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28章 面授机宜——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送走了杜正东,侯卫东给晏春平打了电话。
晏春平的小心思再次作了怪,从杜正东办公室出来后,他并就没有回西陆,就在车里等着。
眼睛瞟着市委办公楼,晏春平反复回味杜正东刚才的话,努力捕捉话里暗藏的信息和传达的意思,“虽然杜书记没有明确表态,但是也没有特别愤怒,此事可大可小,他最后补的那一条,意思很明显,如果确实没有其它问题,那么就是往小处理了。”
有了这个判断,多少踏实了一些。看到司机几次扭过头来,晏春平道:“把空调开大一些,就在院子里等。”
他断定,杜正东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给侯卫东汇报,依侯卫东做事的风格,如果估计不错的话,同样会在第一时间召见他。
果然,不到半个小时,侯卫东的电话便打了过来,晏春平很是得意。
“侯书记,我马上到。”
几分钟的时间,晏春平有些放松地进了侯卫东办公室。进了门,自己熟练地倒了杯水,眼角偷偷观察侯卫东。本以为侯卫东会有些诧异,或者表扬一句,瞄了几眼,却发现老板面无表情,似乎对他的到来视而不见。
晏春平有些忐忑,暗道:“难道我的判断不对?杜书记变卦了?”
心里没有底,他便不敢主动提起纪委的话题,一眼撇见皮草里厚厚的调研报告,他灵机一动,将报告掏出来,双手递给侯卫东,道:“侯书记,我又回上青林待了两天,情况基本搞清了,这是调研报告,请您过目。”
侯卫东拿过报告,看也没看,顺手放在办公桌的一边,眼睛盯着晏春平,道:“春平,我多次提醒过你,不要再耍小聪明,动小脑筋,你还是陋习难改。你以为不回西陆,在车里等着我召见,这种小把戏,我会表扬你吗?”
侯卫东一句话,晏春平头上就冒了汗。
“聪明是好事,但要用到正地方。你父亲比你还聪明,但是他用到了为百姓修桥修路上,使全村群众受了益;他用到了为你争取秘书岗位上,才有了你的今天。你呢?你的聪明都用在了哪里?”
“你早就不是跟班的小秘书了,做了常务副助长,马上又要到县里主持政府工作,一个县长,关键是做事要沉稳大气,有理有节,你跟了我几年,我是这样做事的吗?”
“常委们投你的票,你以为是你水平多高吗,扯淡!不外乎你是我的秘书出身,在西陆又负责治理矿业。干好了,你今后还有发展,干不好,我丢人不说,你就落个灰溜溜的下场吧。”
教训了一通,侯卫东反问晏春平:“知道今天的事怎样做,才是正确的方法吗?”
晏春平收起乖巧之心,老老实实地道:“请侯书记指示。”
“我没有什么指示,别再添乱就行了。告诉你,正确的方法,你找杜书记以前,就应该主动给我打电话,这次是你幸运,碰上的是德高望重的杜正东书记,如果换作他人,稍有二心,你今天就出不了纪委,而我也不知道你何时去的纪委,等专案组把事情查实,回头把铁证往我面前一放,你认为我该如何处理啊?”
“退一步讲,假如我今天不在办公室呢?或者杜书记找我不到,中间有了什么变化呢?当然,我估计你事先和楚飞联系过,知道我在,没错吧?”
晏春平是真正服气侯卫东了,自己这哪里是小聪明啊,是自己挖了坑,连老板都拉不住,自己非要跳下去啊。
他发自内心地道:“侯书记,我确实知道错了,真得明白到底应该如何做人做事了,请放心,不久的将来,您一定会看到一个崭新的晏春平,如果我今后再犯任何诸如此类的错误,不用您说,我自己主动把乌纱帽拿下来!”
听晏春平这么说,侯卫东脸上才多少有了些笑意,道:“不要给我发什么誓,我不听这些,我只要结果,从现在开始,你在完成西陆工作的同时,就要从思想上介入东湘情况,拿自己当成一个东湘人,上任后,我不会给你太多时间,必须在短期内彻底改变东湘的面貌!”
