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37章 作茧自缚(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谷云峰办事沉稳,将事情想了几遍,有了主意。
他先将县纪委书记叫过来,通报了情况,要求全力配合好省市联合调查组的工作。
第二天,省市县三级纪检人员来到西陆,开始调查。调查很简单,人物、事件很清楚,魏大顺交待的内容与举报信完全一致,调查组没有查出其它问题,当天返回了茂云。
送走调查组,谷云峰把副县长兼公安局长罗金浩叫到办公室。
“金浩,有个任务交给你。”
“谷书记,你请讲。”随着职务的升高,罗金浩也逐渐成熟起来,面对刚刚当选的县委书记,自然想通过出色的业绩证明自己。
“我记得上次李俊书记来调研时,陪同调研的市公安局王兵科长曾经到大湾矿区作了暗访,对吧?”
罗金浩想起来,的确有这么回事,道:“谷书记,没错,当时王兵和当地几个小混混发生了争执,盛明将他领了回来,怎么了?”
谷云峰平静地道:“是这样,我听说这个王兵又来过几次,还通过大湾派出所传唤了顺发矿业合作社的魏大顺,你去了解一下,看看有没有办理传唤手续。”
“好的,我马上安排盛明去办。”罗金浩本身就是派出所起家,对所里那点业务门儿清,一听谷云峰的话,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西陆公安局治安大队长盛明得到指示,亲自出马,挑选了几个得力部下,悄悄进驻了大湾矿区。
连续两天,先后被纪委和公安局调查,魏大顺有些晕头转向。他虽然给晏春平送了礼,由于合作社近来生意不错,对上次揭发很是后悔,几次想给纪委人员反映王兵动手打他的事情,无奈调查组不关心这些,听到盛明的意思,魏大顺顺势添油加醋地一番描述,很配合地在笔录上签了字。结果,一桩新的案子就出炉了:市公安局王兵利用大湾派出所同学关系,非法拘禁大湾矿区顺发矿业合作社社长魏大顺。
事情的性质自此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非法拘禁,对于公安机关来说,这是一把双刃剑。手续齐全,就是正常办案;没有手续,即使时间不长,只要实施了捆绑、殴打、侮辱等行为,就是非法拘禁。按照法律规定,国家公职人员非法拘禁,要从重从快从严查处。看着眼前的材料,侯卫东暗自赞叹:“当年杜兵一封告状信形式的举报,结果导致易中达的落马,现在谷云峰这一招,和杜兵异曲同工,甚至有过之而不及。这样一来,主动权互换,退路通畅,王兵就是如来手心里的猴子了。”
对于这个早年曾经给自己当过司机的王兵,自从在高速路上偶遇他和郭兰,以后长时间没有联系,直到后来听说他担任了茂云交警支队副支队长,侯卫东就知道王兵彻底成了老领导祝焱的心腹。从他的内心来讲,并不打算对王兵如何,虽然后来调整了他的岗位,依然提拔明确了副处级。
当然,李俊下去调研时带上了王兵,这引起了侯卫东的足够警惕,由于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防范李俊身上,对王兵并没有把他太当回事。王兵这次举报,本身虽然没有错误,但是,他采取的方式,造成的后果,以及真正的目的,侯卫东绝对难以接受。
但是,眼下换届在即,如何把王兵的问题处理好,而又不至于让老领导祝焱太难以接受,侯卫东苦苦思索,一时没有好的办法,索性暂时先把王兵的问题放下。
随后,他亲自给省纪委书记高祥林回了电话。
高祥林仔细翻看了茂云市纪委的上报材料,大笔一挥,在“建议结案、不作组织处理”的意见上签了字,举报事件也就大事化小,消作无形了。
朱小勇这几天一直坐卧不安地坐阵东湘等待消息,每天听听汇报,看看会议简报,无所事事,更多的时候,靠和郑红梅发短信打发时间。等杜正东的电话打过来,他的精神一下松了下来,暗道:“侯卫东真他妈的厉害,这个晏春平也是走狗屎运,怎么就提前上交纪委了呢,难道是未卜先知?”
