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45章 稍逊一筹——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任林渡一路忐忑,很快来到市政府上了楼。
为了方便,更为了断电时不用爬太多楼梯,市长们的办公室都设在二楼,这也是多数机关的通用做法。
朱小勇仍然使用的鲁军办公室,当然,有任林渡在,家俱用品自然更换一新,朱小勇很满意。对于任林渡这个政府秘书长,朱小勇却多少有些别扭,别扭的原因自然是任林渡曾经的驻京办主任身份。
一开始,任林渡和郑红梅分别是沙州和茂云的驻京办主任,宁玥任了沙州市委书记以后,为了方便,更严格地说,是朱小勇为了回避,侯卫东出面将两人调换了位置。但是,任林渡仍然不可避免地了解了一些朱小勇和郑红梅之间的故事。
朱小勇担任组织部长时对此没什么感觉,但是做了市长以后,尽管郑红梅也已经调到了岭西市招商局工作,地位的变化仍然令他对此耿耿于怀。
“任林渡是侯卫东的红人,他现在给我做秘书长,时间长了难免有些矛盾和分岐,那时任林渡岂不是一颗定时炸弹?”如此想着,朱小勇就有了动任林渡的念头,可是任林渡是刚任的政府秘书长,没有理由,市长上任就撤换秘书长,说出去难免有人有想法。
他暗道:“那就先观察一下,看看他的表现再说,适当的时候可以给他创造点考验的机会,只要抓住把柄就好办了。”
而任林渡此时正在兢兢业业地贯彻朱小勇指示,先逐个给办公楼里的部门一把手亲自打了电话,又安排政府办给市区的单位下了死命令。哪里想到一心一意地辅佐新任市长,朱小勇上任第一天就存了动他的念头。
接近九点,任林渡终于安排妥当,一头大汗地走进市长办公会议室。此时,朱小勇正在发表讲话,他赶紧坐到位置上,拿出笔记本,开始记录新市长的施政纲领。
“同志们,从今天开始,咱们就要一起战斗了,如果不出意外,可能要共事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我这个人,大家都了解,做过高校,干过企业,后来又任了组织部长,现在组织和人民信任我,又做了市长。在组织部期间,我就多次讲过,我这个人的原则,做事不喜欢藏着掖着,更不喜欢婆婆妈妈,但是有一条,我必须先提出来,工作要确保零差错!”
朱小勇的讲话还在继续,在座的副市长们刷刷地记着,常务副市长李云却品出了一点味道。“朱小勇话里话外,始终没有提一句市委或者侯书记,作为新任市长,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我是常务副市长,看来以后少不了两头麻烦。”
接近十点,几个议题基本议论完毕,朱小勇突然扭过头,冷不丁地问了句:“任秘书长,你出去看一下,了解了解,看看有没有过来拜年的?”
任林渡答应着出了会议室,安排人看了几个楼层,又问了政府办副主任,得知基本没有过来的,心里暗道:“好险,如果自己稍有疏忽,下通知时语气稍有缓和,第一天就惹市长不高兴,那我这个秘书长就麻烦了。看来这朱小勇做了市长,和做组织部长时完全两个样,自己虽有侯卫东挡着,真出了问题他也不好说话。”
虽然还是冬天,想到这里,任林渡额头上竟然再次冒出了些许冷汗。
回到会议室,给朱小勇汇报了情况,朱小勇面无表情地道:“既然这样,那就散会!”
市委这边,情况则有些不同。
在楼里办公的市委各部门,第一天上班,难免要到处转一转,侯卫东对此也不以为意,送走了最后一拨人,杨柳笑盈盈地走了进来,侯卫东道:“杨柳,不,得叫杨秘书长了,有何吩咐?”
杨柳的脸先红了,道:“侯书记,你可别这么叫我,还是叫我杨柳就行,我没有别的本事,但是一定会尽最大努力,争取为您分担一些琐事,您呢,多考虑考虑茂云的大事,我的职责就尽到了。”
侯卫东摆摆手,道:“不不,你现在也是堂堂市委常委,茂云400万人,常委才有几人啊,所以你的职责可不是侍候我,你必须要担大事,我这里有楚飞呢。不过话又说回来,真快啊,一晃十年,真像回到益杨新管会一样。”
杨柳点点头:“谁说不是啊,你是咱们公招生的骄傲,也是沙州的骄傲,更是我一辈子学习的榜样。宁书记多次说过,你到茂云,只有两件事,一是给您当好参谋,二是多从您身上学点东西,将来一定受用无穷。”
侯卫东哈哈笑着,道:“我哪里有宁书记那两下子啊,她才是岭西官场的真正人物,哎,对了,宁书记是不是快走了?”
