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36章 作茧自缚(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时间一晃到了12月中旬,从10日开始,茂云七个县区错开时间,分别召开了党代会、人代会和政协会,换届工作全面展开。
最先结束的是翠山县,李鸣、郭放分别高票连任县委书记和县长,县委党校教师出身的赵普,不到三年时间连跳两大步,从乡党委书记再到副县长。
接下来,陈桥县、青池区、大凉渡区,包括南浦区,进行得也很顺利。
西陆县选举的两天,侯卫东有些心神不宁,几次想派楚飞到现场,考虑到朱小勇率领督导组在西陆,他只好作罢,却让楚飞与西陆保持了极其密切的联系。
他并不担心西陆的班子人选本身,而是西陆历来官场复杂,几派人马交织在一起,只要有一丝火星起来,整个局面将无法控制。
尤其是一个亿的问题刚刚出来,是福是祸目前难以预料。
选举结果出来的第一时间,朱小勇的声音传了过来:“书记大人放宽心吧,全部搞定,一切OK。谷云峰县委书记全票,李世秋的县长只丢了几票,另选他人有十来个,但是都只得了几票。”
侯卫东长出了一口气。
他不怕事,但是西陆出不起事。
明天是最后一个县,东湘县换届开始的日子。
侯卫东特意将东湘安排到最后,并非担心晏春平的县长位置,而是要静下心来,看看以涂仁杰为首的一派人马,会有怎样的表现,而他们的表现,将会对下一步东湘在哪里开刀产生重要的影响。
按照议程,五天后,东湘将在党代会上选举新一届县委委员,并在一次全会选举楚休宏的县委书记和晏春平的县委副书记职务,隔一天,将在人代会上选举晏春平的县长职务。
下午临近下班,侯卫东正准备收拾东西,朱小勇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小勇兄回来了?辛苦辛苦,怎么样,晚上慰劳慰劳前线督战的最高指挥官?”
“书记大人,你饶了我吧,茂云只有一个最高指挥官,就站在我面前,慰劳不敢当,书记的酒我是很乐意喝。”
侯卫东哈哈大笑,“好,没问题,督导了六个县区换届,都是圆满成功,今晚我也放开量,陪小勇兄来个一醉方休!”
朱小勇假装正色,“先说好了,不去什么特色酒店,家常菜馆,在下边,这帮家伙天天炖鸡炖王八,吃的我都快会打鸣了,他妈的!你堂堂市委书记,请就请个档次高的!”
侯卫东也是豪情万丈,“小勇兄,地方你点,我请客!”
“好!”朱小勇话音刚落,侯卫东办公桌上的红色电话机,刺耳地尖叫起来。
红色话机来电是不能不接的,朱小勇也很知趣地退到了楚飞的办公室,
侯卫东拿起电话:“你好,我是侯卫东。”
“卫东,我是高祥林。”
电话里传来省纪委书记不瘟不火的声音。
“高书记,我是侯卫东,有什么指示,您请讲。”
“呵呵,没什么指示,就是有个小事给你沟通一下。”
侯卫东心头一紧,这个敏感时期,又是临近下班,省纪委书记哪里会沟通什么好事。
“卫东,西陆是不是有个常务副县长晏春平这次要任东湘县长?”
“是啊,人代会明天就开幕了,高书记,是不是有人……”侯卫东有了些预感。
“是的,有人举报他收受矿主贿赂,而且是署名举报,举报人是茂云公安局法制科长王兵。”
侯卫东有些不解,高祥林堂堂省纪委书记,怎么会直接说出了举报人姓名?
“卫东,这个王兵能量不小啊,除了钱书记和朱省长,他把举报信寄给了几乎所有省委常委,这就没有保密的必要了。本来我打算让再喜转到正东那里,没想到今天常委会上郑少良说了出来,钱书记有些重视,要求纪委关注,同时让我给你打个招呼。”
“谢谢高书记,王兵举报的主要内容方便不方便说?”
“这没问题,可以告诉你,主要是收受贵重礼品,另外还有30万现金。”
听高祥林这么说,侯卫东略微踏实一些。
“这样吧,高书记,这个情况我多少知道一些,我首先向你保证,这个晏春平不是贪官,具体问题我让正东同志和再喜主任联系,你看如何?”
“好,卫东,对你我是信得过的,只要你保证没问题就好,现在换届正在进行,有些反映也是正常的。”
侯卫东又道:“高书记,那省纪委的意思?”
