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39章 揭盖子(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王兵举报事件在省委常委会上曝光以后,祝焱对其愚蠢的举动大发雷霆。
果然不出意料,东湘选举顺风顺水,晏春平全身而退,这样的结果,更显得王兵幼稚可笑。
祝焱深知自己这个曾经秘书的个性,杀伐决断的作风得了周昌全真传,随着职务的升高,更有自立山头的意味,晏春平没事,侯卫东就一定不会轻饶王兵。祝焱还不知道王兵非法拘禁的事情,但是他很清楚,市委书记想动一个非领导职务的副处级干部,实在是小菜一碟。
因此,这段时间祝焱也在琢磨如何保住王兵的饭碗,毕竟鞍前马后服务了几年,还挡了一些烦心的事情。
刚才意外解决了张宏的问题,祝焱很满意。但是,甘蔗没有两头甜,张宏的上位预示着王兵的下场,看来,忍痛放弃王兵,丢卒保车,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只是,眼前这个曾经的跟班小秘书,此时提起王兵,先抑后扬、先扬后抑,竟然拿捏得恰到好处。
祝焱叹了一口气,道:“王兵一事我已得知,他毕竟未得官场磨练,乱子惹得不小,好在小晏顺利当选,总算没出大祸。”祝焱话里的意思,依然对侯卫东的出手保留了一丝希望。
“老领导,我反复考虑,王兵长期从事服务工作,做事鲁莽些也可以理解,但他毕竟是一名干部,为了今后的前途,我把他调到了茂云财会培训中心,任副主任,常委会已经过了,元旦后就上任。”
饶是祝焱纵横官场几十年,调整干部成百上千,听到侯卫东的安排,仍旧微微一怔,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侯卫东敏锐地察觉到了祝焱眉宇间细微的变化,暗道:“看来,这步棋没走错,如果不是宁玥出手安排杨柳刺激了自己,恐怕王兵此时已经在纪委的审讯室了。退一步海阔天空,真做到了才知其中的奥妙啊。”
祝焱察觉到了自已的微微失态,为了掩饰,他顺手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瞬间恢复了组织部长的气势,道:“这样也好,对他来说,已经是很理想的安排了。”接着,祝焱转移了话题:“卫东,地市换届在即,估计省委很快要和地市沟通,茂云班子关系今后五年发展,一定要选好配强,人选方面有什么想法及时和我沟通,我会全力支持你。”
侯卫东连忙道:“谢谢老领导关心,茂云绝不会给您丢脸。”
祝焱心情舒畅起来,呵呵笑道:“今天是2006年最后一天,怎么样,晚上跟我回家喝几杯?”
侯卫东很清楚,祝焱不过一时兴奋罢了,此情此景,恐怕一分钟都是多余,晚上喝酒更是画蛇添足,忙找个理由离开了祝焱办公室。
等侯卫东离开,祝焱微微冷笑了一声,从抽屉中拿出地市换届方案,找到茂云市,将组织部长一栏的人名,先用红笔划了一个圈,一条长长的红线引出来,到边框处变成一个大大的八字,然后换了签字笔,潇洒地写下了张宏的名字。
与祝焱见面以后,侯卫东如释重负,一身轻松。
晚上回到茂云,打开电视,胡乱看了一会儿各地迎新晚会,忽然意识到什么,拿出随身手机,打了郭兰电话。
这一次,顺利打通了。
“兰兰,新年快乐!你和孩子好么?”
接到侯卫东电话,郭兰很高兴,道:“我和孩子都很好,小家伙已经睡了,这么晚了,你还没休息?”
过去,每一次和郭兰单独见面,侯卫东身心都很放松,与张小佳在家里不谈公事,相反在郭兰面前,他从不避讳工作,甚至还把一些烦心事说给郭兰听,而超脱的郭兰,时常有些惊人之语,令侯卫东解决了不少棘手的问题。
听着郭兰温柔的声音,侯卫东眼前出现了上次郭兰依偎在怀里的场景。
“兰兰,我记得你说过,大力快百天了吧?”