宁玥的去向和离开岭西的时间,杨柳还真略知一二,但是没有宁玥的同意,即使面对侯卫东,她也绝对不会主动说,没有这种守口如瓶的能耐,宁玥也不会给她透露自己的信息。
她镇静地道:“侯书记,这是大事,我真的不知道,要知道也是您先得到通知啊。”
侯卫东心中暗暗点了点头:“就冲这一点,杨柳的市委秘书长就比张宏强。她肯定是知道一些消息,能够面对我也不吐露,这就足以值得信任,看来,杨柳十年的磨练,不是白给的啊。”
两个人叙过旧,很快转入正题。杨柳小声道:“侯书记,刚才我听到了政府那边的一些消息,朱市长专门下了通知,严禁各部门相互团拜,今天一上班就召开了市长办公会。”
侯卫东心中微微一怔,脸上若无其事地道:“哦?这是好事啊,小勇市长一上任,政府工作出现新气象,这是茂云人民的幸福啊。”
他接着道:“秘书长,政府行动起来了,市委也不能落后啊,今天什么安排?”
杨柳郑重地道:“侯书记,按计划,今天下午是全市农村基层党组织书记医疗保险试点会议,由组织部张宏部长牵头,您要参加,晚上要陪上届退下来的人大政协的几位老同志吃饭。明天上午有个重要的活动,省委钱书记和朱省长要和各地市书记市长谈话,茂云排在第三位,汇报材料市委办昨天开始起草,一会儿我看过以后交给您审阅。”
杨柳一口气说下来,语音平和,轻重缓急掌握得十分到位,侯卫东听了很是舒服,站在一旁的楚飞一边点头,一边飞快地在小本上记着。
侯卫东故意道:“秘书长同志,上班第一天,你就给我安排一堆活,总得让我消化消化春节疲劳综合症吧?”
“侯书记,没办法,有几个部门的一把手要过来汇报,已经让我挡了,我让他们明天下午等您从岭西回来再联系,对了,一部分文件我已经处理了,需要您今天批阅的我已经让楚飞整理好,放您桌上了,您看,还有什么吩咐?”
侯卫东看了一眼桌上的一摞文件,半开玩笑地道:“我哪里还有什么吩咐,现在要先完成你的吩咐,呵呵。”
“侯书记,那您先忙,有事随时叫我。”
望着机敏干练的杨柳,侯卫东满意地点点头,暗道:“有杨柳在,我可以省出不少时间,看来,这个秘书长配得值。”
下午,朱小勇打来电话:“侯书记,明天上午的汇报,市委有何指示?”
侯卫东道:“小勇兄,我哪来这么多指示啊,就是换届后省委省政府听听情况,到时候政府的工作你多说一些,我不干涉。”
朱小勇角色转变,思路变得也挺快:“那怎么可以,你是一把手,给这两个大佬汇报,还是以你为主。这边政府办准备了材料,要不要我送过去你看看?”
侯卫东暗道:“这明显是托辞吗,真想让我看,还用说出来?直接送过来就是了。”嘴里却说道:“新年伊始,两会上大政方针都作了安排,材料我就不看了,你把握吧。”
第二天上午,侯卫东、朱小勇两人各自带了秘书长和秘书,一起来到省委,在小会议室里等候接见。
根据杨柳的事先打探,这次接见的主要内容不外乎省委省政府给新一届班子打打气,上上弦,没有什么实质内容,即便如此,侯卫东昨天晚上还是在市委办起草材料的基础上,做了相当扎实的功课。
不知为什么,省会岭西市没有第一个汇报,由于古中州兼任了省委常委,最先汇报的是沙州,半个小时左右,古中州和赵东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
随后,工作人员过来叫到:“请铁州杨森林书记,钟旭东市长过来。”
也是半个小时左右,二人表情轻松地走了出来,侯卫东和杨森林打了哈哈,郑重地同钟旭东握了手,带着朱小勇进了专用会议室。
专用会议室内,气派不凡。宽大的有些夸张的会议桌一侧,一长溜坐满了省里的大佬。钱国亮、朱建国坐在中间,两侧分别是省委秘书长郑玉楼,省委办公厅主任石小磊,省政府常务副秘书长段宜勇,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原振天。
钱国亮一身茄克便装,省长朱建国则一身正装,显得有些严肃。
“钱书记新年好,各位领导新年好!”
