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48章 终见分晓——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你方唱罢我登场,在电视上成对出现的两个重量级的省委常委,一个是组织部长祝焱,另一个则是政法委书记郑少良。
按照常委排序,祝焱在前、郑少良在后,就像是孪生兄弟一样,只要有祝焱的新闻,下一条一定是郑少良的镜头。
岭西官场中,多数人只关注省里几个正职的活动,侯卫东却敏锐地发现了这个细节,电视台连续几天 同样的编排,显然不是巧合。
钱国亮进京,朱建国上位省委书记,乔志民空降岭西就是接任省长的,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和秘密,如此一来,省委副书记一职即将空缺。
如果不出意外,省委副书记的竞争将在组织部长祝焱、常务副省长秦路和政法委书记郑少良三人中产生。
三人中,秦路年龄最长,进常委却比祝焱晚,况且以他的年龄,如果不能谋求正省级的人大主任或者政协主席,再干副职已经不合适了,郑少良则小好几岁,既有深厚的背景,又有年龄优势。
岭西官场,祝焱的省委副书记呼声早在半年前就已经传开,他在省委常委中排名第一位,甚至有人私下都称呼“祝一常”,尽管他本人非常低调,岭西官场早就把他作为了省委副书记的第一人选。
但是,几天来电视新闻的龙虎斗,却让侯卫东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尤其到了省部级这个层面,真正的决定权不在省里,现在看来,老领导不是独孤求败。”
岭西的班子打着哑谜,外面人事变动的信息却不断涌来,让侯卫东有惊有喜。
最让侯卫东吃惊的,是川东省委汪书记进京。根据新闻报道的口径,免去省委书记职务,另有任用。这也就意味着,他不像当年蒙豪放仅仅担任部长那么简单。
对于这位汪书记,侯卫东既不认识也没打过交道,所有的印象都来自第三者。一是朱小琳曾经是他的儿媳,二是李建林的成功离境据说和他有莫大关系。
两件事情,让侯卫东对这位汪书记不自觉产生了敌意。
“姓汪的官至哪一级,我不感兴趣,但是,他留在岭西的一串嫡系,身居高位的郑少良、潜逃在外的李建林,刚退二线的铁州穆明,还有省公安厅里不知姓名职务,却手握大权的那帮人,却不能不防。”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姓汪的走到这一步,手下自然欢欣鼓舞,更何况,这些人在岭西已经小有所成,如果姓汪的再上一步,他们还不把岭西捅破天?”
如果说汪书记沿着蒙豪放的轨迹进京,三人吃惊,那么,让侯卫东欢喜的,恰恰是蒙豪放变动的消息。
根据报道,蒙豪放同样也是免去现职、另有任用,他的去向却十分明确。他是省委书记出身,又做了几年部长,再任用,恐怕只有进中政局一种可能了。
一荣俱荣。蒙豪放离开岭西时间不长,嫡系众多,而且现在这些人多数手握重权,远的不说,最起码可以保证朱建国顺利接任省委书记,而常务副省长秦路、女婿朱小勇前途也是一片光明,就连侯卫东自己,都觉得心里很踏实,至少,他不会和这条线的人成为对立面。
这样的PK持续了几天,就像表面平和却能让心脏病发作的日本能剧一样,岭西电视新闻突然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侯卫东意识到,正式演出的时间到了,换届大幕已经徐徐拉开。
3月20日,岭西省委召开全省干部大会,参加会议的除了省里四大班子成员,还有省直各部门一把手和各地市党政正职。中织部一位副部长出席会议,宣布了中央的几项人事任免决定:
免去钱国亮同志岭西省委书记职务,调任中央某部部长;朱建国同志任岭西省委书记。
省委副书记乔志民同志任岭西省副省长、代省长。
省委政法委书记郑少良同志任省委副书记。
免去常务副省长秦路同志省委常委职务,提拔交流任职;原甘宁省副省长潘辰栋任岭西省委常委。
免去宁玥同志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职务,另有任用。
任命原清江省副省长陈曙光同志为岭西省委常委。
六项任命,涉及八个省级干部,如此密集的人事变动,就如一枚枚炸弹,在参会的正厅以上干部心头炸响,直到宣布完毕,仍有不少人回不过味来。
主席台上只有现任省委书记钱国亮、省长朱建国和中织部的副部长,省委其他常委都坐在第一排,各地市书记市长从第二排开始向后坐。会议期间,侯卫东只能看到祝焱的背影,直到会议结束,他看到祝焱只是象征性地拍了一下手,然后随大部分人员站起来,侧身向外走的时候,脸色青得可怕。
侯卫东左右分别坐着铁州、茂东新任市委书记杨森林和洪昂,会议结束时,杨森林面无表情,起身向外走,洪昂却拉了拉侯卫东的衣角。
两人慢慢走在后面,洪昂小声道:“卫东老弟,中午一起吃个便饭吧,你年轻,脑子反应快,给老哥分析分析,我有些晕菜。”
侯卫东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两人这次罕见地没有叫上沙州市长赵东,心照不宣地直奔“沙州印象”餐馆。
老邢还在上青林苦苦钻研风干鸡的新配方,儿子邢兵热情地接待了侯卫东和洪昂。
等菜的功夫,洪昂有些急不可耐:“老弟,上午的任命怎么看?”
