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40章 揭盖子(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省委书记钱国亮的现任秘书孟军不是岭西人,他和侯卫东一样,也是1993年参加工作,不过他是北京大学中文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比侯卫东大了三岁。
与侯卫东相似的是,他研究生毕业后,也是通过公务员招考进入省委政策研究室,开始了艰苦的爬格子,没想到一爬就是八年,这才熬到了副处级,此时,已是34岁。
办公厅和研究室的关系有些特殊,两个部门级格相同,工作上相对独立,人事却是一家,都由省委秘书长统一掌管。
孟军进入处级干部行列以后,文才逐渐被办公厅和研究室系统认可,2003年下半年顺利解决正处级。
此时,天上的馅饼终于掉下来,机遇如期而至。
省委秘书长郑玉楼看中了孟军的文才,将其调进省委办公厅综合一处。恰在此时,赵东出任沙州市长,省委书记钱国亮没了秘书。
为省委书记选秘书的重任自然落到郑玉楼身上。按照钱国亮的要求,新秘书一是不要从办公厅工作太长的干部中选,二是综合素质高尤其文才要好,三是处级干部,四是年轻不能超过40岁。
郑玉楼将办公厅里符合条件的人员筛选了一遍,却没有合适的人选,正在犯难时,孟军过来报到。
见到孟军,郑玉楼抹抹头上稀疏的头发,呵呵大笑,还有比眼前小伙子更合适的人么?
就这样,从研究室到省委办公厅,没有上一天班,孟军就一步成为省委书记的专职秘书,与此同时,被任命为省委办公厅综合一处处长。此时,孟军刚好36岁。
铃声响起的同时,孟军接起了电话。
“孟处长,我是茂云侯卫东。”
“侯书记好,钱书记上午要和您谈话,办公厅应该通知了吧?”孟军平时很少直接接到侯卫东的电话,一时不知道侯卫东的意思,便公事公办地作了提醒。
“孟处长,我已经在路上了,你是否方便,我想电话里和你多说几句话。”
“钱书记这会儿在开个小会,我这里很方便,侯书记请指示。”对这些地市一把手,省委书记的秘书也必须给予足够的尊重,这些大佬都是手眼通天,真有大事,有足够的资格绕过秘书,直接和老板通话。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孟处长在省委办公厅有两个年头了吧?”
孟军没想到侯卫东问这个,半开玩笑地道:“侯书记,我是05年冬天接的赵东市长,虽然07年才过了几天,现在算起来,有三个年头了呢。”
侯卫东笑道:“没错,严格来说,是三个年头了,老兄的综合处长也快满三年了吧?”
“侯书记好记性,再有一个多月,就满三年了。” 孟军有些预感,他虽然和侯卫东接触不多,对侯卫东的过去却有过专门研究,知道这家伙如火箭般窜升,人脉深厚,在岭西绝对是个不可忽视的人物,没有特别的原因,他是不会轻易问这些的。
侯卫东知道孟军的想法,故意道:“孟处长,有没有到地市的意思?”
孟军一阵狂喜。省委换届以后,钱国亮肯定将不会再担任省委书记,他是钱国亮的秘书,如果仍旧在省委办公厅工作,位置必定有些尴尬。但是,他毕竟跟钱国亮的时间尚短,一来不可能跟着去北京,二来限于任职年限又不能马上上台阶,尽管钱国亮也在考虑他的安排问题,但是他很清楚,一步到位的可能性不大。
如果有地市主动提出来,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如此一来,省委书记就比较超脱,常委会上通过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谢谢侯书记,我很愿意下去,如果能够在您身边,那就更好了。”孟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放下电话,他取出最好的茶叶,准备工作格外用心起来。
十点钟,孟军克制住内心的激动,将侯卫东领进了钱国亮办公室。
对于侯卫东,钱国亮一向是欣赏多于挑剔,年轻,有冲劲,认准的事一干到底,虽然有些小毛病,但是茂云从全省第七一跃前进到第四,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硬通货。
果然,钱国亮先是对茂云今年的工作给予充分肯定,很快便话题一转,道:“卫东,省委对茂云今年的工作非常满意,一致认为茂云市委迅速克服闻李大案的不利因素,一手抓稳定,一手抓发展,取得了明显的成绩,照这样的发展速度,茂云大有作为!”
