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16章 廉政专户(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回到办公室,张小佳还在回味穆明刚才说的话,“穆书记老资格了,刚才的话江湖味道这么浓,和平时开会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莫非他对我有什么企图?”
又想着穆明拉手不放的样子,心里很不舒服,暗道:“我现在才算真正步入官场,官路坎坷,人心险恶,看来我还得听侯卫东的,处处多加小心啊。”
想到侯卫东,心中有些甜蜜和冲动,就想拿起红机电话打过去,转念一想,“不打了,等清理炒股的事稍有眉目,我突然回去一趟,看看这家伙老实不老实。”
刚放下电话,红色保密电话却自己响了起来。
保密电话一般都是由总机话务员转接,没有来电显示,所以看不出是谁的号码,但是,保密电话对于高级干部来说,就是最高级的指令,只要你人在办公室,那是必须要接的。
张小佳拿起电话一听,自己先乐了,不是侯卫东的声音又是谁。
“小佳,我是侯卫东。”保密电话里,无论和谁打电话,都得先自报家门,虽然都是高级干部,但是大家心照不宣,都养成了这个习惯。
“老公,我知道是你,真巧啊,我刚才想给你打,没想到你打过来来了。”张小佳按耐不住兴奋。
“哦,是这样,小佳,你们也传达了省纪委的通报吧,我估计搞不好铁州市委会安排你来牵头,所以打个电话问问。”
“老公啊,你真好,常书记就是让我主抓,你说我刚来就赶上这么件大事,我怕干不好哪。”如果不是保密电话,张小佳真想在电话里给侯卫东来个kiss。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首先要把真实情况摸准,其次要注意依靠同志们的力量,同时还要随时争取市委的支持,只要做到了以上几点,就不会出大问题。”
“当然,也要注意讲究策略,铁州大市经济发达,机关干部炒股是难免的,茂云这种情况也不少,要注意正面引导,但是,对于个别迎风而上的害群之马,也要绝不手软,坚决打击。”
张小佳听得连连点头。侯卫东这方面经验丰富,好在自己采取的措施也八九不离十,自信心又逐渐长了起来。
放下侯卫东的电话,想到眼前的工作,张小佳很快进入了状态,先是在网上找了不少背景资料,又把省纪委文件反复看了几遍,心里有了些底气。
在股票市场的早期阶段,我国对于机关干部炒股并不限制,相反,还鼓励机关干部认购原始股。但是,随着问题的暴露,国家逐步规范了对股票市场的管理,1993和1997年,党中央、国务院分别出台文件,明确规定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干部不准买卖股票。
直到2001年,根据形势的需要,国家才有限制地放开了机关干部炒股行为,但是明确规定,严禁以单位名义集资买卖股票和证券投资基金,严禁借用本单位的公款,或者借用管理和服务对象的资金购买股票和证券投资基金。对于干部个人,则严禁利用工作时间、办公设施买卖股票和证券投资基金。
清理炒股中的违规问题,既牵涉到几个重点部门,又涉及到一百多个党政机关的数千名干部,工作量很大。特别是有些心思细密的机关干部,并不是实名开户,又不集中在一个证券公司,即使通过组织手段去查,难度也很大。
张小佳过去一直在部门工作,接触的都是一条线的事情,这次接手一项涉及全市的重要工作,热情很是高涨,把事情前前后后考虑了几遍,迅速进入了实际行动阶段。
有了穆明的点头,张小佳协调组织部、人事局、财政局等单位作为领导小组成员单位,又从纪委干部室、党风二室抽调了两名处级干部、两名科级干部,很快组成了领导小组办公室,又单独安排了房间,对外简称“清理办”,给市直各部门和县区发了通知,工作很就运转起来。
纪委干部室抽调了副主任殷浩,带了一个小组,负责部门资金违规情况的查处;从党风二室抽调了副主任徐慧,负责查处党政干部个人炒股情况。
情况摸得很快。三天后,两个小组就将面上的情况汇总了出来,张小佳看着报告,和她预想的情况出入很大,心里有些异样。
在两个小组下去的同时,张小佳也做了些功课。铁州干部历来思想活跃,收入又比较高,机关里炒股的人不在少数,对于这些机关干部来说,由于股市每天开盘时间和工作时间基本一致,他们完成网上作业大部分也都是在正课时间进行。但是报告里提供的情况,却是大相径庭,而且,报告里谈到,经审查,未发现市里相关部门有违规动用单位资金炒股现象。
