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38章 作茧自缚(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书记,欢迎大驾光临,宁书记在楼上等您哪。”郑红梅经历了几年驻京办的锻炼,说话已经略略带了点北京味儿。
看到郑红梅,侯卫东想起了吴英的电话,暗道:“原来今天晚上吃饭的主角是郑红梅,只是,为了红颜知己,小勇兄搞得场面可不小啊。”
上了顶层包间,宁玥和朱小勇已经在房间等候。
宁玥剪了一头短发,显得精明爽利许多,一身职业套装,也让她年轻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缘故,看样子气色不错。
看到侯卫东进来,二人站了起来,宁玥美美地笑着,朱小勇却掩不住笑容背后的尴尬。
六个人,虽然是三男三女的理想搭配,侯卫东却始终感觉有些别扭。
宁玥倒是依然如故,谈笑风声,喝酒吃菜,尽展女强人风采。酒至半酣,宁玥突然道:“卫东书记,给你重新介绍一下。”她指了指郑红梅,“红梅已经到岭西工作了,任市招商局副局长,小郑,敬侯书记一杯。”
侯卫东一怔,想到宁玥与朱小勇比自己认识更早,随即反应过来:“小勇好快的动作!安排到招商局,还重用任了副局长,成了岭西市管干部,真够怜香惜玉,只是,这样的安排,不知吴英和蒙宁知道后会如何。”又一想,“不对啊,如此安排,朱小勇应该感谢宁玥才对,把我叫来做什么。”
郑红梅落落大方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见侯卫东也干了,宁玥接着道:“杨柳,给侯书记换个大杯,倒满!”
杨柳吃吃笑着,转身倒了大杯,放到侯卫东面前,道:“侯书记,没办法,宁书记命令,我只能不折不扣执行了。”
侯卫东闻到了面前杯中酒浓烈的味道,忽然想起来上次与岭西市几员大将斗酒,中间宁玥安排杨柳偷偷调包,心里微微一荡,豪情顿生。
“谢谢杨柳,一杯酒而已,小意思。”
宁玥格格笑道:“怎么着,侯卫东同志,敬我一杯吧。”
侯卫东冲宁玥咧咧嘴,“官大一级压死人,你虽是省委常委,也不能逼着别人敬酒啊。”
宁玥不给他讲道理的机会,秀眉一瞪:“你少贫嘴,快喝!”
侯卫东无奈,端起酒杯,手一抬,二两半高度白酒没了踪影,宁玥却只是浅浅地抿了一口。
杨柳有些心痛,又不好表现出来,急急地道:“侯书记,快吃菜。”
等这股酒劲略消,侯卫东看了宁玥一眼,道:“宁常委,我可是按照领导的指示把酒喝了,死要死个明白,总得给个敬你的理由吧?”
“你猴精的劲头哪去了?揣着明白装糊涂,理由你不知道?”
侯卫东大摇其头。
宁玥指了指郑红梅,“我帮你解决了一个大难题,敬我一杯酒还不应该吗?”
侯卫东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不停地点头,“应该应该。”
其实,得知郑红梅到了岭西市工作,他早就想通了里面的关节,在如此精明的女书记面前,一切隐瞒的企图都是多余。
在座的几人中,也只有杨柳和楚飞有些懵懵懂懂,其余四人心知肚明。
宁玥再次发话:“杨柳,给侯书记再来一杯,还是大杯,不要心痛他!”显然,杨柳对侯卫东的关心依然没有逃脱女书记的法眼。
杨柳脸上微微一红,只好乖乖地将酒添满。
这一次,宁玥却率先端起酒杯,神色很是凝重,道:“卫东书记,我真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见见宁玥如此郑重,侯卫东坐直了身体,其他几人也都放下筷子和酒杯,安静地看着宁玥。
“我首先要感谢你,感谢你为我物色了一位如此出色的秘书,替我分担了很多事情。其次,我要麻烦你。”
宁玥指了指杨柳,又冲刚想插话的侯卫东摆了摆手,继续道:“杨柳是你给我选的,现在我想把她还给你。”说完,她玉手翻滚,酒杯见了底。
杨柳没有心理准备,“啊”了一声,眼圈开始发红。朱小勇、郑红梅、楚飞则张大嘴巴,瞪圆了眼睛。
侯卫东瞬间明白了宁玥的意思:“她要离开岭西,这是为身边人安排退路!”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眼神和宁玥一对,道:“感谢宁书记对我的信任,杨柳很出色,足以胜任任何岗位,我代表茂云党政班子,欢迎她!”
说完,豪爽的一仰脖子,二两半白酒再次灌进嘴里。
杨柳“哇”地一声,哭出声来。
送宁玥回家时,宁玥理了理杨柳略显凌乱的头发,道:“杨柳,我事先没有征求你的意见,不怪我吧?”
