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44章 市长威严——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就在曾宪刚戴上墨镜准备向外走的时候,高敏敏送下母亲,迎面走了过来。
两人擦身而过的一瞬间,漆黑的楼道口,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给高敏敏留下了奇怪而深刻的印象。
曾宪刚暗叫不好,此时,他已经来不及再把墨镜取下来,只能一咬牙,假装若无其事地出了楼道口,也顾不上曾宪勇和秦勇,扭头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高敏敏上了楼,看到高建、刘坤两人一动不动,吓得连声惊叫。正要琢磨着报警,高建率先醒过来。
高敏敏只好先过来扶起高建。总算曾宪刚事先有交待,目标主要是年轻的刘坤,即使这样,高建也是头破血流。
“爸,这是怎么了,是谁把你们打成这样?”
高建有气无力地道:“不清楚,刚开门,两个人窜过来,以后就不知道了。”
高敏敏心中一动:“我天天在家,这楼里的每一个人我都见过,唯独没有见过刚才那个墨镜男子,晚上本来视线就不好,为什么还要戴墨镜?难道眼前的事情和这个男子有关?”
看到父亲和刘坤的惨像,她又拿起电话,仍想报警。
“敏敏,不要报警。”高建举了举手。
十多分钟以后,刘坤终于苏醒过来。
和高建相比,他就没那么幸运了,除了头破血流,身上多次有伤以外,一条腿无法挪动,显然已经断了。他是公子哥出身,从没有经过这样的打击,已经吓得不知所措,更加不敢说话。
高建毕竟沉稳些,回想了一下刚才的飞来横祸,脑子飞快地搜寻有可能的仇人。他做生意向来不守规矩,仗着上青林石料充足,何红富又听话,有恃无恐,得罪了不少道上的人,一时间倒没有和刘坤的举报联系起来。
一直到手忙脚乱地到了医院,两人进行了包扎处理后,高敏敏才想起来碰到墨镜男子的事,给高建和刘坤大体描述了曾宪刚的相貌,刘坤稍微思考了一下,立即和曾宪刚划上了等号。
刘坤毕竟在青林镇工作几年,知道曾宪刚和侯卫东是上青林的铁哥们,又是一起开办石场起家,曾宪刚这个时候出现,他自然而然和举报挂上钩,心中忍不住暗骂:“好啊,侯卫东,你堂堂市委书记,居然雇凶打击举报人,此仇不报,我刘坤死不瞑目!”
曾宪刚数次自作主张,擅自行动,日后终于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甚至由此连累侯卫东险遭弥天大祸,这是后话。
1月23日,茂云党代会、人代会、政协会相继召开,换届工作全面启动。
按照会议议程,前五天都是走马灯一样,书记、市长、人大主任、政协主席分别作报告,然后是没完没了的分组讨论,酝酿早就确定好的班子人选。
这种形式的会议就很无聊了。好在主席台上坐了一排的人,这样台下的人就有了充足的时间欣赏、分析、辨别台上领导们的脸色、气色、服装、肢体语言,在很多时候,这些不仅反应个人的精神状况,更是强烈的政治符号,折射出这些领导内心的最真实的思维。
朱小勇正式确定为市长候选人以后,虽然侯卫东心里仍旧有些不舒服,但他必须服从,并且必须维护和实现省委的意图,绝不能在选举中出任何差错,这是一个市委书记最起码的素质和觉悟。
连日来,侯卫东忙得团团转,不停地和各代表团长谈心,除了全体会议外,还要主持召开预备会议、主席团会议,长长短短地发表讲话。
当然,到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你用不着担心自己会不会出乖露丑,这种常例性的程序,你上去三五两句话打住,代表们会可能觉得你干净利落,风格简约;你口若悬河滴活不绝大谈特谈重要性和纪律性。代表会也许会觉得你高度重视,总之你怎么做怎么好,没有一个定式–只要你把意图阐述清楚就行了,侯卫东对此自然把握得丝毫不差。
选举的前一天,省委督导组光临茂云,带队的组长居然还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郑玉楼。
在市委小招贵宾室,侯卫东握了郑玉楼的手,笑道:“欢迎郑秘书长光临茂云指导换届工作。”
郑玉楼年龄已经接近58岁,身体状况并不好,这次省委换届,据说还能连任一届省委常委,尽管有可能省委书记要换,他能不能再干秘书长是未知数,但是以如此年龄没有转到人大政协,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侯卫东也曾经琢磨过郑玉楼的情况,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郑玉楼在上边有些道行。
郑玉楼脸上放着光,摸着头上为数不多的几根头发,指着侯卫东道:“卫东啊,我和你有缘啊。”
侯卫东当然知道郑玉楼话里的意思,他两次下来督导工作,却都差点出了漏子。第一次到沙州,把计划内的副市长高榕选下,差额人选钱宁却成了副市长;第二次到茂云,侯卫东仅以微弱过半数当选市长,间接造成了段宜勇的下台,两次经历都不算光彩,郑玉楼不主动提及,他哪里敢乱说?