侯卫东不清楚洪昂事先对人事安排了解多少,凭他的直觉,洪昂上面人脉不广,一时看不透倒是可以理解。其实,如此天翻地覆的人事布局,侯卫东自己也有不少意料之外的人选,说话便留了不少后手。
“老兄,没什么吧,换届大换血,很正常啊,况且,这只是涉及到进出岭西的干部,以及省委副书记,正式选举时还会涉及到更多的人。”
“呵呵,老弟,省委书记、省长、副书记一次全换,放眼全国,估计也找不出第二家吧?宁书记进中宣部事先都传开了,这不是秘密,秦省长交流到外省解决省长,过来一个潘辰栋接替他,这也可以理解,郑少良做了副书记,那祝部长怎么办?还有,曙光怎么突然杀回来了,做什么?”
洪昂一口气几乎将心中的疑问全部抖了出来。
侯卫东哈哈大笑,道:“洪老兄,我一个小小的落后地区市委书记,你说的这些,我哪里能解释的了啊。”
洪昂知道侯卫东人脉广泛,和上边联系密切,道:“老弟,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给老哥打马虎眼,诚心不拿我当哥哥了不是?”
侯卫东这才正色道:“老兄,有些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些安排你估计得不完全正确。”
说话间,上了两道菜。洪昂端起酒杯和侯卫东碰了一下,道:“愿闻其详。”
侯卫东指了指自己的头顶,道:“据我了解,宁书记不是去中宣部,而是去那个部。”
洪昂仍然没有反应过来,侯卫东又指了指,同时做了脱帽子的动作。洪昂恍然大悟,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侯卫东叹了口气,道:“唉,老领导这次竞争副书记没有成功,真是让人遗憾。”
洪昂是周昌全的人,对于祝焱,他的感情比侯卫东要浅很多,顺嘴说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郑少良上面关系硬,人又年轻,他虽然做了副书记,好在现在副书记不管干部,他们交叉不多,祝部长再干一届,也能接受。”
侯卫东大摇其头,道:“你没看到会议结束时祝部长的表情?依老领导的个性,做不成省委副书记,他绝对不会再任组织部长。”
洪昂接着道:“可是,哪里还有合适的位置?”
侯卫东想了一下,道:“老兄,今天也就是只有咱们俩,我大胆地猜测,祝部长要兼任岭西市委书记。”
洪昂大点其头,道:“老弟,我服了你了,也只有这个岗位,祝部长可以勉强接受,同时又和郑少良分开,少了利益上的冲突和分歧,这应该算是最佳的方案了。”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道:“这就对上号了,祝部长卸任组织部长,那陈曙光回来就是接任组织部长喽。”
陈曙光突然杀个回马枪,侯卫东事先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不过,对于陈曙光的回归,他倒不认为是坏事。一方面,他虽然是通过朱小勇认识了陈曙光,毕竟打了些交道,也算是比较熟悉,况且他自信没有给陈曙光留下坏印象。
另一方面,这恰恰印证了他的一个判断,蒙豪放的秘书回到岭西进了常委,那么他这次和汪书记一样,也要进中政局,而钱国亮棋输一招,恐怕在部长位置上就停住了。
一顿饭下来,洪昂终于理清了这里面的道道,很是感慨:“老弟,这岭西以后可热闹了,三股力量搅在一起,你我可要当心哪。”
侯卫东暗道:“洪老兄还是没看透啊,岂止是三股力量,除了祝焱、郑少良和陈曙光,朱建国和乔志民肯定不是一条道,真论起来,恐怕四股甚至五股都有可能啊。不过,这一切对于我来说,暂时还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茂云正常向前走,就是调整,也要等到这一届的中间,至少又是两年下去了。”
和洪昂分了手,侯卫东感叹之余,很快回到现实中来。
朱建国终于主政一方了,自己还偏居茂云,一晃工作十四载。
在别人看来,自己似乎是一帆风顺、春风得意,但是侯卫东知道,自己面临的挑战,从地方到省里,再从省里回到地方,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大环境下,要想实现自身资历和地位的凸显,那就是要在经济发展上做文章,其他一切都是锦上添花的东西,没有这张“锦”再多“花”也是虚幻。
除了茂云应急的几项工作,他进一步给自己定下近期要办的几件事:“其中,最主要的,要和老领导祝焱见个面,不管怎么样,祝焱对自己有恩,这个时候必须要有所动作!”
