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41章 本性难移——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常洪明的名字依然顽强地出现在铁州换届方案中,职务市委副书记,他上窜下跳忙乱了半天,结果,鸡飞蛋打,原地不动。
省委公布换届方案的同时,也免去了铁州纪委穆明的市委常委职务,铁州市委随即任命张小佳为纪委书记。
对于张小佳、段英、李俊这批提前到位的班子成员,换届选举时,她们已经是以本届成员,而不是以新班子成员的身份出现了。
这些官场上的是是非非,对于张小佳来说,既新鲜又有些刺激,而对于侯卫东来说,则是见怪不怪,稀松平常的事情。他害怕小佳说话又跑调,就换了口气,道:“小佳,今后,你就要独自承担一个部门的工作了,而且还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部门,如何做到既坚持党委领导,又维护纪委权威,需要好好动脑筋啊。”
每当侯卫东板脸的时候,小佳就会露出小女人的一面,“知道啦,大书记,在老婆面前也这么一本正经干什么。”
正准备挂电话,小佳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对了,老公,前几天我往北京的家里打电话,慧慧接的,说她奶奶回岭西了,你怎么也没告诉我?”
侯卫东没想到出这么个岔子,反应还算迅速,搪塞道:“哦,是二姐那里有些事情,妈妈回来帮她处理一下,只呆了很短时间,又是上班的时候,所以没告诉你。”
在公婆和父母关系的把握上,小佳总体处理还算不错,但是女儿天生护娘家,因为北京的四合院,小佳也曾经闹过情绪。得知婆婆确实回来过,她的声音有些不咸不淡:“侯卫东,我现在可是侯家的媳妇,你们可不要背着我鼓捣故事啊,让我知道了,有你的好看。”
侯卫东已经平静下来,道:“小佳,你想哪里去了,确实是二姐有事找她,不信你可以给二姐打电话。”
查老公电话、翻看公文包,这些事情小佳向来不齿,唯一的一次例外,是侯卫东去卫生间时,她用侯卫东的手机回拨了郭兰电话。听侯卫东如此说,小佳道:“我整天忙得晕头转向,哪有功夫给二姐打什么电话,但是,我警告你,侯卫东,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事情背着我,到时候别怪我翻脸。”
放下电话,侯卫东暗道:“真是脱了裤子放屁,他妈的,我怎么给小佳打了电话,老妈也是,去铁州也不把北京那边安排好,怎么让慧慧知道了。”
其实,在郭兰的问题上,刘光芬还是很小心。别说慧慧,就是丈夫侯永贵那里,她都一直忍着没有告诉他,已经有了李晶和两个孙子,现在再来一个郭兰和侯大力,以侯永贵的耿直脾气,刘光芬还真不敢断定他一定能接受,就是不对侯卫东怎么样,老头子身体有个三长两短,残局谁来收拾?
但是这次回岭西,一来一回,最快也要一天,侯永贵那里是无法隐瞒的,家里只剩下一老一少,而侯永贵无意中告诉慧慧也就正常了。
本想给母亲再打个电话,但是考虑到刘光芬的性格,侯卫东也就罢了。
地市换届进入倒计时,南浦城中村的改造工程也进入收尾阶段。
按照茂云市委常委会研究确定的安置房分配方案,百姓选房进行得异常顺利,除了将回迁户全部安置,仅城中村改造,步高手里剩下了接近两幢小高层,时值房价一路攀升,仅此一处,步高将净赚两个亿以上。
为此,在集团办公会上,他少有的对茂云项目表示了肯定和赞赏,同时对项目法人朱莹莹给予了特别奖励,除了提高年薪,又单独奖励了一部汽车。
朱莹莹就有些飘飘然了。
“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这是千百年来人们对男人的偏见,其实,对朱莹莹这样的女人来说,同样绕不过这道坎。
开着崭新的小车回茂云的路上,朱莹莹打了晏紫电话。
“臭燕子,蜜月度完了,也不和我联系啊,不是说好了度完蜜月到茂云来吗?”
