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25章 以变制变(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下午三点,到了成津县。
沙州市下辖益杨、吴海、临江、成津四个县。如果从县这个层面来说,益杨是侯卫东参加工作的地方,吴海是老家,临江很陌生,毫无疑问,成津给侯卫东的印象最深刻。
成津,是他仕途小有所成的第一站。主持工作的县委副书记,直至县委书记,时间虽然不长,却经历了章永泰车祸,铲除黑狂主方杰,走进蒙豪放一家,乃至被曾照强暗算,被朱民生贬低等,让侯卫东亲身体会到了官场的腥风血雨。
在成津,还解开了侯卫东心中一个隐藏很久的谜团,证实了沙州学院舞厅那个白衣女子身份,这才有了他此生最爱的空谷幽兰。
晏春平和曾宪刚听到侯卫东要去成津,知道他在这里当过县委书记,原以为和上青林一样,过来见见以前的老朋友,也不以为意。
他平常和谷云峰一起搭班子,工作之余,谷云峰把当年成津惊心动魄的斗争,以及侯卫东杀伐决断的作风,一举改变被动局面的壮举,给他灌输了不少。
汽车进了成津县城,果然变化很大,市中心商业街的繁华,已经有一些中等城市的味道,这也让晏春平对侯卫东更加佩服。
来到成津商厦,按照侯卫东的吩咐,晏春平下车买了两瓶茅台,在侯卫东的指挥下,汽车呼啸着从成津城内穿城而过,一路顺着乡间公路,直接开到了飞石镇后面的大山中。
下了车,侯卫东吩咐韩明带好祭品和茅台,四人徒步上了山,半个多小时后,一块墓碑赫然出现在面前,“知识青年项勇之墓”。
三人从未听侯卫东说过项勇之事,更不知他和项勇是什么关系,一时有些面面相觑。
墓地本身很规整,但是周围杂草丛生,很显然近几年并未有人来过。
侯卫东叹了口气,对众人道:“春平,韩明,你俩把墓地周围清理一下,宪刚,来,咱们把祭品摆好。”
几人同时行动,墓地周围很快就有了些模样。
曾宪刚不是官场中人,说起话来没有太多约束,他问了一句:“卫东,这是……”
侯卫东简单介绍了项勇当年插队时的英勇和不幸,当然,他回避了一同插队的吴英,顺便也讲了旁边墓地的来历。介绍完,他又道:“这次来,我是替一位领导和长辈来还还愿,也算是再接受一次心灵的洗礼吧。”
能让侯卫东成为领导的长辈,分量自然轻不了。侯卫东上了香,将两瓶茅台分别倒在墓地前。
曾宪刚几人不敢怠慢,毕恭毕敬随着侯卫东鞠了躬,又细细进行了清理,慢慢下了山。
汽车启动后,晏春平问道:“侯书记,在成津还有其它安排吗?”
成津现在的县长朱兵其实也是侯卫东的老朋友,按理说,见一见也未尝不可。但是,侯卫东却没有太强的欲望。
当年,曾昭强是益杨交通局长,朱兵是副局长。侯卫东虽然是通过曾昭强认识了朱兵,但是两人却很快成了至交。当曾昭强升了副县长后,朱兵顺理成章接任了交通局长。
后来,侯卫东在成津修建公路的困难时期,通过周昌全,将朱兵调到成津任了副县长。一晃几年过去了,朱兵已经成了县长,这几年两人感情反而淡了。
侯卫东摆了摆手,奔驰便朝城外驶去。
到了城东,几家餐馆大大的招牌一晃而过。侯卫东突然道:“停车,向后倒一下。”
几人下了车,侯卫东在一家“百年牛肉馆”前停了下来。
虽然是下午四点多,餐馆里还在营业,稀稀拉拉几个顾客正在啃着烧饼,喝着店里有名的牛排汤。
侯卫东走到服务台前,问了一句:“请问你们马经理在不在?”服务员热情地道:“马经理在,您稍等,我去叫他。”
正说着,一个皮肤黝黑,大约60岁左右的男子走了出来,看到侯卫东,稍微一愣,随即面上堆满了笑容,道:“你是侯……”
见侯卫东微微点了点头,男子快步走过来,紧紧握了侯卫东的手,道:“欢迎欢迎,侯书记驾到,有失远迎啊。”
男子正是“百年牛肉馆”的经理老马。当年侯卫东和朱小勇两人力战李东方一伙地痞,大获全胜,老马目睹了整个过程,对两个年轻人印象很是深刻。后来,偶然从电视新闻上看到新来的市委副书记讲话的镜头,才知道当时那个英武的青年到了成津,而且是市委副书记,不禁有些自豪,经他添油加醋到处宣扬,店里的生意竟因此好得出奇。
两人聊了几句,侯卫东问道:“老马,现在店里有没有外卖业务?”
