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18章 再回上青林(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眼看着2006年的仲秋节就到了。
节前最后一天,铁州市委召开常委会,张小佳代表清理工作领导小组汇报了全面情况,随后,她出示了一份《关于对房管局产权管理科副科长徐发明违规炒股问题的处理意见》,附上了一套照片,给常委们传阅。
按照清理办集体研究的意见,鉴于徐发明无视市委要求,置单位领导的三令五申不顾,顶风作案,影响极坏,为严肃纪委,教育广大机关干部,徐发明留党察看一年,同时建议市人事局、监察局按照公务员管理规定,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
这个处理意见,经清理办研究后,已经报穆明同意,但是,令张小佳没有想到的是,常委会上,首选惹起祸端的不是其他常委,竟然是清理工作小组组长、纪委书记穆明。
“我来谈谈看法。这个处理意见,的确是经过了清理办集体研究,当时我也点了头,但现在看来,徐发明作为一名科级干部,又在窗口单位工作,影响是极其恶劣的,而且此人平时表现一般,近几年年终考核两次基本称职,一次不称职,在单位群众威信很差,现在,虽然机关干部上班时间炒股的现象暂时杜绝,但是我们一定不能放松警惕,为了防止回潮,我建议,徐发明开除公职!”
张小佳的嘴巴有些大。徐发明的平时表现他也调查了,虽然不是太好,也勉强能说得过去,综合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行政记大过是合适的,现在穆明突然提出要开除公职,这相当于断了一个干部的活路,留下的后患谁来消除,还不是把她张小佳推向了火坑?但是穆明说得冠冕堂皇,开除也不超过省纪委规定的范围,一旦通过了,将如何收场?
事情的进展急转直下。
张小佳一开始还寄希望于在座的常委提出反对意见,没想到,穆明的提议经过了简短的讨论后,几乎得到了所有常委的同意,连她自己也没有办法不举手。
市长杨森林自始至终没怎么发表意见,主持工作的市委副书记常洪明更是抑扬顿挫地强调,“铁州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市委绝不允许铁州的干部搞阳奉阴违,不管是处级干部、科级干部还是普通干部,对于胆大妄为违反纪律的,纪委要坚决予以查处,从重从快从严处理,市委将坚决支持。”
一般情况下,市委书记说话,如果是口头语,经常会说市委如何如何,如果是正式场合,材料上绝对是“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如何如何,常洪明的话里话外,一口一个市委,始终不提市政府,似乎有什么忌讳一样,张小佳心情复杂的同时,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
及至表决的时候,她特别看了一眼市长杨森林,发现杨森林在举手的同时,嘴角向两侧轻轻展了一下,显然是一副不以为然和冷笑的表情。
常委会结束后,张小佳回到办公室,坐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始终心乱如麻。
得知了铁州市委常委会的结果,侯卫东给张小佳打了电话,道:“小佳,不要难过,官场险恶,人心难测,以后类似的事情你还要经历很多,不管怎样,你第一次主抓的工作还是得到了常委们的认可,反面典型也受到了惩罚,尽管重了些,也不能说有什么问题。现在是换届之前的特殊时期,你是新常委,又多少有我的背景,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因为一个科级干部和穆明较劲,况且你的做法本身就是不明智的,你要记住,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出现第二次,也绝没有下不为例!”
在侯卫东面前,张小佳是永远不会轻易认错的,何况她从茂云回来对原始股票的事做了相应处理,心里有了些底气。听了侯卫东教训的话,张小佳鼓着嘴,道:“侯卫东,你行了吧,别给老婆摆市委书记架子,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大书记,别忘了,我现在也是副厅级。”
侯卫东只好苦笑,道:“好了,老婆,别不识好人心,我只是提醒提醒你,干嘛这么激动?对了,明天就是仲秋节了,你有什么考虑没有?”
张小佳哪里知道侯卫东的心思,她没好气地道:“我能有什么考虑,一切还不是你市委书记做主?”
