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30章 台海大酒店(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晏紫虽然已经和柳洁闹翻,但是在柳洁的关照下,她毕竟在歌舞团风光了多年,对于一名演员来说,这是无法舍弃和忘掉的经历。
她只身一人在岭西演艺界闯荡,社会阅历不深,不善于和人打交道,名气的背后柳洁做了大量工作,这是无法抹杀的。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柳洁和晏紫的关系,既是领导与下属的关系,更是亦师亦友,甚至多少包含一些母女的成份。
望着面前的宾客名单,晏紫暗道:“我现在已经退出了歌舞团,今后也不会再登舞台,结婚不请柳团长,日后见了面,总也说不过去。”
决定请柳洁以后,晏紫对于邀请不邀请侯卫东,依然拿不定主意。
周昌全时代,晏紫跟随柳洁,一度相当频繁地参与了不少私下活动。也正是在那个时期,她对侯卫东的感觉起了变化。这个多少有些另类的官场男子,从初识的看不起,到成津时期的有些惧怕,一直到最后的认可,晏紫嘴上不承认,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内心多少有些质的变化。

她拿起笔,在面前的纸条上写了一个“侯”字,叹了口气又划掉了,过了几秒钟,再写了“侯”字,很快又划掉。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年青的男性领导,我虽然和他没有什么特别关系,为了平凡,还是不邀请他。”
最后,两人都没有提到邀请侯卫东的意思,确定了名单。
现实就是这么奇妙,最终,一个和男女双方都有莫大关系的人,不仅没有被列入宾客范围,两人甚至提都没提。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十一月底,平凡和晏紫结婚的日子。
这天上午,侯卫东和朱小勇到省委参加了一个小型座谈会,省委书记钱国亮、省长朱建国、省委副书记乔志民、组织部长祝焱出席了会议,祝焱通报了各地市县区换届筹备情况,钱国亮作了重要讲话,强调要把全省各级领导班子换届工作,作为一把手工程和当前的头等大事来抓。
这次会议正式批复了各地市调整后的县区换届方案,按照会议精神,全省县区换届将于12月份完成,2007年1月底以前完成地市换届,春节后,省级班子开始换届。
会议结束后,两人分乘各自专车,出了省委大门。路过岭西大学,侯卫东心里一动:“今天时间尚早,何不去看望一下许教授?正好请教课题进展。”
见侯卫东的车停了下来,后面的奥迪司机挺机灵,跟着停了车。
两人下了车,朱小勇道:“书记大人,怎么对岭大感兴趣了,这可是我的母校啊。”
侯卫东反应很快:“呵呵,我差点忘了,这是小勇兄的根据地,今天时间还早,我过来拜见一下导师。”既然是朱小勇的母校,侯卫东也就不再隐瞒。
朱小勇笑道:“侯大书记,你可以啊,不声不响拜了许老为徒,他可是岭大玩法律的老幺啊。”
朱小勇在岭西大学任教多年,对学校里的知名教授大都了解,心里暗道:“侯卫东工作繁忙,居然还读了在职博士,很显然,这是为进省级填砝码,先不说岭西官场,至少在茂云,他还是独一份,抛开其它因素不说,就凭这个,他的市委书记就可以打90分。”
侯卫东没想到读博一事引发了朱小勇的联想,道:“小勇兄,你是正牌出身,我这个是冒牌货。”自嘲了一句,他把话题岔开:“对了,小勇兄,你回去辛苦一下,把今天会议精神和钱书记讲话整个简要材料,下次常委会上通一下。”
朱小勇点点头:“书记放心,回去后我就办,材料让办公室先报给张宏秘书长。”正事说完,朱小勇又开始调侃侯卫东:“要说辛苦,我看书记大人最辛苦,不会是有美女同学等着吧?哈哈。”
侯卫东摇了摇头,笑着指了指朱小勇,躬身钻进了奥迪,韩明按了一声喇叭,车头拐进了岭西大学。
朱小勇无意中的话激起了侯卫东的心事:“美女同学没有,美女引荐人倒是有一个。”
美女引荐人自然是郭兰。
侯卫东的博士导师是岭西大学法学院长许秀儒教授,许教授这一届四个研究生,一个副省长两个厅长,外加侯卫东。
