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13章 天外来人(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正如多数朋友猜测的一样,步高所带的助手,就是岭西歌舞团的舞蹈演员、老婆小曼曾经的同事和姐妹,朱莹莹。
朱莹莹最后一次在侯卫东的视野里出现,还是200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那时,侯卫东还在岭西省政府担任副秘书长。

那天晚上,侯卫东和姐姐侯小英、姐夫何勇到医院看望母亲刘光芬后,三人不愿意到大酒店,突发奇想,来到岭西著名的“夜不收”大排挡吃地摊。
侯卫东的大学同学刘坤在一个酒局偶遇朱莹莹,一眼被朱莹莹的美貌迷住,便找了理由带着朱莹莹也来到大排挡。醉酒后的刘坤对侯卫东出言不逊,被姐夫何勇教训了一通,还是朱莹莹开了车,将刘坤送回家。
朱莹莹自从经历了成津方达之痛,几经反复,历尽坎坷,终于沉下心来,在岭西经营了一家建材公司。靠着美貌和姿色,再加上有些手腕,生意竟越做越大,逐步发展到专做大型工程。
具备了一定实力以后,朱莹莹找到昔日歌舞团的姐妹,后来嫁给步高的小曼,想和步步高集团合作工程。禁不住老婆的央求,步高勉强同意和朱莹莹的建材公司合作,几个工程下来,竟然顺风顺水,两人互惠互利,朱莹莹的建材公司逐步成为步步高公司的重要供应商。
再后来,朱莹莹看到步高的实力不断强大,再次找到小曼,提出来要将自己的建材公司并入步步高集团。小曼知道朱莹莹的本性,感觉有些不放心,但是步高却点了头。最终,朱莹莹的公司成为了步高的下属子公司,而她本人,则进入集团做了供应部总经理,成为步高的贴身助手之一。
步高之所以不顾老婆的反对,同意朱莹莹进入步步高集团,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字:利益。
这些年,随着步高生意越做越大,公司的产业链条也越来越长。其中,分流集团利润的最主要渠道就是建材。在这些供应商中,朱莹莹的公司已经悄然占据了大部分份额。为了获取更大利润,步高有意组建自己的建材公司,而朱莹莹恰恰在这时候向步高抛出了橄榄枝,开出的价码也算公平。
对朱莹莹这个女人,步高一开始并不认同,甚至对她的水性杨花有些鄙视。
步高早期想拿下侯卫东主政的益杨新管会工程时,曾经用朱莹莹作为钓饵,引诱侯卫东,不想被侯卫东放了鸽子,虽然后来还是拿到了工程,却由此看清了朱莹莹的本质,所以在后来她因方杰被成津公安传唤时,步高不顾小曼多次央求他找侯卫东通融,都严辞拒绝。最后还是晏紫找了侯卫东,朱莹莹才没出什么大事,不久就放了出来。
如今的朱莹莹,与过去已经不可同日而语。除了生意场上如鱼得水,经验与日俱增,具备了大公司中层的所有能力以外,关键是人性大为改变。她家境贫寒,容貌姣好,对未来原本充满憧憬,怎奈步入社会后,事事不顺,不断受到打击和刺激,特别是经历方杰之后,更对男女之事麻木不仁,对世界满怀仇恨,这也是步高的老婆小曼最担心的地方。
接到步高的命令,副总蒋建国和朱莹莹迅速开始相关准备。对步步高这样业务相对单一的大集团来说,几乎每天都要谈判,每个月都会接下新的工程,只要有生意要谈,应该准备什么,已经成了一种很职业化的行为。
不到一个小时,三人出了集团总部,上了步高的宝马车,朱莹莹坐到了副驾驶位置,步高和蒋建国坐在后排。从放下侯卫东的电话开始,步高的大脑一刻也没有停止高速运转。
“侯卫东突然找我,会是什么事?肯定和地产有关,他知道我不做别的行当。”、
“步步高有足够强大的信息来源,茂云政务中心已经名花有主,几个部门的办公楼被不同的公司瓜分,最大的南浦改造项目由琳达朱小琳承包,据说马上进入竣工验收阶段了,除了这些,没听到茂云最近有什么大地产项目,到底是什么事呢?”