“哈哈,小佳,你不要意气,这次由你做主,给你商量一下,我想回上青林看看。”
一个月前,在郑少良、李俊的包围圈中,侯卫东巧妙地将两人眼皮底下的王齐培养成自己的大将,并假借郑、李两人之手,成功将王齐运作到茂云担任公安局长,弥补了邓家春走后茂云公安的不利局面,使政法机器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受这件事的刺激,侯卫东脑海中突然蹦出了想回上青林看看的念头,这个欲望一出来,便无法克制地占据了他的内心,这些天来,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心灵深处充盈着,激荡着。
“上青林,上青林,连老领导周昌全都说那里是我的根据地,他下来暗访,都要到上青林走一走,我从上青林出来这么多年了,真正回去,也就是陪周省长那一次,算来也是三年多了,好想上青林的老伙计们哪!”一个月前的想法,现在仍然让侯卫东热血沸腾。
“哟,你这不是都已经计划好了吗,还跟我商量啥,仲秋是团圆节,跑到上青林去干什么,家里老人不管了?北京的女儿不管了?”
“老婆,我没说不管啊,老人孩子暂时又没什么事,我从上青林出来后,没怎么回去过,很想念山上山下的战友们。”
“你前年不是回去扫墓了吗,怎么又要去?”
张小佳提到扫墓,侯卫东不禁一怔,自己这几年没有回去扫过墓啊,猛然想起来,他在省政府做副秘书长时,那个仲秋之夜,和郭兰在岭西小屋欢愉之后,一咬牙住了一晚。
头一天,他以和秦敢一起回上青林,趁着仲秋去给老朋友扫扫墓为理由,分别对张小佳和周昌全的秘书说了,随后便关了手机。结果老领导周昌全动了心思,想借着省委动干部给侯卫东活动,到处找他找不到,还好第二天早晨他准时到了周昌全办公室,才以上青林信号不好搪塞了过去。
侯卫东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妈的,看来这谎还真是不能随便撒啊,怪不得人常说一个谎言需要十个谎言来圆,整天教育孩子不能撒谎,今天我却差点穿了帮。”

想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侯卫东脑筋反应很快:“是啊,人死还有个三七五七,我上次回去扫墓,一晃三年过去了,三年五年十年,都是逝者重要的忌日,我回去扫扫墓不应该吗?”
侯卫东这次倒是真没有撒谎,他这次是真真正正地回去扫扫墓,如果时间来得及,他甚至都想到成津飞石镇无名山上“知识青年项勇之墓”,也去扫一扫,一来他通过这件事和蒙豪放的爱人吴英加深了感情,二来这几年和蒙豪放的关系也是若即若离,不远不近,自己下一步想再发展,虽然不一定是蒙豪放说了算,但是官场规矩都知道,对上了一定级别的干部来说,他可能无法确保下面干部的升迁,但是,他想阻止一个干部的上升,却是异常容易的事。
更何况,朱小勇因为要竞争市长的原因,现在和自己的关系大不如以前,这家伙这段时间在蒙豪放两口子面前到底说了自己什么话,也未可知,去项勇的墓前看一看,也好找个理由再去北京和蒙豪放、吴英见一面,重新联络一下逐渐淡去的感情。
听侯卫东说的在理,张小佳也不好再争辩什么,这些年,两口子在仕途上打拼,除了春节能在一起团圆几天,平时的节日,包括仲秋节在内,其实也没在一起待多久,过节的概念其实很淡了,好在双方老人也不过多地在乎这些,张小佳也就同意了。
“那好吧,你实在愿意去就去吧,不过我可不跟你一起回去啊,我不是嫌弃你当年住过的破房子,过节了,你不管老人孩子,我总得管吧?我看看父母,然后到北京看看你妈和慧慧,孩子前几天来电话,也想我了。”
想了想,张小佳自己在电话里伸开一只手的五指,带了恶狠狠地口气,道:“你可以回上青林,但不许去镇上你住过的那间房子,那地方那个什么妖里妖气的李总去过,侯卫东,如果我发现你回来身上有妖邪的气味,小心我的九阴白骨爪!”
