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10章 换届人选(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王齐就任茂云公an局长的这一天,侯卫东心情大为舒畅,他甚至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进了办公室.
今天早晨上班的路上,楚飞就发现,老板和往常有些不一样.
前任秘书晏春平给他交待过,侯卫东没有在车里看书看报批文件的习惯,并且多次告诫楚飞,可以在车里汇报老板的日程安排,但是,没有特殊情况,尽量不要把文件带到车里来,否则,小心挨批,这一点,楚飞十分注意.平时给侯卫东报完行程,就很少说话,偶尔放放音乐,多数时候是根据侯卫东的指示,给县区和局行的头头们下个通知,打个电话.
楚飞还注意到,就是上了班以后,侯卫东也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批完文件,然后就是应付多如牛毛的会议,约下面的干部过来谈话.每天上班,争取一个小时左右处理完公事,这是侯卫东任岭西省政府副秘书长期间养成的习惯.
楚飞当然知道,今天是省委政法委政治部副主任王齐,就任茂云公安局长的日子.昨天,政法委书记李俊曾经过来汇报,请侯书记出席会议并讲话,侯卫东当时说了几句话,李俊就眉
开眼笑地走了.楚飞就意识到,老板今天恐怕有重要的事情,或者突然来了什么灵感,否则也不会一路哼着小曲.
果然,侯卫东就下了指示:”小楚,今天上午的全市干部廉政教育大会,你通知正东书记代表我,代表市委提提要求,我就不参加了.另外,通知刘刚书记和朱小勇部长,八点半到我办公室来开会.”楚飞对此似乎早有准备,没有任何迟疑,跑到外间开始有条不紊地电话联系.
这就是市委书记的权威了.
市委书记和市长之间的差距就在于,市委书记可以轻而易举的决定一个副市长的沉浮,而一个市长顶多也就是对自己副手的权责和影响力进行削弱而已.
而对方如果得到市委书记的支持,这个市长甚至连这一点都无法真正做到.
再比如拥有最高决策权力的常委会议,每次开会前,市委办专职常委秘书要提前几天收集议题,秘书长要审核把关,综合科要按常委人数打印材料,秘书科最后下通知,一大帮人忙乎.
对于各常委来说,包括市长在内,接到了召开常委会的通知,那就意味着要放下手里的所有工作,按时到会,除非生病卧床或者出国出发在外.
而对于市委书记来说,如果他因公因私一时脱不开,完全有资格一句话就让常委会推迟几个小时,甚至取消.当然,他突然有个灵感,兴致来了,一句”马上通知常委”,甚至常委会就可以召开.
趁着楚飞下通知的功夫,侯卫东似乎余兴未尽,顺手打了张小佳电话,道:”老婆大人好,到单位了吗?”
张小佳到铁州上班后,同当年侯卫东的经历一样,也是临时住在铁州市委招待所里,只不过铁州是发达地区,招待所的档次和条件非沙州和茂云相比.
独户独院,四室两厅的大房子,不仅家具,电器一应俱全,连卫生间里都是新换了高级的冲浪式浴缸,惹得张小佳第一天晚上参加完欢迎宴会回来,三下两下扒掉衣服,一头就扎进浴缸里,痛痛快快泡了接近一个小时.
从浴缸里爬出来,张小佳惊诧地发现,宽大漂亮的梳妆台上,居然还摆放了一套迪奥的化妆品,那是她最喜欢用的牌子,当然,价格也很骄傲,那是需要实实在在80张红色大钞才能搞定的,属于标准的奢侈品.
除了房间内的豪华让张小佳乍舌外,第二天早晨起床后,推开卧室阳台的门,向外一看,更让张小佳惊呼一声:”哇,好大的院子,好多的花!”这让园林出身的张小佳简直乐翻了天,如果不是顾忌着身上只穿着睡衣,她真想一步冲过去.
铁州市委大气得很,考虑到张小佳是女同志,还专门安排了一位眉清目秀的年轻女孩子豆豆,全天候保障张小佳的生活,晚上就占了一间小房,也算是两人做个伴.
除了生活上的舒适,公务方面的配备也让张小佳大开眼界.黑色大气的新款2.0T自动挡雅阁,23万的价格,接近厅级干部配备标准的上限又不超标;带套间足有100平方米的大办公室,张小佳有时真像梦里一般.除了市委办公室主任解释说,因为前任纪委书记目前还在位,暂时不给她配备秘书之外,张小佳还真觉得不比侯卫东市委书记差多少.