听到郑玉楼的话,侯卫东反应很快,将当年的情形换了角度,道:“能和秘书长有缘,是我的福分啊。想当初,你到沙州指导换届,我做了副市长,你上一次来茂云,我成了茂云的市长,看来,我这辈子是跟定秘书长了。”
郑玉楼哈哈大笑,心里却暗道:“难怪这个家伙能够先后得到蒙豪放、钱国亮、朱建国的肯定,不管大坎小坎,一律顺利越过,也真是有水平,我故意提提当年的事,他却能这样说出来,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他接着问道:“卫东,换届准备得怎么样啊?别忘了,这次你可是一把手了。”
他的言下之意很明显,茂云换届再出问题,板子就打不到别人身上了。
侯卫东豪迈地道:“请郑秘书长放心,茂云一定圆满实现省委意图,绝不拖全省的后腿!”
果然,一天后,茂云换届选举一切顺利,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圆满的大会,在侯卫东高亢的宣布中划上了句号。会后,三高已经极其严重的郑玉楼,难得的喝了几杯白酒,红光满面地回了省委。
几天后,茂云召开换届后的第一次常委会,侯卫东亲自主持,而朱小勇的位置连续前移了几位,紧靠侯卫东左侧而坐,右侧则是市委专职副书记杜正东。
会议的议题很简单,商量常委分工,换句话说,是确定几位新常委的分工。
李云做了常务副市长兼南部新区主任、甘霖本来就是常委副市长,加上政法委书记李俊和宣传部长,实际需要确定的只有张宏、杨柳和孟军。
会前,就这个问题,侯卫东与新任市长朱小勇交换过意见,朱小勇曾经提出,由张宏出任市委秘书长,杨柳任纪委书记,孟军任组织部长,侯卫东却没有同意。
当侯卫东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时,朱小勇有些吃惊。书记、市长第一次沟通事情,又是牵涉到常委这样的大事,三个人选的分工居然被全盘否定,这实在不是一个什么好的兆头。
其实,在安排三人具体职务的问题上,侯卫东用的是排除法。
首先,张宏不能担任市委秘书长。侯卫东宁肯让市委秘书长的位置空置一年多,如果现在让他上位秘书长,等于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所以现在启用张宏,只能担任纪委书记或组织部长。
其次,孟军也不能担任市委秘书长。从省委书记那里把孟军挖过来,侯卫东一直认为这是自己的神来之笔,绝对没有任何错误。但是,孟军毕竟属于突然冒出来的人选,能力水平还在其次,关键是侯卫东对他的人品深处不了解,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他也只能担任纪委书记或组织部长。
这样一样,市委秘书长就非杨柳莫属了。张宏是组织部出身,更适合任组织部长,孟军就只能担任纪委书记了。
听了侯卫东的意见,虽然朱小勇还有些想不通,但也只能认可。
常委会上,当杜正东将上述安排意向提出时,常委们的反应不出侯卫东的意料,一片哗然,连杨柳自己都感到非常意外。常委们并不担心这三人胜任各自岗位的能力,说白了,就是一个女同志给市委书记做秘书长,是否适合?