别说南浦改造已经基本竣工,就是刚开始施工,步高也不会往这个项目上想,这项目的背后站着茂云组织部长,一般的人可能不知道,对于步高这个层面的开发商,每个项目背后的来龙去脉都能搞个八九不离十,这是他这个行当的基本功。
百思不得其解,步高反而更加不敢轻视茂云之行。
车出了岭西,拐上通往茂云的省级公路。岭西至茂云的西云高速已经由胡铭南的公司开始施工,按照工期,预计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通车,岭西虽然不承办任何奥运比赛项目,省交通厅也打出了向北京奥运会献礼的口号,也算赶了一把时髦。
步高对这一套很反感。他做的房产项目,没有一个是提前竣工的,提前一天也不行,严格按照合同执行,如果超期,公司财务总监会直接按合同赔付对方,根本不用向步高汇报。步高的项目更不会作为任何献礼工程,这一点,步高在签订合同时就和甲方明确注明。
省级公路的颠簸让步高没了困意,他的思路又回到侯卫东身上。
“侯卫东是市委书记,我是不折不扣的商人,自古官商一家,他亲自出面,说不定和官场有关,或许是什么工程和官场联系上了,让侯卫东有些为难。不管怎么样,肯定和房地产有关,而房地产市场,说白了就是新房和二手房。”
想到二手房,步高突然有些预感,对蒋建国道:“老蒋,你马上通知常年跟我们合作的房产评估公司,要他们即刻派最好的评估师到茂云去,对,立刻,你联系好茂云宾馆,一切费用我们负担。”
说完,他又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朱莹莹:“小朱,你马上通知集团财务总监刘艳,让她立即集中集团各分公司流动资金,不论什么开支,一律暂停,给她三天时间,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回笼十个亿!”
蒋建国和朱莹莹面面相觑,不知道步高要干什么。朱莹莹的下巴已经快要掉下来,“三天之内回笼十个亿,这不是小孩过家家,也不是纸上谈兵,这可是真金白银啊。”
两人只知道去茂云谈项目,至于去见谁,和谁谈,步高则只字未提。只是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项目,值得他如此重视,搞这么大动静。
听着两人一通电话打下来,事情基本有了着落,步高终于长出了一口气,靠在后背上,任凭宝马如何颠簸,很快进入了梦乡。
步高一路马不停蹄来到茂云,侯卫东让秘书楚飞出城迎接,他则在市委小招等候。
接近12点,楚飞领着步高一行进了小会议室。侯卫东满面春风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正要和步高握手,一眼看到了步高身后的朱莹莹,有些吃惊,“她怎么又和步高混到一起了?”
步高向前走了几步,拉了侯卫东的手,对蒋建国和朱莹莹道:“小蒋,小朱,这是茂云市委侯卫东书记,你们应该不陌生吧?我步高能有今天,都是侯书记多年关照,说侯书记是步步高集团的恩人,也不为过啊。”
蒋建国是步高大学同班同学,从在学校开始,就习惯跟在步高屁股后面,对步高的为人做事很佩服。他善于钻研业务,专业很过硬,属于智商高情商极的那种。他初识侯卫东也是在益杨新管会,当时步高已经是几百万身价的老总,看到他一次次跑益杨,对侯卫东异常尊重,很不以为然,今天突然听说侯卫东做了茂云市委书记,这才对步高的深谋远虑更加佩服起来。
在中国的私企里,规模越大权力越集中,一开始哥几个合伙创业时还能同甘共苦,荣辱与共,等企业上了规模,领头的就想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也就预示着分道扬镳的时刻到了。所以在大型私企里,董事长就是大爷,绝对的一把手,副总在他眼里,就是高级打工仔,不听招呼,与普通员工一样,一句话就得卷铺盖走人,这一点蒋建国倒是有些领悟。
正因为如此,蒋建国对于步高一会儿称呼他“老蒋”,一会儿“小蒋”,不仅不生气,反而很受用。他赶紧上前一步,躬了腰,双手握了侯卫东的右手,低声下气地道:“侯书记,我是小蒋,步总的大头兵,能够认识侯书记,是我三生有幸,请多关照。”说完,知趣地向后退开了。
朱莹莹其实一进门就已经认出了侯卫东。侯卫东这个名字,从一开始的不屑一顾,到隐隐的期盼,直到最后侯卫东高高在上,一直都在朱莹莹的心中占据了重要位置。在成津,侯卫东担任主持工作的县委副书记,朱莹莹由恨生爱,由爱及恨,知道两人的距离越拉越大,这才有些自暴自弃,委身于草包一般的方杰。及至后来在岭西烧烤摊上偶遇侯卫东,又让他看到了自己与落魄的公子哥刘坤混在一起,朱莹莹更是羞愧难当。知道自己一生再也不可能与侯卫东有什么交集,这才立志沉下心做起了生意。
只是,眼前的侯卫东,少了些印象中的意气风发和潇洒风流,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魄力和干练,举手投足之间,露出一股令人不可违抗的气势,令朱莹莹不自觉地有了仰视的感觉。
听完步高的介绍,朱莹莹面带桃花,伸出一只纤纤玉手,很女人地道:“我说步总这么重视这次茂云之行,原来是侯书记啊,我现在是步步高集团供应部小朱,朱莹莹,您不会忘了我吧?”