她一时拿不准,便拿着报告找纪委书记穆明汇报。
穆明今天倒是挺严肃地翻看报告,但是,当翻到最后的结论时,张小佳明显看到了他的倒八字眉竖了一下,但是脸上很快恢复了“笑面弥勒”的神态,道:“小佳同志,效率很高嘛,这么快把情况摸上来了,不错。我就说嘛,铁州一心发展经济,部门是不会乱来的,铁州的干部素质也是高的。”
张小佳本想和穆明说说自己了解的情况,却看到穆明大笔一挥,在报告右上角签了字:“同意,领导小组研究通过后,向市委报告。穆明”不愧是十多年的厅级纪委书记,字写得龙飞凤舞,右上角写不开了,“穆明”两个字,顺着报告右侧的边缘滑了下来,有些张牙舞爪。
第二天,纪委书记穆明亲自主持召开了清理工作领导小组成员会议,张小佳全面通报了摸查的情况,会上,各成员单位的头头们也没提什么反对意见,就这样形成了最后向市委的汇报稿。
张小佳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一时又想不起来是什么。当天下午,她在办公室里又翻看这份材料,突然想起了侯卫东电话里的一定要把情况摸准的告诫,“我刚来,又是第一次被市委安排负责这项工作,出了问题我是要负责任的,不行,我得到下面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她没有犹豫,给纪委办公室打了招呼,办公室又连忙通知了司机。
铁州的绝大部分市直单位都集中到了政务中心办公,只有少数涉及老百姓办事较多的单位,为了群众的方便,一直在市区人口比较密集的区域办公。

按照“清理办”的要求,这几天各单位都召开了机关干部大会,一把手亲自动员,提了要求。张小佳留了个心眼,没有直接坐电梯下楼,而是先在政务中心大楼走了几层,没发现什么问题,便放心了不少。
“铁州毕竟发达地区,令行禁止,市委权威还是很强的。”正在暗自琢磨的功夫,司机小杜在楼下久等不到张小佳,担心误事,便把电话打了过来。张小佳嘴里说着马上到,便出了市委大院。
她毕竟刚来铁州不久,对在市区办公的单位分布不熟悉,好在小杜是铁州本地人,张小佳吩咐随便找个大点的单位,小杜很快驱车来到仅次于市中心的铁州房管大厦。
等司机停好车,张小佳道:“小杜,你把相机带上,跟我一块上楼。”作为即将上任的纪委书记,这些基本的设备,纪委办公室早就配齐了。
铁州房管大厦很气派,足有20层的大楼,局机关只占了四个楼层,一层二层全部是面对百姓的服务窗口,其余楼层一部分给了房管局下属的房权交易中心、公房维护中心等事业单位,一部分对外出租兼做了写字楼。
大厦的一层二层人来人往,各个窗口前都排起了长队。张小佳暗道:“以前只听说铁州经济发达,一直没有直观的概念,其实不看数据,看看房产大厦的人流,就可以想像铁州房地产市场的繁荣,这样的景象,恐怕沙州和茂云五年也赶不上啊。”
在人群中走了走,张小佳很坦然,她除了刚来时在电视上露了一面,其它时间都是窝在办公室里,不用担心会有人认出来。两人从人群中挤到电梯旁,看到房管局机关分布在六至九层,进电梯顺手就按了七层。
七层恰恰是房管局业务科室最集中的地方,住房改革科、物业管理科、产权管理科等十几个科室都在这个楼层。
出了电梯,张小佳才发现,这里的情况和楼下两层完全不同,整个楼层多数办公室都关着门,走廊里静悄悄,仿佛节假日休息一样。
张小佳沿着走廊走了几步,见几个办公室都挂了门牌,分别是产权管理科和科长办公室、副科长办公室,她顺手敲了副科长办公室的门。
一声“请进”,张小佳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但是她随即连咳了几声,一股浓烈的烟味扑面而来,呛得她迅速捂上了嘴。
办公室有三十多个平方大小,一张中等大小的吧台,侧面摆了副台,副台上一部电脑,屏幕正对着门口,门口一侧摆着一个三人沙发和长条茶几,对面是一排书柜,是标准办公室的摆设。
令张小佳更加吃惊的,不是办公室的摆设,也不是室内浓浓的烟味,而是正面朝外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图像。
一个40岁左右青年人本来背对大门在转椅上坐着,这时转过身来,正要张开嘴说话,身后屏幕上的股市行情清楚地显露了出来。
“咔咔咔”几声,张小佳身后的小杜机灵地按下了快门,屋内的景象、电脑屏幕和青年人的正面,清晰地留在了数码相机的取景框中。
青年人并不慌张,依然坐在椅子上,嘴里问了句:“你们找谁?拍照做啥子?”
