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29章 请谁参加——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李俊这段时间也一直在观察公安局长王齐的表现。
她是官场新贵,又是女性,虽然身上免不了女性共有的小毛病,但是她知道自己一步登天,并不是能力多么出众,而是无意之中得到了郑少良的青睐。
并且,这种青睐还附带了条件,这个条件就是,她必须要在茂云完成一项特殊的任务。
茂云闻李大案以后,岭西官场两部分人的神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一是以组织部长祝焱为首的岭西少壮派,这些人都是近几年从茂云升到了省里,而且都面临比较不错的发展前景和空间,他们虽然和闻李案没有直接联系,但是闻李案不断发酵,也影响自身的发展。
另一部分则是早期的茂云派,这批人以现任川东省主要领导为首,遍布岭西多个部门和地市,他们和闻李早年都是政治同僚,有的还关系莫深,闻李的发酵将直接影响他们的政治前途,所以才会冒险给李建林开辟了特别通道,使其逃往国外,断绝线索,案件无法继续查下去。
更关键的是,闻天强伏法后,他们得知了闻天强留下笔记本的绝密消息,将笔记本的归宿锁定到侯卫东和原茂云公安局长邓家春身上。
为了达到目的,他们首先采取了将邓、侯二人分开的办法,将邓家春明升暗降,暂时搁置起来,慢慢寻找突破口。然后将李俊派到茂云,梦想通过李俊的努力,要么直接把侯卫东扳倒,要么搞定侯卫东身边的几个亲信,阻挡他的发展势头,再想办法查找笔记本的下落。
川东大佬年富力强,手腕独到,即将上调进央局的消息已经基本公开化。
岭西现任的省委副书记乔志民,成熟稳重,背景深厚,无论在岭西或交流其它省市,再上一步也没有悬念,空出来的省委副书记岗位就成了一众常委追逐的重点目标了。
本来,最有力的竞争者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祝焱,但是,政法委书记郑少良的出现,却使这个职位的竞争转向激烈和白热化。
更有意思的是,两人在茂云的问题上居然有利益共同点,都不希望茂云再出问题,由于关注点不同,采取的遏制方式也完全不相同。
郑少良眼里盯得是闻天强的笔记本,对他们来讲,拿到笔记本,这是至高无上的,至于茂云的发展,包括侯卫东的升迁,都在其次。
而祝焱最担心的,是西陆矿产国有资产流失案。
繁荣可以掩盖一切,发展可以消除矛盾,从大的方面把握,他更希望侯卫东把重心放到发展经济上,只要西陆的问题不掀出来,就不会出大的问题,至于茂云几个亲信的升迁,现在没有必要和侯卫东较真,大树倒不了,枝叶怎会枯萎?
就像拔河比赛一样,两股势力的焦点都对准了大绳中间那个代表胜负的标志:侯卫东。
李俊就是带着这样的使命来到茂云,她的目光是笔记本下落,对于侯卫东本人,因为认识多年,又比较了解,她是欣赏大于仇恨,或者从某种意义上说,还达不到仇恨的层面。
正因为如此,当听说王兵寻到了晏春平的问题时,她反而觉得有些轻松。
这是从下往上,领导秘书外放之后出了问题,领导本人就有足够的回旋余地,不至于对领导本人造成严重的后果。如果反过来,领导先出了问题,那无论秘书现在做什么,恐怕都脱不了干系。
看到王兵进来的情绪有些不对头,李俊本以为是晏春平的事情有了进展,等王兵把竞争交警支队长的事情说完,她有些不高兴。
“王兵,选拔方案我是点了头的,组织部也通过了,政治部这样考虑,没有什么不对,至于你的问题,有我在,何必非要去争这个支队长?”
王兵仍然固执地认为,这是侯卫东在背后做文章,不服气地道:“李书记,我担任过多年交警支队副支队长,论条件,我应该是第一位的,方案这么制定,意图不是很明显吗?”
李俊笑了,“王兵,你以为你是谁?公安系统上千名干部,符合条件的也是几十个,怎么你就得排在第一位,笑话!”
