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46章 道破天机——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理了理思路,沉稳地道:“各位领导,刚才朱市长汇报了四点,这四点也是市委常委会一致同意的。关于茂云工作,今年我们有决心有信心再创四个亮点。”
“第一,以开发东湘为重点,继续发挥矿产优势,力争再造一个西陆,为财政至少贡献10个百分点以上;”
“第二,以环云高速为支撑,一季度实现一标段竣工通车,下半年建成二三标段,确保年内全线贯通,力争交通状况根本好转;”
“第三,以重点项目为突破口,确保国务院扶持的80万吨乙烯项目上半年正式投产,实现年销售收入100亿左右,创利税至少60个亿。”
钱国亮眼前一亮,道:“60个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加上60个亿,茂云将超越沙州,列全省第三,而增速将达到全省第一,对吧老朱?”
朱建国也很兴奋,这些数据天天装在省长的脑子里,他脱口而出:“2006年茂云和沙州的差距是40个亿,如果这个目标实现,茂云极有可能再进一个位次。”
侯卫东沉稳地道:“各位领导,虽然60个亿不可能在今年全部实现,但是实现40个亿是没有问题的,再加上东湘的增量和环云高速二、三标段的拉动,茂云仍有把握实现年初制定的目标。”
“除了上述三个方面,从今年开始,我们还要对全市基层党支部书记开展医疗保险全覆盖,资金已经列入市财政。”
“总之,有省委省政府坚强领导,有茂云400万人民共同努力,我们一定能够谱写美好生活新篇章,向17大胜利召开献礼!”
钱国亮大感欣慰,频频点头:“好啊,真是后生可畏啊,一对小年轻,居然要创全省第一,看来我真是可以放心地退休喽。”
钱国亮无意中的一句话,在座的众人都没有注意,侯卫东心中却是一惊:“钱书记刚才说退休,为什么要用这两个字?难道外界传言的钱国亮进京的两种可能中,第一种已经没戏了?果真如此,那就意味着下一步省委调整以后,钱国亮只是安排到中央部委了,这倒是个新动向。”
朱建国插话:“钱书记,关于农村基层干部医疗保险的问题,中央已经下文,只是限于财力,我省还没有铺开,茂云财政不是最好,却先行一步,很难得啊。”
官至省长,轻重缓急自然拿捏得十分到位。前面的点评,都是钱国亮唱主角,朱建国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发言,侯卫东这个话题恰恰给了朱建国机会。
农村干部医疗保险,这是管全年的事情,对于钱国亮而言,不日即将离开岭西,那么这项工作就是下任的范围了。
钱国亮岂能看不透这个关节,道:“新中国成立接近60年,农村基层干部保障机制依然不够健全,我们的工作不到家啊,希望茂云大胆试验,闯出路子和经验,具备条件,可以召开现场会,全省推广。”
一天不离开省委书记岗位,这样的表态只能由钱国亮来说,这就是官场的规矩。
看着两个大佬的表演,侯卫东暗道:“何时插话,何时打住,话说到什么程度,由谁来拍板,这其中的妙处和滋味,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参透啊。”
时间已经过了四十分钟,钱国亮似乎受到侯卫东汇报的刺激,兴趣大增,又连续追问了几个问题,得到满意的回答后,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12点了,我们也要解决肚皮问题,这样,请茂云两位同志一起到小餐厅就餐,有些问题可以边吃边聊。”
由于下午还有其他地市的汇报,中午只能是自助餐。
去餐厅的路上,侯卫东有意放慢脚步,渐渐和段宜勇走到了一起。
段宜勇名义上安排了省政府常务副秘书长,实质上,干部序列中并没有这个职务,政府办公厅的大总管是闻长风,各位副秘书长分别联系一位副省长,办公厅的具体事务由原振天主持,段宜勇反而成了打杂的副秘书长,只是为了和他的正厅级相对应,大家习惯性地把他当成了常务。
平时,各位副省长带着各自的副秘书长走南闯北,核心事务根本到不了段宜勇这里,对此,他也是很无奈。今天恰好闻长风有事,朱建国临时定了由他过来听听,段宜勇这才得以进入最核心的领域。
坐在朱建国的身旁,看着昔日的小兄弟侯卫东,大模大样地带着市长尽展风采,段宜勇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却只能接受这个现实,他多次后悔,如果自己当初手腕再硬一些,胆子再大一些,侯卫东又怎能如此快速地上位市委书记,说不定这次换届,自己上位副省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这就是残酷地官场和现实,你抓不住机会,机会就会溜到别人那里,而且永远不会再来一次。