他紧绷的弦松弛下来,又开始和郑红梅在短信上闲聊。正聊得起劲时,老婆蒙宁恰好也来了短信,一不小心,朱小勇将一条暧昧的内容发了出去,等看到收件人是蒙宁,他的头了一下子大了一圈。
仅仅几秒种,蒙宁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朱小勇,你给我说清楚,这短信是什么意思?”
朱小勇急着抓耳挠腮,好不容易才将蒙宁对付了过去。
蒙宁当然不相信朱小勇的鬼话。尽管当年是她不顾家庭的反对嫁给了朱小勇,但是对于这个层面的子女来说,物质上的富足,带来了两大问题,一是超级的优越感,二是强烈的排他性。尤其是在个人感情问题了,他们可以背叛爱情,大不小给你足够的补偿,但是,他们绝对不能容忍对方的背叛。
一天后,东湘选举结束,楚休宏顺利当选县委书记,晏春平则有惊无险地当选县长,侯卫东担心的涂仁杰却没有任何动静。
12月25日,省委正式批复了茂云县区换届结果。
26日,茂云市委再次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七个县区新任党委书记、县区长列席会议。常委会由市委副书记、市长鲁军主持,侯卫东在讲话中强调:“新班子要有新气象、新面貌,要以更加出色的成绩回报党和人民的期盼,以更加饱满的精神状态迎接2007年。”
当晚,茂云电视台播出了常委扩大会上侯卫东讲话镜头,以及全市县区换届圆满成功的新闻,王兵已经得到市纪委的反馈,一脸沮丧,“真他妈的倒霉,为什么早不退晚不退,偏偏在换届前把自己脱个干净?晏春平,侯卫东,不要以为你们做的天衣无缝,老子不服,早晚有一天,老子要把你们的尾巴揪出来!”
咬牙切齿地诅咒了十多分钟,他又想到祝焱的一通臭骂,暗道:“官场哪有什么真事,谁的屁股真干净?我看没有一个!段连德又怎么样,老子弄死你像踩个蚂蚁。”
说着,他从书架暗层拿出一个文件袋,正是段连德车祸的原始检验报告,他狞笑着,“销毁?老子才不会这么傻,把我逼急了,咱们一起完蛋!”
常委会之后的几天,茂云官场暂时恢复了平静。
侯卫东很清楚,县区换届的结束,只是整个换届的序幕,很快,竞争更加残酷的地市和省级班子换届就将来临。
果然,市长鲁军连续两天去了岭西。楚飞从各种渠道汇聚起来的消息表明,一部分党政班子现任成员,以及发改委、财政、建委等二级班子一把手,也有些蠢蠢欲动,倒是朱小勇这几天没有动静。
侯卫东对此倒是坦然:“这些家伙们的心情可以理解,只是目前省委还没有正式沟通人选,一切都是未知数,行动也是枉然。另外,茂云官场还不知道市长要动,如果他们知道鲁军要走的消息,那才会真的炸了锅。”
市长鲁军要动,这是圈内绝对机密的消息,依侯卫东的估计,茂云目前恐怕也只有三个人知道,一是鲁军本人,再就是他和朱小勇,从班子成员的表现看,包括市委副书记刘刚和杜正东,以及常委副市长甘萍都不一定清楚。
官场中人都很清楚,领导班子换届,关键是一把手,而对于一把手的更换,历来是“降一个,堵一片;提一个,带一串”,说得正是一把手空降和就地提拔的巨大区别。
茂云班子的调整,侯卫东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地市班子成员,市委书记可以提出建议,决策权却是省委常委会。
按照他的设想,朱小勇任了市长,刘刚就要去政协任主席,杜正东不再兼任纪委书记,任专职副书记,李云进常委,任常务副市长。
如果能够实现这个构想,至少保证了六大员的稳定。
常委中,政府那边副市长甘霖占据一个,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长、军分区政委无需调整,空缺的就是组织部长、纪委书记和市委秘书长,外加一个副厅级的南部新区主任了。
按照惯例,省里将下派一至两名常委,茂云自己能运作的也就是一名了。
侯卫东向来不排斥空降干部,但是这几个都是关键岗位,人选很重要。
就在侯卫东思路天马行空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红色电话机响了起来。
“你好,我是侯卫东。”
“是卫东吧,我是吴英。”电话里传来原省委书记蒙豪放爱人吴英柔和亲切的声音。
侯卫东差一点站起来:“是吴阿姨啊,你怎么亲自打电话过来,你和蒙书记都好吗?”