王兵之所以敢直接来找李俊,底气自然来自上次随李俊调研。
在西陆,他误打误撞,查到了顺发矿业合作社魏大顺与晏春平关系不正常的线索,得到了李俊的肯定后,自觉身份倍增,一反平时在法制科默默无闻的表现,开始在公安系统活跃起来。
为了摸清魏大顺的底细,他通过西陆基层派chu所的同学与魏大顺接触多次,确认魏大顺向晏春平送过贵重东西,但是具体送了什么,魏大顺并没有交待。
看到李俊的态度,王兵知道这次调整没有了机会,最后虽然嘴上表示了理解,心里却颇为不服。
“你侯卫东既然不仁,就别我不义。你是市委书记,我扳不动你,但是你的秘书倒了,你也照样难看。”
第二天,王兵再次只身来到西陆,通过大湾派出所,以涉嫌行贿为名,对魏大顺直接采取了措施,他亲自坐在了主审的位置上。
见王兵这次动了真,魏大顺放弃了抵抗,不到几个小时,就交待了四个金月饼的事实。
王兵如获至宝,他在公安也混了不少年,多少有些经验,表面上不动声色,更加严厉地审讯魏大顺。
无奈之下,魏大顺又将30万现金的事情交待了出来。
作完笔录,王兵一阵狂喜:“苍天不负老子,这次我看你晏春平怎么办,侯卫东,你也等着吧!”
回到茂云,想着李俊在这次竞争中的态度,他把心一横:“你不管我的升迁,我也不把立功的机会白白送给你,茂云纪委也不可靠,老子直接寄给省纪委去!”
岂知王兵一念之差的举动,不仅没有扳倒晏春平,还让李俊彻底放弃了他,当然这是后话。
在南浦区,岭西步步高集团茂云项目部,总经理朱莹莹也在忙碌着。
接手了城中村改造项目后,步高甚是重视,对朱莹莹反复进行了交待,考虑到与侯卫东的关系,他并没有多次亲临改造工程现场,但是一直在电话调度,始终关注工程进展情况。
在涉及公司声誉的重大事项上,朱莹莹并不敢怠慢。她放下乱七八糟的心思,在接手工程的前期,也投入了大量精力,整个工程并没有因为更换公司而出现大的波动,步高也逐渐放下心来。
经过了几年生意场上的打拼,朱莹莹早已没有了丝毫歌舞团演员的单纯,改造工程稳定下来,她又开始不安分了。
也是事有凑巧,一天,她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莹莹,我是晏紫。”
朱莹莹在成津最落魄和无助的时候,晏紫几乎是她唯一的依靠,后来,朱莹莹脱离成津后,从所有朋友的视线中消失,自然也和晏紫断了联系。
听到晏紫的声音,朱莹莹差点跳起来,“死燕子啊,你从哪里飞了回来,对了,你怎么有我的电话啊?”
“我先找到了小曼,她告诉了我你现在的单位和电话。”晏紫的声音很平静。
“那你现在在哪里,我们姐妹好几年不见了吧,叫上小曼,咱们一起吃顿饭吧,无论去哪里,我请客!”朱莹莹的腔调里多少透着些一夜暴富的味道。
晏紫的声音却依然很是平静,“我要结婚了,请你和小曼参加婚礼。”
“啊?!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才告诉我,快说,那小子是谁,有这么好的福气。”
“他叫平凡,你不认识的,对了,婚礼定在11月31号,在岭西台海大酒店,我就不再给你发请柬了,到时候你过来吧。”
两人又简单说了分手后的大体情况,晏紫很坚决地挂了电话。
朱莹莹愣了半天,还是没有回过神来,“晏紫变化好大啊,想当初她对追求的男子一律拒绝,甚至都有独身的想法,怎么现在突然要结婚了?”
转念一想,她自己也笑了,“我们姐妹在一起十几年,分手时年龄都快30了,我自己浮浮沉沉,算来晏紫的年龄也30多了,结婚是正常的。但是,她今天的语气好冷啊,这又是为什么呢?”