“哦,是这样,本来副县级干部省里不用插手,现在常委们都知道了,我打算让再喜派个人过去,和正东一起查一查。”
“请高书记放心,问题搞清以后,我直接向你汇报。”
挂了电话,侯卫东暗道:“该来的早晚要来,幸亏这事发现得早,又进行了处理,否则还真是麻烦,至少春平这个县长是做不成了。”想到王兵的做法,他知道这事麻烦大了,心中暗骂:“王兵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向省纪委举报也就罢了,这么乱搞一下,捅了马蜂窝不说,搞不好连自己也完蛋。”
同一时间,结束常委会回到办公室的祝焱,几次克制,终于忍不住摸起电话,怒不可遏地大骂王兵:“混蛋!放肆!谁让你这样乱来?谁给你这个权力?寄给省委常委,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给你交待过,老老实实在公安局待着,以后不会亏待你,怎么当耳旁风了?再说,一个矿产大县的常务副县长,是你说搞就搞动的吗?我警告你,千万不要再胡来了,否则,到最后收不了场,我也救不了你!”
王兵这才意识到自己捅了大祸,电话里一句话也不敢接。
有人愤怒就有人高兴。
祝焱大发雷霆,郑少良却洋洋得意,一方面侯卫东的前任秘书出了问题,另一方面对手的心腹出了昏招,他甚至打了李俊电话,幸灾乐祸地将王兵一事和盘托出。
随着省级班子换届的临近,两人竞争省委副书记的战斗已经白热化。
祝焱的优势在于资历老,基层经验丰富,而郑少良属于空降干部,背景深厚,年富力强。两人明里暗里较劲,就像超女选拔的终极PK一样,至今也没有结果。
不管怎么样,晚上的酒局肯定要泡汤了。把朱小勇叫进来,侯卫东道:“小勇兄,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剩下一个东湘,举报就来了,看来我们的庆功酒得推推了。”他将情况简要给朱小勇作了通报。
听到举报晏春平,朱小勇暗自吃了一惊。虽然在竞争市长的问题上和侯卫东有些分歧,但是他毕竟是组织部长,换届出了问题,组织部长是第一责任人。
“侯书记,那东湘的两会是否需要推迟?”
侯卫东心里有底,很坚决地道:“照常进行。现在离选举还有几天时间,我相信事情很快就有结果的。”
听侯卫东如此说,朱小勇反而没了底,暗道:“结果不外乎两个,要么查实,要么诬陷。诬陷也就罢了,查实的话,我到哪里再去找个县长人选出来?没办法,看来我这几天又得坐阵东湘了。”
朱小勇走后,侯卫东打了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杜正东电话:“老杜,你给省纪委第一监察室陈再喜主任联系一下,有一封茂云的举报材料,你核实一下。”杜正东答应着,侯卫东又加了一句:“举报对象是西陆常务副县长晏春平。”
听到举报晏春平,杜正东就有些明白了。他办事效率挺高,时间不长,直接到了侯卫东办公室。
“侯书记,情况搞清了,主要是四个金月饼和30万现金,以及和矿主吃吃喝喝,交往过密的问题,没有其他实质性的内容。”
他将省纪委传真过来的举报信放到侯卫东办公桌上。
侯卫东将举报信看了一眼,问杜正东:“老杜,省纪委的同志何时到?”
“已经在路上了,一会儿就到。”
“好,你负责接待安排好。对了,市纪委什么意见?”
杜正东考虑了一下,道:“上次春平同志已经主动将钱物交到纪委,他本人也做了保证,举报信又没有反映其它问题,我的意见,将情况如实给省纪委汇报,就不必成立专案组了。”
侯卫东摇了摇头,“老杜,我不干涉纪委办案,虽然晏春平主动上交了钱物,毕竟是个人因素,我建议,纪委还是要派几个同志,到西陆再了解一下,摸摸实情。”侯卫东把摸摸实情四个字说的很重。
“好的,我马上安排。”杜正东答应着向外走,心里却琢磨着侯卫东最后那句话的真正含义。
杜正东走后,侯卫东打了谷云峰电话;“云峰,西陆这几天情况如何?”
“侯书记,这几天我和韩磊同志、还有世秋交流得比较多,新班子很有信心,在市委的领导下,西陆再上个台阶没有问题。”谷云峰新官上任,很是自信。
“好,市委对西陆很是期待,你的能力水平没有问题,省委正式批复以前,你还要和韩磊、世秋一道,把西陆的局面稳定住。”
谷云峰了解侯卫东的脾气,知道他不是交待这些,“嗯嗯”地答应着,等待老板的指示。
等侯卫东将前后经过和举报大致讲了以后,谷云峰暗道:“好险!春平平时不注意小节,关键时刻必然出问题,也幸亏遇到侯卫东这样的领导,不然,春平这一关过不去,我的县委书记也难说。”
他态度很端正,“侯书记,春平、世秋、金浩几个,您期望都很大,作为县长,这事我有责任。”
侯卫东道:“云峰,现在不谈责任的问题,要说责任,首先我要负,因为春平给我当过秘书。现在的关键是,要保持西陆的稳定,要维护发展的大局,有问题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反映,不允许背后做文章!关于这件事情,市纪委还要派几个同志下去,进一步了解一下事情的真相,你们一定要配合好!”
谷云峰慢慢地听出些味道,暗道:“王兵如此嚣张,老板的意思很明显,要杀杀他的锐气,那么,该从哪里下手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