“都好,家里一切都好。上次你运来的牛肉和牛排汤,老蒙直夸味道不错。”
侯卫东当然知道吴英用红色电话打过来,绝对不是聊吃货这么简单,果然,吴英发了话:“卫东,沙州驻京办有个郑红梅?”
“是的,吴阿姨,郑红梅是沙州驻京办主任。”听到郑红梅的名字从吴英嘴里说出来,侯卫东既有些吃惊,又感到滑稽。他不敢多说,只好像正式场合一样,给吴英介绍。
“这个郑红梅以前做什么?”吴英的话明显有了别样的味道。
侯卫东便将郑红梅的情况详细给吴英作了汇报,当然,他回避了所有有可能牵涉朱小勇的字眼。
“一个女同志,长期在北京,又是在这个岗位上,时间长了不好。”
蒙豪放一家已经离开岭西多年,按理不应该对岭西的干部再指手画脚,依吴英的脾气,更加不会对某个不相干的干部品头论足,侯卫东敏锐地意识到,朱小勇出了问题。
他试探地道:“吴阿姨,您的意思……”
“卫东,虽然你是茂云的市委书记,郑红梅现在是沙州的干部,但是这事我不想找别人,你办事稳妥,把她调回去吧,至于去哪里,你做主就行,但是有一条,不能回茂云。”吴英的话虽然简短,但是已经多少有了些不容置疑的口气,而且,电话里似乎还传来另一个女人焦急的声音。
“那好,吴阿姨,我考虑一下,再给您汇报。”
侯卫东答应着挂了电话,一头仰到宽大的老板椅后背上,一字一句地回味吴英刚才的话。“听声音,吴英旁边的人应该是蒙宁,那么,基本可以断定,是蒙家对朱小勇和郑红梅的关系产生了怀疑。小勇兄,大敌当前,何以如此不小心?”
“吴英说不能回茂云,显然是要把她和朱小勇分开,这至少说明,二人没有出大问题,那就只能回沙州,看来又要麻烦赵东老兄了。”
他不清楚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有多么严重,对朱小勇的遭遇很有些无奈,想到自己,又有些自嘲:“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当初为了成全朱小勇,郭兰出了主意,把郑红梅调到了驻京办,现在我又要亲手把她灰溜溜地弄回来,有朝一日,我的事东窗事发,谁来给我收场?”
王兵、郑红梅,连续碰上几个不顺心的事,侯卫东有些烦闷,他呆坐了一会儿,正想通知楚飞出去转转,红色电话机却再次响了起来。
“你好,我是侯卫东。”虽然有些无精打采,他还是按照接红色电话的一贯作风自报家门。
“你好,我是宁玥。”电话里,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宁玥的笑声传了过来。
听到是宁玥,侯卫东脸上的肌肉放松了不少,精神也开始有些振奋:“哦,是宁书记,有何指示?”
“你少给我指示指示的,听说茂云县区换届圆满结束,给你祝贺祝贺?”
县区换届这点小事,绝对不会入一个省委常委的法眼,他知道宁玥肯定有别的事情,便打着哈哈道:“宁常委折杀我了,这点小事有什么值得祝贺的,倒是好久没聚了,很想当面聆听领导的指示啊,我去岭西?”
宁玥说话干脆利索:“到金星,老房间,小勇也过来。”
“好的,我一定准时到。”金星大酒店顶楼是岭西市委书记的专用房间,宁玥无需解释,侯卫东很明白。
放下电话,侯卫东暗道:“怪不得朱小勇这家伙这两天没动静,原来是走宁玥路子去了。”他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判断有误:“朱小勇和宁玥熟悉,这不是秘密,可是县区换届刚刚结束,地市班子省委还没有沟通,朱小勇这个时候不应该如此张扬,话又说回来,运作茂云市长,也不应该找宁玥出面啊?”
虽然没想明白,下午3:30,他还是叫上楚飞,真奔岭西。
刚刚走进金星大酒店大厅,迎面两个女人款款迎了过来,一个自然是宁玥的秘书、岭西市委副秘书长杨柳,另一个女人漂亮妩媚,满脸含笑,正是沙州驻北京办事处主任郑红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