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33章 重逢(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当年,步高为了追求张小佳,偷拍了侯卫东和李晶在汉湖的照片,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曾宪刚听说后,带着曾宪勇将步高痛打一顿,此事侯卫东一直不知道。
侯卫东没注意曾宪刚的一脸坏笑,听说他认识步高,反倒有些放心。
说完食品加工厂,曾宪刚起身准备再去沙州印象找邢兵商量一些细节,出门时,他放低了声音:“疯子,还有一件事,刚才忘了告诉你,高乡长身体出了问题,我回去时他一直卧床,见到我以后,念叨了你几次,我动员他到省城来看看,他也没答应,有空时你再打个电话吧。”
侯卫东吃了一惊。在上青林,每一件大事都有高长江的支持和鼓励,高长江既是他第一任领导,又如兄长一般,加上蒜苗回锅肉的情分,得知此事,侯卫东很是着急。
曾宪刚走后,他直接打了高长江家里电话,一个苍老的女性声音传过来:“谁啊?”
“是刘阿姨吧?我是侯卫东。”
电话里一阵抽泣,几十秒钟后,声音恢复了正常,透着一股惊喜:“侯大学?!老高身体不行了,他这会儿刚睡着,你等着,我叫他。”
“刘阿姨,先别叫高乡长,怎么回事,我前段时间回去时不是还好吗?”
“侯大学,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人老了,感冒一回,说倒就倒了,躺在床上天天念叨你,拿着合影不放。”
侯卫东鼻腔有些酸,停了一下,很坚决地道:“刘阿姨,你不要着急,这样,我安排车回去接他,到岭西来看病,对,今天晚上车就到,明天一早你们就过来。”
放下电话,他立即联系晏春平:“春平,把你那奔驰再用一次,高长江乡长病了,我准备接他到岭西省人民医院。”
晏春平听到这个情况,也很着急,立即就要赶过来。
侯卫东道:“现在换届关键时候,你不要过来,让司机先去岭西接上曾宪刚,让他回去。”
给曾宪刚交待好以后,他接着联系省人民医院康有志:“康院长,我是茂云侯卫东。”
侯卫东母亲刘光芬、女儿慧慧,以及周昌全,当年住院都是在省人民医院,都是他和康有志联系。
康有志也知道这位当年的省政府副秘书长已是一方大员,接到侯卫东电话,他不敢怠慢:“侯书记,你好,有何指示?”
“康院长,又要给你添麻烦了,我当年的一位老领导突然病了,明天从沙州益杨青林镇过来,你安排一下,我中午也到医院。”
“侯书记,你放心吧,具体谁过来,你让他直接和我联系。”
一圈电话打完,侯卫东略微松了口气。
中午在市委招待所简单吃了饭,侯卫东问楚飞:“今天下午和明天什么安排?”
楚飞给侯卫东当秘书时,已经是副主任科员,经过两年的磨练,早已成熟了许多,加上侯卫东前些日子偶尔透露,想给他解决市委办综合科长,工作更是上心。
对于近一两天的安排,已经无需再翻看随身的小本,楚飞脱口而出:“侯书记,今天下午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范涛在茂云召开座谈会,原计划你参加并陪同晚餐,明天上午到南部新区调研,下午视察南浦改造工程。”
“这样,你给李云说,活动改期,今天下午让张宏陪我,你去买点补品,要高档一些,明天上午跟我去岭西省人民医院。”
下午回到办公室,侯卫东依然觉得不够隆重,打了张小佳电话:“小佳,明天上午有没有时间回岭西看个病号?”
张小佳有些奇怪:“老公,谁生病了,你这么重视,还得咱俩去看望?”
“哦,是上青林工作组的高乡长,你见过,当年对我帮助很大。”
张小佳受前段时间清理机关干部炒股事件的影响,成熟了不少,道:“是高长江乡长吧?那应该过去看看,我明天后天都有会,大后天回去,行吗?”
侯卫东只好同意,又给张小佳说了上青林准备建茶厂和食品厂的事。
张小佳关心沙州新月楼的房子,听说交给了步高处理,倒也放心。两口子现在十天半个月碰不到一次,说了一会,小佳道:“老公,我想你了。”
侯卫东打趣道:“哪里想?”
