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47章 两虎相争——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坐在沙发里的男子正是胡铭南。
本来类似茂云这样的小工程,从投标、施工,一直到竣工,他完全可以不出面,但是宁玥数度发了邀请,加上他与侯卫东一见如故,这次竟破例过来出席。
看到侯卫东过来,胡铭南难得的站了起来:“侯老弟,明天我就要到茂云去,今天你又何苦跑一趟?”
“铭南兄亲自出席竣工仪式,是看得起小弟,更是对茂云乃至岭西的重视,按理说,我应该去北京接你才对。”
胡铭南开起了玩笑:“侯书记,上次见面,你还是市长,照如此升迁速度,下次再见面,怕是我该迎你了吧?哈哈!”
侯卫东握了胡铭南的手,道:“胡兄过奖,如蒙不弃,卫东愿追随胡兄左右,咱哥俩天天把酒言欢。”
胡铭南哈哈大笑。
侯卫东暗道:“以胡铭南的身份,只要他张口,恐怕封疆大吏也得买面子,就拿岭西来说,如果透露了风声,估计明天的活动我和小勇连上主席台的资格都不够。”
宁玥早已告知参加今晚活动的人员,看到侯卫东身旁娇小干练的女子,胡铭南顺势握了手,道:“这位是小杨吧?强将手下无弱兵,能让玥玥看上的人,果然不差。”
杨柳并不慌张:“胡总好,我是茂云市委杨柳,欢迎您到茂云检查指导工作,环云高速已经被省交通厅评为精品工程,质量绝对一流。”生意人总是喜欢有人夸自己的产品,就像王婆卖瓜一样,杨柳的话也是冲着胡铭南的七寸。
胡铭南果然有些高兴,望着杨柳不停地点头:“听说小杨现在是茂云的市委秘书长,你能先后跟随这两位,绝对是你的福气。另外,侯老弟这一手,做大事不拘小节,写文章不抠字眼,开创先河,连我都很佩服。”
侯卫东连连摇头,四人笑着落了座。
路上,侯卫东已经给杨柳简单介绍了胡铭南的情况,除了央企老总的头衔,还暗示了他的来历,杨柳一路心里砰砰直跳。等见了胡铭南的面,杨柳反而迅速平静下来,多年跟随宁玥积攒的功力开始发挥作用。
她借口安排饭菜,出了房间直接打了酒店老总电话:“彭总,我是杨柳,按最高标准上菜,但是要精,酒上茅台,不要五粮液。另外,你亲自去盯着,让厨师手工做点元宵,馅要精致,一会儿先上来。”虽然离开了岭西市,但是在金星大酒店,原市委书记秘书、市委副秘书长的余威尚在。
回到房间,已是一片笑声不断。
十多分钟,饭菜陆续上齐,胡铭南走南闯北,见惯了世面,看到菜品,知道已是岭西最高标准,尤其是品尝了餐前的元宵,对杨柳倒是有了好印象。
四人都倒了茅台,有滋有味地品酒评菜论天下。
胡铭南兴致很高,主动端了酒,道:“侯老弟,杨秘书长,咱们三人先敬宁书记,祝玥玥在京期间一切顺利!”
高人一张嘴,说的都是核心中的核心,秘密中的秘密,他此话一出,侯卫东知道宁玥一事已是板上钉钉,便想寻找胡铭南话里的意思,揣摩宁玥具体的去向。
面对侯卫东和杨柳,加上很快就要动身,宁玥也放下省委常委的架子,很随意地道:“铭南兄,我这点小事还能入你的法眼?就是不愿意在基层打拼,回北京养老去了。”
胡铭南已经不把侯卫东和杨柳当外人,说起话来直接了许多:“玥玥同志,你那地方如果也叫养老,我看全国就没有干事的部门了。”
侯卫东一惊。听胡铭南的意思,宁玥的部门无比重要,难道不是传说的中宣部?如果比中宣部还重要,那会是哪里?难道……
他竟然不敢往下想了。
听胡铭南就要把话说破,宁玥有意岔开了话题:“铭南兄,一年多没你的消息,最近在忙什么?”
