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11章 换届人选(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这一集数字吉利,1111~

侯卫东之所以不动老涂,并不是担心什么,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以侯卫东杀伐决断的作风,即使做茂云市长期间,想动一个县委书记,恐怕也不是太难的事,更何况当时的市委书记段宜勇,已经自觉不自觉地把侯卫东当成了班子核心,大事小事反过来和他商量。
侯卫东到茂云任市长以后,虽然有西陆命案和闻天强案缠手,但是,他时刻也没有忘记市长的职责。从这个角度上说,侯卫东无疑是一个好官,他强烈的民本思想,不仅照耀了他的仕途,更让上青林、成津和沙州无数的百姓受益。

茂云东湘,这个仅次于西陆的第二大矿产县,一直在侯卫东心中占据着重要位置,他甚至把东湘看成茂云二次创业的关键。但是,东湘这些年经济发展缓慢,总量基本排在倒数第一第二,尤其是矿产企业规模小而分散,形不成气候,更谈不上对财政有什么贡献。

有些奇怪的是,东湘老涂一班人对于发展矿业经济,似乎并不特别热心,县委县政府既不出台文件,老涂大会小会强调的也不多,偶尔谈到,也是以保护环境为借口,不提倡不反对,以至于大量民工都涌到西陆做了旷工。好在是东湘虽然贫穷落后,民风倒是淳朴,没出过什么恶性案件,涂仁杰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侯卫东一时还没有调整他的合适理由。

当然,还有深层次的原因,老涂是祝焱提拔上来的人,老领导在茂云的嫡系中,虽然与闻天强案有染的不多,但是刘刚、杜勇命丧黄泉,段连德因莫名车祸丢了性命;在位的几个,张宏一直挂着市委副秘书长没起来,王兵调整到了公安局法制科长。

而另一位同样是老领导的周昌全,安排了一个心腹楚休宏过来,却很快担任了茂云市政府秘书长,这次换届,侯卫东甚至还想委以重用。反复权衡,侯卫东实在不愿意因为一个县委书记,再和祝焱产生新的隔阂。

听了朱小勇关于班子的汇报,看着东湘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全县财政收入尚不及西陆的四分之一,同期增幅仅有可怜的5%,侯卫东一声冷笑,暗道:前怕狼后怕虎,永远成不了大事,这是周省长多次教导过的,事到临头,我怎么忘得一干二净?这样下去,东湘要拖整个茂云的后腿,不借着换届解决这个老狐狸,东湘永远也别想发展!”

下了决心,侯卫东脸上就有了些煞气,他看了看刘刚,知道他不会主动表态,便说了狠话:“老刘,一个60万人口的县,守着这么好的资源,却长期自甘落后,你能理解吗?你认为这样的县委书记还称职吗?我看,保护环境不过是幌子,这不是造福百姓,这是悲哀,是失职,更是对东湘人民的不负责!”

说到这里,他仍然意犹未尽,“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在我侯卫东手下,你可以犯错误,但是绝对不能不干事,占着茅坑不拉屎,我不答应,人民也不会答应!老刘,今后几年,茂云要实现二次创业,除了西陆,东湘也要成为高速奔驰的快车!”

听了侯卫东如此慷慨激昂的话,刘刚就知道,这一次老涂的县委书记恐怕是做不成了。
刘刚任市委副书记以前,多年担任常务副市长,和老涂同在祝焱手下共过事,知道老涂是祝焱提拔的干部,就想再争取一下。考虑了一会儿,他试探着道:“侯书记,我和老涂共事多年,老涂毕竟是老同志,又长期在县里工作,功劳虽然不大,可也没有什么明显的过失,我的意见,可能的话,这次换届,还是把老涂调到到市里人大政协来吧。”
侯卫东本来想说“无功就是过”,听到刘刚话里背后的意思,瞬间意识到,自己刚才激动了些,便转向朱小勇,问道:“朱部长,老涂的年龄,到市人大政协有没有超过提名界限?”