张小佳电话里很放得开:“侯卫东,你说哪里想?难道你不想吗,是不是你又做了坏事。”
侯卫东没想到张小佳一句话就拐了弯,连忙道:“我怎么会不想,天天晚上一个人,想使坏也没处使啊。”
张小佳心里热了一下,换了小女人口气:“老公,大后天回去我在家里住一夜,你别出去应酬了,我好好陪你。”
过了一会,张小佳好像想起了什么,道:“老公,我过去一直在部门,对你的工作体会不深,现在我进了这个圈子,才知道条条和块块真是天壤之别。”
侯卫东虽然也在条条上工作过,但是益杨科委也好,沙州农机水电局也好,都如蜻蜓点水,一晃而过,对于张小佳的感慨,他并不在意:“好了,老婆,你初入官场,以后会有更深的体会,等你回来再说吧。”
晚饭以后,曾宪刚来了电话,说到劝了高长江半天,总算是同意来省城治疗,得知这个消息,侯卫东终于踏实下来,安稳地睡了一觉。
睡梦中,他又回到了上青林工作组的小楼,在高长江家里吃着刘阿姨拿手的蒜苗回锅肉,喝着高长江自己泡的药酒,只是身边有个女子作陪,他原以为是张小佳,可是仔细看了看,模模糊糊的身影,竟然很像李晶,不对,又像是段英,不对不对,更像郭兰。那女子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喝到酣处,纵声大笑,好像不认识侯卫东一样。
侯卫东一个机灵醒过来,嘴里仍然在喃喃地叫着:“郭兰,郭兰……”
早晨,侯卫东还是去了一趟办公室,处理了几件公务后,带着楚飞直奔岭西。
路上,楚飞手里的电话想个不停,自然都是想找市委书记汇报工作,楚飞坚决地挡了驾。好不容易安静了一会,电话又响起来:“楚秘书,我是省人民医院康有志,请问侯书记出发了吗?”
楚飞捂住话筒,回头问道:“侯书记,是康院长电话。”
侯卫东接过电话:“老康,我是侯卫东。”
“侯书记,病人已经到了,医院这边的事情已经安排好,正在对病人进行全面检查,初步诊断,应该是食道癌晚期,病人情况不乐观。”
侯卫东心里一怔。他知道这些基层干部,长期工作在艰苦的环境下,身体健康得不到保证,治疗又不及时,等到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一般都是大病。“茂云四个县乡镇也有50多个,过了年,有必要让小勇他们摸摸底,了解了解医疗保障和健康情况。”
新农合制度2003年开始试点,2005年逐步推开,在岭西等相对落后的省份,这项制度还远远没有普及,受高长江生病的启发,茂云日后在全省率先推行了这项制度,得到省领导的高度评价,当然,这是后话。
得知了高长江的病情,侯卫东预感到老乡长这次来省城恐怕是凶多吉少。
到了省人民医院,时间刚过11点,韩明将车开到门诊楼下,康有志已经带领一帮人在楼下等候,众人寒暄上了楼。
进了病房,高长江一眼看到侯卫东进来,挣扎着便想起来,侯卫东几步走过去,一把握住了高长江的手,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高乡长,到了省城,安心治疗,其它事情不要想。”
高长江不住点头,眼睛有些湿润。
又说了一会,侯卫东起身准备离开,走出病房,他悄悄拿出一张卡,对高长江爱人道:“刘阿姨,既然来了,就不要着急,你也要注意保重身体,过两天我和小佳再过来,这里有5万块钱,你先拿着用。”
曾宪刚知道侯卫东现在已经不像前些年手头那样宽裕,将卡硬塞到侯卫东口袋,道:“疯子,有我在,这些事还用你管?费用我已经预交了,护工也安排好,你就放心吧。”
高长江爱人眼泪就流了下来。
下午2:30,侯卫东赶到南浦改造现场,刚刚和区委书记崔道元、区长景伟见了面,楚飞拿着电话过来:“侯书记,西陆谷云峰县长电话,很急。”
侯卫东接过电话,道:“云峰,什么事这么急?”
“侯书记,西陆出了一件大怪事,电话里不方便,能否当面给你汇报?”
侯卫东一惊,又是西陆,西陆能出什么大事?他看了一下时间,道:“4点,你到我办公室。”
还好,南浦改造工程一切顺利,朱莹莹规规矩矩地汇报了进展情况,数据准确,思路清晰,总算让侯卫东见识了这个女人干练的一面。
回到市委,谷云峰已经在市委副秘书长张宏办公室等候。
等张宏和楚飞离开,侯卫东问道:“云峰,你做事一向沉稳,到底出什么事了?”
“侯书记,现在是年终结算时期,下午,财政局长曹永辉给我讲,庆达矿业今年上缴了县财政一亿零七百万,比往年整整多了一个亿。”谷云峰说话仍然很急促。
侯卫东大惑不解,问道:“我记得按过去协议,庆达每年上缴不超过一千万,这一个亿是怎么回事?”