副省长和厅长们天天日理万机,一个学期下来,除了开学时领作业来一次,其它时间就不见了人影,就是交作业,也是秘书和办公室主任代劳,许秀儒虽然不满意,世风如此,他也没有办法。
倒是这个郭兰引荐的市委书记学生侯卫东,多则一个季度,少则一个月,每学期都能过来几次,有时聊上一两个小时,有时站站就走,作业质量也高,许秀儒还比较满意。
在做学问的问题上,侯卫东一向不敢马虎,每次过去交作业,都坦诚地给许秀儒交待:“许教授,我这博士读了一年多,作业也是秘书先拿初稿,我再作修改,惭愧得很哪。”许教授很受用的抚须一乐,大笔一挥,给个满分。
侯卫东之所以乐于亲自登门,还有一个只有他本人才知道的原因。
每一次走进岭大校园,踏着铺满鹅卵石的林荫小路,他的心情总是激荡几天。
烟雨蒙蒙中,曲径通幽处,一对俊男靓女并肩走着,女子一袭碎花长裙,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幽香,一顶小花伞将俏脸半遮半挡,惊得对面行人驻足感叹,树上小鸟羞愧得屏住歌喉。
这是郭兰陪他第一次到许秀儒家的场景。
再次走进小路,侯卫东依旧抑制不住激动,“兰兰,快一年了,你还要折磨我多久?不管洪水滔天,永远都不是你一个人,这些话难道你忘了吗?”
十分钟以后,许秀儒教授家里已是一片欢声笑语。侯卫东与许秀儒在书房,由做学问延伸到官场;楚飞与许秀儒爱人魏阿姨在客厅,则从官场谈到理想人生,四人很是投机。
侯卫东平时公务众多,每次来到许秀儒家,除了可以暂时抛开官场的是是非非以外,身心很是放松,他甚至感觉到,郭兰仍像第一次一样,就坐在客厅一角,静静地听着他和许秀儒的交谈。
认识许秀儒以来,有两件事让侯卫东颇为受益。
一是茂云打黑关键时期,法律界纷纷扬扬,争议很大,许秀儒联合一批教授,从学术界给与了强有力的支持。
二是在如何处理当年张小佳父母私收闻天强字画的问题上,侯卫东从许秀儒这里得到了“法律尚无明确规定”的依据,字画事件得以圆满处理,避免了尴尬。
谈话间,许秀儒道:“小侯,你们这一届以后,我又收了几个学生,竟全是岭西地市头头和厅局长,看来,纯做学问的越来越稀罕喽。”
许秀儒不经意的话,引起了侯卫东的极大兴趣。
埋头做事,不搞花架子,这是侯卫东最为推崇的理念,也是他选人用人的主要原则之一。
李云,谷云峰,晏春平,景伟,任林渡等一众嫡系,无一不是依靠出色的政绩,赢得了侯卫东的青睐。他自己向来对在职学习并不是很感冒,党校研究生以及这次读博,都是郭兰的反复提醒。
许秀儒拿出两份材料,递给侯卫东,道:“你看看这个,十六大以来,高层中硕士占了相当大比例,博士也有好几位,这是公开报道的,想必你也清楚。”
他又指着另外一份材料,“这是我在北京的一个学生提供的内部资料,你可能没见过。全国部分省市160位副省级党政干部中,百分之百具有高等学历,博士占第一位,40%,硕士占第二位,38%,本科21%,专科只有一个人。”
如此高层的范围,如此详尽的数据,侯卫东平时确实没有接触过。
他发自内心的道:“许教授,过去,我只是主观上感到,领导干部追求学历的愿望十分强烈,尤其是60后这一代,正好赶上恢复高考时期,学历高一些无可厚非。”
“但是,官员的升迁与学历关联程度高到如此水平,尤其是博士和硕士高学历,确实超出了我的想象。”
侯卫东一番话说下来,许秀儒大为赞赏:“卫东,很不简单哪。几分钟的时间,你已经抓住了问题的核心,本来我还想就这份材料给你的师弟师妹们布置一份作业,题目就叫官员升迁与学历关联度研究,呵呵,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
紧接着,许秀儒又意味深长地道:“你如此年轻,已是一方大员,前途无量,我听说近期各级都要换届,可惜你明年七月才能毕业。”
在许秀儒面前,侯卫东很是谦虚,道:“能够有机会做您的学生,我已经很满足了,至于将来的发展,我没有想太多,先把茂云的事做好,这是我眼前最主要的任务。”
不觉间,一个小时过去,许秀儒谈兴甚浓,对客厅喊道:“老魏,给我们搞点吃的,小侯小楚不嫌弃的话,中午尝尝老魏的手艺。”
侯卫东市委书记之尊,自然不会轻易在外人家里吃饭,他悄悄冲楚飞示意了一下,楚飞心领神会,拦住许秀儒爱人,道:“魏阿姨,不要麻烦了,咱们出去吃。”
侯卫东趁机对许秀儒道:“许教授,我来麻烦您多次,心里很不安,中午让弟子表达个心情如何?”