侯卫东何等聪明,瞬间意识到:“朱莹莹与步高的老婆小曼曾经是同事,一定是小曼从中搭了桥,她才能到步高的公司。”只是以侯卫东对步高的了解,一时想不明白小曼怎么会把这样一个品行不端的女人介绍到老公身边,而以步高的才华和见识,怎么会接受朱莹莹这样一个女人,这次明知茂云之行有重要的事情,居然还带了过来。
以侯卫东现在的地位和城府之深,对于朱莹莹之流早已不屑一顾,也就淡淡地说了几句客套话,楚飞就领着蒋建国和朱莹莹到各自房间休息,小会议室里就剩下了侯卫东和步高两人。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侯卫东就对步高不再有任何隐瞒,把南浦城中村改造的前前后后,朱小琳急于退出的来龙去脉全面做了介绍,当然,退出的原因肯定不是朱小勇了。
步高是何等人物,侯卫东简单一说,他立即把事情看了个透亮。了解了整个经过,步高暗叫一声“侥幸”,情况与自己估计得大差不差,如果不是路上做了充分准备,这次说不定要让侯卫东看低自己了。
他反复衡量这件事情的利弊,感觉风险颇小,把握性比较大,就对侯卫东道:“感谢侯书记信任,多年来承蒙关照,步步高集团做了些事,也有了些名声,对接管南浦改造工程,我个人感觉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商人,不论大小,天性是追逐利润,这一点步高也是同样。只是步高更加狡猾,他看明白了这次生意的玄机,知道不是一次简单的接管,这是一次官场争斗的产物,而且,他此时出现,在次争斗中并不处于下风,在某种程度上说,主动权在他步高手里。
听步高如此表态,侯卫东就知道事情基本成了,两人相视一笑,几乎是同时站起来握了手,又几乎是同时道: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侯卫东当然清楚,事情只是刚刚开了个头,以步高的个性,不狠赚一笔是绝不会轻易点头的,这也可以理解。“你朱小勇不按常规出牌,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想蒙混过关,我这里通不过,政策法规通不过,茂云的百姓也不答应!”
侯卫东给了步高三天时间,放手让他和助手对南浦改造工程进行了全面考察,尤其是得知步高同时调来了专业评估公司时,侯卫东更是对步高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层。
正如侯卫东估计的一样,三天后,朱小琳果然出现了。
朱小琳今天硬闯侯卫东办公室,她其实做了充分的准备。尽管这段时间被城中村改造工程折腾得焦头烂额,但她毕竟是清华才女,又在生意场上闯荡多年,真正事到临头了还有些分寸。来侯卫东办公室以前,她已经悄悄预订了岭西华裕国贸的豪华套间。
见侯卫东把材料看得差不多了,朱小琳莞尔一笑,道:“侯大书记,你如此重视,小女子这里领情了,晚上能否赏个光,容小女子略表心意啊?”
朱小琳本来以为侯卫东不会轻易答应,没想到侯卫东痛快地道:“美女老总大驾光临,又到中午了,我侯卫东不请个客说不过去吧,这样,也别晚上了,就中午,到市委小招吧。”
说完,侯卫东并没有等待朱小琳的回答,站起身来,就准备往外走。
侯卫东的话打乱了朱小琳的安排,从景伟这段时间对待她的态度,她心里很清楚是侯卫东在背后撑腰,否则,一个区长不可能对朱小勇的几次暗示置若罔闻。但是对于如今的侯卫东,她已经不敢再像以前那样造次了,侯卫东从市长到了市委书记,而靠山熊大伟却从岭西市委书记到了省委统战部长,此消彼长,形势已然大为不同。
对付现在的侯卫东,泡个澡,雇个美女之类的手段就太低劣了,就是自己亲自出马,朱小琳都没有把握还能不能把侯卫东拉上床。不过,朱小琳还是让手下人准备了特制的葡萄酒,事先放到了华裕国贸豪华套间的酒柜中。“侯卫东,不是我朱小琳不仁,而是你把我逼得无路可走了,也别怪我不义!”
侯卫东嘴里是商量的口气,实质上态度很坚决。朱小琳无奈,嘴里说着客气话,眼睛却恨恨地看了侯卫东,也只好站起来,在楚飞的引领下,随侯卫东出了办公室。
两辆小车鱼贯驶出了市委大门,来到小招201餐厅。进了餐厅,朱小琳惊讶地发现,餐厅一角的沙发上,居然坐着一位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见两人走进来,笑盈盈地站起来,做了自我介绍:“是朱总吧?我是岭西步步高集团步高。”
步步高集团和琳达集团同在省城,都是实力很强、名声很大的地产公司,但是两家公司的侧重点有所不同。步步高集团虽然总部设在岭西,却是以全省各地的开发为主,偶尔做一做岭西的楼盘。而琳达就不同了,朱小琳靠了原岭西市委书记熊大伟,主要开发岭西市属的重点工程,所以两家公司之间既没有合作,也没什么大的过节和冲突。这也是步高的聪明之处,绝不强求去做希望不大的项目,而宁肯到沙州、甚至益杨等二三线城市开发。
两家公司互相倒也了解,只是限于各自的圈子不同,步高和朱小琳互相仰慕,私下并没什么交往。
朱小琳一时没听明白步高有些绕嘴的话,略一迟疑,很快反应过来,“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步总啊,久仰久仰。”一边和步高握着手,一边却暗自琢磨:“我与步高同行,向来是竞争对手,侯卫东把他叫来做什么?”心里就格登了一下。
午餐就在朱小琳的惴惴不安中开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