晏紫用情专一,与平凡结婚后,夫妻两人感情甚好,晏紫从小生活在岭西,不愿意离开,平凡便在岭西郊区购买了一套别墅,自己则在浙江和岭西飞来飞去。
婚礼上的一句口头之约,晏紫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加上平凡生意繁忙,早就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听朱莹莹说起,她多少有些印象,道:“是莹莹啊,平凡事多,我也忙些乱七八糟的事,茂云就不去了吧,再找机会。”
朱莹莹正在春风得意,说话便不依不饶:“那怎么行?定好的事,步总和小曼,还有李颖她们,都等着呢。”
晏紫无奈,只得答应:“那好吧,平凡这两天不在岭西,等他回来,我给你联系。”
朱莹莹这才放下电话。
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筹备,加上任林渡新任政府秘书长,协调力度增大,上青林茶厂的事情有了很大进展,已经与福建客商洪晨签订了正式合同;而曾宪刚带着老邢连续跑了几次上青林,食品厂的手续也基本准备妥当。
任林渡毕竟官场中人,虽然是老板直接关注的项目,毕竟在益杨地盘上,也和益杨县朱刚书记和高宁县长打了招呼,益杨方面也乐得扩大招商引资成果,自然和县里有关部门以及青林镇作了交待,办手续的速度就快起来。
万事齐备,只欠东风,上青林几个支书、村主任摩拳擦掌,洪晨已经聘任铁柄生担任副厂长,而老邢则担任了食品厂的销售经理,两位老人如回到了当年大干快上的岁月,一身本事有了用武之地,更是跃跃欲试,就想春节前把两个厂的牌子挂出来。
曾宪刚请示侯卫东。
侯卫东没有料到筹备工作如此顺利,仔细询问了不少细节,又给任林渡打了电话,确认没有什么问题,道:“宪刚,两厂挂牌,我没有意见,但是这事我不能出面,还是辛苦你一下,和老伙计们再商量一下,确实没有问题了,春节前就成立吧。”
曾宪刚道:“疯子,你放心,我会全程跟踪,一直到正式投产的。另外,我和小宋商量了,投到食品厂的资金算是对家乡的回报,将来食品厂有能力就还,没能力就算了。”
侯卫东知道曾宪刚对上青林的感情,也就不再劝他。
从侯卫东办公室出来,曾宪刚来到岭西省人民医院,将两厂成立的事告诉了高长江。
没想到,高长江很是兴奋,坚持要出院回上青林参加揭牌仪式,曾宪刚无奈,又打了侯卫东电话。
“疯子,高乡长想回去参加揭牌仪式,你看怎么办?”
侯卫东一时也拿不定主意,道:“宪刚,老乡长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病情不能马虎,这样,你稍等,我给医院打个电话,看看恢复情况到底如何。”
打通电话,康有志煞有介事地道:“侯书记,病人总体情况比较严重,好在这些天治疗效果还算明显,我基本上每隔几天都过去看看,由于病人心态不错,回去过个年估计问题不大。”
侯卫东便放了心。
又过了几天,晏紫主动给朱莹莹打了电话:“莹莹,平凡今晚回来,我们明天过去方便吗?”
朱莹莹闲来无事,道:“没问题,你们来吧,我负责约人,对了,我准备把侯书记也叫上,上次已经告诉过他了。”
晏紫心静如水,道:“我没意见,你看着办吧。”
朱莹莹长年泡在生意场上,不讲官场的规矩,她没让步高通知侯卫东,而是直接拨了市委总机,电话自然转到了楚飞办公室。
楚飞接到电话时,回想起了老板怒骂柳洁的场面,正在犹豫时,侯卫东正好从里间走了出来,楚飞捂住听筒,小声请示:“侯书记,南浦项目部的朱经理来电话,想和您通话。”
侯卫东不知何事,顺手接了过来:“是朱莹莹吧,找我什么事?”
真的打通了侯卫东的电话,朱莹莹有些兴奋,便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侯卫东上次怒骂柳洁,毕竟是在晏紫大喜的日子,事后多少有些后悔,听说步高也过来,又让楚飞看了安排,道:“我原则同意,如果没有特别安排,我就过去。另外,地点你就不要安排了,到市委小招吧。”
朱莹莹喜出望外的同时,哪里敢让侯卫东请客,连声道:“侯书记,我已经安排好了,回头我把地址发给楚秘书。”说完,忙不迭地挂了电话。
第二天,平凡和晏紫,顺便拉了段穿林、李颖夫妇,从岭西直奔茂云。步高深谙官场规矩,提前一个小时出发,先到了茂云市委。
看到步高进来,侯卫东很是高兴,道:“步兄大驾光临,今晚好好喝几杯。”
两人聊了回迁房的进展,又谈了下步商业区交房的有关事项,侯卫东道:“新月楼房子的事,让步兄操心了。”
步高道:“小事一桩,何足挂齿?”