夫妻两个现在可谓并蒂莲花,比翼双飞.一方父母带着女儿远在北京不用操心,另一方,母亲虽然身体不好,但24小时保姆外加钟点工保障着,也不用两人记挂太多.
来铁州后,张小佳白天忙于熟悉工作,熟悉人头,没有特殊情况,一般每天晚上,她都坚持给侯卫东打个电话,嘱咐侯卫东在哪个柜子里找什么衣服,夫妻倒也和和睦睦.这期间,张小佳周末回了一趟茂云,夫妻自然亲热恩爱,衣服洗了两遍,小别胜似新婚.
侯卫东自然清楚张小佳受到如此待遇的原因,一方面,她是另一个市市委书记的老婆,更准确地说,是岭西官场侯卫东的老婆.
而另一方面,张小佳表面的光环,背后则是老领导祝焱动用了手段,明面上是扶持小佳上位副厅,抛给了侯卫东一个橄榄枝,实际上也是一大块烫手山芋,你侯卫东不要想着把茂云的天掀开,你老婆攥在我手里.
至于生活方面的细节安排,侯卫东相信一定是杨森林的手笔了.他虽然不是市委书记,但是铁州的市长,以堂堂大市市长之尊,打个招呼,生活上张小佳自然是顺风顺水.
事实上,昨天晚上夫妻两人通电话时,侯卫东再一次警告了张小佳,不要被眼前的物质条件和鲜花掌声冲昏了头脑,要想在铁州坐稳屁股,第一要过党代会选举关,第二个人必须洁身自好,不出问题,这两点,缺一不可.
类似的话侯卫东说过不止一次,每次听到电话里侯卫东的说教,张小佳都是摆出一副撒娇的神态,嘴里答应着,心里其实惴惴不安.
看着眼前铁州的一切,张小佳感到,自己以前简直就是井底之蛙,虽然整天在官太太堆里混着,自认为多么了不起,现在看起来,实在是头发长,见识太短了.更加后悔的是,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鬼迷心窍接受了张木山的原始股票,现在,1600万明晃晃趴在母亲的卡上,一切形成了事实,想推都推不掉,几次拿出那张卡来,张小佳都感觉手里握的简直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接到侯卫东的电话,张小佳也是刚到办公室不久,泡了茶,坐在舒服的吧椅里,开心地接通了侯卫东电话:”老公,一大早来电话,太阳从哪里出来了,有喜事还是你做坏事了啊?”
侯卫东拿着手机,并没有坐到办公桌后,道:”小佳,你看看,不给你打电话你有意见,给你打电话也有毛病,哪里有么事啊,早晨上了班,突然想给你打个电话.”
小佳心里高兴,嘴上却不饶人:”撒谎,你肯定有什么事,否则昨晚刚教训了我,怎么一大早又来电话,是不是还想继续教训我啊?”
“老婆,你这是说哪里话,你又没有贪污受贿,我只是提醒提醒你而已,我老婆为人做事我还不放心吗?”
侯卫东无意中戳到了张小佳的痛处,她的情绪就有些低落,说话也变了味道:”老公,你说,咱们两个奋斗了十几年,老人没有顾上,孩子也管的很少,现在你是市委书记,我也是市委常委了,官场永远没有止境,你说咱们到底图什么啊?”
侯卫东的情绪正处于亢奋状态,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中的话对张小佳的影响,突然感觉张小佳语气的伤感,并没有多想,顺口来了句玩笑:”哎,老婆大人,你怎么了,突然这么说,我看,不是我有事,是你有心事吧?”
张小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就想赶紧掩饰,拿出以攻为守的惯常做法,假装生气,道:”侯卫东,你好没良心!我来铁州一个月了,哪一次不是我主动给你打电话,你给我来过电话吗?我一个女人孤零零在这里,除了豆豆和我说句话,每天晚上独守空房,哪像你,一帮人伺候着,想干什干什么,寂寞了有这个老总那个老总陪伴,你也不来看看我.”