侯卫东自然将功劳归功于省委的正确领导。
钱国亮又道:“卫东,老祝以后,茂云班子团结和谐,整体功能发挥不错,你和鲁军都不错,但你是班长,要立头功。”
侯卫东头脑很清醒,道:“鲁军市长是专家型领导,抓经济是好手,又是老大哥,我们搭班子配合挺舒畅。”
钱国亮点点头,“省委对这一点很认可,也很欣赏,茂云不少经验可以在岭西推广,所以,省委准备将你们两个分开,你要有思想准备啊。”
侯卫东故作惊讶:“是吗,那要祝贺鲁市长了。”
钱国亮笑了起来:“都说卫东聪明,果然不假。省委反复考虑,你先不动,鲁军同志先明确省长助理,人代会上作为副省长选举。另外,省委意见,朱小勇同志年富力强,抓经济出身,准备给他明确副市长、代理市长,先主持市政府工作。”
这次换届,侯卫东本来没有太多想法,但是从省委书记嘴里证实了鲁军的去向和朱小勇的上位,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按照常规,一级党委政府,一般是书记提拔,市长接任书记,或者市长不动,空降、交流书记。书记不动,市长提拔,虽然不是没有过,却有可能给官场留下无限遐想。
侯卫东从科级干部一路走到现在,还没有在哪个岗位上超过两年。他虽然明白“越往上,台阶越高越长”的道理,一向不服气的心理还是有些作怪。
“请钱书记放心,请省委放心,我坚决服从组织决定!”这是必须要表的态,侯卫东不能含糊。
钱国亮当然知道侯卫东内心的想法,道:“这次先不动你,省委是经过了慎重考虑的,相信你一定会服从全省大局,服从省委决定。当然,在班子其他人选的搭配上,我会给你点特权,否则,你心里就要骂我老钱搞一言堂喽。”
侯卫东当然明白钱国亮特权二字的含义,道:“谢谢钱书记,茂云班子无论如何搭配,一定会保持高度的团结和战斗力,这一点,请省委放心。”
钱国亮看了一眼办公桌上的方案,道:“除了李云转任常务副市长,还空缺三个常委,一个副市长,加上人大政协,茂云要动7、8个岗位,变动不小啊。其他人选我不管,你去和老祝商量,至于三个常委,你可以提出两个,只要符合条件,我批准。”
侯卫东首先提出的是张宏,尽管知道祝焱也会提出来,但是这个人选已经在祝焱那里表了态,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钱国亮简单问了张宏个人情况,明确表示同意。而第二个人选,侯卫东却有些犹豫,心道:“很显然,如果推荐杨柳,各方面条件都很过硬,通过的可能很大,但是这样一来,孟军的问题就会出现变数。如果推荐孟军,万一杨柳的事情运作不好,宁玥那里也不好交待。”
思来想去,侯卫东下了决心,道:“钱书记,我想给您要个人。”
钱国亮没想到侯卫东如此说,愣了一下,笑道:“我把权力给了你,反过来给我要人,这倒是第一次,有点意思啊。说吧,看上谁了?”
“您的秘书,孟军。”
钱国亮不得不对眼前这个家伙另眼相看了。
岭西十几个地市,他已经和大部分书记进行了个别谈话,只要有位置,无一不是安排自己身边的人,很显然,侯卫东事先做了功课,了解了自己秘书的情况。“这家伙太精明了”,钱国亮不由地赞叹。
又过了一周,省委组织部正式批复各地市换届方案,茂云方案中,除了张宏、孟军以外,杨柳的名字不出意料地也在名单中。

茂云市委常委会上,多数常委是第一次得知鲁军和朱小勇的变化,无不瞪大了眼睛。
市长鲁军自然风光无限,虽然暂时明确的职务是省长助理,但是副省长的光环指日可待,这也意味着,他一步越过了侯卫东,成了正儿八经地中管干部,副省级。几个耐不住的常委,副市长甘霖,包括政法委书记李俊,已经将称呼改成了“鲁省长”。
鲁军自己,看侯卫东的目光,甚至有了些许向下的味道。
朱小勇自然也是处在浪尖上,内心的激动难以抵制,他是组织部长,先于其他常委看到换届方案,看到杨柳的名字,知道这是宁玥的手笔,但是看到张宏和孟军的名字,却有些吃惊。暗道:“侯卫东之前几次弃张宏不用,为何短短十几天内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变?还有这个孟军,虽是省委书记秘书,事先却无一丝征兆,侯卫东闪转腾挪的功夫真是厉害。”
他又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和侯卫东搭班子了,如今,侯卫东处事老练,玩权用人游刃有余,倒是该处处小心才是。”
市委副书记刘刚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祝焱时代,刘刚就是常务副市长,两年的时间,仅仅是从常务副市长到市委副书记,虽然这次要接任政协主席,虽然解决了正厅级,却不能再挂常委职务,从茂云的核心决策层脱离出来,政治生命其实已经宣告结束。
负责记录的市委副秘书长张宏,尽管已经事先从祝焱那里得知了消息,而且也在第一时间专程向侯卫东表示了感谢,但是真正看到大红题头的省委文件,握笔的手仍旧有些激动的颤抖。