常务副市长李云是政府秘书长出身,又是侯卫东一手提拔起来,很快琢磨透了侯卫东如此安排的来历,率先发言:“我觉得这样安排没什么不合适。杨柳同志是担任秘书长,而不是市委书记的秘书,哪一条规定里也没有明确,男书记要配男秘书长,女书记要配女秘书长。据我所知,国内女书记配男秘书长的占多数,再说了,杨柳同志长期在市委这边工作,能力水平绝对没有问题。”
政法委书记李俊惯于挑事。按照惯例,党委班子中一般只配备一名女同志,现在多了杨柳,而且一来就担任市委秘书长要职,女人天生的嫉妒自然冒出来,她笑着道:“我听说杨柳同志早在沙州益杨新管会时,就给侯书记做过办公室主任,我看挺合适,呵呵。”
在座的都是副厅以上级别的干部,自从省委确定了杨柳的常委资格,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了杨柳的来历,对于她和侯卫东的渊源自然都摸得门儿清,听李俊把如此久远的事情联系在一起说出来,几个常委都歪了头看她,连朱小勇都瞪了她一眼,只有侯卫东没有任何表示。
副市长甘霖是老资格,从侯卫东担任市长时,就是侯卫东的忠实助手,又由侯卫东推荐进了常委,对于李俊的态度,他不客气地道:“如何分工,取决于工作需要,我看三位同志的分工很合适,至于男女问题,据我所知,政法委办公室主任也是男性吧?”
李俊“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张宏和孟军才当上常委没几天,知道这样的安排虽然由副书记杜正东提出来,一定是侯卫东的意思,两人都很知趣地说了两个字“同意”。
最后,侯卫东环视了一圈众常委,平静地道:“三位同志综合素质高,能力出众,省委是充分肯定的。至于具体的分工,会前我和朱市长、杜书记商量过,认为这样的分工是合理的,也是有助于茂云今后的发展。至于大家关心的性别问题,我想,如果连我们常委们还纠缠如此低级的问题,试问一下,是不是咱们的部委办局,凡是男同志担任一把手的,女同志就不能担任办公室主任啊?”
说到这里,他提高了声音:“不错,我在益杨新管会时,杨柳同志的确担任办公室主任,实践证明了什么,实践证明,当年全省开发区砍掉了十之六七,益杨新管会不仅得以保留,而且位次还前移了好几位!这里,我还想主动再透露一个情况,杨柳同志不仅早年给我当过办公室主任,我和她还是同一年的公招生,是不是这样也不合适啊?”
市委书记话说到这个份上,三人的分工自然也就算定了。
当天晚上,侯卫东接到了宁玥的电话:“卫东,我还真是挺佩服你,敢把杨柳放到这个位置上,不过,想想你那里班子的现状,也只有这样,才是最合理的安排。”
其实,安排杨柳的时候,侯卫东也曾经考虑过宁玥的感受,但是宁玥既然很坦荡地杨柳派到茂云,侯卫东就不可能再有小肚鸡肠,以宁玥的个性,如果怀疑他和杨柳之间有什么故事,恐怕当初就不会同意杨柳做秘书。
侯卫东苦笑了一声,道:“宁大书记,还不是你干得好事,不是你下指示,怎么会有今天的结局?”
宁玥也在笑,口气忽然温柔了些:“卫东,杨柳跟了我几年,没吃过猪肉,毕竟见过猪跑,应付一个秘书长岗位还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有差错,反正现在也不丢我的人,呵呵。”
侯卫东没有心思在杨柳的问题上打哈哈,知道地市换届以后,很快就是省里几大班子的调整,宁玥的去向也将很快见分晓,依他对宁玥的了解,恐怕这个女书记早已清楚自己的去向,就想拐弯抹角的探探深浅,道:“宁书记,何时给你喝送行酒啊?”