“有,有,牛排汤和牛肉都能外卖,我店里还有固定的速递公司,城内的立即送到,出城的可以真空包装,绝对保证质量和味道,最晚第二天就可以送到,请问侯书记,你是要…..”
侯卫东道:“那太好了,你抓紧准备10盒牛排汤,另外挑10斤上好的牛肉,包装好。”回头吩咐晏春平:“我把地址给你,你负责将东西看着打好包,马上寄出去。”
晏春平看着侯卫东写的地址和收货人:“北京***胡同*号,吴英收”,虽然不知道吴英是谁,还是很快交了钱,办了手续,老马忙不迭打了对折。
办完这两件事,侯卫东感到一阵轻松,突然想到,“项勇的事,吴英并不想蒙豪放知道,突然收到这些东西,蒙豪放会不会有什么想法?要不要给吴英打个电话?”
可是因为这样一件小事,给吴英打电话,似乎又有些唐突,正在犹豫间,手机想了起来。
“老公,你在哪儿,回来了没有?”却是张小佳的电话。
“小佳,我在成津,你在哪儿,北京情况怎么样?”
小佳的情绪很好,柔声道:“老公,我中午就回到了岭西,现在正在回铁州的路上,你到成津做什么?”
侯卫东简单说了来成津的目的,张小佳笑着道:“真巧了,昨天下午蒙宁就给我联系,我俩一起去了西单,蒙宁给慧慧买了不少衣服,晚上吴阿姨又约着到了家里打麻将,我也顺便带了点东西过去,不过你猜猜晚上打麻将还有谁在场?”
正在思索间,张小佳半开玩笑地道:“是你的那个美女朱总,朱小琳。”
侯卫东正色道:“小佳,你说话注意点啊,什么你的我的,她就是一个地产商而已,你不要老揪着不放好不好?”
张小佳本来也没打算拿朱小琳说事,自顾自地道:“我不管,谁让你自己不注意来着?一看见她我就来气,总算是她一直热情,吴阿姨又对我很好,这才饶了她。老公,我还纳闷呢,你是不是抓了朱小勇的什么把柄?”
侯卫东嘴里道:“小佳,你不要这么八卦好不好,哪里有这么多把柄可抓?你是我老婆,又是市委常委级的干部,蒙家自然要注意礼貌。”
张小佳被侯卫东捧得有些自得,瞬间放弃了拿朱小琳说事。
侯卫东暗道:“姐弟二人倒也聪明。朱小琳被迫退出茂云工程,朱小勇从常委会悟到了我的态度,为了自己的上位,居然学会了我的手段,也开始走夫人路线了,哼,这倒是给我提供了一个直接给吴英联系的机会。”
与张小佳电话里亲热了几句,侯卫东挂了电话。他看看时间,打了吴英手机:“吴阿姨,我是茂云小侯,侯卫东。”
吴英电话里很是热情,“是小侯啊,谢谢你和小佳的心意,本以为中秋你也会过来,老蒙前些天还念叨你呢。”
侯卫东电话里把这两天的安排说了,听到给项勇扫墓和速递的食品时,吴英电话里沉吟了一会,声音有些低沉,道:“谢谢你,小侯,还能想着到那里走一走,我现在回去不方便,难为你还想着,我心里有数。”
过了一会儿,吴英似乎想起了什么,道:“小侯,你各方面能力素质过硬,是个全才,小勇这几年跟着你,学了不少东西,你对他也很关照,小勇身上毛病不少,今后你还要继续提醒他啊。”
侯卫东就听出了味道,话从吴英口里说出来,实际上也代表了蒙豪放的意思,看来朱小勇要上位茂云市长的事,蒙家要全力以赴了。虽然这在件事上,侯卫东起不了决定性作用,但是市长的配备,省委一定会征求市委书记的意见,以蒙豪放和吴英的老到,这就相当于全盘告诉侯卫东了。
不管怎么说,成津之行还是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侯卫东心情不错。
晚上,沙州市委招待所里,一片热闹和祥和的气氛。
省委常委、沙州市委书记古中州,市长赵东,率沙州在家的一干领导热情地招待了侯卫东。
步海云尽管已经从政协主席的位置上退了下来,但是听说侯卫东来,还是坚持参加了宴会。有了赵东的扶持,粟明俊在宣传部长、市委秘书长、组织部长三个位置上转了一圈,终于任了市委副书记。老资格的赵林,却以53岁的年龄,从市委秘书长的位置转到了组织部长,似乎在步粟明俊的后尘。
对侯卫东来说,一切恍若隔世。当年他还是个刚毕业的公招生时,步海云是常务副市长,粟明俊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赵林则是县委副书记,如今,这些人头发花白,大部分还在副厅岗位上转圈,他已经是一方大员,一方诸侯。