至此,晏春平终于大彻大悟,才算真正进入官场,终于在日后主政东湘期间,力挽狂澜,彻底盘活东湘,在侯卫东仕途之路上增添了一块重重的砝码。
侯卫东这才拿起报告,认真阅读起来。过了十多分钟,他满意地合上报告,道:“不错,这份报告才有些份量,像个样子。你是青林人,又跟着我跑了两天,依你看,上青林的突破口在哪里啊?”
晏春平振了振精神,道:“侯书记,无工不富,无论是省市县乡,还是上青林这样的村,道理是相通的,要想真正富裕起来,必须挖掘自己的独有资源,将特色产品做大做强。”
见侯卫东点头示意,晏春平接着道:“我家祖祖辈辈生活在青林,对上青林的资源很清楚。这些年来,上青林的石场、煤矿资源已经初具规模,但是这种资源型企业受市场影响较大,就当前而言,上青林还有一项自然资源,那就是茶叶,茶叶受市场影响相对较小,科技含量相对较低,如果能够把这个产业做大,我想,上青林一定能够彻底翻身。”
侯卫东赞许地道:“有道理,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这样,你把任秘书长叫来,咱们一起合计合计。算了,让楚飞去叫吧,东湘有些事情,我先给你交待交待。”
楚飞联系任林渡的空当,侯卫东给晏春平谈了他对东湘局面的疑惑。
这一次,晏春平的机灵终于用到了正地方。
他考虑了一会,道:“侯书记,我到西陆后,对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和谷县长,还有金浩县长,探讨过多次,罗县长让干警一直没有放松调查。”
“庆达集团也好,当初的精工集团也好,和县里的协议中,最大的漏洞就是采矿权,而东湘矿产丰富,却迟迟没有大的企业进去,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联系?”
侯卫东何等聪明,他过去始终从人的角度看东湘,这次换届,也是把最得力的手下派到东湘,暗道:“春平说得有理,配强东湘班子固然没错,却忽视了这个方向。”
“春平,你到东湘后,要迅速查明真相,现在看,并不是群众不愿意建矿,也不是什么环保问题,十有八九是有人不让开采,或者更严重的,是有人已经霸占了采矿权,致使其它人无法开采。”
晏春平郑重地点点头。
两人正在继续讨论东湘局面,楚飞的声音传了进来:“任秘书长,请进,侯书记在等你。”
任林渡目前仍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兼驻京办主任,但是主要精力在茂云。
前段政府秘书长楚休宏确定为东湘县委书记人选后,任林渡正在四处活动,力争扶正。虽然秘书长也是正处级,但却是最接近副市级的岗位,即便解决不了副市长,将来也一定能解决人大政协副职。

他也曾想过找侯卫东谈谈想法,二人同是93年益杨公招生,差距却越来越大,加上他副处正处本身就是侯卫东运作的结果,没有合适的理由和机会,还真不好意思专程过来再谈个人事情。
接到楚飞电话,他一直在琢磨侯卫东召唤是什么任务,暗自下决心,无论有多大困难,也一定要完成任务。
再见侯卫东,任林渡已经不敢拿出同期毕业生的神态了,毕恭毕敬地道:“侯书记,有什么吩咐,请指示。”
侯卫东哈哈一笑:“林渡,咱俩之间别说什么吩咐不吩咐,找你过来,是要商量个半公半私的事。”
侯卫东有个特点,到北京去的机会很多,但是除了公务,极少给驻京办安排私事。
任林渡听到侯卫东这么说,更加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林渡,是这样,你知道我从益杨上青林出来,和那里有些感情,前几天我回去了一趟,发现老百姓依然很穷。我让春平搞了个调研,上青林茶叶资源丰富,质量上乘,就是生产规模小而分散。”
“所以,我有个想法,想把茶产业做大做强,你路子广,看看能否引进一家大型企业来运作。 ”侯卫东侃侃而谈。
听到是这样一个任务,任林渡心里有了底。
他稍微想了一下,很自信地道:“侯书记,这个任务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我和福建驻京办的人很熟悉,明天我就进京和他们联系,争取尽快促成一家企业过来考察。”
尽管知道任林渡的一些小毛病,但是侯卫东相信,在这件事上,任林渡不敢乱来。
他又对二人交待道:“春平刚搞了调研,你把情况单独和任秘书长再沟通一下,林渡,你要把握一点,挑选企业标准要高,宁缺毋滥,上青林经不起折腾,要争取一次成功。”
“确定好企业,你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上青林小学的铁柄生校长是炒茶的好手,到时候你可以联系他,有可能的话,请铁柄生校长担任副厂长,抓生产。”
等任林渡、晏春平两人离开办公室,侯卫东接着打了曾宪刚电话:“宪刚,上青林的事有些眉目,准备建一个茶厂,另外,我考虑,上青林的风干鸡也是很好的资源,就由咱俩出资,建个食品加工厂如何?”