“我一个生意人,还能忙什么,到处做点买卖,呵呵。”他说了一句话,不知不觉又回到了刚才的思路:“哪里比得上你,一步登上最显赫的机关,以后卫东老弟可要仰仗你啦。”
宁玥没有办法,只好随着胡铭南的话题走,道:“既然铭南兄非要说出来,我也没办法,你干脆对卫东说了吧。”
胡铭南有些诧异:“怎么,侯书记还不知道?宁玥进京要去中组部,任副部长。”
杨柳已经得知这个消息,只是看着宁玥抿嘴微笑,侯卫东真正地大吃一惊。“果然不是中宣部,但是进中织部,确确实实想不到,那是什么部门?何况还是担任副部长?宁玥的能量真是太可怕了。”
他端起酒杯,扎扎实实地敬了酒,宁玥却只是微笑着,抿了一口,道:“卫东,不是有意瞒你,实在是这次岭西换届变化太大,不到最后一刻,一切都不能定论,不过,既然铭南兄说了,此事就没有再瞒你的必要了,如果再有变化,我就找铭南兄要官,他得负责到底,呵呵。”
胡铭南哈哈大笑,道:“别找我,找我也没有用,这段时间家里乱了套,我烦这些官场事,这才乐得出来放松放松。”
他说话轻松,岂知这些不经意地话,却在宁玥和侯卫东心里同时起了波澜:“怪不得包括岭西在内,不少省的两会都推迟了时间,原来如此。”
第二天,茂云市举行了盛大的环云高速第一标段竣工仪式。
尽管胡铭南事先给侯卫东交待要低调处理,但是朱小勇仍然感觉到了侯卫东对待胡铭南态度的不同。“本来由政府办这个仪式也就足够了,侯卫东亲自参加不说,还让市委牵头,搞得如此隆重,尤其这个胡铭南,以侯卫东的个性,居然如此恭敬,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又想到春节期间朱小琳的要求:“姐姐接受不了步高空手套五个亿的现实,还要再回茂云承接工程,我虽然劝不动她,但是也要更加小心,侯卫东嘴里说着要绝对公开招标,看他对这个胡铭南的态度,真有大工程,哪里会有小琳的份?”
送走了胡铭南,新任组织部长张宏送来了省委组织部传真电报。
“侯书记,省里的换届时间正式确定了,3月25日报到,26日开幕。”
侯卫东理所当然地是茂云代表团的团长,他看了一眼通知,道:“还有不到20天的时间,代表团情况如何?”
张宏任了组织部长以后,干劲很足,工作也很细致,道:“侯书记,春节后我们已经给每个党代表都发了书面通知,要求这一段时间尽量不要安排外出,另外,部里也从严掌握干部因公出国审批,部门一把手原则上不批准出国。”
侯卫东点点头,道:“不错。张部长,按照省里最新通知精神,再给代表们发个通知,要特别加上一句话,没特殊情况,不许随意缺席,确实因公外出的,按照干部管理权限,普通干部要向单位一把手请假,报组织部备案,是市管干部的,直接向你请假!”
处理这类事项是张宏的强项,侯卫东安排完毕,很是放心。张宏的毛病是不够全面,尤其是把握大局、掌控局面的能力不够强。换届后,副书记杜正东并不分管干部,而由组织部长直接向书记汇报。干部工作,恰恰是张宏的短板。
正想着,张宏一句话就撞到了侯卫东的枪口上。
“侯书记,市里换届以后,目前几个部门正职都空缺,你看……”
这次茂云换届,市委督查室主任刘义光、财政局长郑良荣解决了人大副主任,纪委副书记梁清河、交通局长贾风亭任了政协副主席,另外,与张小佳同期培训的九三学社茂云市委主委、市工商联副主席徐炳高也任了政协副主席。
听到张宏主动提及此事,侯卫东有些窝火,心道:“这个张宏,我在换届后的常委会上,已经暗示近期干部保持稳定,他偏又提起这个问题。”
窝火归窝火,侯卫东还不想对新任的组织部长发作,他耐住性子,道:“张部长,我再说一遍,干部队伍目前暂时保持稳定,几个部门副职先兼着,等省里换届结束再调整。”
张宏红了脸,答应着走了。
被张宏这么一说,侯卫东还真想起一件事情,他打了郑良荣电话。
财政局长郑良荣也是祝焱的红人之一,只不过侯卫东主政以后,他言听计从,表现中规中矩,虽没有进入党政班子,总算也解决了副厅。
“侯书记,有何吩咐?”