“嘻嘻,瞧你这个粗心的爸爸,儿子哪天百日都搞不清楚,前天才过了,小家伙又胖了不少,力气更大了,夜里老想翻身。”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说起孩子,郭兰兴致勃勃。
“兰兰,真是难为你了,天气冷,乡下条件又不好,你和孩子还是回来吧,我想你们。”
郭兰还是不同意:“不,在乡下住了这些天,空气好,没有烦心事,看着儿子天天长大,卫东,我好快乐呢!”
“再说了,我和孩子也不孤单,平时有表姨在,邻居也很好,还有你的牵挂,对了,干妈过来给孩子过了百日,还给他定做了一把长命锁。”
听说母亲去了铁州,侯卫东有些吃惊,不过很快也就想通了,暗道:“老妈辛苦一辈子,尤其喜欢男孩,郭兰又是她看着舒心的人,给孙子过个百日也正常。”这么想着,对母亲悄无声息的来来回回挺佩服:“老妈天马行空,做事果断利索,绝不拖泥带水,虽然没有做官,却颇得官场精髓,这一点,我都应该向她学习。”
两人说了一会亲热话,侯卫东又简单讲了近期几件事,说到宁玥的上升和郑红梅的安排,郭兰道:“是那个驻京办郑红梅么?”
侯卫东笑道:“当然,这事你是始作俑者,她在北京风光了几年,小勇过去的次数也不少,还是不小心被蒙宁察觉了,亏了宁玥安排,不然又要落到我头上。”
郭兰“哦”了一声,心却像被蜜蜂蛰了,猛地一痛。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了孩子的郭兰,仍旧不能接受小三这个字眼,在她眼里,孩子是她和侯卫东爱情的结晶,别无其他。听着侯卫东还在兴致勃勃地说着,郭兰淡淡地道:“卫东,孩子醒了,以后再聊吧。”
侯卫东愣了一下,有些茫然地挂了电话.
过了元旦,无休止的各类总结会顺次召开,岭西省各类年终检查组接踵而来,侯卫东像磨盘一样,被楚飞安排的团团转。而到了晚上,茂云班子的调整方案,却像当年的样板戏一样,一遍遍在侯卫东脑子里上演。
毫无疑问,有自己的推荐,有祝焱的把关,张宏任组织部长基本是板上钉钉。
宁玥推荐了杨柳,而杨柳本身是岭西市委管理的干部,比正处级还高半格,肯定也要进班子,而目前职位只有市委秘书长和纪委书记。
单纯从工作角度出发,杨柳无疑是秘书长的上佳人选。无论是杨柳任益杨新管会办公室主任给他留下的深刻印象,还是长期跟随宁玥的磨练成熟,担任这个职务必定如鱼得水,更能为自己接触许多后顾之忧。
问题是,杨柳是女性,而且离了婚,先不说自己和她同是公招生、又曾经同事的背景,单就一个男性市委书记配备女性秘书长本身,恐怕就会引起轰动。况且,还有同期的另一位干部任林渡,才刚刚任了政府秘书长。
如果杨柳担任市委秘书长,那么,谁来担任纪委书记呢?
侯卫东当然倾向于从茂云解决,他将市委市政府机关的正处级干部过滤了一遍,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又把换届后的县区一把手想了一圈,除了几名老资格的县委书记要解决人大政协副职以外,现任的书记普遍过于年轻,将范围扩大到市直部门,依然没有满意人选。
他将目光投向了岭西,省政府以及金融办几个处长,这两年联系很少,印象已经很淡。忽然,杜兵的名字冒了出来。
按理说,杜兵极其合适。从基层出身,经过了省委组织部的历练,又担任过县委副书记,现任省纪委实职处长,下来担任市纪委书记,职务、岗位都很匹配。
但是,侯卫东很快就坚决地否定了杜兵,不是因为能力问题,而是杜兵的身份—-这又是自己曾经的秘书。
侯卫东有些自嘲:“妈的,怎么看中的都是这些人,不是秘书就是办公室主任。”
茂云已经有了谷云峰、晏春平、任林渡,加上楚休宏,马上要来的杨柳,再来个杜兵,当地干部非造反不可。“哈哈”,想到这里,侯卫东也禁不住笑了。
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作为市委书记,侯卫东当然对班子人选有建议权,但是推荐副厅级干部不是小孩过家家玩游戏,能够运作一个已属不易,成功两个就是天上掉了馅饼,一次提出三个以上,估计这市委书记就干到头了。
现在看来,张宏已无需自己推荐,是否推荐杨柳,在两可之间。宁玥就要离开岭西,作为省委常委,临走前安排一名干部,想必省委书记应该给这个面子,问题是,宁玥不止杨柳一个嫡系,一旦她的路子走不通,杨柳麻烦就来了。
苦思冥想没有头绪,侯卫东有些烦闷。过去,每当遇到难题时,侯卫东总是习惯给周昌全打电话,请教对策,担任市委书记以后,随着阅历和经验的增长,电话的次数才逐步减少。今天,在茂云班子几个关键岗位犹豫不决时,他毅然给周昌全打了电话。
“周省长,我是小侯。”
在爽朗的笑声中,周昌全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卫东,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新的一年又开始了,是不是有好消息告诉我啊?”
