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17章 廉政专户(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这是张小佳到铁州工作以后,第二次回茂云。
铁州到茂云大部分通了高速,也就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新雅阁稳稳地抵达了宿舍楼下,张小佳这才打了侯卫东电话:“老公,我回来啦,你在哪?”
侯卫东恰好有会,晚上也定好了应酬,对小佳的突然回来多少有些意外,就道:“老婆,你回来怎么也不提前来个电话,我在开会,晚上还要陪岭西的客人,你先回家吧。”
张小佳本想和侯卫东一起看看母亲陈庆蓉,想想回家也是一个人,便给侯卫东说了一声,直接去了母亲那里。
陈庆蓉的病情倒是一直稳定,只是天气炎热,为了预防褥疮,保姆和钟点工一天数次要擦洗身子,好在张小佳给的工钱合理,又不在乎家里有些小东西随手给了保姆和钟点工,两人将陈庆蓉照顾得很好。她进门时,父亲张远征出去遛湾还没回来,钟点工正在做饭。
张小佳把补品放下,进了陈庆蓉的房间,望着安详沉睡的母亲,她一时伤感得厉害,眼泪有些止不住。她拿了块新毛巾,镶了温水,将母亲的脸部和胳膊双手擦拭了几遍,嘴里喃喃自语:“妈,女儿现在到铁州上班,做了纪委书记,不能天天伺候您,您没怪我吧?”
她知道母亲不可能有什么反应,还是自顾自地说道:“这几天我忙着清理干部炒股,抓了一个现形,正拿不准该怎么处理,唉,其实,都是股票惹的祸,女儿何尝不是如此啊,早知今日,当初我何必用你的证件接那原始股票,否则你也不会出现意外了,我好后悔啊。”
小佳的父亲张远征这段时间挺狼狈,从张小佳到省委党校培训,回来后不久又到铁州工作,里里外外基本是张远征在操持家务,张小佳又严令他控制饮酒,更让好这一口的张远征有些憋得难受,偶尔偷着喝几口,便抓紧把酒瓶藏起来,每天打理好陈庆蓉以后,下午便到楼下小区广场,看一群男男女女下棋打牌,和一帮老头老太太磨牙聊天。
中国股市,尤其是早期股市,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50岁以上及退休人员居多。
张远征整天打交道的这些人,自然也是股市的主力军,他虽然不炒股,但是整天和他们混在一起,也多少懂了一些炒股的道道,听说了不少股市里惊心动魄的故事,比如今年股市长期牛市,近期省里周小军卷款潜逃案,等等。
他在沙州机械厂干了一辈子,在他眼里,股市就如豺狼虎豹,绝对不能碰。
这天,楼下的一帮人正在热火朝天,谈论的主题是最近的热点,清理机关干部炒股。虽然都是小道消息,一伙人却时常争的面红耳赤。
张远征对此不太感兴趣,不经意回头一瞥,看到自己家楼道前停了一辆小车,车门打开,一个端庄的女人很有派地下了车,昂首向楼里走去,看背影很像自己的女儿。
张远征心里一阵高兴,便撇开老头老太太,朝楼里走过来。他回到家时,恰好是张小佳正在细心地为陈庆蓉擦拭,张远征把举起的手又放了下来,轻轻地靠在门旁,慈祥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经意间,正好听到了张小佳一番自言自语的话。
张远征的心里格登了一下,最近外面的人天天议论这些事,听女儿话里的意思,什么用母亲的证件,什么原始股,难道她也…..,他没敢再往下想。
吃过晚饭不久,侯卫东赶过来,小佳很是高兴,一家人又说了会话,小佳就想回家。张远征几次想找机会问问小佳,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知道小两口进来也是聚少散多,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两口子回到家,张小佳很是情浓。
一进门,空调也没开,便转身扑向了侯卫东:“老公,想我了吧?我想你了,抱抱我。”
自从李晶出走,郭兰从怀孕到难产,侯卫东这段时间过得是苦行僧的日子,张小佳突然回来,他也有些兴奋,两人衣服还没脱尽,嘴便粘在了一起。
倒是侯卫东先说道:“小佳,天太热了,先去洗洗。”
小佳的手早已经在侯卫东下面开始动作,嘴却不舍得松开,听到侯卫东的话,含糊地呜呜几声,拖着侯卫东便朝卫生间的方向挪动。
进了卫生间,两人衣服瞬间不见踪影,侯卫东已经涨得不行,张小佳很主动地双手扶在浴缸边上,侯卫东在背后开始了功课。尽管卫生间的闷热使两人很快大汗淋漓,随着张小佳啊地一声,两人还是同时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后,两人几乎丧失了全部力气,草草冲了凉,侯卫东调好了空调,夫妻两人回到了床上。
侯卫东毕竟晚上喝了酒,又长时间没有性事,放肆过后,有些疲倦。张小佳依偎在侯卫东身边,一时睡不着,铁州的烦心事又涌了出来,推了推侯卫东,道:“老公,醒醒,我有事和你商量。”
侯卫东一只手还捂在小佳高耸的胸脯上,迷迷糊糊地道:“我困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不嘛,我要现在说,哎,老公,快醒醒。”
侯卫东勉强睁开眼,等张小佳把事情经过说了,他一下坐起来,想了想,道:“小佳,这事你们常书记知道了吗?”