女人都八卦,她忍不住给小曼打了电话:“哎,小曼,刚才晏紫给我来了电话,这死丫头要结婚了耶。”
小曼倒是表现出了应有的热情,道:“我也是刚知道不久,晏紫结婚,我很替她高兴,咱们姐妹可就剩下你一个了,莹莹,你也赶快找个好男人把自己嫁了吧。”
朱莹莹不接这个话题,道:“这个死丫头结婚可是咱们姐妹的大事,该好好给她操办操办才行。”她本想说自己过去当个伴娘,想到几年的遭遇,便停了嘴。
“晏紫给我说了,就请几个知心的朋友,不大操大办,你也应该了解她的脾气。还有,她前段时间出了车祸,一条腿出了问题,这辈子不能再登台了,唉。”
这件事朱莹莹从来没有听说过,她知道,晏紫是省歌舞团,也是柳洁团长手下最得力的业务骨干,不能登台,对一个热爱舞蹈的专业演员来说,意味着什么。
听小曼这么说,朱莹莹很吃惊,也很着急:“啊,我怎么不知道,她刚才也没说,太可惜了。”
两人又商量了要送的礼物,以及参加婚礼的安排,放了电话。
话说晏紫车祸以后,平凡专门请了一个24小时女护工,负责照顾晏紫的生活,他自己则几乎天天到病房来一次,来了后除了做些杂务,剩下的时间就坐在病床前,呆呆地看着晏紫出神。
因为只是腿部出了问题,手术后没多长时间,晏紫便可以正常交流。由于已经听大夫说了伤腿的情况,虽然可以恢复,但是绝对不可能完全痊愈,再上舞台了,她伤心欲绝,开始的几天,对平凡置之不理,甚至深恶痛绝。
但是她向来心高气傲,已经赌气出了省歌舞团,自然不愿意再和柳洁有联系,几个要好的姐妹中,小曼嫁给了步高,李颖嫁给记者段穿林,唯一一个单身的朱莹莹,已经失去联系多时。
她身边没有其他亲人,只能被动地接受平凡的照料。
一周以后,晏紫的伤腿能够稍微活动,当平凡再次来到病房时,晏紫开口说了认识平凡后的第一句话:“你以后不要再来了。”说完,将脸扭向一边,不再理睬平凡。
平凡已经从得知郭兰真相的打击中有些恢复过来,听到晏紫主动说话,很是高兴,道:“晏紫小姐,那天我喝了酒,一切都是我的责任,你的伤不好,我是不会不管的。”
晏紫也知道,自己的一句话不可能起多大作用,眼前这个青年男子文质彬彬,好像说过是个什么经理,看他年龄不大,估计也就是个小公司的头头,而且那天夜里一个人跑到酒吧大喝一场,估计不是什么好鸟。
一天早晨,一个挺漂亮的小护士过来打针,处理完后,很虚荣地掀起护士服,露出里面的一件衣服,对晏紫道:“晏小姐,回头替我感谢一下你老公啊。”
晏紫脸一红,道:“你胡说什么,我没结婚啊。”
小护士奇怪地问道:“平总不是你老公吗?”
晏紫白了小护士一眼,道:“你再乱讲我让护士长换掉你,他哪里是什么老公,不过是个肇事者而已。”
小护士这才明白过来,也红了脸,赶紧道歉:“不好意思啊,我真不知道,我们几个护士都以为是呢,忆江南的老总,又这么年轻,你也漂亮得出奇,我们都快羡慕死了呢。”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忆江南的名气,晏紫也是多少知道的,偶尔也会光顾忆江南在岭西的某个分店,知道那里女装的质地价格,以及在岭西女孩子心中的份量。
以后的日子里,晏紫多少有些留意起平凡来,见他每次来都是手捧鲜花,对自己又是悉心照顾,特别是坐在病床前,看着自己发呆的样子,不像社会上的纨绔子弟,只是对他如此年轻便成了这家大公司的老总,一时有些想不明白。
又过了一段时间,晏紫伤腿恢复得挺快,已经能从床上坐起来,与平凡的话也逐渐多起来。
这天,平凡刚进病房,晏紫不由分说地命令平凡:“你,过来!”
平凡老老实实在病床前坐下,晏紫又对护工道:“大姐,麻烦你到走廊里休息一下,我要和他谈些事情。”等护工出了病房,她又发号施令:“扶我坐起来!”