看到侯卫东放慢了脚步,段宜勇倒是很大气,主动向前走了几步,道:“侯书记,刚才的汇报很精彩啊,茂云在你的领导下,又向前进了一大步,可喜可贺啊。”
侯卫东一向对段宜勇很尊重,主动握了手,道:“段秘书长,说哪里话,茂云是祝部长和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没有你们的付出,我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对了,秘书长,过了年,你得回茂云去看看,茂云的伙计们可是经常念叨你啊。”
段宜勇嘴里说着“一定,一定”,两人并肩继续向前走。
“侯书记,老领导,你好啊。”一声问候从背后传过来,正是提拔不久的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原振天。
侯卫东在省政府任副秘书长时,分管秘书三处,处长就是原振天。原振天在处级岗位上干了十年,终于在春节前任了副主任,由于办公厅主任交流到地市任职,他暂时还主持了政府办公厅的工作。
“原主任,祝贺啊,早就听说你提拔了,还没来得及给你喝酒,怎么样,哪天到茂云,我安排四大班子为你祝贺!”在昔日的下属面前,侯卫东很是潇洒自如。
原振天微微弯腰握着侯卫东的手,连声说道:“不敢当,不敢当,侯书记,侯秘书长,你是我的老领导,当年有幸在你手下工作了几年,受益终生啊。”
不能否认,原振天此话决非恭维。当年,侯卫东认可原振天的能力,曾经动了推荐他到下面去的念头,由于原振天一念之差,态度并不坚决,此事也就作罢,可是他却因此晚了三年多才上位副厅。
侯卫东微微一笑,原振天接着道:“我听了前面两个地市的汇报,侯书记刚才真是语惊四座啊,钱书记朱省长认可不说,我听着也很自豪,办公厅你的一帮老部下,天天盼着侯书记再上一步啊。”
这么闲聊着,小餐厅到了。
钱国亮来到习惯就坐的地方,很快工作人员送来了简单的午餐,他冲侯卫东招招手:“卫东,过来坐。”
省委书记招呼,侯卫东只好端着餐盘走过来,而其他人则知趣地远离了这张餐桌,不仅如此,还有工作人员迅速地隔了一道屏风,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小空间。
钱国亮完全没有了刚才会场上的威严,端起一碗面条喝了几口,道:“卫东,小勇从组织部长直接上到市长,这一步有些偏大,放眼全国,恐怕也为数不多,下一步,你身上的担子不轻啊。”
侯卫东放下筷子,道:“钱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让政府那边放手工作。我和小勇市长共事多年,互相很了解,工作中一定团结协作,形成合力,不辜负您的期望。”
钱国亮又道:“卫东,你的能力水平我绝对放心,把你叫过来,是想单独说几句话,当然,这和今天汇报无关,算是随便聊聊吧。”
省委书记是封疆大吏,这里又是省委餐厅,随便聊天也是重要指示。
侯卫东不敢怠慢,郑重地道:“请钱书记指示。”
“卫东,再有一个月,我就要离开岭西了。你是我非常喜欢和欣赏的干将,也是岭西为数不多的能干事的猛将,对你的前途,我十分看好。”
侯卫东很谦虚:“钱书记过奖了,我那几把刷子在您这儿都是小儿科。”
钱国亮没有理会,突然问道:“卫东,你做过县委书记,现在又做了一年多市委书记,你说,一方大员,工作千头万绪,最核心的是什么?”
侯卫东做沙州副市长时,深刻体会一把手和副职的区别,道:“我认为最核心的是决策权和干部队伍。”
钱国亮点点头,道:“这两项其实是一回事。对于一个市委书记来讲,人事问题永远是高于一切的核心问题,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民生事业,归根到底都要落实到干部身上。而用符合自己胃口,能理解自己思路,能贯彻自己意图的干部,这就是一把手最基本的用人原则。”
这番言论,并没有特别过人之处,侯卫东搞不清楚钱国亮要引出什么话题,一时不敢贸然搭话,只是频频点头。
钱国亮手里拿着碗筷,似乎影响了思路,他干脆放下手里的东西,道:“一把手仅仅把用人权掌握住,最多是及格,及格不等于合格,掌握了用人权却没有用好这份权力,那仅仅是及格。只有当你用的人推动了一地发展,才算是合格。对于你来说,合格仍然不够,必须争当优秀。何谓优秀?那就是既要能让自己用人意图得以贯彻,让被用者能在其位充分发挥作用,而又能游刃有余的处理好与自己副手和助手,比如市长、副书记、组织部长之间的关系,要让民主和集中体现到恰如其分。”
见侯卫东还是有些不知所以,钱国亮又道:“卫东,你今后还要上台阶,眼光就要放长远,跟谁搭班子、用谁做手下,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他真正能够按照你的意愿发挥作用。你明白了吗?”