他本想今天晚上约祝焱吃饭,但是省委要求,会议精神传达不能过夜,那也就意味着,全省各地市各部门,今晚都会开会,如此一来,只能明天晚上了。
下午回茂云的路上,侯卫东联系了周昌全。
“周省长,上午省委开了会,岭西班子揭晓了。”
“呵呵,我已经知道了,估计你的电话也快到了。”
侯卫东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一定是宁玥捷足先登,果然,周昌全的声音传过来:“是玥玥丫头来了电话,她现在最超脱,怎么样,卫东,谈谈你的感想?”
被周昌全来了个先入为主,侯卫东的思路反而有些跟不上:“周省长,没有什么,中央这样安排自有道理。”
“哦?你能这么想,说明卫东又上了层次。每临大事有静气,这话我以前听你说过,在如此激烈的博弈面前,你能保持冷静,本身就是巨大进步。”
侯卫东暗道:“我现在低了一个层次,如果我在祝部长那个层面,能不能做到他上午的表现都难说。”
他把中午的一些感悟给周昌全讲了,周昌全道:“官场如金字塔,越往上人越少,这是人所周知的道理,但是,说到官场的复杂,不见得随之成比例。”
这种观点侯卫东以前没有听说过,他颇感新鲜,聚精会神地听。
周昌全又道:“如果是拉帮结派,越是基层,形成一个圈子需要的人越多,越往上,需要的人越少,这是一个反比例。”
侯卫东点点头,若有所思,道:“照此说来,上下之间,圈子的性质大不相同?”
“没错,卫东,你果然悟性很好,这个道理,很多干部一辈子也钻不出来。下面的圈子往往不可调和,而上面的圈子矛盾可以转化,在一定的条件下,很容易相互结合。所以,你刚才四派五派的想法,不能说完全错误,但是一定要淡化界限,学会抓主要矛盾。”
侯卫东就像一个登山者苦等三天突然看到日出一样,心头升起一股光芒,脱口而出:“抓住大圈,分化中圈,忽略小圈,老领导,我懂了。”
周昌全呵呵笑道:“卫东,心中有圈,眼中无圈,就好比武学的最高境界,无招胜有招,做到这一点,你将来一定比我强。”
放下电话,侯卫东细细品味周昌全的一番话,越想越觉得回味无穷。
回到茂云,杨柳已经在小招准备了晚餐,看侯卫东吃的差不多时,杨柳道:“侯书记,晚上的常委会已经准备好,除了传达上午省里会议精神,还有其它议题吗?”
经杨柳一提醒,侯卫东突然想起财会培训中心的事情,道:“你打通张宏电话,我有事找他。
杨柳答应着,楚飞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侯书记,是嫂子,铁州张书记。”
侯卫东接过电话,杨柳和楚飞知趣地离开了餐桌。
“老公,你们的常委会还没开始吧?”
侯卫东笑道:“老婆大人,我们茂云常委会可不归铁州纪委管哪。”
小佳在这边撇着嘴,道:“侯卫东,说什么哪,我才不管你们破常委会,我听说陈曙光回来了,这下好了,我们的麻将圈子又可以恢复了。”
张小佳酷爱打麻将,她早期的麻将圈子,如沙州园林局,沙州建委的一帮姐妹,因职务差别越来越大,早已分开多年。
后来,张小佳偶然进入了吴英、蒙宁的高层小圈,却因每次要看着脸色打牌,手不累心累。倒是和粟明俊的老婆赵秀儿,以及陈曙光的老婆方红线,打牌无拘无束,开心得很。
但是好景不长,随着蒙豪放的进京,陈曙光的外调,这个圈子也散了,只有常务副省长秦路二妹秦莉,不断地约张小佳打牌。只可惜,打一次让她心惊肉跳一次,有专人拎着成箱的现金在旁边伺候着,一个点一万,能赢都不敢赢。
从小佳跟着自己到茂云财政局,一直到现在,足有一年多没上麻将桌了。
想到这里,侯卫东才明白过来小佳打电话的意思,不禁有些歉然,随口说道:“你看我真笨,曙光回来,方红线自然也回来了,你那麻将圈子也可以恢复了,还有,你那培训中心马上也要搞二期了。”
侯卫东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张小佳却浑身猛一哆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