朱小勇听着两人对话的同时,眼睛已经在涂仁杰的基本情况上看了几遍,听到侯卫东的问话,他又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材料,道:“老涂今年55岁,按照年底换届时间计算,他刚好满56岁,根据这次换届规定,他正好达到人大政协副职提名年龄上限。”
“既然还能提名,那就作为政协副主席人选吧,不过,他必须作为差额人选,能不能上来,让政协委员们到时候评价吧!”
这次换届,省委有意在部分地市试行差额选举,茂云上报的就是政协班子,而市委、人大、政府依然实行等额选举。
朱小勇点点头,没有答话,忙不迭在面前本子里记下:东湘涂仁杰,市政协,差额人选。
他一边记录,一边暗道:“我和侯卫东认识多年,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如此果断,一句话把一个十多年的县委书记放了学,就老涂的为人,还差额人选?到时候估计也就是一票的水平。”
组织部一帮人在研究人选时,就对东湘老涂的去留拿不准,因为年龄原因,肯定是不能再担任县委书记了,但是如何安排都没有谱,朱小勇就安排部里搞了两个方案,一个是人大,一个是政协。
“侯卫东此举,肯定要得罪老涂了,以这家伙的老奸巨猾,知道情况后,肯定背后要骂娘,估计我去省委组织部汇报时,干部处的那帮家伙也不敢定,最终恐怕还得到祝焱那里。侯卫东翅膀硬了,敢和祝焱叫板,我现在运作茂云市长,夹在中间不说,姐姐小琳那里又利索不了,即便运作成功,依侯卫东的强势,我能和他配合好吗?”想到这里,朱小勇不禁有些惆怅,连鼻尖也渗出一丝汗来。
拿下了县委书记涂仁杰,自然要补充新书记。只是由谁来担任东湘县委书记的问题,因为侯卫东刚才的强势,刘刚和朱小勇一时都不愿意先开口了。
侯卫东明白两人的心思,也知道他们提不出自己希望的人选,按惯例,他还是先征求刘刚的意见,道:“老刘,根据你掌握的情况,你看谁来接替老涂比较合适?”
刘刚不清楚侯卫东的目标,加上还在考虑老涂的未来,侯卫东点名,又不能不说,只好按常理表了态:“东湘县长胥明堂今年47岁,是老涂的老搭档,担任县长也有七八年了,这些年还是很支持县委工作的,群众威信也比较高,是不是可以由他接任?”
刘刚一张嘴,朱小勇就知道人选不合适,听到刘刚又说到胥明堂积极配合老涂工作时,他知道彻底坏了事。不说这个还好,强调配合县委工作,等于是把胥明堂推进了火坑。
朱小勇毕竟了解侯卫东的个性更多一些,如果刘刚说胥明堂一直被老涂压着,有想法施展不出来,或许侯卫东反而会起用他,但是现在这样一说,别说接任县委书记,就是县长的位置能不能保得住都是未知数了。
果然不出朱小勇所料,听了刘刚的话,侯卫东既没点头,也没摇头,没有任何表示。侯卫东脸上反而平静下来,转头问朱小勇:“朱部长的意见呢?”
朱小勇在岭西水利厅恒庆集团任中层干部时,曾经到东湘考察过项目,涂仁杰不知道他的身份,自然不会接见他,派了对口的副县长胥明堂出面,朱小勇对胥明堂有些印象,考虑到自己一旦上位市长,也必须培育几个心腹,就想帮胥明堂一把,保住他的县长岗位。
他沉吟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方案,道:“组织部原来的方案之一就是老涂进人大,明堂县长接书记。胥县长人年轻,有能力,只是老涂不求突破,他也没办法,综合来看,明堂同志是具备县委书记条件的。”
看侯卫东仍然没有表态,朱小勇知道自己的说法不可能打动他,这才抛出了自己的真实意图,“侯书记,省委组织部多次提出,这次换届,对选配党政一把手要高度重视,特别是县委书记,要慎之又慎。我看,东湘县委书记位置,可以搞第一人选和备用人选,综合平衡一下?”
其实,拿不拿掉老涂的问题,直到今天三人碰头,侯卫东都在犹豫。他让秘书楚飞从统计局调来了最新的数据,当看到东湘截止到八月份还是垫底时,他才真正下了决心。征求刘刚和朱小勇意见的同时,他一直盘算着合适的人选。
对东湘县长胥明堂,侯卫东堂堂市委书记自然很了解。平心而论,胥明堂人品不错,也有能力,又做了多年县长,干一届县委书记,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接任东湘老涂却不是最好的方案。听了刘刚的推荐,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胥明堂不能执掌东湘。
最得力的谷云峰不能过来,下步要把西陆抓起来,晏春平稍显嫩了些,一时还真没想到合适的人选。
听了朱小勇的话,侯卫东觉得有些道理,“朱部长的建议我看可以考虑,目前有成熟的人选吗?”
举贤不避亲,敢于起用身边的人,这是侯卫东一贯的做法,朱小勇深知这一点。他脑子里转了一圈,把侯卫东信得过的几个人盘算了一遍,道:“市政府秘书长楚休宏年富力强,又从省里下来,视野开阔,有闯劲有魄力,比较适合到东湘打开局面。”
侯卫东原意是要楚休宏在市政府过渡一下,过来任市委秘书长,但是市委秘书长一般情况下,要挂市委常委,需要省委研究决定,这次换届不一定一步到位,况且他和侯卫东都是周昌全的秘书,两个秘书,一个是市委书记,一个是市委秘书长,难免有人说闲话。下来做一届县委书记,再升上去反而更顺理成章。