其实,处理侯卫东在新月楼的房产,步高很费了一番脑筋。这个季节,新房价格虽然屡攀新高,二手房市场并不火爆,步高安排人迅速找到买主后,由步步高集团承担了税费,又补贴了一块,这才使房款达到了一个理想数额。当然,侯卫东不清楚这些,也许会永远不知道实情,但步高却并不在乎。
晚上,在茂云最好的四星级茂云大酒店,一桌丰盛的酒宴即将开始。
朱莹莹前前后后忙了几天,又打了几十个电话联系人员,自觉有些功劳,安排座席时,便想请步高做主陪。
步高没有理会朱莹莹的招呼,从沙发上站起来,自己径直走向副陪的位置,道:“侯书记,今天在你的地盘,我们都是茂云的公民,你来坐主陪,我斗胆当个副陪。”
侯卫东没有矫情,让平凡做了主宾,尽管朱莹莹又吵着让晏紫坐在副宾位置,晏紫却很懂事地靠着平凡坐下。
段穿林坐了副宾。
来茂云的路上,平凡已经得知侯卫东要出席聚会,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他很尊重晏紫的意见,得知晏紫并没反对,也就没有说什么。
对于侯卫东,平凡的看法极其复杂。这个年轻的市委书记,抓经济、抓发展,思路清晰,决策大胆,尤其注重外资企业发展环境,多次指示南部新区主任李云,一定要全力为驻区企业提供最优质的服务,也正是由于这些,忆江南茂云服装生产基地产值呈几何基数增加,产品从开始供应岭西,很快发展到供应邻近几个省,平凡也因此得到了集团董事长的高度评价。
但是,也正是这个年轻的市委书记,却是他梦中情人的真正情人,虽然他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将此事捅出来,但是如此面对面地坐在一起吃饭,他怎么也打不起精神。
侯卫东虽然知道平凡是郭兰的追求者,但是如今郭兰已经生下自己的儿子,两人又琴瑟和谐不久,在他看来,平凡只是茂云的外商、晏紫的丈夫而已。
本来,平凡并不擅长白酒,可是架不住朱莹莹的起哄,加上侯卫东与步高都是白酒道上的高手,尽管晏紫在旁边轻轻拉了一下衣角,平凡一咬牙,还是端了白酒。
结果可想而知,饶是侯卫东、步高几乎没怎么出手,平凡很快就出去吐了一次,虽不至于倒下,却已站立不稳,朱莹莹也是酒到八成。
很显然,当晚是回不成岭西了,步高只得在茂云大酒店开了几个房间。
酒后,侯卫东与段穿林多时不见,很是亲热,两人回了市委小招,楚飞忙着招呼服务员安排了小间,二人喝茶聊天叙旧,甚是畅快。
这边步高借口喝了酒,回房间休息,朱莹莹却大吵大叫:“小曼姐,颖姐,燕子来一趟茂云不容易,咱们四姐妹去KTV唱歌!”
从酒桌上朱莹莹的表现,小曼就有些看法,见朱莹莹酒意渐浓,更加有些看法,看了一眼李颖,道:“莹莹,你晚上喝了不少,咱们四姐妹在房间里好好聊聊吧。”
朱莹莹此时哪里能稳得住,已经拿起电话开始预订KTV的房间。
晏紫见平凡脸色通红,却强忍着站在旁边,哪里有什么心思唱歌,但是今天她是主角,不好轻易开口拒绝,便一直不说话。
李颖比朱莹莹稳重得多,知道丈夫和侯卫东在一起,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便道:“小曼姐,莹莹,要不这样吧,反正今晚不回岭西了,好在酒店里就有KTV,咱们坐一会就回房间。”
小曼、晏紫只得答应。
茂云大酒店挂了四星级,酒店内餐饮、客房、KTV、桑拿一应俱全,餐饮在一楼,客房在三楼以上,其余则集中在二楼。
到了二楼KTV,朱莹莹依然很兴奋,熟练地点了瓜子、水果和小吃,又吵着要了一瓶洋酒。
朱莹莹在茂云已经呆了一段时间,在处理城中村改造工程的过程中,也结识了不少朋友,晚上自然免不了应酬,此时,面对三个好姐妹,她俨然东道主一般,端起一杯酒,道:“来,姐几个,咱们一起祝愿燕子新婚幸福,祝他们白头偕老!”
晏紫抿了一口,平凡酒后胆壮,竟一口干了。
同行是冤家。
四个女人都是歌舞团专业演员出身,乱腾了一会,兴致越来越高,加上KTV一流的音响设备,小曼本身又经营着歌厅,自然个个出手不凡,却又相互不服气。
平凡一开始还能坐在旁边,一曲唱完,礼貌性地鼓鼓掌,时间一长,加上洋酒的作用,早已开始昏昏欲睡。晏紫有些心疼,便要送平凡先回房间休息。
朱莹莹却叫了服务生过来,道:“将这位先生送到三楼休息!”
来到房间门口,平凡拿出房卡,插了几次没打开门,服务员有些不耐烦,一把拿过房卡,插进去,门应声而开,他则转身走了。
平凡哪里还顾得上房卡,进了屋,依稀看到大床,一头倒下,很快进入了梦乡。
KTV里,四个女人更加放肆起来,连晏紫也喝了不少酒,朱莹莹则几次想吐,与李颖又喝了一杯,终于捂着嘴冲出了KTV。
到了走廊,叫了几声服务员,见没人答应,一转身,正好电梯开门,朱莹莹一步跨了进去。
电梯里是刚才送平凡的服务员,是个帅气的小伙子,长年待在娱乐场所,对此类事情司空见惯,看到刚才呼唤他的美女一脸醉态地闯进来,自然而然地以为是平凡的朋友,随即按了三楼,到了平凡的房间,房卡一抽一插,将朱莹莹送进了房间。
这一次,服务员却故作聪明地将房卡拔出来,递给了朱莹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