听到张小佳真的急了,侯卫东无奈陪了笑脸说软话,直到张小佳挂了电话,他才暗道:”小佳这是怎么了,情绪变化这么快,难道是更年期提前了?去铁州,唉,我何尝不想去铁州?”
侯卫东这倒是实话.老婆到了铁州任职,尽管顾忌自己市委书记身份,不便工作时间过去,但是茂云铁州也不过两个小时路程,只要不惊动铁州市委,抽个晚上过去看看还是可以办到的,只是侯卫东听到张小佳去了铁州任职,心里先存了疙瘩.
他和郭兰数次在铁州风景区相会,看过灯展,到过郭兰表叔铁州龙堂县的振农集团,更关键的是,听秘书楚飞说,郭兰现在铁州的乡下老家休养,几次想去看望,总是顾忌着张小佳在铁州工作,心里总也不舒服.
说话的功夫,市委副书记刘刚和组织部长朱小勇先后来到了侯卫东的办公室.
侯卫东放下心中的一丝疑惑,对二人道:”前些日子,朱部长说省委组织部近期要听各地市换届人选汇报,最近,组织部摸了情况,也大体提了个初步方案,今天咱们先议议,小勇部长,你先说说情况吧.”
这种研究干部的方式,是过去官场通常的做法.先由一把手和组织部长见面,或者加上副书记一起,形成初步意见后,再召开书记办公会,组织部长列席参加,最后召开常委会,由组织部正式汇报人选,常委分别发表意见,一把手拍板定夺.
后来,随着副书记职数的减少,一个班子中除了兼任政府正职的副书记外,只设一个专职副书记,而且这个专职副书记一般也不再分管干部,程序上就没有书记办公会了,自然,第一关连市委副书记也不参加了,就由书记和组织部长直接提出初步人选,再召开常委会研究,最后通过全委会进行票决,甚至是差额票决,形式上是绝对更加公开透明了.
涉及茂云七个县区,四大班子三百多个岗位的进退留转,这是核心中的核心,机密中的机密.
侯卫东给秘书楚飞作了交待,没有极其特殊的事情,绝对不能打扰.楚飞自然知道今天这个三人会议的份量,除了偶尔进去倒倒水,剩下的时间分秒守在秘书办公室,两眼紧盯着门口,偶尔有个别局行的一把手过来想汇报工作,连秘书办公室的门也没进,就被楚飞挡了驾.
当然,这样一批庞大的处级干部中,作为市委书记的侯卫东,每个县区他最关心的就是有限的几个人,最主要的当然是县区委书记和县区长,其次是人大政协的两个一把手,偶尔也会过问一下某个县区的副书记或者政府的常务副职.
这和一个县委书记的做法绝然不同.对于一个县来说,涉及乡镇和局行党政一把手的调整,那是要几方力量反复争夺,一直到白热化状态,甚至连县委书记,县长都没有绝对的把握,最后也许只能在常委会举手表决.在县里,抛开一把手的调整,就是提拔任何一个三流四流局行和最偏远落后乡镇的副职,也必须由县委书记亲自点头才有可能通过.
西陆各县区中,让侯卫东挂心的不外乎东湘,翠山,西陆三县和市区的南浦区.
这些地方中,其实东湘县和侯卫东大有渊源.本身东湘县与沙州成津县田土相连,矿藏,气候,人口接近,只是东湘比成津更偏僻,发展也更慢.东湘县委书记老涂资历深厚,为人油滑,对困难工作能拖就拖,也让当时的茂云书记祝焱很不满意,只是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才让老涂继续主政东湘.
老涂,大名涂仁杰,名字与神探狄仁杰差一个字,还真有些相同和类似的地方,一样的心思机巧,只是狄仁杰破了无数命案,涂仁杰却善于把老百姓反映的形形色色的问题,来回搅和,最终各成一团泥巴了事.”东湘老狐狸”,不仅是侯卫东对他的评价,也是茂云官场对他的一致看法.
侯卫东与老涂打过多次交道,既在成津接待过老涂率领的东湘县参加团,也在自己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时,因为记者段穿林在东湘被打,亲自过来找了老涂处理后续事宜,打交道的过程中,侯卫东也曾暗暗发誓:如果将来他掌握了茂云人事大权,一定要尽快换掉这个油滑的老家伙.
可是当侯卫东真正到了茂云,并且先后任茂云市长,市委书记,他却下不了手了.

« »