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49章 重磅诱惑——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茂云财政局办公楼和培训中心工程,戴福成变换各种方式,先后给了张小佳200万。
这200万就像药引子一样,又通过张木山的原始股票,过山车般地变成了1590万,虽然打给了廉政账户200万,张小佳很清楚,那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罢了,事情如果真的暴露,那只是零头的三分之一,管个屁用?
侯卫东无意中的那句话,让张小佳楞了足有一分钟,侯卫东电话里喂了几声,小佳才问道:“你说什么?什么二期工程?”
侯卫东简单说了事情经过,张小佳暗道:“为什么这么巧,一期才搞了没几年,又要搞二期,王兵负责也就罢了,偏又让戴福成来建,难道是天意如此?”
“不行,我得让莉姐嘱咐一下戴福成,千万不要和这个王兵搞在一起,弄不好会出大事。”
想到这里,张小佳故意急急地道:“老公,一想到红线,我的手痒痒了,不给你说了,我找莉姐活动去了。”说完,不等侯卫东反应过来,挂了电话。
侯卫东本来还想征求一下小佳的意见,财政局里谁比较合适过来担任中心主任,听到小佳要找秦莉打麻将,他无奈又有些奇怪地摇了摇头,“小佳怎么了,这方红线还没回来,想麻将就不顾一切了。”
杨柳拿着手机走来走去,张宏已经打过来几次,她都以侯卫东在接电话挡了,看到侯卫东终于放下电话,赶紧回拨了张宏,快步走过来。
“侯书记,张宏部长打来三次了。”
侯卫东接过电话:“张部长,马上从财政局物色一名干部,担任财会培训中心主任,晚上常委会过一下。”
听到任务如此简单,张宏这才放了心。
晚上,常委们眼里只有省级班子的变动,一个小小的培训中心主任的任免,实在是连议论的兴趣都没有。
茂云财政局办公室主任林学兵,就这样稀里糊涂走马上任了培训中心主任。
选择这个人选时,张宏其实颇废了一番脑筋。
培训中心是财政局下属的县级事业单位,而财政局也是处级,内设科室都是正科级,如果从现任副局长中调整,吸引力不大,从科长中提拔,又属于破格,只有办公室主任高挂了副处级。
偏巧这林学兵常年跟随郑良荣,自己是个官迷不说,经济上也不干净,可是从晚饭前才开始动议,晚上就上了常委会,哪里有时间全面考察?
回到宿舍,侯卫东看看时间不到十点,直接给宁玥打了电话。
“宁书记,听说你明天就要走,今晚应该过去给你送行,可是,这会刚散。”
今晚各市都在开常委会,宁玥作为省委常委,自然十分清楚。不过侯卫东及时打了电话过来,她很高兴:“卫东,谢谢你,我知道今晚各市的安排,省委的送行酒也刚结束,我和钱书记,还有秦省长,明天一起先到中织部谈话,然后奔赴各自岗位。”
卸任岭西省委常委,到北京报到以前,成了宁玥权力的真空地带,无官一身轻,这一刻,宁玥忽然恢复了很女人的心态。
离开岭西,又是到那个部门,两人都知道今后意味着什么。以宁玥和侯卫东的个性,也许可以不在乎什么,但是,以部门的威严,出任何问题,二人谁也兜不起来。
一时间,气氛既压抑又有些暧昧。
侯卫东没话找话地打破了僵局:“宁书记,不,宁部长,明天真的要报到吗?”
宁玥压低了声音,道:“卫东,别这么称呼我,叫我宁玥,或者……玥玥,都行,中织部办公厅已经来了通知,让我赶着参加明天下午的部长办公会。”说完,宁玥明显感到了自己脸上温度的升高。
侯卫东差一点脱口而出要马上赶到岭西,但是,一种下意识地本能提醒他,绝不能那样做。
宁玥这里也是浮想联翩:“真是做梦也想不到,怎么会和这个小自己好几岁的男子有了交集,今晚一别,恐怕此生再也回不到从前了,以后见面,只能公事公办了,如果他现在提出要过来,我会拒绝吗?”
侯卫东下定决心:“月满必亏,水满则溢,今后,宁玥就是我最尊敬的领导和大姐,这样,我们还能相处下去,如果一意胡来,只会双方都伤害。”
“是这样,宁书记,那你早休息吧,等你稳定下来,我会第一时间去拜访领导。”听侯卫东如此说,宁玥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
“卫东,再见,你我永远。”
“宁…玥玥,再见。”
听到侯卫东最后一声称呼,宁玥再也忍不住,捂着脸进了卫生间。
侯卫东和宁玥通话的同时,张小佳和秦莉的手机已经发烫。
“小佳,不必在意,一切有我呢,你放心,我会给戴福成交待的。”
“莉姐,不是我不放心,一来那个王兵不是省油的灯,二来,我不在茂云了,郑良荣马上也不兼局长,有些事鞭长莫及啊。”
“哈哈,小佳,真不愧做了纪委书记,咱们姐妹情投意合,就是打打麻将,我们之间清清白白,有什么?”