“老公,我那天准备先给穆书记汇报,结果他不在,正好我碰到杨市长的秘书,就给杨市长汇报了。”
侯卫东就有些火气,埋怨道:“小佳同志,你做了纪委书记,官做大了,怎么组织程序反而不懂了,本身你就是越级报告,又找错了对象,这不是错上加错吗?杨森林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应该明白,他虽然和你熟悉,但是公是公私是私,他现在要竞争市委书记,违规炒股的尽管只是个科级干部,但是,你想,这个时候他会希望铁州出任何问题吗?”
没等张小佳回答,侯卫东接着又道:“还有,纪委有专门的清理办,你怎么抛开他们,自己轻易跑到下边去了?做事这么鲁莽,哪有纪委书记的样子?”
张小佳被侯卫东一通话说得没了脾气,小声反驳道:“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只是觉得报告里和机关的实情差别太大了,就下去看了看,你不也经常这样吗?”
“你现在的情况和我能一样吗?你是未来的纪委书记,不是市委书记、市长,他们可以随心所欲,你的一举一动都和干部个人前途有关,你是白脸不是红脸,这一点你要搞明白。”
“可是我已经查到徐发明了,而且拍了照片,还有司机小杜也在场,现在连杨市长和穆书记也知道了,你说怎么办?侯卫东,你不要给我讲大道理了,大道理有什么用,我又不是不懂,关键是眼前的事怎么办,快帮我拿个主意嘛。”张小佳有些撒娇,又有些恼羞成怒。
“你知道我的脾气,从不惧怕什么,这事你做了也就做了,没什么大不了,回去后,你要抓紧给常书记汇报,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他一定会支持你,尽管对科级干部的处理,你们纪委就可以决定,但是,我估计这事常委会要听汇报,而且会有一些争论的。你不要顾忌这些,身正不怕影子邪,相信多数常委是支持你的。”
张小佳有些哭笑不得,我哪里是什么“身正不怕影子邪”,如果侯卫东知道了原始股的事,还不把我给吃了?想到这里,她老老实实地道:“好吧,我就按你说的办。”停了一停,她有些吞吞吐吐,对侯卫东道:“老公,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也犯了错误,你会怎么办?”
侯卫东神色严肃起来,道:“严禁党政机关干部利用工作时间、办公设施买卖股票和证券投资基金,这是国家明文规定的。按照省纪委的要求,对违反规定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这是红线,任何人都不能碰,当然也包括你和我在内。不过,我的老婆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即使犯了错,那还是我老婆嘛。”
张小佳有些感动,扑过来在侯卫东脸上亲了一口。在侯卫东说话的功夫,她已经暗暗打定了一个主意,回铁州后,一定要把原始股的事情处理好,就凭着侯卫东刚才的话,也绝不能让这件事影响到他,影响到整个家庭。
侯卫东又嘱咐张小佳,“既然这个徐发明的问题已经查实,那就绝不能姑息,宁肯得罪他一个人,甚至得罪几个人,也包括你那个叫什么慧的下属,要坚决按照省纪委的规定来办,不仅如此,还要从重从快严肃处理。”
仿佛这个徐发明是茂云的干部,侯卫东又接着道:“对这样的害群之马,纪委一定要按照省纪委规定的最高限,够开除条件的,坚决清除出机关干部队伍,市委绝对给予无条件的支持!”
张小佳扑哧一声笑了,用手轻打了一下侯卫东的下体,道:“老公,你激动什么啊,我不是你的纪委书记,你搞清楚,徐发明是我们铁州的干部啊。”
侯卫东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那里被张小佳一拍,有些硬梆梆,便一把摁住了张小佳的手,道:“纪委书记怎么了?在我这时在,只有老婆,没有纪委书记,呵呵。”
其实对徐发明的处理,张小佳知道正确的处理方法,有了侯卫东的支持和鼓励,她终于放下心来,一改小资女人的羞涩,扒在侯卫东耳边道:“老公,我明天就回铁州了,现在我还想要,就像刚才那样,起来,咱们去客厅。”
客厅的灯本来就是关着的,张小佳拖着侯卫东到了客厅敞开式阳台的休闲桌旁,顺手把窗帘拉开,转身将侯卫东双手放到自己胸前挺立的部位,道:“老公,快来,我爱你。”
侯卫东没有犹豫,坚决地迎了上去,当小佳再次浑身抽搐,同时他的人生精华也喷涌而出的时候,不知为什么,侯卫东的眼前却出现了一个清晰的场景。
铁州风景区乡村酒店,他深深地吻着郭兰,两人同样站在阳台上,站在国家级森林的对立面,忘情地深吻着……
第二天早晨,张小佳早早起了床,给侯卫东做了早饭,临出门,她还给侯卫东来了个浪漫的吻别。
等侯卫东出了家门,张小佳打开了卧室的小保险柜,取出了那张令她无数个夜晚心惊肉跳的银行卡,装进了随身的小包,下楼进了雅阁专车,低声对司机小杜吩咐道:“先去银行。”小车便一溜烟驶出了小区。
来到银行,张小佳从柜台上要了一张汇款单,毫不犹豫又很熟练地填了:“收款人:纪检廉政专户,收款额:200万,汇款人:佚名,汇款单位:自由职业。”
转身,将银行卡和汇款单位一并递向了柜台的服务小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