目,当时县政府一定和庆达集团签订了协议,每年上缴财政的数额,合同上应该规定的很清楚,我真是昏了头,早就应该想到这个。”
把此事安排给县长李世秋,过了一会儿,李世秋的电话打过来;“谷书记,我让人详细查了,政府这边没存合同,当时是以县国房局名义签订的合同,一共三份,国房局、庆达集团、档案局各一份。”
谷云峰问道:“不管怎样,县里毕竟有两份,马上调出来,你直接送到我办公室。”
一个小时以后,李世秋带着合同急匆匆地过来,到了谷云峰办公室,转身关了房门,道:“谷书记,好奇怪,合同上还真有这一条。”
谷云峰拿过合同仔细看了两遍,大吃一惊。合同上最后一款之前,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写道:“经评估,西陆采矿权价值一亿,限于企业实际,分四年付清,如企业确有困难,也可四年后一次付清。”
这就成了天大的怪事了。
谷云峰入主西陆最早,对当时国房局长刘刚的举报以及死亡案件的前前后后十分清楚,甚至是闻天强伏法前说的话,侯卫东也给他透露过。尤其是后来,汇总方方面面的信息,西陆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当时漏掉了采矿权这一项,可以十分肯定的是,最初的合同上绝对没有这项规定,那么,现在合同上这神来之笔从哪里来,不是活见鬼了么?
他问李世秋:“你肯定合同的来源没有问题?”
李世秋肯定的道:“因为项目重大,合同加了外包装,分别秘密封存在国房局和档案局,而且有专人保管,我还查了借阅登记,四年来,没有任何借阅的记录,合同是真的,这确定无疑。”
事情重大,谷云峰没有迟疑,直接打了侯卫东电话:“侯书记,你在不在办公室,我有急事汇报,十万火急。”
“那你抓紧过来,我在办公室等你。”侯卫东清楚,没有天大的事,谷云峰不会如此慌张。
看完了合同,侯卫东也很吃惊。他想了一会,问道:“云峰,你怎么看?”
谷云峰思考了一路,多少形成了一些看法,道:“侯书记,依我看,这绝不是原合同的内容。”
“哦?是的,意思是有人改了合同?”
“不,侯书记,我仔细看过,这不像是后来加的内容,更像是整体更换了合同。”
“你是说,有人把合同掉了包?”
“侯书记,可以这么说,虽然还不敢肯定,但是这种可能性比较大,回去我让金浩做下技术鉴定就清楚了。”
谷云峰是站在西陆的角度看待这个事情,而侯卫东因为刚刚与祝焱谈了话,这几天满脑子飞来飞去的都是两个职位,他多次问自己:“祝焱为什么要抛出如此大的一枝橄榄?他的动机是什么?真的是欣赏自己的才干,还是有其他的用意?”
自然而然,他将两件事情联系到了一起,电光火石,激灵灵打个冷战。
“云峰,你抓紧回去,鉴定时一定要控制范围,绝对保证这两份合同的安全,为了保险,先将合同备份,将原件妥善保管好。”当年,益杨检察院一把火将所有证据烧光的惨痛教训,仍然历历在目,侯卫东绝对不想再有第二次。
“另外,安排人秘密查阅签订合同前后一个时期的县委常委会记录、县政府办公会记录,与合同进行比对,看看能否一致起来。”
“还有,省党代会马上召开,你要参会,给世秋和金浩交待好,没有十分的把握,宁肯先停一停,也不要贸然采取什么行动,如果有意外随时给你报告。”
给谷云峰布置完毕,侯卫东略微安定了些。
他迅速理了理思路,在纸上写出了几种可能的判断:
一,西陆方面自己疏忽,过去没注意到这个合同的细节,这是最理想的结果,却是最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在此之前,刘刚也好、闻天强也好,甚至包括段宜勇醉酒的失言,毫无疑问地将矛头指向采矿权。
二,有人将合同作了修改,这有可能,但是有一定难度。现在笔迹鉴定技术非常成熟,最权威的机构已经可以将纸笔迹修改时间控制在两个月以内。
三,有人将合同进行了整体更换。这样做难度最大,风险却最小,因为整体更换可以将笔迹先做旧,而纸张鉴定的时间跨度却达到正负几年,从西陆合同签订至今,一共也不过四年时间。
看着面前的草稿纸,侯卫东暗道:“如果真的是第三种可能,那意味着什么呢?显然,表面上看,吃亏的是庆达集团,凭空拿出一个亿,对于目前经营状况并不好的张木山来说,无疑如剜肉一般,但是,如果这件事情平安渡过,却会带来间接的收效,以后庆达集团可以堂而皇之地疯狂开采,每年上缴的利润又将回复到区区700万。”
如果再往深处想,还有更大的受益者,那就是主持这件事的官员,一旦这件事实成立,当初所有的一切猜测、举报、旁证将消于无形,所有与此事相连的大小官员将会洗脱一切责任。
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23日,早晨一上班,侯卫东迫不及待地拿起《岭西日报》,果然,二版刊登了关于省直代表团补选省党代表的消息。第一个名字赫然便是陈曙光,其次则是潘辰栋,而潘辰栋还同时增补了人大代表资格,这是必须要走的程序,不当选党代表和人大代表,如何参加选举?这是侯卫东意料之中的事情,他关心的不是这两人代表资格的增补,而是关注有没有新的人选出现。当确定只有这两人时,侯卫东暗道:“陈曙光要任组织部长,潘辰栋要任常务副省长,这也就意味着,新一届省委政府班子所有成员,只能从现任党代表和人大代表中产生。”“岭西省委常委是13职,而截止到目前,人选明朗的有六位,分别是省委书记朱建国、省长乔志民,省委副书记郑少良、岭西市委书记祝炎、组织部长陈曙光,常务副省长潘辰栋,加上不变的省军区政委老胡,省委秘书长郑玉楼,宣传部长万峰,沙州市委书记古中州四位,就剩下藏在深闺中的政法委书记、纪委书记以及常委副省长三职了。”“这三个职位中,除了常委副省长之外,另两个都是关键岗位,既然一定从岭西就地产生,那么会是谁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