侯卫东嬉皮笑脸,和张小佳打起了哈哈,“好啊,老婆,你把手伸过来试试,我好怕啊。我不仅要去那屋子里看看,还要带着李总一起去呢,有本事你也来啊。”
张小佳气得差点把电话扔了,声音提高了好几度:“侯卫东,你敢!我让晏春平和你一起回去,回来后一五一十地给我汇报,如有半点不轨,哼,你等着!”
放下电话,张小佳自己反而乐了。“晏春平是坏蛋侯卫东的秘书,他俩肯定合穿一条裤子,我这么说,哪里是给他派个奸细,简直是派帮手哦。”想归想,她还是鬼使神差地给晏春平打了电话。
“是小晏吧,我是张小佳。”
“哦,是张…书记啊,您好,有什么指示?”晏春平长期跟随侯卫东左右,对张小佳既尊重又有些不好意思,一方面,他敢把金月饼直接拿给张小佳,但是绝对不敢让侯卫东知道丝毫消息;另一方面,父亲晏道理多次对他吹胡子瞪眼,嘴里骂着“龟儿子”,命令他称呼侯卫东为叔,张小佳为姨,晏春平十次里倒有九次叫不出口,这一次,他迟疑了一下,反应还算快,知道张小佳到铁州做了纪委书记,顺势还是沿着过去张小佳担任茂云财政局党组书记时的习惯,叫了张书记。
张小佳自然不会在乎这些,她的心思也没在这里,很随和地道:“小晏县长,听说你也快当县委副书记了,很羡慕你啊,好好干,将来争取超过他。”
晏春平当然知道张小佳说的他指的是谁,心里很受用,这次就老老实实地改了称呼,用尊敬的口气问道:“张姨,侯书记很快就是省领导了,我能赶上老领导的一半、三分之一就可以满意地退休了,别说超过他,就是给他提鞋也不一定够格啊。”
张小佳格格笑着,道:“小晏不必谦虚嘛,侯卫东也是个普通人,有什么大不了的?对了,他刚才给我说,今年仲秋节要回上青林给老朋友扫扫墓,你有时间吗,我想让你和他一起去。”
晏春平因为西陆大湾矿区魏二柱的事,被侯卫东一通狂批臭骂,平时收敛了不少,上次李俊到西陆调研时虽然在会上指桑骂槐地点了点,后来并没有什么动静,他也渐渐稳了下来,但是没有应急的工作,还是不敢随便给侯卫东乱打电话,所以他并不知道侯卫东要回上青林,听张小佳要他陪侯卫东一起回去,高兴万分。
“张姨,别说我有时间,就是再忙,这样的任务我也愿意接受啊,这一辈子,无论我将来在什么岗位,我生……我生病也好,住院也好,随时愿意为侯书记服务。”
他差一点把“生是侯家的人,死是侯家的鬼”说出口,突然意识到不对,硬生生改了话,虽然有些牵强,总算顺了下来,饶是他一肚子小聪明,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呵呵,没那么严重吧,小晏,就这么说定了,我给你爸爸准备点东西,放在侯卫东那里,你别忘了带给老哥哥。”
听到晏春平电话里一阵答应和感谢,张小佳又很意地道:“小晏,侯卫东脾气直,上青林酒又烈,又有一大帮当年的老朋友,你要照顾好他啊,特别是控制饮酒,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谢谢你啊。”
晏春平虽然做了常务副县长,又面临前进一小步,上位县委副书记,但他不是大智若愚型的领导,而是大愚若智,小聪明比谁来得都快。他对侯卫东的私生活虽不完全清楚,却也知道老板绝不是从一而终的主,听张小佳这么说,他心里早明白她的意思,眼珠转了转,嘴里连声说道:“请张姨放心,我一定照顾好侯书记”,挂了电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