想到这里,侯卫东就拍了板,道:“我同意朱部长意见,就这样,楚休宏、胥明堂同时作为东湘县委书记人选,最终由市委常委会研究决定。”
见侯卫东采纳了自己的意见,朱小勇长出了一口气,暗道:“市委常委会的结果是明摆着的,胥明堂的县委书记肯定通不过,但是这样一来,侯卫东就不好再对他怎么样,胥明堂的东湘县长宝座也就算保住了。”
朱小勇心理有了些平衡,便陆续汇报人大政协一把手,以及四大班子二十多位副职的进退流转,刘刚和朱小勇免不了推荐几个自己看中的人,侯卫东向来对副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东湘的班子终于敲定了。
接下来翠山县的情况就相对简单了些,县委书记李鸣从县长任上转过来不久,能力虽不是特别出众,也足以把一个县的工作抓起来,县长郭放比较年轻,两人工作配合上也算中规中矩,两人都不必再动。
翠山县班子其他成员的调整中,出了一个小插曲。五龙口乡党委书记赵普,这位侯卫东亲自发现的驻村工作先进个人,从党校教师一步到乡党委书记,仅用了不到两年时间,这次又被提名为翠山县副县长人选,当朱小勇提出这个人选时,侯卫东没有任何表示,朱小勇知道,这就等于是通过了。
倒是议到南浦区的班子时,侯卫东费了些思量。区委书记崔道元刚从区长位置上升上来,区长景伟也刚去掉了头上的“代”字,本来侯卫东对崔道元不是很满意,有心让景伟上来,考虑来考虑去,还是尊重了朱小勇的方案,二人暂时都不动。
最后就是焦点和矛盾最为集中的西陆县了。
市委副书记刘刚终于抓住机会,率先发表了意见:“西陆是茂云的重县,目前各方面工作刚刚起步,百业待兴,韩磊同志无论从年龄和能力上都不适合再担任县委书记,我提议,由县长谷云峰同志接任县委书记,县长人选由……”
因为刚才侯卫东否定了刘刚对提议胥明堂的推荐,他急于在侯卫东面前改变印象,讨论到西陆的班子,便急不可耐地发表了意见,只是他只考虑了谷云峰接任县委书记,至于由谁来接任县长职务,并没有考虑成熟,说到这里时,一时便卡了壳。
朱小勇在一旁暗笑,“一个多年的常务副市长,非要和我竞争市委副书记,自己水平不够,就是上来了又能怎么样?这么重要的人选,不考虑成熟,贸然发表意见,别说侯卫东,就是我也会看不起。”
想到这里,朱小勇接过刘刚的话,道:“考虑到西陆工作难度大,局面复杂,不宜另派干部过去,我建议,西陆县长就从班子内部产生,综合各方面因素,现任常务副县长晏春平,是比较合适的人选。”
朱小勇说完,多少有些洋洋自得,他以为,自己的这个建议应该是捅到了侯卫东的心坎上,肯定会被采纳。
可是事与愿违,侯卫东一句话就让朱小勇的鼻尖再次渗出了汗,“晏春平担任西陆县长不合适。”
见朱小勇有些不自在,侯卫东进一步阐明自己的观点:“朱部长推荐的晏春平本来也不错,
我这个人就这样,光明磊落,不避讳什么。晏春平给我当过秘书,到西陆后,做了大量工作,得到了方方面面的认可。但是……”
侯卫东停了一下,看到朱小勇脸色趋于正常,继续道:“西陆国房局长李世秋同志,在茂东地区就担任了多年大镇党委书记,基层经验丰富,来茂云政府办以后,虽然明确了副县级,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到西陆低挂了国房局长,工作兢兢业业,对西陆情况熟悉,更适合作为县长人选。”
“至于西陆现任常务副县长晏春平,鉴于目前西陆矿业已经全面恢复,他本人也年轻,还需要经过多岗位锻炼,我建议,调晏春平作为陈桥县县委副书记人选。”
侯卫东这一番话说完,朱小勇彻底服了气。自己还是棋差一着啊,侯卫东年纪轻轻,道理讲得冠冕堂皇,自己的心腹安排滴水不漏,虽然赶不上周昌全的周密大气,却是颇得祝焱心机深沉、长袖善舞的真传啊。
朱小勇企业出身,几年组织部长做下来,又有蒙家的背景,官场见识已经超过多数平庸的官员,但是在侯卫东面前,他却不得不放下高傲的心气,甚至自觉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从竞争副书记失利开始,朱小勇就认为侯卫东没把他当作兄弟,这次竞争市长,他对侯卫东严密封锁消息,景伟对朱小琳的种种,他知道一切都是侯卫东在背后撑着,更是心服口不
服。
“哼,你侯卫东是市委书记,说话一言九鼎,谁也不敢说什么。孬好我也做了几年组织部长,你这一套能对付别人,却瞒不了我。干部安排向来没有绝对的对错,位置高低也没有严格的标准,归根到底,还是看谁的权力大啊。”
几个县区人选议到这种程度,也就算形成了一个初步的方案。其实侯卫东清楚得很,这也只能称之为一个初步方案。他暗道:“茂云市级班子省里说了算,各种变化情况都有可能,一旦有空缺,省里空降或者外地交流在所难免。当然,也免不了再动茂云县区干部,不到选举结果出来,一切都不会尘埃落定,翻天覆地也未可知,茂云,绝不可能一团和气啊。”
侯卫东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加上这几天还挂着一件大事,便说了几句结束语,刘刚和朱小勇就准备站起身来。
此时,秘书办公室却传来楚飞和一个沙沙女声有些激烈的对话。
“对不起,女士,领导正在开会,你不能进去。”
“你走开,别拦着,我有特别紧急的事找侯卫东,老百姓就不能见市委书记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