这番话说下来,侯卫东终于理解了钱国亮的意思,省委书记这是在敲打自己这一段时间的表现了。他脑子里飞速回转,“看来,自己前段时间对鲁军的不冷不热,因朱小琳的事难为朱小勇,甚至包括长期搁置张宏,动小心思把孟军挖到茂云,钱国亮都了如指掌啊。”
他发自内心地道:“谢谢钱书记,我一定牢记您的教导,决不辜负您的期望。”
等二人吃完饭,起身的瞬间,钱国亮又不经意地道:“小孟在你手下,你要多压担子,多批评,总之,你要走的人,你要负责到底。”
回茂云的路上,侯卫东一直回味钱国亮今天的意思。
虽然给省委书记汇报工作的次数不算少,但是钱国亮从来没有像今天在小餐厅那样,口气如此平和,气氛如此充满人情味。他暗道:“过去,我把省委书记看得像神一样遥远,现在看来,省委书记也是人,安排一个秘书,换来了一通教诲,值。”
3月5日,是茂云环云高速一标段竣工的日期,茂云将举行盛大的庆祝仪式。
前一天,杨柳送来了出席仪式的嘉宾名单,看到胡铭南的名字,侯卫东灵光一闪,拿起红色话机拨了宁玥办公室。
电话响了两声,迅速传来了宁玥充满个性的声音:“我是宁玥,哪位?”
“宁常委,我是侯卫东。今晚有没有时间,请您共度元宵佳节。”侯卫东的话语也是简单干练。
宁玥笑了起来,道:“卫东,你行啊,还记着元宵节。你还别说,我今天还真有时间,都说人走茶凉,我这还没走,请我吃饭的人就少了起来,只有你想着我。”
她顺嘴说出的最后一句话,立即意识到了语病,正想解释一下,侯卫东的笑声传了过来:“哈哈,我是天天想着领导,就是不敢打电话啊。”
宁玥红了脸,道:“过年又长了一岁,还这么贫,说吧,为什么要请客?”
尽管宁玥嘴上说着世态炎凉,侯卫东却明显感到了她愉悦的心情,道:“茂云环云高速明天竣工,胡铭南老总要来出席仪式,今天已经到了岭西,我已经和他联系过了,今天没有特殊安排,一起吃顿饭如何?”
宁玥很痛快地道:“他已经和我联系过了,说实话,我正等着你的电话呢,看你有没有这份心意,如果你不来电话,我准备单独请他呢,地方已经安排好了,你过来吧。”
侯卫东放下电话,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还好,如果我没有这个念头,或者今天晚上被其它的应酬给冲掉,那罪过可就大了。”
他让楚飞把杨柳叫来,问道:“杨柳,明天竣工仪式的事情安排得怎么样了?”
高速公路竣工庆典,这本是政府那边的事,由于侯卫东突然重视起来,市委这边也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杨柳自然亲自协调方方面面,对情况很是熟悉,道:“侯书记,按照你的意见,市委牵头成立了领导小组,杜书记挂帅,政府那边李云副市长已经来过多次电话,说大的议程都没有问题了,几个小事正在落实。”
不知为什么,安排给杨柳的工作侯卫东特别放心,每次听到杨柳不紧不慢、平和舒缓,却又极其条理清楚的汇报,侯卫东很是舒服。
他由衷地道:“杨柳,辛苦了,我知道这一切的背后,你做了大量协调工作,当初选你做秘书长,这一步真的没错。”
杨柳顺手给侯卫东茶杯里加了点水,依然稳稳当当地道:“侯书记,快别这么说,这一切都是我的职责,即使这样,每天晚上我都能找出不少白天的漏洞呢。”
侯卫东笑了起来,“杨柳,不要这样吧,事物发展曲折前进,局势情况瞬息万变,十全十美可以作为一种追求,永远不可能达到,这一点你要清楚。”
杨柳抿了抿嘴,有些不好意思:“侯书记,虽然以前给你做过办公室主任,毕竟中间隔了这么长时间,你的要求和习惯肯定有所改变,我很担心跟不上你的节奏,达不到要求耽误工作。
侯卫东笑出了声:“你个杨柳啊,把我想成什么了,我侯卫东是那种变来变去的人吗?我的脾气性格,恐怕到死也变不了,你不要多虑,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有什么拿不准的事情及时给我说,咱们商量,好不好?”
杨柳点点头。侯卫东又问了庆典仪式的细节,杨柳对答如流。
“杨柳,你安排一下,把庆典的事让委办几个人顶起来,你准备一下,下午三点出发,晚上到岭西金星吃饭,宁书记参加。”关于晚上的宴请,侯卫东征求了宁玥的意见,宁玥提出不带岭西市委秘书长常青,但是建议把杨柳叫上。
明天市里有如此重要的活动,今天晚上还要跑到岭西吃饭,杨柳有些吃惊。她脑子立即闪出两种可能:一是宁玥书记马上要走,二是另有更重要的人物,宁玥和侯卫东必须要出面。如果真是这样,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让这两人今天晚上放下一切事务?
晚上到了熟悉的金星顶层,杨柳推开房门,却见宁玥正在陪同一个45岁左右的男子说话,男子气宇轩昂,肤色白净,只是个子偏高,坐在沙发里,比宁玥高出不少,应该在1米80以上。
侯卫东快步迎了过去:“铭南兄,又见面了,上次一别,小弟很是想念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