“老郑,没啥事,财政这一块你还要兼顾一阵子,同时也注意物色接班人。”
财政局长向来少有副职接班,郑良荣倒是颇有自知之明,道:“茂云财政这两年突飞猛进,我虽然不才,毕竟没有给市委市政府丢脸,今后这一摊子谁来打理,我坚决服从市委决定。”
侯卫东暗道:“好狡猾的老油条,怪不得能成为官场不倒翁。”嘴里却打着哈哈:“老郑,推荐权你总是有的,对吧?”没等郑良荣回答,他随口问道:“财会培训中心运转如何?”
郑良荣明白过来:“侯卫东绕了半天,原来是要看看王兵表现如何。”
当初,听说王兵要来培训中心,郑良荣开始抵触挺大。虽然都是祝焱提拔的人,但是王兵实名举报晏春平一事,早在茂云传开。如今官场,谁会喜欢手下有颗定时炸弹?
他原以为侯卫东不会轻易放过王兵,没想到市委常委会决定的结果却是这样,反倒让郑良荣摸不透侯卫东的意思了,他自以为是地认为这是祝焱背后使了手段,暗道:“你侯卫东不敢得罪祝焱,却把这么一个惹祸的家伙放到我手下,反正我很快就离开财政局了,与其唱白脸,还不如给老领导祝焱一个顺水人情,总之这段时间我尽量不招惹王兵就是了,真有什么事,我一律请示你侯卫东。”
搞清了侯卫东的意思,郑良荣踏实下来,道:“侯书记,培训中心运转正常。王兵主持工作以来,积极认真,目前正在着手二期工程建设。”
侯卫东不知道这个情况,问道:“什么二期工程,培训中心不是建好不久吗?”
“侯书记,这个情况还没来得及给你汇报。是这样,中心建好以后,由于局里办公紧张,把结算中心搬了过去,加上现在培训任务重,局里准备扩建一下,资金来源主要是中心的创收,财政投入很少,我们给分管市长汇报过。”
侯卫东心里一沉,继续问道:“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
“招标已经结束,由于只是200来万的工程,还是由一期承建单位中标,合同已经签完,马上开始施工。”
当年财政局盖新办公楼和培训中心,工程交给了常务副省长秦路的二妹秦莉,这个情况侯卫东是清楚的。他倒不是担心这里面有什么问题,而是秦路的身份摆在那里,现在由王兵主持二期扩建,难免要和承包商打交道,以王兵不安份的个性,那就有可能了解到这些背后的关系,这是侯卫东不愿意看到的。
知道工程已经启动,侯卫东没再说什么,挂了电话。过了几分钟,他想了想,再次找到郑良荣。
“老郑,培训中心的二期,虽然量不大,但是王兵过去不久,他又不懂基建,你安排分管局长多靠靠,工程的事马虎不得。”
郑良荣答应着,心里暗道:“侯书记未免小题大做,财政局随便哪个科室,每年都是上千万的资金流量,这点小活,别说分管局长,就是科长们都不会翻眼皮。再说了,王兵和副局长平级,谁好意思过去说三道四?”