“好,没问题。”曾宪刚对侯卫东的话向来不打折扣,他接着道:“卫东,你就不要出资了,资金的问题我来解决,200万怎么样?”
“不管多少,我都要出一部分,否则我心里不安。另外,我的意思,建食品加工厂咱俩都不要出面。”
侯卫东想了一下,道:“农村致富关键在造血而不是输血,建食品厂必须要让上青林几个村的干部身上有责任。你还记得青林粮店的老邢吧,他后来搞了沙州印象饭店,很有经营头脑,他的儿子邢兵现在岭西开了分店,你可以和邢兵接触一下,请他出面。一切准备就绪后,你通知独石村江上山、尖山村唐桂元、望日村贺合全,让他们组织三个村的百姓出资入股,风险共担。”
他用商量的口气,最后对曾宪刚道:“宪刚,你我都是上青林出来的,帮助上青林的发展责无旁贷,我的意思,将来食品厂赢了利,咱们一分不要,全部留给上青林,等企业发展正常了,把本收回来就行。
曾宪刚一口答应。
当天晚上,侯卫东给张小佳打了电话,说了准备出资上青林食品公司的想法,小佳道:“老公,我知道你对上青林有感情,这事我没有意见,只是目前咱们没有太多的现金,慧慧花钱又多,你打算投入多少?”
侯卫东很干脆地道:“至少50万吧,其余的让宪刚先补上。”
小佳有些吃惊:“这么多?咱们哪里有这么多啊。”她手里其实有1400万炒股的赢利,但是绝对不敢让侯卫东知道。
侯卫东考虑了一下,又道:“小佳,如果你没意见,我准备把沙州新月楼咱们过去那套房处理掉,估计能有80万左右。”
小佳虽然有些舍不得,但她拥有股票赢利,知道反对也没有用,但叹息了几声,点了头。
这两件事情安排下去,侯卫东心情大好。
辩证法告诉我们,不管什么样的事情,必须有一对矛盾体,这样互相牵制,互相吸引。除非矛盾的一方没了,另一方才会自动消失。
侯卫东这里顺风顺水,有人却在故意制造事端。
晏春平的上位,虽是常委会票决的结果,却引来一个人的愤愤不平。
这个人,就是茂云公安局的法制科长王兵。
开始听说晏春平成为东湘县长候选人的时候,王兵并不吃惊,“侯卫东一向喜欢重用身边的人,这一点,从我给他做司机时是这样,到了益杨、沙州,成津,一直还是这样。什么鸡巴三选人,什么狗屁常委票决,还不是看他一个人的脸色?”
但是,随后发生的一件事却刺激了他的神经。
王齐接任茂云公安局长以后,一直相当低调,从不显山露水,更没有搞新官上任三把火,除了必要的会议上露露面外,几乎不在公众场合上出现。
他只是召集局长们开了会,明确宣布原来年初制定的工作思路不变、副局长们的分工不变,自己则一头扎到基层派出所,一跑就是一个多月,此举甚至得到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俊的好评,多次向省委政法委书记郑少良提及。
早在9月份,公安局分管后勤的副局长马长有就已经到了退休年龄,由于闻李大案后,公安局班子本来人数就不多,现在只有李立新、郭大可两位,直属支队中,现任交警支队长孙岩副处级多年,工作成绩突出,群众威信高,王齐便有意将其推荐转任副局长,另外选派一位交警支队长,同时一并调整一批干部。
政治部制定了方案,王齐报给了李俊。
李俊没有从事干部工作的经验,加上对王齐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没有仔细琢磨,便提笔签了“同意,报组织部审批”。
方案中,关于人选条件“从现任交警副支队长和基层符合条件干部中选拔”的一句话,将王兵挡在了竞争队伍的门外。
王兵曾经担任过交警支队副支队长,这次机会自然不想错过,但是看到选拔条件,他当时就黑了脸。
考虑再三,他敲开了李俊办公室的大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