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34章 重逢(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苗小玉生在益杨,长在益杨,到了省城后,虽然在岭西人民医院工作,面对大量病人的缘故,脾气难免有些急躁,但是依然保留了善良的天性,对大城市的开放并不接受。
听到张小佳的话,她感慨道:“省城什么都好,就是太开放了。我在妇产科,天天见到女孩子来打胎,也没有男人陪着,恶心死了。”
高长江爱人一辈子没出过青林镇,“啊”了一声,很是吃惊。
苗小玉接着道:“舅妈,你不知道,打胎还算好的,夏天来了一个女的,长的那么漂亮,孩子快足月了,生下来还不要,硬说难产孩子没了,太狠心了。”
夏天,漂亮女人,难产,这几个词钻进侯卫东耳朵,如万根针扎进他的胸口,联想到苗小玉就在妇产科,侯卫东瞬间想到了郭兰,脸色微微一变。
“郭兰当时就在省人民医院,时间就是九月份,会不会说的就是郭兰?按照苗小玉的说法,如果是郭兰,孩子应该没事。”
他脑子飞速转动:“怪不得郭兰难产后杳无音信,跑到铁州乡下休养,现在想想,不符合常理啊。”
侯卫东思绪天马行空,张小佳听了苗小玉的话,却没有什么过分反应,淡淡地说了句:“亏你还是妇产科护士,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几人说了一阵,侯卫东听说手术时间已经确定,张小佳就有了想离开的意思。
侯卫东心里有事,总想单独问问苗小玉那天的情况,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只好和高长江告了别。
两口子出了医院,到岭西的“沙州印象”简单吃午饭,见到邢兵一个人过来,侯卫东问道:“小邢,你父亲不在?”
“侯书记,你来了?这几天我爸一直念叨你,事先你没打电话,如果知道你过来,他一定会等你。”
“哦?老邢念叨我干啥?”
“侯书记,前些天曾总过来找我,说了要办上青林食品厂的事。本来,这两年餐馆生意一般,加上我爸年龄大了,他平时不怎么过来,回家我和爸爸说了以后,他很感兴趣,说您办的事一定是好事,是您让他焕发了第一春第二春,他现在要焕发第三春,回去盯着把厂建起来。”
侯卫东哈哈大笑:“老树开花,只要他身体允许,我看没问题。”
“我爸身体好着呢,这些天和曾总通了几次电话,这几天闹着就想回上青林。”
侯卫东暗道:“这事交给老邢,说不定还真行,当年把我老爸放到火佛煤矿,他把那些刺头司机治得服服帖帖,老邢这些年在菜品上和儿子总闹别扭,回到上青林一定如鱼得水。”
吃完饭,张小佳因为到铁州后回来的次数少了,就想回茂云看看母亲。
侯卫东还是放不下郭兰的事,听张小佳要回茂云,便顺口编了个理由:“小佳,你先回去,我下午要去一趟省委,有个事给钱书记汇报。”
张小佳有些不高兴:“老公,非要今天下午去吗?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起看看妈妈,然后回咱们家,今晚我住茂云,明天早晨回铁州。”
说到今晚我住茂云时,张小佳脸上微微一红。
侯卫东当然明白张小佳的意思,可是郭兰的事情搞不清楚,他一分钟也静不下来。
“小佳,我已经给钱书记联系过了,他在省委等我,这事哪有商量的余地?”
张小佳也是市委常委,知道给省委书记汇报不是儿戏,无奈地道:“老公,那你汇报完抓紧回来啊,晚上不许在岭西喝酒,否则,晚上不许你上床。”
侯卫东连声答应着,二人分了手。
等到张小佳的雅阁没了影,侯卫东放下心来,刚才他顺嘴说了去省委汇报,小佳虽然有时候八卦,但绝对不敢到省委去核实。
想到这里,他转身对楚飞道:“我还要找康院长谈些事情,让韩明跟着,下午给你放假两小时。”
楚飞突然偷得半日闲,自然呲牙咧嘴地高兴坏了,“谢谢书记,我随时听你电话。”
再次来到省人民医院,侯卫东直奔妇产科,把苗小玉叫道了走廊。
没说几句话,苗小玉就回想起了当时那个漂亮女人叫什么兰。
侯卫东不动声色:“小玉,我有一个朋友也是那时候生孩子,是不是叫郭兰?”
苗小玉很肯定地道:“没错,是叫郭兰!”