“朱省长新年好,各位领导新年好!”
侯卫东、朱小勇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发出了问候,同时伸出了双手。只不过侯卫东走向了钱国亮,而朱小勇则冲朱建国而去,之后又分别与众领导一一握了手。
钱国亮笑道:“老朱,你看,好一对青年才俊!如果没人介绍,谁会知道你们是雄霸一方的大员啊,卫东,小勇,快坐。”
二人并排坐到会议桌的一侧,掏出了笔记本。尽管两人包中都有汇报材料,但是都没有拿出来,给省委书记省长当面汇报工作,拿着稿子念,估计离放学就不远了,这点基本常识朱小勇上手也很快。
看清了两侧列席的官员,侯卫东一愣,感觉有些不舒服。省政府办公厅主任现在空缺,副主任原振天参加会议,这是正常的;但是,省政府秘书长是闻长风,怎么是段宜勇来参加会议呢?
朱建国负责主持汇报会,听到钱国亮的玩笑,脸色轻松了些,道:“侯书记,朱市长,根据省委研究的意见,今天陆续听取各地市春节期间情况和换届后的打算。”
他向两侧指了指,道:“没有不认识的吧?噢,对了,今天闻秘书长另有公务,由段秘书长过来,卫东,小勇,怎么样,两位谁先来啊?”
侯卫东这才明白过来,再看两侧的官员,感觉顺畅了些,老部下原振天还冲侯卫东热情地点了点头。
这就是官场的残酷。
什么场合,该哪一级的干部出席,这是定式。而一旦这种定式被打破,正常的位置上出现了新面孔,就会立即引起参会人员的议论,如果这时候没有人出来解释,那就意味着不正常。就像当年侯卫东突然出现在常务副省长周昌全召集的会议上,脑筋转动较快的省民政厅常务副厅长黎洪,一眼就看透了其中的关节。
由此,也就不难理解连省长朱建国刚才都要郑重地解释一下,为什么今天是原振天出席了。
朱建国虽然没有明确点将,但是这种情况下,谦让是没有必要的,侯卫东首先答道:“钱书记,朱省长,茂云春节期间一切正常,我和朱市长年三十、初一轮流值了班,全市春节期间商贸交易额比去年同期增长16%,生产顺利,治安良好,整个节日期间安全祥和。”
钱国亮满意地点点头,道:“茂云去年指标上得快,这一点省委是非常认可的,换届后茂云班子添了不少新面孔,建国省长,茂云平均年龄是不是全省最低啊?”
朱建国看了看手中的材料,道:“茂云党政班子平均年龄不到45岁,的确是全省最低,我估计恐怕也是历史上岭西省最低吧。”
钱国亮严肃地道:“年纪轻代表着有朝气,有活力,冲劲足,潜力大,新的一年,茂云要乘势而上,再上新台阶!”
侯卫东道:“各位领导,茂云换届结束以后,我们迅速召开了常委会,研究确定了新任常委的分工,春节后上班第一天,也就是昨天,朱市长就召开了市长办公会,研究新一年的工作。”
朱小勇顺势接过话头,道:“市委对各项工作要求明确,抓得紧,政府的任务就是落实好市委的意见,把市委的决策变成具体行动,请钱书记、朱省长放心,有省委省政府和市委的坚强领导,我们一定会打造一个崭新的茂云。”
他嘴上表着态,心里却有些吃惊,暗道:“侯卫东的消息好快,市长办公会是前天晚上临时决定召开的会议,事先并没有报市委办,侯卫东却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看来我的一切,都在明处啊。”
省长朱建国来了兴致,问道:“不错嘛,朱市长新官上任,三把火打算怎么烧啊?”
其实,朱小勇第一天召集市长办公会,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内容,好在他接到会议通知以后,也是做了不少功课,道:“按照茂云党代会和人代会的精神,市政府近期准备集中做好三件事。一是继续抓好矿产企业的开工生产,力争今年再有新突破;二是加速推进环云高速建设;三是集中抓好南部新区几个重点项目的建设;四是确保南浦中心商业区五一前后开始营业。”
朱小勇说的一二三四,他自己感觉很得意,但是在钱国亮听来却是泛泛之谈,连朱建国和周围的一干领导也没有被打动。
侯卫东看出局面有些不对,尤其看到钱国亮的脸色不为所动,心中暗道:“小勇兄做市长的功夫还是浅哪,在做过省长的省委书记和现任省长面前,如此浮夸的回答,怎么可能过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