“周省长,中秋和元旦都没过去看您,您还好吧?”
其实,侯卫东平时和母亲刘光芬电话联系不少,每次自然要问问情况,知道周昌全身体不错。当然,大节小节都免不了让驻京办准备各色礼品特产,由刘光芬转过去。
“卫东,难得你牵挂,我很好,过了春节换届,我准备从政协彻底退下来,正式养老喽!”周昌全开明得很,一场大病让秦路提前两年上位常务副省长,同时也成就了爱将主政一方,对此,他从没有后悔过。
侯卫东发自内心的感谢周昌全,道:“老领导高风亮节,心胸宽阔,可谓官场楷模,这一点,我要向您学习。”
“哈哈,你个卫东,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一套,对了,你找我非喜即忧,说吧,遇到什么难题了?”
侯卫东将几个人选的来龙去脉和心中的困惑细细地说了一遍。
周昌全思考了一会,慢慢地说道:“事情的确比较复杂,卫东,你比我当年面临的压力要大。”他话锋一转,“但是,任何事物,万变不离其宗,从大局着眼,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就会抓住本质和牛鼻子。”
侯卫东似乎有所触动,他并没有打断周昌全的话。
“卫东,我想问问你,还准备在茂云再干几年?”
这个问题,侯卫东想了无数遍,面对周昌全,他更是没有任何隐瞒:“正常情况下,要干一届,如果有条件,争取届中调整时动一动,但是,我不想按常规这样走下去。”
周昌全挺认可,道:“这就对了,你的年龄,你的成长经历,按部就班,也许能靠熬资历进步,但是,那样你就是官场的一滴水,很快消于无形。上次我曾经给你说过,机会永远青睐有准备的人,这话说起来容易,很少有人真正去做,如果说有的话,玥玥这个丫头,应该算一个,博取高层信任,积蓄人脉关系,机会就会向你招手。”
说到宁玥,侯卫东瞬间想到了杨柳,琢磨着周昌全“博取高层信任,积蓄人脉关系”的话,突然间灵机一动。
放下电话,看看时间,他毫不犹豫地拨了祝焱宿舍号码。
“祝部长,向您请教个事。”有了上次的沟通,侯卫东再与祝焱通电话,直接了许多。
“哦,卫东,别客气,你说。”
“这次地市换届中,省里主要领导的秘书有没有变动?”
祝焱没想到侯卫东问这个,沉吟了一下,道:“有些变动,本来这是不便公开的事,好在马上要和各地市书记沟通了,给你说说也无妨。”
“谢谢老领导了,我一定注意保密。”
祝焱道:“赵东下来以后,钱书记现在的秘书孟军由于资历尚浅,一直没有明确省委办公厅副主任,他本人倒是有下地市的想法,朱省长的秘书周林资历要老一些,这次要解决政府那边的副秘书长。”
赵东因为曾经在沙州做过组织部长,加上洪昂的牵线搭桥,三人关系维持得不错。至于赵东之后,钱国亮的新秘书孟军以及朱建国的秘书周林,侯卫东只是认识,谈不上有什么深交。
听到祝焱的话,侯卫东有了主意。
元月5日,侯卫东接到省委办公厅电话,钱国亮书记召见,他当即意识到,茂云市级班子要揭盖子了,同时,连日来困扰他的人选问题能否解决,也到了见分晓的时刻。
去岭西的路上,侯卫东拨通了钱国亮秘书孟军的电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