一直到手机没电,张小佳才无奈地放下电话,她十分清楚自己和秦莉之间的差距,秦莉当然不怕,尤其是秦路即将赴外省任省长,有什么人,什么样的事能动得了省长夫人?
而自己,毕竟才是市委常委,更关键的,还有蒸蒸日上、前途一片光明的老公。
张小佳一夜恶梦。
第二天,侯卫东再次给张宏打了电话:“张部长,截止到现在,茂云代表团一共有多少请假的人员?都是什么情况?”
“侯书记,我市代表团应出席代表54名,截止到昨天晚上,只有一名同志请假,原因是出国未归,但是党代会期间可以回来,不影响最后的选举。”在这种事上,张宏不敢大意,回答规规矩矩。
“好,注意和这名同志保持联系,另外,财会培训中心那边不要等,可以让那个林学兵先过去接手工作,边上班边公示。”
“好的,侯书记,我马上安排。”
下午,侯卫东抓起红色电话,拨了祝焱办公室。
“老领导,我是侯卫东。”
祝焱没想到这时候侯卫东来电话,道:“是卫东,怎么,有事吗?”
“没事,祝部长,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过去蹭饭。”
因为心情不爽,祝焱已经拒绝了几个应酬,他本想找个理由推辞侯卫东,想了想,道:“你来吧,不过别到家里了,你找个地方,我下班后直接过去。”
侯卫东道:“还是沙州印象吧,环境好,吃着舒服。”
“好,就这样。”搞不清楚侯卫东的意思,祝焱并没有多说什么。
下午三点多,侯卫东只带上楚飞,出了茂云。刚出城,楚飞的电话响了。
“侯书记,是财政局郑局长。”
侯卫东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侯书记,我是郑良荣,有个事给你汇报一下。”
“你说。”
“侯书记,市委高度重视财政局的工作,全局干部职工深感鼓舞,接到组织部的电话以后,我亲自和小林谈了话,下午他已经到培训中心上班了。”郑良荣升官发财,又提拔了下属,心情不错。
“老郑,财政由政府主管,具体事务不用事事给我汇报,对了,今年农村基层支部书记的医疗保险费用划拨了吗?”
郑良荣电话里拍着胸脯道:“请侯书记放心,这是市委常委会定的事情,财政再紧张,也绝不会挤占这块费用,再说,在市委的领导下,这两年茂云已经初步脱离了吃饭财政的水平,有能力办些事情了。”
侯卫东知道郑良荣有事还没有说,道:“说吧老郑,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郑良荣知道在侯卫东这里打不了马虎眼,干脆松了一口气,道:“侯书记,培训中心二期工程进展很顺利,只是王兵提出来追加预算50万,我特意让林主任审了一下,理由还算合理。”
侯卫东心道:“这个狡猾的郑良荣,看我最近关注培训中心,就采取大事小事不作主的做法,无非是怕担责任而已。”如此想着,侯卫东的话就有了些不客气,“老郑,你还是财政局长,这样的事有必要给我汇报吗?”
郑良荣吃了个闭门羹,知趣地挂了电话。
到了沙州印象,没想到老邢这次在家,看到侯卫东,快步迎过来,道;“侯书记,卫东老弟,你过来也不来个电话,我差点又出去,上次你过来,我还在上青林,昨天刚刚回来。”
侯卫东一直挂着食品厂的事,问道:“老邢,什么情况?”
老邢满脸笑开了花,道:“卫东老弟,不得了啊,由于资金充足,上青林老百姓的积极性很高,第一批1000只风干鸡加工出来后,没出益杨就被抢购一空,这不,第二批正在生产,沙州有几个酒店已经在催货了。”
听到今天祝焱要来,老邢更加高兴,道:“祝书记要来?我有好久没见他了,正好,我带了10只回来,一会儿你们先尝一尝,其余的带回去请家人提提意见。”对于家乡的老领导周昌全、祝焱,老邢一直改不了口,总是周书记、祝书记地称呼。
两人正说着,祝焱的声音传了过来:“好香的味道!”