杨柳的眼睛还有些发红,跟随宁玥多年,她的官场功夫已经不浅,宁玥的安排她自然明白意味着什么,尤其是跟着侯卫东,前途更是一片光明。:“宁书记,我哪里会怪你,只是我真的不想和你分开。”
“送君千里,总有一别,你跟我这么多年,也是缘分。这些年多亏有你照顾我,真的为我解决了很多后顾之忧,我谢谢你。”
“宁书记,千万别这么说,这些年我跟你学了很多东西,我真想一辈子跟着你。”
“北京庙大水深,扎根很难,岭西市不知谁来主政,你跟着侯卫东,我很放心,省委那边,我会和钱书记沟通,到茂云,争取进班子,你也该独自闯闯世界啦。”
杨柳又是一阵抽泣。
同一时刻,回去的路上,郑红梅问朱小勇:“哎,宁书记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把杨柳还给侯卫东,是不是杨柳和侯卫东……”
朱小勇有些粗暴地打断郑红梅:“你猪脑子啊,他俩哪里有什么特殊关系,是玥玥要进京了,临走以前安排秘书。”
郑红梅有些吃惊:“宁书记要到北京了?我怎么一点也没看出来?”
朱小勇点着郑红梅道:“你也是组织部门出身,怎么如此不敏感?宁玥换了几个岗位,一直是杨柳跟着她,现在突然安排杨柳,只能说明宁玥要离开岭西了。”
“那杨柳到为什么到茂云去?在岭西不是更好吗?”由于事情有些突然,郑红梅的思维依然没有绕出来。
朱小勇反倒乐了:“说你是猪脑子还不承认,你弱智啊,去茂云自然要进班子。”
郑红梅也是正处级干部,听到杨柳很快解决副厅,便有些吃味儿,她挽了朱小勇胳膊,撅着嘴道:“你看看宁书记,临走还挂着秘书,你呢,你管过我什么?”
朱小勇眼睛一瞪:“别找事啊,我怎么不管你了,没有我,你哪有今天?”
由于朱小勇的大意,郑红梅被迫离开驻京办,她心里并不情愿,现在朱小勇耍脾气,她也有些生气:“你少冲我瞪眼,我驻京办主任干得好好的,为了你,说放弃就放弃了,有本事你冲蒙宁瞪眼啊。”
朱小勇是蒙家的女婿,他清楚蒙家的能量,更没有与蒙宁叫劲的资本和想法,看到郑红梅真的生了气,这才不再吱声。
侯卫东虽然喝了一斤多酒,却丝毫没有醉意,奥迪车平稳地飞驰,他的思绪也是天马行空。“这个女书记真是厉害。经济上的本事不必多说,政治上的手腕一样如资深政客,难得的是能让周围个个死心塌地,连自己都被对方吸引,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传说中的人格魅力?”
岭西官场中侯卫东认识的人不少,但是很少有人能像宁玥一样,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宁玥真是深不可测,虽然传说她要进中宣部,但是以她的能力水平,进哪个部门都不意外。”
又想到郑红梅和杨柳之事,“她是女流之辈,做事拿得起放得下,不说杨柳,就是安排郑红梅这件事,我侯卫东自愧不如。”
再想到近来几件烦心事,不仅暗自鄙视自己,“一个小小的王兵,虽然惊动了省委常委们,那又如何?是老领导的部下,那又怎样?处理了王兵,不见得就会得罪老领导,拿下老涂、几度弃张宏不用,老领导由此兴师问罪过吗?周省长数次淳淳教导,做事要大气,做官循正道,为什么一到关键时候,自己还是落实的走样?还是小农意识作怪,太患得患失,这是大忌啊。”
思绪回到茂云换届局面,他豁然开朗,“鲁军也好,朱小勇也好,为什么听到他们四处活动的消息时,心里不是由衷的高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走了鲁军,朱小勇未必不能做出一番事业,何必杞人忧天?自己20多岁当了县委书记,30多岁做了市委书记,又有多少人一开始就认可?说到底,还是自己只看到茂云,目光短浅,狭隘小气,简直如井底之蛙。”
他将自己到茂云后的所作所为联想在一起,身上渗出不少冷汗,“做官到了市委书记,反而有些缩头缩尾,钱书记、朱省长、乔书记,祝部长,还有秦省长,有多久没有向这些领导们汇报过思想了?北京的蒙书记一家,乔老、李老,包括胡铭南那里,这一年关系何曾有过进展?”
“官场没有天生的敌人,人生只有先天的敌意。朋友多多,敌人少少,这是祝焱、周昌全两位老领导共同的优势,自己还差得远那!”