放下电话,侯卫东有些莫名其妙的后悔:“当初考虑到培训中心只有十几个人,每年就是办办班,才把王兵放过去,早知道修二期,绝不应该这样安排,至少不能让他主持工作。”
他下了决心,省里换届结束调整干部时,要配一个主任过去。
王兵来到培训中心,一开始的确没有什么想法。一共十来个工作人员,大部分老弱病残不说,一个个还多少有些后台,工作只能维持。
但是很快,他心理不平衡了。
一起办公的结算中心有20多人,主任黎丽华是个女同志,也是高配了副处级。
侯卫东做市长时,借鉴东部沿海城市的经验,成立了岭西首个财务集中结算中心,负责全市各部门日常结算,权力很大,黎丽华就自觉很有分量。
搬进培训中心办公,远离局机关,黎丽华更是趾高气扬,在王兵面前挺胸抬头,目不斜视,每天车接车送,中午晚上应酬不断,平时拿培训中心当后勤科使唤,王兵很是气不过。
终于听到局里要搞二期的消息,王兵笑逐颜开,找了郑良荣几次,表示一定把二期做好,郑良荣也就乐得送个人情,没有反对。
工程虽然不大,王兵却感觉机会来了。他是一个没有大聪明小心眼不少的人,很快查清了一期工程的建筑商–云岭集团华通路桥公司,按照合同中的联系电话,顺利找到了乙方代表戴福成。
戴福成是唯利是图的商人,尽管听到工程不大,依然痛快地投了标,结果如愿中标。
戴福成做惯了大工程,中标以后安排好项目经理,自己很快又去联系其它工程。但是王兵三番五次来电话邀请吃饭,这天正好有空,也就答应了。
王兵眼珠一转,给黎丽华打了电话。
“黎主任,你好,我是培训中心小王,王兵。”
黎丽华想了半天才对上号,她根本就没把王兵放在眼里,不冷不热地道:“是王主任啊,有事吗?”
“黎主任,今晚有没有时间,想请你吃顿饭?”
“哦,真不巧,王主任,我恰好有点私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有事你直说。”黎丽华被人请吃无数,她关心的不是在哪里吃、吃什么,而是和谁吃、有什么事。
“黎主任,是这样,华通路桥中标中心二期,戴福成老总约吃饭,这楼上只有咱们两家单位,中心对中心,可是心连着心哪,所以想请大姐赏个光。”
黎丽华是茂云财政局老资格的中层干部,听到华通路桥戴福成几个字,她一下反应过来:“这不是一期的承包商吗?当时,局长郑良荣和党组书记张小佳亲自挂帅,据说背景很深,一般人根本结交不上。”
她反应挺快,嘴上却故意道:“原来是这样啊,我不参加,岂不是只有你俩?这样,王主任,我这边克服一下,今晚我参加。”
晚上,听王兵介绍了黎丽华的身份,戴福成立即像苍蝇一样盯了上去。酒尽兴、歌唱够,三人一直折腾到十二点,各怀鬼胎散去。
3月15日,离省党代会开幕还有十天,岭西省级班子换届进入倒计时。
省里举足轻重的几位大佬却一反常态,天天照常在电视上露面,安排部署2007年工作,笑呵呵地出席各种活动,浑然不把即将来临的暴风骤雨当回事。
进入三月以后,准确地说,是过了春节以后,侯卫东即使晚上有应酬,也坚持边吃饭边收看岭西电视台新闻联播,随时关注岭西高层的细微变化。
他感觉有些奇怪。
党代会开幕的时间已经向全省公布,这也意味着,六天后,也就是党代会最后一天,将进行新一届岭西省委班子的选举,这已经是无可更改的事实。
但是,一直到现在为止,岭西班子依然是雾里看花,众说纷纭,没有定论。连带着,已经确定要离开岭西的钱国亮、宁玥还安静地待在原位置上,新书记、新省长、甚至新省委副书记,都悬在空中。
还有更奇怪的事情。
近期岭西卫视一个并不容易被人察觉的现象,引起了侯卫东的高度注意。
连日来,省委书记钱国亮、省长朱建国的镜头自然每天排在第一、第二位,期间,偶尔穿插一下省人大主任、政协主席和省委副书记乔志民的镜头,再往下,就出现了有趣的一幕。
侯卫东发现,几个一把手以后的新闻,要么是省直各个口的工作或者各地市的动态,要么竟然是两个省委常委的镜头成对出现,他观察了几天,从来没有发现电视台单独报道一个常委的活动。
这两个常委本身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这样明显的安排,那就不是工作需要了。
那么,两个省委常委像超女一样PK,背后说明了什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