侯卫东心中一荡:“是男孩女孩?”
“侯叔叔,男孩女孩不知道,当时我没进产房,只负责和家属联系,对了,当时一个很慈祥的老太太签了字,说是郭兰的干妈,我还纳闷,这女人也太可怜了,男人没来,爸妈也不来,只来个干妈。”
“小玉,郭兰父母都不在了,老公是我很好的朋友,当时不在国内,此事请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明白吗?”
侯卫东是苗小玉很敬重的人,虽然奇怪为什么他来打听这事,却是连声答应。
正要回妇产科时,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侯叔叔,如果你认识郭兰的干妈,可以问问她,她进了产房,应该知道孩子的情况。”
侯卫东道:“谢谢你,小玉,麻烦你多照顾高乡长,过几天我再来看他。”
心中的疑团终于得到了证实,侯卫东反倒踏实下来,知道郭兰这样做的目的肯定是怕影响自己,暗道:“兰兰,你这是何苦呢,我有了你,还怕有孩子吗?”
想到这里,他有些自嘲:“岂止你给我生了孩子,李晶那里还有一对呢,只是不知这个是男是女,如果是女孩就好了,郭兰一定喜欢女孩。”
虽然这样想着,还是为郭兰做出的牺牲所感动。
“李晶生小丑丑的时候,我刚到成津担任县委副书记,现在我是市委书记,如果走漏一点风声,以我现在的身份,恐怕不是退出官场下海那么简单,搞不好在茂云甚至是岭西都是一场大的风波。”
想到这里,侯卫东头上有些冒汗,可是再想到这一年多来郭兰的境况,他又横下心来:“该死卵朝上,不死万万年!郭兰为我付出了青春和一切,说什么也要和她们母子团圆。”
他理了理思路,镇定地拨了一个电话。
“老妈,我是小三。”
“三啊,怎么今天给我打电话,想老妈了?”
侯卫东没有拐弯抹角,直奔主题:“老妈,郭兰生了个男孩女孩?她们母子在哪里?”
刘光芬还想打马虎眼,道:“小三,你吃错药啦?郭兰的孩子没保住啊。”
“刘光芬同志,老实交代吧,我什么都知道了,郭兰母子平安,根本没有难产。”侯卫东甚至和母亲半开起了玩笑。
听侯卫东这么说,刘光芬骂了一句:“小三,你这个混小子,作的孽还不够吗?你已经有一女两男了,还想怎么样?”
刘光芬这么说,等于承认了郭兰母子的存在。
侯卫东一乐:“老妈,我确实没够,您当年生了一女两男,我是你最喜欢的,怎么着也得青出于蓝胜于蓝吧?”
刘光芬呸了一声,道:“滚!没出息那样!”她口气虽然严厉,却抑制不住内心的欢喜。
刘光芬是豁达人,当年听说李晶和大小丑丑之事后,骂归骂,还是很快接受了现实,甚至很高兴侯家添了两个孙子。
相较于李晶,郭兰是她一眼就看上的女孩,在她心里,甚至比张小佳更像儿媳妇。郭兰生子,她岂有不高兴之理?
知道再也瞒不住,刘光芬干脆给侯卫东讲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原来,刘光芬得知郭兰怀了侯家的骨肉,苦思冥想,居然想到了一条金蝉脱壳计,同时得到了临终前郭母的同意。
她曾经在省人民医院住院多时,又有儿子当时省政府副秘书长身份压着,与主治医生杜峰很是熟悉,她威逼利诱,暗使手段,通过杜峰,早早在妇产科进行了安排。
唯一意外的是,郭兰突患感冒,提前住院,虽然她急匆匆北京赶回有些狼狈,但是郭兰的发烧却给了刘光芬关于难产的一个更加合理的解释。
郭兰剖腹生下孩子的第一时间,她亲自把孩子抱出来,由郭兰表姨送到了乡下,这个秘密除了几名大夫以外,护士苗小玉,乃至郭兰都不知道。
直到郭兰身体稍有恢复,临近出院以前,她才悄悄告诉了郭兰。
孩子失而复得,巨大的喜悦令郭兰从地狱回到天堂一般,简直不敢相信,待到随刘光芬到了铁州乡下,她一眼认出了酷似侯卫东的宝宝,自此,断绝外界一切联系,一边在乡下恢复身体,一边哺育爱情结晶。
侯卫东了解了整个过程以后,对郭兰母子的思念如熊熊烈火般旺盛起来。
“老妈,难为你了,郭兰和孩子现在在铁州什么地方,我必须马上见到她们。”
刘光芬道:“猴急什么,早晚还能不让你见?可是,小佳那里你能瞒得住吗?小三,妈妈很担心。”
“小佳那里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侯卫东一边搪塞母亲,一边急切地问:“对了,妈,到底是男孩女孩?”