侯卫东迎过去,道:“祝部长,这是上青林食品厂自己加工的风干鸡,采用秘方制作,味道比天然风干鸡要浓很多,您是益杨的老领导,第一批产品刚出来,请您多提意见。”
祝焱位高权重,平时已经难得品尝地方特色,听到上青林有了食品加工厂,很是高兴。
老邢手里提着两个包走过来,看到祝焱,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伸出了双手,道:“祝书记好啊,您可是有日子没来我这里了。”
祝焱对老邢还有印象,道:“是老邢吧?想不到你的店越开越大,还真是把生意好手啊。”
老邢嘿嘿笑着,侯卫东道:“老邢现在是老树开花,焕发了第二春,不,他自己说是焕发了第三春。”见祝焱有些愣,他继续介绍道:“老邢现在兼任了上青林食品加工厂的销售经理,忙得很哪。”
祝焱问道:“老邢做了食品加工厂厂长?”
老邢插话道:“还不是卫东老弟的主意?不仅帮上青林建起了食品加工厂,还引进外商,建了上青林明前茶叶公司,用不了一年,上青林老百姓的日子就彻底变样啦。”
祝焱点点头,指着侯卫东道:“这些事情你都没给我说过,是背后做好事,还是对上青林有偏心啊?”
侯卫东道:“我去年回了一趟上青林,看到老百姓的日子在倒退,就琢磨着帮着建了两个厂,现在看,前景还不错。”
祝焱对此很赞赏,道:“农村致富,输血只能治表,关键在于造血,卫东此举,是利在千秋,不简单哪。”他微一停顿,又不动声色地道:“老邢,一会儿把你的电话留给秘书小姜,我是益杨出来的,也要为上青林做点事。”
老邢提了两包风干鸡出来找两位秘书,侯卫东敏感,听出了祝焱话外音,暗道:“老领导话里有话啊,语气如此肯定,这不是组织部长的思维。”
两人要谈事,秘书们知趣地在外间点了菜。受到刚才上青林的感染,祝焱情绪不错,连喝了几杯酒,主动说道:“卫东,还有两天,省党代会就要开始,对这次公布的人选,你怎么看?”
侯卫东一路上反复考虑了和祝焱的这次见面,加上前期和周昌全进行了沟通,对此早有准备,道:“祝部长,我是您看着成长起来的,现在也只是个落后地区的干部,对省里班子的调整,我觉得中央的安排还是很合理的。”
祝焱道:“卫东,今天就你我二人,说话不必有顾虑,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如果是前一天祝焱这样问,侯卫东也许就竹筒倒豆子了,但是,有了周昌全圈子论的启发,他的理念上升了一层,“老领导,班子好不好,不是看哪个人行不行,而是要看这个班子在实际工作中整体功能如何。就这届班子而言,我觉得朱省长长期在岭西工作,情况熟悉,胜任省委书记没有任何问题。”
祝焱没有接话,侯卫东继续道:“至于乔书记出任省长,也在情理之中。他相对年轻,又有高层工作经历,对于岭西下步的经济发展,不是坏事。”
接下来不可避免地要说到郑少良,这是今天最敏感的内容,侯卫东停了停,还是咬牙道:“祝部长,我们都为你惋惜,无论从素质、资历、经验、能力哪个方面,您都是省委副书记最合适的人选。”
尽管知道结果已经无可更改,侯卫东清楚,这句话必须要说,这个态度必须要有。
果然,祝焱接了话:“卫东,谢谢你。这些年,尤其是你到茂云以后,虽然有些动作猛了些,但总体是有利于茂云的发展,这一点,省委认可,我也没有意见,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一如既往地支持你。”
侯卫东当然清楚祝焱的意思,不仅是打黑的问题,包括祝焱几个老部下的使用,肯定惹了他的肝火。但是,祝焱既然把话说开,就说明还没有对自己真正有大的意见。
“祝部长,我知道有些事情急了些,有些人事安排也欠稳妥……”
祝焱打断了侯卫东的话:“卫东,几个干部,何足挂齿?再说,他们本身不争气,就应该承担相应的后果和责任,你的做法无可厚非。”他话锋一转,问道:“卫东,你任书记虽然不到两年,但是任正厅两年多了吧?”
侯卫东咧咧嘴:“靠省委的信任和您的培养,按年头算,我这正厅跨了四个年头呢。”
祝焱点点头,脸色坚毅,牙关紧咬得两腮略鼓,似乎在下很大的决心,终于开口道:“卫东,你是我最满意的秘书,也是真正有能力干事的人,有没有兴趣再跟我搏它几年?”
侯卫东脑子飞速运转,竭力捕捉祝焱真正的想法,心道:“祝焱这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再跟他搏几年?这是一把手的口气,他既不是省长,更不是省委书记,难道是交流到外地任正职吗?不太可能。”
“如此,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正如我和洪昂老兄猜测的那样,老领导要兼任岭西市委书记。”
“我现在已经是正厅市委书记,按照祝焱的说法,所谓再搏几年,肯定不是同级别的副书记或者常务副市长,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岭西市长。”
侯卫东心脏怦怦直跳:“省会市长,那可是副省级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