他在心里将自己骂了十遍百遍,终于一通百通,脱胎换骨,涅盘重生。
伴随着茂云2006年最后一次常委会的结束,2007年来临了。
这次常委会除了总结全年工作,通报有关经济数据,还决定了两个事项,通过了两项人事任免。
两个事项,一是根据组织部前段调研的结果,决定从2007年开始,由市财政每年拿出500万,为全市农村党支部书记办理医疗保险,同时将2007年作为茂云基层组织建设年,通过选好配强党支部书记队伍,切实提高基层党组织战斗力。二是研究通过了南浦城中村改造居民分房方案。
两项人事任免,一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兼驻京办主任任林渡,任市政府秘书长;二是市公安局助理调研员、法制科长王兵调任县级事业单位、市财会干部培训中心副主任。
当天下午,侯卫东先到省人民医院看望了刚做手术不久的高长江。高长江的病情比预计要轻一些,面色不错。
他的外甥女苗小玉正好也在,看到侯卫东,慌不迭地搬椅子倒茶水,眼神倒没什么异样。
高长江从曾宪刚那里得知上青林正在筹备茶厂和食品厂的消息,兴奋的不行,几次要求出院,侯卫东劝了半天。
从医院出来,侯卫东打过电话,直奔祝焱办公室。
祝焱一脸笑意,“卫东来了,坐。”
“祝部长新年好!市里这段工作忙乱,没来看望老领导,实在不好意思啊。”在祝焱面前,侯卫东还是多少有些紧张。
祝焱大手一挥,“跟我还搞这一套,怎么样,县区换届后班子情况如何?”
“祝部长,班子情况不错,数据刚刚出来,茂云有您打下的良好基础,今年经济总量再前进一位,列全省第四,增幅第三。其中,西陆继续保持良好发展势头,经济总量排全市第一,岭西第9,南浦改造进展顺利,百姓安置房已经基本竣工,春节前争取分到百姓手里,办公楼和商业区改造“五一”前交付使用。”
由于开完常委会不久,侯卫东对这些数据仍然记忆犹新,几乎是“一口清”。
祝焱县委书记出身,又在茂云任过市委书记,虽然了解茂云的底子逐渐厚实,但是对如此排名和增幅依然有些吃惊,眼前这个曾经的秘书,如果不是在干部问题上有些固执,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干将。
“卫东不错,照这样的发展速度,茂云明年还要上台阶,你的前途也会更广啊。”
侯卫东不失时机地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茂云的点滴进步都离不开老领导的心血啊。至于我自己,毕竟到茂云时间不长,我想扎扎实实做点事。”
话说到这个份上,两人都停止了这个话题。是堂堂省委组织部长和400万人口大市的市委书记谈话,经济发展不是核心内容。
侯卫东在来岭西的路上已经下了决心,道:“老领导,我想过来跟您沟通两个干部的使用情况。”
“卫东,现在你是茂云一把手,茂云干部我是没有发言权喽。”祝焱嘴里说着,听到侯卫东的话目光却是一凛,显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一个是张宏副秘书长,我想让他进班子。”
祝焱“哦”了一声,大感诧异。
显然,他没有想到侯卫东会如此说。
张宏的问题,祝焱考虑过多次,他是组织部长,调整处级干部,甚至在省直部门安排副厅级干部,对于祝焱来说,都不是太困难的事,但是安排地市班子人选,无论如何绕不过地市的书记们。
茂云市委秘书长一直空缺,这本身就代表了侯卫东的态度,很明显,他对张宏不满意。
张宏已经多次找过祝焱,想平调到岭西,找个实权部门安顿下来就算了,为此,祝焱也和工商、税务部门打了招呼。
“张宏虽然不够灵活,但他长期在组织部门工作,办事严谨,稳重周密,具备进班子的能力水平。”侯卫东这番话倒也说出了张宏的特点。
祝焱省委组织部长,本身是专权用人的高手,侯卫东的话,他岂有看不透之理。朱小勇为了竞争市长上串下跳,茂云干部知道不多,祝焱早就看出端倪。
他暗道:“侯卫东如此安排张宏,明显是要接任组织部长,我虽然力争省委副书记,并无十分把握,退一步讲,即使失败,仍会继续担任组织部长,如此,张宏将立于不败之地,侯卫东这家伙怎么突然出此妙招?”
祝焱呵呵笑着,道:“我没有意见,张宏如果能走到这一步,是你带的好啊。”
祝焱点头,那就不是简简单单省委常委会上一票的问题了,除了省会和副省级城市要报中组部以外,地市班子换届方案,尤其是副职,只要和地市书记沟通好,省委组织部基本可以决定一大半。
“第二个人,是王兵的安排。”侯卫东终于抛出了这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