等平凡手忙脚乱地把晏紫安顿好,晏紫道:“平凡,你知道我是专业舞蹈演员,腿对我意味着什么。”
平凡不住地点头,晏紫继续道:“我从小自立自强,跳舞是我唯一的爱好,更是从不接交异性朋友,你大概是我一生见面最多的男人了。车祸是天灾,我不怪你,只怪我命不好,但是你得给我说实话,那天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喝了那么多酒还要开车,我想搞明白。”
面对着酷似郭兰的晏紫,平凡这段时间以来的郁闷终于找到了发泄对象,他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晏紫,只是回避了一点,将侯卫东描绘成了一个他一向很敬重的人,换了姓名。
晏紫过去的生活圈子很简单,虽然通过小曼介入了官场,但是仅限于有限的几个人,除了对周昌全、侯卫东印象深刻以外,其他人早就在她的记忆中淡去。即使对于周昌全,如果不是为了歌舞团的生存,她也不会隔三岔五随着柳洁去吃饭、唱歌,有时,她甚至十分看不惯柳洁与周昌全之间有些暧昧过头的关系。
因此,听到郭兰的名字,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平凡不清楚晏紫的个人情况,看她住院以后从来不和任何人打过电话,也没有任何的朋友亲戚过来看望,加上她一直冷若冰霜,更加不敢询问。之所以这样对待晏紫,一方面是心里有愧,更重要的是,晏紫的举手投足之间,若隐若现有郭兰的影子。
而晏紫听完平凡的讲述,却有些同情起眼前的这个男子来。她一生从未主动喜欢过男人,也没想过会喜欢哪一个男人,即使面对侯卫东,前后打了几十次交道,交往了几年,才逐渐打消了对侯卫东的排斥,尤其知道侯卫东已婚后,她更加收起了所有的私心杂念,只是感觉侯卫东还算个好官而已。
但是面对平凡,她却有了些异样的感觉,一种少女时代曾经有过的冲动,这种冲动,让她晚上躺在病床上无法入睡,甚至盼着黑夜早些过去,醒来又能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住院20多天以后,晏紫突然对平凡道:“我已能慢慢下床了,你把护工辞掉吧。”见平凡有些迟疑,她瞪着眼继续道:“我说辞就辞,你不同意,我就出院!”
平凡只好答应,又多给了护工1000元,护工欢天喜地地走了。
等平凡送走护工,晏紫还是不改脸上的冰霜,道:“平凡,我不管你是多大的老总,也不管你过去的经历,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整天呆呆地看着我,心里到底想的什么?”
平凡哪里敢乱说,更不敢说晏紫有些像郭兰,临时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就顺口道:“没想什么,就是喜欢。”
晏紫脸一红,声音却小了一些,道:“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你这样天天看着我,太没礼貌了吧?”
听晏紫这么说,平凡心里一阵高兴,嘴上道:“晏紫小姐,你不仅长得漂亮,人品更好,我原以为将你的腿搞坏了,这辈子永远也还不清债了,没想到,从住院到现在,你从来没有因为不能再跳舞埋怨过我。说实在的,我很感激,也很感动。”
晏紫知道这是平凡发自内心的话,看着平凡的眼神有些温柔,用更小的声音道:“你别得意,我现在不让你赔,不代表永远放过你。”说完,晏紫娇羞无限,迅速转过了脸。
平凡追求郭兰多年,为了郭兰母亲,专程赴台湾联系了肾源,为了郭兰,派了方芳下到分店,又在茂云投资建了生产基地。郭兰虽然也很感激他,却从未用这样的神态和他说过话。
望着晏紫,平凡真的呆了。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经这次对话,心里都有了想法,尽管由于护工的离去,平凡几乎天天靠在病房,晏紫的话反而少了些,只是默默地看着平凡忙碌。
除了有时方便一下平凡回避以外,白天的时间,两人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一起。晚上,都是到护士过来催几次,平凡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终于,一切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有情人终成眷属。
晏紫性格敢爱敢恨,平凡教育程度高,两人对世俗的繁文缛节很是反感,决定结婚时,两人都没有大摆宴席的意思,平凡对台海大酒店有感情,直接定了最顶级的宴会厅。
商量宾客名单时,平凡列了台商岭西协会几个重要朋友,方芳等岭西总代几位高管,晏紫不假思索列了小曼、李颖、朱莹莹几个当年的姐妹后,一时陷入了沉思。
平凡有意想通知郭兰,又担心晏紫生气,旁边的晏紫看出了他的心思,道:“你请郭兰,我没有意见,你们本来也没有什么,只是,我估计她不会来。”
除了几位姐妹,晏紫还想请两位客人,但是这两位特殊的客人却令她犹豫不决。
一位是省歌舞团柳洁团长。
而另一位,居然是侯卫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