“男孩女孩你自己去看,她们在铁州龙堂县青池乡莲花村,她表姨老家。”
“好了老妈,我知道了。”侯卫东不顾刘光芬电话里“一定要小心”的嘱咐,直接挂了电话。
依侯卫东的脾气,他本来要马上动身去铁州,但是从岭西到铁州,再到龙堂县,至少需要两个多小时,更何况,晚上还约好和张小佳在茂云见面。
“每临大事有静气。郭兰母子暂时没有问题,下午已经撒谎去省委汇报,晚上再找理由不回来,小佳那里通不过。”
侯卫东打定主意,还是先回了茂云。
路上,他问楚飞:“这几天什么安排?”
楚飞下午和方芳见了面,由于是上班时间,方芳不好出来,将办公室关了门,两人还是偷着亲热了一番,上了车依然挺兴奋。
侯卫东问话时,楚飞脑子里还在回味下午的亲热,他楞了一下,这次掏出了小本本,看了一下,道:“侯书记,明天上午常委会,学习省委换届座谈会精神,后天按计划是分别和县区委书记谈话,其它暂时没有安排。”
侯卫东头有些大。
换届之前,开不完的会,谈不完的话,关键是谁也代替不了,这让他很是无奈。
“你回去给张宏说一下,除非省委有会,后天暂时不要安排活动。”
他又对韩明道:“小韩,把我以前那辆车保养一下,我后天用。”
楚飞和韩明对视了一眼,有些诧异。
自从慧慧出事以来,侯卫东就很少自己驾车。邓家春在茂云时,韩明随身带枪,时刻保证侯卫东安全,这曾经是邓家春下的死命令。
随着温李大案逐渐淡出视野,现任公安局长王齐虽然没有要求那么严格,但是也给韩明单独有过交代。
好在目前治安状况不错,两人不敢多问,忙着点头答应。
晚上,夫妻二人陪张远征吃过饭后,小佳便想早回自己的小窝,侯卫东有心事,并不着急。
张远征还想着小佳上次自言自语的话,总感觉不踏实,他找个理由:“家里日用品不多了,又不敢让保姆去买,你去楼下超市买些吧。”
张小佳无奈,只好下楼去了。
张远征抓住机会,低声道:“卫东,你现在市委书记了,过去我和小佳她妈糊涂,给你惹了不少麻烦,我心里有数。”
侯卫东很奇怪,两个老人虽然不是坏人,但也确实市民气太浓,正因为如此,他平时过来并不多,多数是楚飞送点东西,即使过来,也是站站就走,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听张远征如此说,侯卫东知道肯定有什么事,心中一愣:“莫非这边又惹祸了?”
张远征点上一支烟,接着道:“卫东,上次小佳回来,我偶然听到她说什么都是因为用了她妈的证件炒股,身体才出了问题。你是市委书记,政策比我懂,我知道前段时间清理机关干部炒股,可别出什么事啊。”
侯卫东不以为然,“爸爸,不会吧,以我和小佳的经济状况,用不着再去炒股吧?再说,我了解小佳的水平,她哪有那本事?”
张远征就不好再说什么,等张小佳上了楼,二人很快回了家。
洗漱完毕上了床,侯卫东顺手拿起一本书,胡乱翻看。尽管卧室温度不高,张小佳却穿了一套粉红内衣,在卧室柔和的灯光下,很是性感。
过了一会,见侯卫东没有动静,张小佳有些奇怪,将被子向上拉了拉,道:“老公,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是不是下午在省委汇报不顺利?”
侯卫东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反常,眼睛还在书上,顺口道:“什么怎么了?”
张小佳心里虽然不太高兴,但是并没有多想,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身份的变化,她已不像从前那样敏感,关切地问道:“老公,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高乡长的事也不要太悲伤。”
侯卫东有些诧异张小佳说话的口气,扭头看了一眼,见到她的穿着,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放下书,转身过来抱住小佳。
二人情浓起来,不知何时,小佳脱掉了身上的粉红内衣。
侯卫东长驱直入,这次,却很快一泻千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