同一时间,岭西各市同步拿到了换届方案,茂云无疑成了各市议论的焦点。
市长上位副省长、组织部长一跃成为代市长,省委书记秘书进入班子,三件事情,无一不是轰动官场的大事。除了多数市委书记无比后悔以外,就连已经是省委常委的沙州市委书记古中州都暗自感叹:“江山代有新人出,以侯卫东如此的手腕,加上钱国亮日后在北京的力度,这家伙想不进步都难哪。”
当天晚上,茂云市四大班子几乎倾巢出动,在市委招待所大厅为鲁军送了行,在侯卫东的暗示下,几大班子成员轮番轰炸,平时滴酒不沾的鲁军,被架出了大厅,而略有酒量的朱小勇,同样大醉一场。
侯卫东却是始终保持了清醒,回到宿舍,他先给茂东的老朋友洪昂打了电话。
“老兄,我是卫东,祝贺老哥啊。”侯卫东已经得知,洪昂已经明确为茂东市委书记人选,这对于多年的老友、又是年龄偏大的洪昂来说,实属不易。
当年,侯卫东还是正科级干部时,洪昂已经是沙州市委常委、秘书长。随着周昌全的离开,洪昂的步子却慢了下来,先是任了政法委书记,两度竞争市委副书记未果,又转任了组织部长,而此时侯卫东已经任了茂云市长,直到洪昂差不多把党委口的几个职务都转了个遍,才终于出任了市委副书记,这才进入快车道,交流到茂东任了市长。
洪昂呵呵笑着,道:“卫东老弟,没想到啊,年龄离提名界限只少了半年,省委居然让我这个老家伙担起茂东这副担子,老哥我怕辜负了省委的期望哪。”
侯卫东真诚地道:“能与老哥哥相识,是我一生的荣幸,除了周省长,你是我敬重的人,依老哥的为人和能力,早就应该称霸一方,现在可以说是实至名归。”
洪昂道:“卫东老弟言重了,言重了,也算是运气好吧,依老宜的年龄,哪里想到他这次能解决省人大副主任?你说这不是天下掉个大馅饼是什么,哈哈。”
侯卫东正色道:“偶然中孕育着必然,关键还是老哥的能力得到了省委认可,钱书记不发话,何来运气之有?”
洪昂春风得意之余,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卫东,你给东子打电话了没有?”
侯卫东道:“还没有,赵东兄这次不太顺利,我一时没找到合适的理由,暂时没打。”
沙州市长赵东却没有洪昂的运气。
本来,沙州市委书记古中州是省委常委,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次换届古中州上调省里,市长赵东将顺理成章地接任市委书记时,省委的换届方案却依然是古中州不动,赵东自然就只能继续作为市长候选人。
赵东是个不轻易服输的人。
当年,他从沙州跌倒,却意外做了省委书记秘书,等到具备下放资格后,一意到沙州任职,原以为接任书记如囊中取物,再加上钱国亮仍然在位,最有把握的事情反而出了问题,煮熟的鸭子又飞掉,他在办公室苦思冥想,始终想不明白哪里出了岔子。
洪昂又道;“我给东子打了电话,他情绪不高,约他吃饭也没答应,唉,都说官场如战场,可是战场还能预测个胜负,这官场我看和足球比赛倒有些类似,结果实在难以预料啊。”
放下洪昂电话,侯卫东稳定了一下,这次却是打了老婆张小佳电话。
铁州官场也是岭西的热点,一方面是由于铁州经济大市,另一方面,铁州的掌门人杨森林,侯卫东也是相熟却并不知心。
杨森林不同于洪昂和赵东。他是现任省长朱建国的红人,因为大哥侯卫国爱人蒋笑的原因,侯卫东莫名其妙地和杨森林成了亲戚。按理说,侯卫东和杨森林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也从未有过什么矛盾,但是侯卫东却始终没有办法和他产生深厚的感情,反而有一种天生的排斥,连侯卫东自己也搞不清楚,这种排斥来自哪里。
张小佳电话里略有些兴奋:“老公,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借着些许酒意,侯卫东和张小佳开玩笑:“睡前给老婆汇报思想,不容易做梦,睡得踏实。”
张小佳心里高兴,嘴里却哼了一声,“黄鼠狼给鸡拜年,又做坏事了吧?”
侯卫东嘴上反驳,想起前段铁州之行,心里觉得对不起小佳,暗道:“与郭兰母子见面,岂止是坏事,简直是十恶不赦的大坏事,他妈的!”
张小佳的心思还在当天的常委会上,最后一次主持会议的市委副书记常洪明,无精打采地宣布了省委决定,杨森林同志任铁州市委书记,岭西省建委副主任、党委副书记钟旭东任铁州市长。
常洪明主持工作半年多,他了解杨森林的后台和根基,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并没有刻意竞争市委书记。
当然,能够做到市委副书记,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常洪明也在背后做了些工作,谋求交流到落后地区任职,或者到省直部门解决正厅,甚至,有时还隐隐期望奇迹的发生。
结果,奇迹没有发生,不幸却如期而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