宁玥在电话这头理了理短发,并不直接回答侯卫东的问题,道:“省里春节后才换届,怎么,这就想撵我走吗?”
侯卫东依然笑着,道:“嘿嘿,你宁常委是人中凤凰,岭西这个小庙哪里能留得住你这个大神哪。”
宁玥更加开心,嘴里却道:“你少来这一套,你不是关心我去哪里,而是想知道我今后能否给你继续铺路吧?”不等侯卫东回答,她接着道:“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次真要走了,可以更加肯定地告诉你,你以后少不了沾我的光,至于具体去向,等着吧。”
侯卫东心里“啊”了一声,岭西官场传说最多的,是宁玥要去中宣部任副部长,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听宁玥的口气,难道还有变化?如果不是中宣部,那会是哪里?
地市换届以后,岭西官场突然间一片安静。
春节前后,侯卫东马不停蹄,做了几件事情:
和张小佳一起,到北京看望了老领导周昌全,顺便将父母和女儿慧慧接回了岭西,将二姐侯小英一家、大哥侯卫国一家约在一起,全家人十几口过了除夕。
过了年,张小佳要照顾母亲陈庆蓉,侯卫东只身二次去北京,这次却是吴英相约,与蒙豪放一家热热闹闹吃了顿饭,自然,朱小勇也在场。看着侯卫东和朱小勇,蒙豪放很是高兴。侯卫东甚至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下半年中央换届,蒙豪放大有进中政局的势头。
过了年,一切回归平静。
朱小勇新任市长,踌躇满志。春节后上班第一天,政府秘书长任林渡带着新任市长秘书田林,亲自到宿舍接了朱小勇。
朱小勇有些意外,道:“任秘书长,你还亲自来了?不必客气嘛,以后让小田自己来就行了。”
任林渡笑着道:“好的,朱市长。主要是第一次,我担心小田对环境还不熟悉,毕竟也是换了身份了吗。”
春节前,任林渡曾经就秘书的选配问题,专门征求朱小勇的意见,由于对政府的干部不熟悉,朱小勇考虑了一下,指定了田林。
关于秘书问题,官场有个奇怪的现象。一般来说,从县开始直到地市这一级,党委这边,只有书记、副书记和县长、市长配备秘书,但是政府这边,从副县长开始,就可以配备专职秘书。朱小勇从省水利厅下来,直接担任了地市组织部长,还没有享受过专职秘书的待遇。
田林是茂云组织部的办公室副主任,加挂了正科级。他30岁出头,个子不高,白白净净,科班大学出身,突出的特点就是听话。他进组织部办公室时,郑红梅是还是办公室副主任,由于小伙子聪明肯干,给郑红梅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办公室副主任于诚义被选去给市委书记朱民生做秘书,他就顶替上来任了副主任,这次由郑红梅推荐,给朱小勇做了秘书。
田林忙不迭地接过包,嘴里说着“朱市长好”,同时手脚麻利地打开了后排两个车门,将朱小勇和任林渡分别送上车,他自己则有些兴奋地坐到了前排。
汽车启动后,朱小勇端起市长的感觉,道:“林渡,新年新气象,政府更要带头。今天上午的市长办公会通知下了没有?”
任林渡忙道:“我通知了甘市长,其他几位市长已经安排了政府办通知,应该没问题。”
朱小勇又道:“林渡,一会儿开会,你先不要急着过来,通知一下政府各部门,任何单位不许搞团拜活动,任何人不许到政府来拜年,谁违反了,全市通报!”
任林渡有些暗暗吃惊。虽然省里每年都下发通知,但是年年禁止年年拜,这几千年的风俗,哪里能够完全禁得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