小佳冲小杜使了个眼色,没有理睬青年人的问话,转身出了办公室。来到楼下上了车,张小佳有些不高兴,短促地说了句:“回市委!”小车一路回了政务中心。
下了车,她又吩咐小杜:“你去街上的彩扩部,把刚才的照片冲洗出来,各洗三张,尺寸大一些,回来拿给我。”
上楼的功夫,张小佳思考了一下刚才的事情经过,虽然拍了照片,一时倒拿不准该如何处理,本想直接去穆明办公室汇报,转念一想还是先回了自己办公室。她用内线把干部室副主任殷浩叫了过来。
“殷主任,你是老纪检了,又在干部室工作,依你看,市里机关干部炒股到底是什么情况?”
“张书记,前段时间我重点跑了几个资金量大的单位,对机关干部炒股的情况还不是十分了解。”殷浩对张小佳的问话有些突然,回答也算实实在在。
“那你能保证,报告里涉及单位炒股的情况都是真实的吗?”
“这个……,张书记,是这样,通过我们的检查,也不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但是,这个情况穆书记知道。”殷浩故意透了点口风。
他是个老纪检,因为办案出色,人又稳重,从案件室副科长提拔到干部室任了正科级的副主任。这段时间,他虽然找张小佳汇报过几次工作,但是毕竟接触不多,从直观上感觉,这位未来的新书记稳稳当当,和蔼可亲,年龄虽然不大,颇有大姐的风范,对张小佳的印象挺好,尽管任命还没下来,殷浩已经开口称书记了。
等殷浩离开办公室,张小佳又打电话叫了徐慧过来。
徐慧进来后,张小佳明显感觉到了她和殷浩的不同。单从外观上看,这个女人是个典型的机关干部形象,45岁左右的年龄,身材长相打扮都很一般,但是就是太冷了,从里到外出奇的冷。不仅回答张小佳的问题时惜字如金,也从来不主动说话,关键是整个人坐在那里,像一尊雕塑一般,更如一潭深山里的泉水,一眼望过去,让人不由自主想裹紧衣服。
张小佳差不多问了和殷浩同样的问题,但是徐慧的回答仅限于“大家都很遵守纪律,情况真实,都在报告里了”,诸如此类的话,张小佳也就没有兴致,很快打发徐慧回了办公室。
又过了一会儿,司机小杜用信封将洗好的照片封好,送了进来,同时还将数码相机里的底片文件拷到了张小佳的电脑硬盘中,又当着张小佳的面将相机内存清了空,这让她对这个20多岁的小伙子有了很强的好感。
照片拍得很好,乌烟瘴气的办公室全景,电脑屏幕的特定,青年人张大嘴巴坐在电脑前的形象,虽然只有三张,却把整个情况反映得清清楚楚。张小佳心道:“小杜这么机灵,办事利索,我看也不比侯卫东身边的人差多少嘛,虽不至于比晏春平强,但至少不比有点机械的楚飞差,哈哈。”
看着清晰的照片,她再次有了向穆明汇报的念头,将桌上的报告、照片和刚才的记录本一并拿了,就往斜对面穆明的办公室走。
敲了门,穆明却不在,正往回走时,迎面碰上了市长杨森林的秘书小周。
“张书记好!”市长秘书能够第一时间接触到领导,小周人又机灵,一眼认出了张小佳。
“是小周啊,忙什么呢?”张小佳也认出了面前的年轻人。
“哦,张书记,我到楼下给杨市长拿点东西。”
“好,你去吧。”
望着小周急勿勿的背影,张小佳突然灵机一动,何不把这事向杨森林汇报一下?