许秀儒学问做惯了,向来不喜官场习气,更不喜欢出来应酬,侯卫东邀请,他很是重视,道:“那好吧,小侯,我不喜欢外面乱七八糟的场合,你是我最喜欢的学生,今天就破个例。”
听到许秀儒同意,侯卫东很是重视。楚飞看着侯卫东问道:“侯书记,去金星还是华裕国贸?”
他给侯卫东做秘书已经两年,对侯卫东在岭西安排应酬的习惯已经很熟悉,金星大酒店和华裕国贸是最常去的地方。
侯卫东想了一下,对楚飞道:“不去那里,这样,你联系一下,到台海大酒店。”
台海大酒店是台商岭西协会出资修建的超五星级饭店,开业以来压下了岭西很多老牌子大酒店的风头,就餐的人中商业人士居多,公职人员较少。
侯卫东之所以选择台海,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去年忆江南茂云生产基地奠基时,岭西台商协会会长辜震海,邀请茂云的一干领导就是在这里用了餐,郭兰当时也在场。
听到侯卫东要去台海大酒店,楚飞却是一愣。
前些天,他接到女朋友方芳的电话,说了忆江南老总平凡要在台海大酒店结婚的消息,还问他能否参加。他看了下日期,偏巧就是今天。
虽然郭兰对方芳有严格约定,但是一对小恋人单独相处的时候,方芳难免对楚飞提上几句,因为,他对平凡与郭兰之间的曲折有些了解,而老板与郭兰之间的关系,他更是比较清楚。
“唉,岭西这么多高档酒店,安排哪个不好,非要去这个台海,真要碰上了,难免有些尴尬。”
但是,作为秘书,执行领导指示这是天职,楚飞也只好打了电话,安排了二楼的日月潭包房。
同一天,台海大酒店三楼宴会厅,一派热闹和喜庆景象。
尽管晏紫事先对平凡作了交待,不要太过声张,但是平凡毕竟是台商协会的重要成员,会长辜震海的孙子辜其刚总经理亲自安排,虽然没有在酒店门口和大堂悬挂标志,还是将小宴会厅进行了精心装饰。
现场布置简洁大方,厅内只摆了两桌,小舞台上挂着白色的帷幕,庄重而浪漫,帷幕中间特意做了一个心型logo,漂亮的美术体将PY巧妙组合成了“平晏同心”。
平凡一身黑色礼服,晏紫在小曼几个姐妹的劝说下,还是穿了一身白色婚纱,两人出场后,惊得朱莹莹等人连声尖叫。
婚礼结束以后,晏紫到后台换了一身紫红色长裙,准备随平凡一起给客人敬酒。
朱莹莹眼尖,一眼看到晏紫的胸花有些变形,便自告奋勇道:“燕子,稍等啊,我去一楼吧台找些别针过来。”电梯繁忙,朱莹莹从自动扶梯下了楼。
此时,侯卫东一行五人也进了酒店,一进大厅,迎面正好碰上急匆匆跑下来的朱莹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