席间,面对古中州琢磨不定的微笑,面对赵东的硬朗豪气,面对几个曾经的老领导,没有任何悬念,侯卫东喝了个大醉。
回到茂云,已是晚上接近11点,侯卫东没有来得及洗漱,一头倒在床上。
第二天清晨,楚飞像往常一样,接了侯卫东,刚刚在办公室坐下,韩明提了一个大口袋上来,道:“侯书记,这是铁校长带的上青林新茶,你昨天吩咐,要拿一部分放到办公室。”
侯卫东拍了拍脑袋,道:“昨天被老古整惨了,先放到楚飞那里吧。”
看到一包包质量上乘的手工炒茶,侯卫东突然灵机一动,上青林有三宝,煤矿、碎石和青茶,现在煤矿和碎石不景气,上青林不少老百姓都有炒茶的手艺,但是分散经营,形不成规模,如果能将青茶行业做大,上青林的百姓何愁不富?
正在考虑着,楚飞陪着组织部长朱小勇进了门。
“侯大书记,上青林之行可顺利啊?”朱小勇只字不提张小佳北京之事,神色间也没有了以往大大咧咧的样子。
“小勇兄,一大早就不让我安生啊,说吧,什么事?”侯卫东自然也不会主动挑起无关的话题。
“侯书记,省委组织部批复了县区换届方案,茂云的情况相当不错,没有什么大的调整,唯一的变化,就是东湘老涂由政协副主席人选调整到了人大,所以过节期间也没再打扰你。”
侯卫东心里格登一下,茂云换届,市人大采取的是等额选举,政协采取的是差额选举,从政协调整到人大,看似变化不大,实际上是质的区别,这一点作为组织部长,不可能不明白其中的利害。
以朱小勇目前的心态,竞争市长绝对离不开侯卫东的支持,正常情况下,看到省委组织部这样的批复,绝对应该第一时间给侯卫东汇报,然而,事实是恰恰没有汇报。
反常就是不正常,不正常的背后一定有故事发生,这是官场永恒的真理。
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一定是比侯卫东更加有份量的领导给朱小勇打了招呼,他才会拖到今天来汇报。放眼岭西官场,能够左右换届人选的,不外乎省委书记、省长、副书记和组织部长。
联想到老涂的成长经历,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其实对于老涂的安排,侯卫东并非要故意和老领导祝焱对着干,人大副主任也好,政协副主席也好,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在侯卫东的心里,东湘是下一步茂云腾飞的发动机,而要真正使东湘运转起来,必须要消除一切有可能的阻碍,从这一点上说,老涂这个昔日的东湘县委书记,只要还在茂云的政治舞台上,就一定会对东湘的发展指手画脚,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很显然,再在老涂的问题上纠缠是不明智的,既然决定不了老涂的去向,就只有加强东湘的力量,只要东湘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里,那么一切外来的因素就构不成威胁了。
想通了这个道理,侯卫东很平静地道:“小勇兄辛苦了,和其他地市相比,我们的方案调整最小,这也说明组织部前期工作还是扎实的,这一点,我很满意。”
听了侯卫东的话,朱小勇却有些暗暗吃惊:“听侯卫东的意思,他已经知道了省委批复换届方案的事,而且对各地市的情况都有了解,那么,我今天来汇报,岂不成了马后炮?”
侯卫东不动声色,接着道:“虽然省委对茂云的方案调整不大,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在常委会上通一下,你回去准备一下,下午开个常委会,你全面汇报一下吧。”
朱小勇走了以后,侯卫东把楚飞叫进来,道:“去找张宏秘书长,通知鲁军市长和刘刚书记、正东书记,马上来我办公室。”
就在侯卫东召开书记办公会的同时,高建笑吟吟地打了何红富的电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