以侯卫国爱人蒋笑为纽带,侯卫东、蒙厚石几家都和省长朱建国搭上了关系,而杨森林本来就像是朱建国的亲侄子一样,张小佳和杨森林并不陌生,不过那只限于私下生活上的交往,对于工作上的正式场合却仅限于张小佳到铁州以后。
铁州几大班子都在政务中心办公,按照惯例,市委和市委办、纪委、组织部、宣传部都在九楼,据说多数的政务中心,市委都选择了这个最大的数字。人大、政协分别在顶上倒数第二和第三层,市政府本来安排在八楼,由于直属部门太多,就把几个市长和政府办、发改委、财政局几个重要部门安排在了十楼,其它政府直属部门则在八楼办公。
张小佳沿步行楼梯向上走了一层,走到十楼偏左的位置,看了看门牌号,敲响了杨森林办公室的门。
穆明这段时间的心思已经不在工作上了,三天两头跑到铁州“百花居”和几个朋友喝茶聊天,高兴时便叫上小姐陪酒陪唱,只是身体功能衰退的厉害,与小姐大战一次需要恢复好几天。
他昨天刚刚做了运动,今天本来没有兴致,看到张小佳的电话,他下身瞬间有了反应,摆摆手做个禁声的动作,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道:“是小佳书记啊,我在外面谈点事,有什么事你说。”
其实徐慧找了张小佳几次,发现办公室一直没人,便给穆明打了电话。穆明先是很同情,叹息了几声,随后倒八字眉一竖,口气严厉得厉害,“小徐,你怎么搞得?市委刚开了会,各单位都做了动员,你还是清理办成员,自己家里却后院起火,你让我怎么办?这不是给张书记添乱吗?”
“穆书记,您现在还是一把手,我在纪委也是工作多年了,工作从来没有掉下过,我就这么一个侄子,他才30多岁,您不能眼看着他受处分不管啊。”
穆明把眼一瞪,换了一副“岳武穆”的表情,道:“徐慧啊,亏你还是多年纪检干部,枪打出头鸟的道理还用我给你讲吗,你以为这事是给个处分那么简单?张书记刚来,市委又明确她主抓,我马上要退,也不好过多的发表意见,但是我提醒你,新官上任三把火,你侄子饭碗有没有都不一定哪。”
穆明把事情一味往张小佳身上推,故意把火烧大,唬得徐慧又去找张小佳。穆明暗道:“你张小佳自己给自己下了套,我就帮你再拽拽绳子,等你无法收场了,我再出手,看你如何挣脱?”
那边把火烧起来,这边穆明却假装耐着性子听张小佳又把事情讲了一遍,故作严肃地道:“小佳同志,你这种深入基层,亲自获取第一手情况的做法,很值得我学习,我在这里明确表态,坚决支持你!这样,我这里一时走不开,你直接给常书记汇报一下,根据常书记指示,我们抓紧落实。”
放下电话,穆明暗道:“一个傻女人,真不知天高地厚,刚来就惹事,不就是侯卫东的老婆吗?我看你怎么收场!”一边摆出“笑面弥勒”的模样,对身边几个人道:“来来来,喝茶喝茶,晚上不走了,就在这里吧,下去叫几个菜上来,再叫上几个漂亮妞,我要喝一杯!”
张小佳也是机关多年,身边侯卫东虽然不在家里谈论工作,但是耳濡目染,官场经验也不是一般干部所能比拟的,她早已听出来穆明明显耍滑头,甚至都能想象得到电话那头穆明幸灾乐祸的模样,但是下步该怎么办,一时也想不出妥善之策。
凭着直觉,张小佳并不想马上安排给主持工作的市委副书记常洪明汇报,尤其是看到市长杨森林的暧昧态度后,她深知,如果再得不到强有力的真正支持,这件小事难以收场不说,还会给她这个还没上任的纪委书记带来大麻烦。到底该何去何从,张小佳仰坐在办公室宽大的沙发里,陷入了深思。
“要是侯卫东在就好了,他一定知道怎么办最好。”想到侯卫东,张小佳突然一个机灵,回茂云!
看看时间刚下午三点,虽然不是周末,但是市委常委这点事还是能做主的。
她一骨碌从沙发上站起来,心情有些激动,草草准备了点补品,把报告和照片都装进包里,也没给侯卫东打电话,打了办公室电话,带着司机小杜就出了政务中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