谷云峰稍微平静了一下,继续道:“我也让曹局长给庆达西陆矿业打过电话了,西陆的人并不清楚,钱是从庆达集团总部直接打过来的,由于情况不明,我没让县里的人再和庆达集团总部联系。”
侯卫东沉吟了一会,道:“天上不会掉馅饼。一个亿不是小数,庆达集团这样的上市公司,张木山如此精明的人物,财务上绝不可能出这样的差错。”
谷云峰到西陆已经工作了一年多,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对西陆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始终关注着,他心头有个疑团,在没有得到侯卫东指示前,暂时还不想说出来。
侯卫东思考了一下,道:“云峰,这件事你怎么看?”
谷云峰喝了一口水,道:“侯书记,我有一种感觉,这事会不会和西陆国有资产流失有关?”
侯卫东眉头一挑:“说下去。”
“侯书记,你看,刘刚、杜勇两个命案出来以后,根据我在西陆了解的情况,核心是西陆的采矿权。在这个问题上,西陆财政吃了大亏。”
侯卫东插话道:“那么,按照你的理解,采矿权和一个亿之间有什么联系?”
“侯书记,采矿权的问题,从表面上的确是西陆蒙受巨大损失,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恰恰是庆达集团最大的隐患,这件事情一旦掀出来,先不说会涉及多少官员,张木山进去是肯定的,脑袋能不能保住都很难说。”
其实,一听到谷云峰的汇报,侯卫东立即想起了邓家春当年说过的,闻天强在伏刑前曾经叫嚣的西陆水深,谁也不敢掀开之类的话。
只是,经过了一年多市委书记的锤炼,侯卫东已经比初任市长时更加沉稳,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怀疑只能是怀疑。
即使是如此,他对谷云峰的高度敏感还是溢于言表:“云峰不简单,你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回去以后,你注意把握几点。”
“第一,严格保密,特别要通知县里财政局长和相关人员,将范围控制到最小,更不允许任何人擅自和庆达集团联系。”
“第二,把一个亿资金单列账户,没有市委的命令任何人不许动用。”
“第三,密切关注此事动向,看有没有人主动过问或者来电话,同时对照当初的合同,逐条检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线索。”
谷云峰认真记录着侯卫东的三条指示,迅速赶回了西陆。
两天后的上午,张小佳从铁州回来,侯卫东夫妇二人在岭西碰了面,同去省人民医院看望高长江。
经过两天的治疗,高长江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他坐在病床上,看到侯卫东两口子到来,眼睛很有光彩。
病房里除了高长江爱人和护工,还有一位圆脸护士忙前忙后。开始,侯卫东以为是院长康有志专门安排的护士,高长江却拉了侯卫东的手,对着圆脸护士道:“小玉,你过来,快叫侯叔叔。”
被称为小玉的女孩大方地叫道:“侯叔叔好,请喝茶。”
侯卫东有些不解。
高长江笑道:“卫东老弟,你不认识了吗?”侯卫东摇头。
“上次你回上青林,我给你说过,03年闹非典时,我那个犯错误的外甥女,后来上了卫校,留在省医院妇产科的,就是她,苗小玉。”
侯卫东恍然大悟,几年不见,当年那个低头不语、腼腆瘦小的益杨县城小护士,已经变成了落落大方、微微发胖的职业护士。
苗小玉又端了一杯茶,走到张小佳面前,道:“是阿姨吧,你好漂亮。”
张小佳便热情地拉了苗小玉,道:“我比你大不了多少,叫大姐就行。”
苗小玉毕竟在省级医院呆了几年,世面见多了,说话已经不像那年腼腆:“那可不行,侯叔叔是我一辈子的恩人,辈分错了那还了得?”
侯卫东简单讲了当年的经过,张小佳听说苗小玉居然有一对双胞胎孩子,嘴里啧啧了两声,道:“侯卫东,你也太霸道了吧,她那时两个孩子那么小,担心被传染,难道有错吗?换了我,我也不去上班。”
高长江连忙道:“这不怪卫东老弟,他那时是副市长,是益杨抗击非典最高指挥官,没有点严纪律,那还不乱了套?”
病房里几个人哄堂大笑。
张小佳工作以来一直还算顺风顺水,但是毕竟到上青林和成津看过侯卫东,知道从益杨到岭西的巨大差距,拍了拍苗小玉的后背,顺口说道:“唉,不管怎样,总算到省城了,苦日子也熬到头了。”
没想到,这句平平常常的话,却引发了苗小玉的感慨,而苗小玉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侯卫东不啻惊天霹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